去地府做大佬 【614】划清界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强劲有力的山风吹过龙驹关,山上关中草木和九幽国的军旗,一阵摇摆下发出哗啦作响。

    冬月那句话,虽然没有直接名言都乌拉的违令并不会被重罚,但是也对都乌拉的能力有所肯定,这让都乌拉一时心有喜悦涌起,冲淡了心头晕绕着的闷闷不乐。当她举目注视着淡淡笑容挂在脸上的冬月时,已不再是那么的心事重重。

    一片云朵随风漂浮到天空正中处,遮住了苍穹正中处的阴月,往地上投下了阴影,把龙驹关笼罩在其中。

    “去休息吧,明天你还要赶路的。”随之,冬月又对都乌拉说到。

    那都乌拉闻言微微颌首后应了一声,转身朝着来路而去。

    云朵再次飘走,阴月之光显露而出,再次洒向了大地。

    留下了冬月独自站在原地,沐浴在湛蓝色的阴月之光下没有挪步,环视着四周布满碎砖烂瓦的废墟默然不语。

    强劲有力的山风再次吹拂而来,又是紧锁眉头的冬月再次开口,缓缓吐出轻声呢喃。似自言自语一般的话音,在风中回荡开来:“这里的重建工作也不好做啊。”......

    当阴日再次西升之时,阴曹地府的十洲刘海终于挣脱了黑暗的束缚,迎来了光亮。

    一年四季多是雨的东夷洲东北之地,扶桑之国也不例外,冬天的阴日红光四溢,更是鲜艳。如血一般的阴日之光徐徐洒下,普照着这片多见桑树遍地的大地。

    说起两面环海的扶桑国,此鬼国虽地处东夷洲边缘,却与东夷洲中其他地方一样是植被幽密,而又富庶之地。丰富的降雨和肥沃的土地,使得这里的谷物瓜果能茁壮生长。

    而蕴含着大量矿物的山岭和错落有致,有林有溪的丘陵纵横国内各地,形成了复杂的地形,和一座座拱卫国中各座鬼城的屏障。加上国中鬼兵多是擅射,可用弓弩远程击敌,使得扶桑国易守难攻。

    纵然是在酆都军大军压境的情况下,若不是国主大羿有心避免治下鬼民被无辜枉杀而主动投降,强大的酆都军一时间也难以攻下此鬼国。

    而位于扶桑国以东,群山环抱,一水环绕间的国都凶水城,在阴日之光照耀下一派祥和。

    此城虽然从名字上来看,很不吉利,但却千年以来都是人烟茂盛,繁荣不减。只是总是河面上烟雾缭绕一片模糊的凶水,在城外环城流过,从而方得此名。

    在城中以北有一座王宫,名宗布宫。此宫就是扶桑国国主大羿的王宫。与酆都的六天神鬼宫,还有玉阙城的玉阙宫相比,这宗布宫的规模可小的多了。

    但它也有自己的风格,且很独特。宫中的所有亭台楼阁到殿堂宫墙,以及高阙环廊都是用银制成的,就连宫门和宫门上的城门楼子亦是如此。

    放眼望去,宫中尽是如雪银光,在阴日之光下熠熠生辉。

    那些宫中殿堂等建筑虽为银制,但不是以银矿炼制银水铸造而成。而是用阴曹地府之中,一种没有很高大的赤白柽树木的枝叶烧成的木炭灰汁煮铜,而得到的变铜为银铸造而成。

    这种银子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泛起的光芒并不刺眼,故而诸鬼置身与满是银光的宫中,反而不会被那些雄伟的殿堂和精致的楼阁晃眼。

    在宫中正中处屹立着一座三丈高的八方形高台,台上有八根银铸高柱矗立,笔直指天,支撑起了高柱顶上的圆形八角攒尖顶,形成一座无壁的亭子。

    这座亭子里,正中处摆着一张通高六尺的宝椅,造型也很独特。椅四条腿用四支幽蓝的雷麒麟角制成,角根部作足,直起了整座宝椅。前后两面椅腿向里一侧横生一叉,构成支撑坐面的托角枨,两侧面用另外的角叉作榫插入,形成托角枨。靠背扶手也是麒麟角制成,两支角的根部连在麒麟的头盖骨上。

    除了为黄花梨制成坐面,以及椅背两支竖起来的麒麟角之间,镶着的那一块上面的纹理形成“天下太平”四个字的太平木外,其他部件皆用雷麒麟的麒麟角制成。

    一个双臂过膝孔武有力的男子人魂,端坐在宝椅上。身着绛纱袍,外罩着一件不织章数的红裳。

    这个健壮的人魂,正是扶桑国国主大羿。在他主动投诚酆都军时,酆都大帝正忙于平息各地的战争,只得对他既往不咎。不但没有没收他的鬼国封地,也没有收回他的王位,只是让屡天和阴天往大羿的鬼国之中各地驻军,同时把北阴朝的大批鬼官派入扶桑国的小朝廷中去。

    比起凤麟洲中的那些反叛的鬼国诸侯,大羿是万幸的。

    冬天虽有艳阳高照,但还是寒风凛冽。飒飒冷风拂过宗布宫,吹到了正中处这高台上的亭子里。四周垂下的薄薄帷幔,在风中摇曳飞扬了起来。

    坐在宝座上的大羿,脸上一对粗阔的浓眉一挑,诧异的目光朝着身前而去,看向了他对面那个鬼。

    那是一个骨瘦如柴,浑身上下从手到脚,尽是皮包骨的无食鬼。唯有腹胀如鼓,与他骨瘦如柴的模样格格不入。

    这一类人魂是在人间时遇到饥荒的大灾年,没得吃的只好吃下观音土而死的人魂。故而魂魄来到冥界之后,不但不管怎么吃都不会改变他们骨瘦如柴的模样,而起因为观音土撑大的腹部,依旧保持着临死时的模样。

    偌大的亭子里,除了他和大羿之外,再无他鬼。

    此鬼身着公服,微微垂首的他,把双手垂在身子两侧,静静地立在大羿对面。直到大羿诧异的目光朝着他望去,这个无食鬼才缓缓抬起头来。

    “那个传闻属实吗?”两鬼四目相对之事,大羿赶忙开口问到:“屡天其实暗中已经反了北阴朝的传闻,倒底是不是真的?”说话间,大羿眼中的诧异不减反增。

    “是。”那个无食鬼当即把头一点,轻声答到。

    当这个是字落地之时,大羿眼中的诧异更重。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按酆都大帝的要求追随着远在东夷洲中的屡天,辅佐着屡天在东夷洲中东征西讨,又是为其提供兵器又是供给粮草,才好不容易把反叛的帽子摘掉了,换来了北阴朝不再讨伐的他扶桑国的机会。

    如今屡天又在暗中反了,辅佐着他的大羿和扶桑国,又要再次带上反叛的帽子。

    唯一不同的是,之前是大羿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和北阴朝叫板的,这次却是不知不觉间就被屡天给带到了阴沟里去了。

    他胸中一时间惧怕横生,生怕此事漂洋过海传到了酆都大帝的耳中,引来了无穷无尽的酆都军和玄帝军的再次东征,那他和他的治下鬼民便是在劫难逃了。

    届时会是什么下场,大羿清楚得很。腥风血雨下,酆都军们对付叛逆的不知疲倦的屠城,会在转眼之间把他治下的青山绿水化为一片片废墟和横尸遍野,鸡犬不鸣的焦土的。

    大羿藏在宽大袖口下的手指,不禁地颤抖了起来。

    “如今东夷洲中,就连三岁小鬼也都知道。不久之后的冬至之日,屡天将在穹冥城中举行加冕大典,从此自立为王,正是脱离北阴朝。”顿了顿声的无食鬼眼露恐惧,继而迎着大羿那诧异之中夹着恐惧的目光,急声快语道:“国中北阴朝的鬼官们,已纷纷把此事上周朝廷;若不我们再不采取行动,一旦屡天此举激怒了远在酆都的陛下,酆都大帝盛怒难平之下,主公您和我们这些扶桑国的鬼官鬼吏,还有鬼民们,都将会为屡天和他手下的酆都军们陪葬。”。

    一阵寒风袭来,呼啸着掀起了四周垂下的帷幔,奔涌入亭中。大羿随之浑身一抖,打了个寒颤。

    他与他的这个无食鬼的部下,都在冷风中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却不知,屡天的行动消息是九幽国的玄教教徒探知来的。而暗中把此事在东夷洲中传的沸沸扬扬,也正是玄教教徒们依萧石竹之令执行的。

    其目的,就是要东夷洲中那些被北阴朝打怕了后,再次投入北阴朝怀抱鬼国们,都如现在的扶桑国一样慌乱起来。

    然后,这些鬼国们为了表现对酆都大帝的忠诚,也就不会在与屡天同流合污,一定会第一时间与其划清界限的。甚至还会为了表现对北阴朝的忠诚,积极的主动的发兵征讨屡天。

    如此一来,九幽国在东夷洲中的敌人必然不会在团结一致。待到他们都成为了一盘散沙之后,九幽国便伺机而动,将其可逐个击破。

    不仅可以保存九幽国的实力,使得九幽国在东夷洲中各郡县趁乱安定下来,还能比较轻松地逐一步步蚕食东夷洲,最终一统此洲。把这座冥界粮仓纳入囊中。

    如今看来,萧石竹此计是正确的也是成功的。曾经敢于东征酆都军们正面交锋的大羿,都已为屡天的暗中反叛一事感到恐惧,那其他的鬼国只怕亦是如此。

    接下来九幽国只需把这个消息暗中在六天洲传播开,那最怕属下背叛的酆都大帝一定会勃然大怒。长期战争的北阴朝也需要休养生息,酆都大帝肯定不会再发兵东征,他需要积累大量的兵力和财力来与萧石竹展开最后的决战。但为了面子,为了一个阴天子的威严,酆都大帝必然不会罢休。他肯定会下令东夷洲中各个宣誓效忠北阴朝的鬼国出兵,替他讨伐屡天。

    “你说的赶快行动,具体是什么?”半晌过后,呼啸寒风下,大羿从惶恐中缓过些神来后,明明是寒风不息的天气,但大羿已是满头热汗,汗珠无一不是黄豆一般大小。

    “主公您应该尽快给酆都大帝上书,表明您自己,还有我们扶桑国在第一时间知道屡天要自立为王,就与屡天主动划清界限,不共戴天。同时主动上书,问酆都大帝需不需要我国发兵,攻打屡天。”果不其然,下一秒后那个无食鬼就说出了与萧石竹所预计的结果一样的建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