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613】重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色深沉,偌大的玉阙宫中沉浸在夜幕下的宁静中。宫灯映照下流光溢彩的殿堂阁楼,在夜幕下显得更是耀眼,光芒万丈。

    绝香苑中,萤火点点,从茂密的草丛后升了起来,随习习夜风在半空中翩翩起舞了起来。

    主楼上散发出的五光十色映照在了苑中草木假山上,落在了从假山上缓缓落下的泉水中,泛起了柔和而不刺眼的霞光。

    主楼中的萧石竹依旧紧锁着眉头,眼中再次浮现了茫然,徘徊在他眼中久久不散。

    楼外夜风习习,吹动了种在主楼四周纹理像绫子的色陵木,在主楼紧闭着的门窗雕花上投下了纷乱的阴影。

    萧石竹的心,亦是这般的纷乱。

    “也不是怕。”长吁一身的萧石竹,举目看向头顶上直起了楼顶的横梁,凝视着横梁上雕刻出的精美图案,若有所思地悠悠说到:“只是我不知道以后要怎么跟这么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女鬼去相处。我和狐姬都清楚,这门婚事只不过是为了互相的利益而要,只怕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是免不了尴尬了。”。

    “此事我也不知道该给你什么建议了。”鬼母直起身来,坐在了萧石竹的腿上,注视着丈夫脸上的茫然和紧锁的眉头,沉吟起来。

    略一沉吟后,鬼母又淡淡道:“不过你也可以放下这些成见,与她好好相处,说不定慢慢的就没有这么多的茫然了。”。

    鬼母不小气,而且在大是大非上绝不含糊。她深知虽然这门婚姻虽然是利益驱使下促成的,但是她不会去小气到想方设法地去阻碍萧石竹和狐姬涂瑶清促进感情。

    如果这么做了,让他丈夫没有那么多的尴尬,她心甘情愿。

    更何况她的丈夫不是平平无奇的人魂,而是威震阴曹地府十洲六海的九幽王,身边自然少不了三妃六嫔,这是没法改变的事实。以其去一味的小气,杜绝了一个狐姬,以后还会有马姬羊姬或者猪狗姬;倒是不如大度一点,还能少树敌一个。

    萧石竹紧锁的眉头依旧没有展开,又是一声长叹后,有些担忧地缓缓道:“我还担心一点,要是她以后有了我的子嗣,跟我们茯苓争,那更是麻烦事。”。

    “这你倒是不必担心,且不说你生有玄力,魂魄与天地同寿,本就无需过早的考虑储君一事。就说你的王位继承者必定是有能者居之,我家茯苓的能力可不平平无奇。她狐姬以后能有子嗣又如何?先能超过茯苓再说。”说着此话,鬼母脸上自信神色毕现,眼中闪烁着自豪和骄傲。

    鬼母才提起此事,萧石竹顿时便是双眼一亮,脸上的茫然瞬间烟消云散。立马挺腰坐了起来,眼中也闪烁着自豪和骄傲,对鬼母兴奋的嚷嚷道:“那是,我家茯苓是非常优秀的。昨日我在暮熙城中时,故意突然考她的文武学识,茯苓是无一不精,进步很大令我都很是吃惊,又倍感欣慰。”。

    说罢,萧石竹眼中的骄傲和自豪不减反增。眼珠子也随之滴溜一转后,又再次开口,继而兴致勃勃地嚷嚷道:“我能在向来都是男尊女卑的阴曹地府中打破常规,让女鬼们考学读书入仕途做官鬼鬼将,那我就能让茯苓做我的法定继承人,我要立茯苓做我的冥王太子!”。

    此言一出,鬼母惊得瞪大双目,愣愣地注视着丈夫,脱口惊呼一声。

    周围鸟架上奇禽异鸟纷纷惊醒,睁眼朝着他们这边好奇地看了过来。

    “我现在就下令,明日议事时我就当着文武百官宣布此事。”萧石竹扶着鬼母从自己腿上站起来后,自己也从躺椅上站起身来,顾不上穿上鞋子,就这样赤足踩着冰冷的玉石地砖,径直地朝楼中正中处奏案大步走去。

    此事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完成;虽然萧茯苓尚且年幼,但已有资格做他的冥王太子了。并且萧石竹深知青丘国献出涂琼瑶的最终意图,无非是借着这个女鬼的鬼腹,给他萧石竹怀上几个鬼胎,生了个一男半女后,请求萧石竹把他和涂琼瑶的孩子,立为九幽国的的法定继承人。

    他要在和狐姬成婚之前,趁着青丘国的势力还没能在九幽国中生根发芽,把太子位交到茯苓的手上,绝了青丘国异想天开的白日梦。

    鬼母还未从惊愕之中反应过来,已经站到了奏案后的萧石竹就提起了笔来,展开一卷蚕丝卷轴,在上面奋笔疾书下“立储令”三个大字。

    他就是要开这个先河;冥界没有奴隶的世界他实现了,地府不给女鬼读书的事实他改变了,现在他要立一个女太子,创阴曹地府第一先例。

    已是缓过神来的鬼母快步赶了过来,一把握住了萧石竹的手腕,使萧石竹无法再落笔之际,缓缓摇头后对丈夫轻声劝道:“此事不能急于求成,你冷静一下。”。

    萧石竹猛然一愣,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的看向了妻子,一时间有些费解,不知鬼母为何要阻他?

    “男尊女卑在冥界大多数鬼的思想中已是根深蒂固,让女鬼们读书之事是大众受益,他们那些思想老旧的老鬼不敢犯众怒,没法反。但要茯苓继承你的衣钵那就不一样,这关系着九幽国的根基问题,而且只有茯苓一鬼受益,很多老家伙不会认同的;九幽国现在需要稳定,切勿不可一时冲动引发内乱,反而亲者痛仇者快。”鬼母注视着萧石竹,四目相对下急声劝谏到。

    萧石竹微微眯起的眼中,之前泛起的不可思议之色渐渐褪去,慢慢地冷静下来。

    仔细一想,鬼母说的也不无道理。他要立继承人,还是立女儿一事,会让他手下的一些迂腐的鬼官立马炸毛,一旦萧茯苓成为他萧石竹的合法继承人,将会宣示着冥界数千男尊女卑的观念彻底结束。这即将引来大批男鬼的气愤,甚至会立马打着陈规守矩的旗号反了也不一定。

    九幽国正在扩张领土,正是开边设郡的紧要关头,国内急需稳定。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怎么幺蛾子来。

    但萧石竹又心有不甘,一时间急躁浮现在脸上五官之间,手中毛笔一直紧握着,迟迟没有松开。

    汇聚在笔尖的一滴墨珠,在笔尖上顿了顿后落在,滴在了卷轴上缓缓晕开。

    “你不妨这样,让女儿先随着我们参加朝会议事,多听多看的同时把她的能耐,对群臣展示出来。”鬼母说到此顿了顿声,松手放开了丈夫的手腕:“这事情真不能急于求成,别孩子气。”。

    萧石竹冲动淡去,认认真真地思索片刻后也觉得鬼母所言再来,只好无奈地放下了手中毛笔。

    “听你的。”萧石竹不再坚持,对鬼母轻声说到......

    青木郡以北,沉浸在月辉下的龙驹关,一片幽静。冬月迎着呼呼连啸的山风站到了山顶之上,借湛蓝的阴月光辉环视着四周,除了一片片狼藉,就只是看到大片的残垣断壁。

    残垣断壁和碎石烂瓦躺在月光之中,透着悲切。

    白天时,冬月已经在关中转了一圈。大多数破损得不成形了的防御工事,都集中在了东面和南面,其中东面最为严重,半山腰一下的防御工事几乎都成了废墟,不得不重建。

    而关隘之中有半数守军已牺牲,也是不小的损失。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把此地的防御工事重建后,继而就近招兵,再把战斗减员的窟窿给补上。

    但是话又说回来,在她来到此地之前,冬月是绝没想到此地损伤会有这么大的。

    望着眼前的满目疮痍,紧锁着眉头就没再展开的她,多少也有些理解当日都乌拉为何杀红了眼,不顾萧石竹严令越境杀掠的举动了。

    这里的损失太大,几乎赶得上酆都军第一次进攻朔月岛之时,朔月岛上的损失了;究其原因,一来是雷泽国忽然发动的攻击。二来是雷泽国的雷麒麟骑兵坐骑,能喷吐利箭一般的电芒雷光,堪比火炮一般凶猛,射程也不赖。

    它们的存在,让雷泽国鬼兵就算手上没有枪炮也是无往不利。

    驻守在此地的九幽国军能成功的击退来犯敌军,已是不幸中的万幸,并且也证明了都乌拉的实力。

    “冬月大人。”面有愧意的都乌拉走了过来,站定在她身边。冬月闻言,紧锁片刻的眉头已是展开。

    都乌拉不后悔自己曾经违抗军令,她也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她只是久久不能放下那些战死的军士,想起他们的死前惨状,都乌拉便会自责顿生,一阵紧接着一阵的揪心随之而来。

    “都乌拉,你已经做得不错了。”冬月转身过来,伸手拍了拍对面这个比她鬼龄小很多的女鬼,不禁赞叹道:“你已经把损失降到了最小,还抢回来了不少的物资。”。

    此言一出,都乌拉脸上自责和愧疚神色淡去了些许,心里的负担也随之减弱了几分。

    “我会辅佐冬月大人,把这里重建起来的。”沉默片刻后,都乌拉轻声说到。

    月色下,山风凌厉如刀,吹得冬月衣袍猎猎作响,她淡淡一笑:“心领了;但主公有令,此地的重建工程由我一鬼负责,而你立刻赶回玉阙城去,主公要见你。”。

    都乌拉心头不禁咯噔一跳,从这话听来,她只怕是要回去领罪去了,但是都乌拉对当初违抗军令一事,依旧不悔。

    “你们退下。”见她一时无语,脸上神色略有复杂,冬月摆手,示意自己的随从们退下之后,带着都乌拉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

    都乌拉不明其理,但还是跟了上来。

    “你确实是一个有能力的小将,违令越境作战也是情非得已,所以也不必过多的担心罪名。”待到都乌拉跟了上来后,冬月压低声音,对她轻声说到:“这里所见所闻我也会立马上奏主公的。主公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魂,你就安安心心的回都复命就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