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船身随波摇晃,只有萧石竹和神骥两鬼的舱室中,有一声声悠长的咯吱声响,从舱壁的船板间缓缓传来。

    只是萧石竹也不是很愿意去关心颛顼的输赢,他在乎的只有潜伏在凤麟洲中那些玄教教徒们的安危。于是在神骥语毕后许久,他打着哈欠站起身来,挂在他腰间那难看的小布虎一阵轻轻地摇晃。随之萧石竹伸了个懒腰后注视着身前不远处,那不过巴掌大小的神骥,攒了攒眉:“那我们的人都趁机躲起来了吗?”。

    话才落地,脸上的慵懒已是烟消云散。

    “保险起见,昨天傍晚时分,除了轩辕城中的教徒们,其他各地的教徒就都已暂避到了山林深处去了,而据可靠消息称,计蒙是夜里才开始行动的;所以这点主公不必多心。”神骥不假思索地把头一点,嘴不停地缓缓答到:“但国母的意思是要未雨绸缪,我们得提前拿出以后如何应对的方案来,如果颛顼不能胜,至少能有个应对。如今的凤麟洲中已经是一片混乱,驻守其中的酆都军们都杀红了眼,也杀上了瘾。只要不是北阴朝的鬼官和士兵,他们都会随心情去恣意滥杀,这样总会波及到我们的情报人员安危的。”。

    话说到此,神骥眼中闪过了一丝担忧。

    萧石竹亦是如此,皱起的眉头下,有丝毫的担忧之色在眼中一闪而过。

    凤麟洲的情报点,可以为他在以后进军凤麟洲时,起到决定各场战争胜负的作用。更何况抛开这层利益不说,就说萧石竹这鬼有个毛病,那就是护犊子。只要是他的臣民,他都会尽最大的力去保护,决不让他们白白牺牲。

    于情于理,萧石竹都不允许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部下去送死的事情发生。

    “那就好。”不过神骥肯定的回答,也让他安心了不少,随之点头道:“计划我亲自来做,传信国母让她别操心了,带孩子就够她累的了,这些事情我来处理吧。”。

    说着此话,萧石竹缓步向前,绕过了神骥后来到了紧闭着舱门边上,猛然打开舱门,对守在门边的贴身禁卫问到:“去看看还有多久到暮熙城?”。

    其中一个卫兵应声而去,不一会后又飞奔回来,站定在了萧石竹身前,回到:“回主公的话,已经可以看到港口了,最多半盏茶的功夫就能进港。”。

    “知道了。”萧石竹说着此话,再次把舱门关了起来。

    “传令吾丘沅,我下船第一个要见到的鬼就是他。”萧石竹折身而返,又站到了神骥的身前,顿了顿声间稍加思索,又道:“不,第二个要见到的鬼是他,第一个要见的是我女儿。”。

    “诺。”神骥没有多问的应了一声,闭目开始用意念传信。

    萧石竹套上了自己的步云履,从刀剑架上取下了灭月剑,往腰间系了上去。

    一切准备就绪后,萧石竹转身再次走到舱门后,叫上了神骥打开舱门,朝着甲板上缓步而去。

    站到了阴日之光下,那随处可见忙碌水手的甲板上,萧石竹举目向前,就见船头前方有船帆林立,白帆点点,暮熙城东北面的军港近在咫尺。

    港内战舰上,高耸桅杆顶部悬挂的那些九幽国旗帜,在强劲有力,刮得诸鬼脸颊升腾的北风中猎猎作响,放佛要被强风撕碎了一般。

    透过桅杆和船帆,可以看到港口边上,耸立着一块巨大的四方岩石,四周被碧波海水严严实实地包围,整座岩石与陆地之间,相距虽然不过一箭之地,但却因海水环抱的原因与陆地完全隔绝,孤零零地矗立在海水中。

    大片三面的环廊合抱的宫殿式建筑嵌于绝壁之上,多座楼塔重叠于峭壁之间,相互以长廊栈道和石阶相连,顺着四面岩壁攀高而上,直抵琼楼耸翠的岩顶之上。

    各类楼阁玉宇悬空,彰显出高不可攀之威,飞檐高翘,又颇有腾空欲飞之势。建筑布局,充分利用了岩石的原有地形,依壁就势,匠心独运。又依悬崖以据险,全然成为了一座倚岩凿险,结构凌虚,拱卫港口的海上碉堡。

    绕过这块海上凸起的巨石,就是暮熙城的军港。

    羽人和雷鬼展翅高飞,指引着萧石竹所在的海鹘战船,正朝着这块巨岩的背后而去。

    “我回家了。”立在甲板上的萧石竹这样想着,微微扬起了嘴角,掩饰不住的欣喜从眼底涌起......

    怪声呼啸着的北风肆虐着轩辕城周遭各地。在城外萧索的荒野上,不知疲倦地摇撼着已然光秃秃的古树树干和树枝,吹得空中落下的冷森森黑雪四散飞卷,迷蒙了天地之间的景色。

    下了一夜的雪不仅没停,反而是越下越大。到了黎明时分,轩辕城周遭方圆五十里之类,被阴曹地府的黑雪盖了个严严实实。

    天上灰蒙蒙的,地上一片玄黑覆盖。阴曹地府中的黑雪,比起人间的白雪,可没有洁白如玉的干净,也没有银装素裹的美丽,雪中除了透着数不尽的萧条和莫名其妙的悲切,再无其他。

    在轩辕城以南,那飞霜谷的北面谷口,满地的黑雪被殷红的鬼血,浸染成了一片深红。刺鼻的血腥臭,在凌厉北风中回转飞旋。地上黑雪,掩埋了不计其数的破盔烂甲,以及各式各样的兵器。

    从雪中露出的岩石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刀剑伤痕,四周树木不是断枝,就是拦腰而断。还有那些千疮百孔的铁车,和残肢碎肉的兽魂尸体,也渐渐地躺在了冰冷的积雪之中。兽魂残肢上伤口已被冻住,不会再流出血来,反而因丑陋的结痂而显得有些狰狞。

    从种种的一切,都并不难看出来昨夜在此发声的战斗,是多么的剧烈。

    而此时战斗已经结束,可是四周地上依旧是布满了纷乱和狼藉,放眼望去尽是惨不忍睹。风雪之下,黑色积雪中随处可见身上挂彩的酆都军们,在无精打采地清理着战场。

    只是,唯独不见他们的对手有熊国军,就连先发制人,以天降火球突袭车队的应龙,此时也不见了踪影。

    本该是凶神恶煞的酆都军们,此时此刻脸上却都挂着沮丧和失落,看不出有半点胜利者的喜悦。

    这些酆都军都未曾参加过朔月岛的进攻,依旧保持着天下无敌的自大。忽然吃了这么大的亏,心里难免会有落差。

    风越来越劲,雪也是越下越大,天地之间越来越冷。

    一个头盔不知去了哪儿,披头散发的酆都军下级军官,缓步走到了雪地中一柄插在地上的长刀,伸出干裂又沾满血污的手掌紧握着刀柄,一阵咬牙切齿过后,才把那柄长刀从土中猛然抽出,带起一片溅射翻飞的雪花和潮湿的土块。

    军官看了看粘在刀柄上的血污,眼中徘徊着的愤怒再次化为了浓重的消沉。

    他环视着四周的狼藉,轻叹一声后,转头看向了谷口,把目光落在了立在谷口,右臂已断的泰逢失落的背影上。

    面对飞霜谷而立的泰逢,缓缓抬起了左臂,捂住了自己右臂上,稍作了包扎的伤口。

    这一仗死伤了此次出征的半数以上的酆都军,还让泰逢暴露了自己隐藏了千年的身份后,又失去了一条臂膀。

    泰逢至今还记得,当他背对着此时注视着的山谷中,注意力全在谷外忽然杀出的有熊国军身上时,颛顼忽然从山谷中杀了出来。

    在手起刀落后鬼血飞溅,在泰逢尚未缓过神来时,右臂就已被颛顼轻而易举地砍下。当时事发突然,泰逢也没有想到,颛顼尽然防备他迷魂阵的办法。而要不是计蒙反应快,赶忙上前相救,此时此刻泰逢已时魂飞魄散。

    除了右臂,泰逢股后长出来的那条斑斓虎尾,也只剩下了半截,让他看上去更是狼狈。只是还有比泰逢还更是狼狈的,大有鬼在。

    泰逢默不作声地缓缓转头,目光从飞霜谷方向移开了后落在了身边不远处,静静地躺在了雪地中计蒙。体魄已是千疮百孔的计蒙,要不是向上龙头并未受损,还真是认不出来这鬼就是计蒙。

    计蒙静静地躺在积雪上,任由雪花落下落在体魄上的伤口中,任由寒冷的包围也一动不动。

    计蒙脸上没有安详,只有痛苦和惊愕。就连双眼也还圆睁着,眼中也是布满了痛苦和惊愕之色。

    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的计蒙,临时也没能想到自己会在阴沟里翻船。他来不及细想,这秘密行动是怎么泄密出去的,就已魂飞魄散,一切都来的那么的突然。

    就连泰逢,现如今也没能反应过来,有熊国军是怎么得知了行动计划的?而当他再次看到计蒙这妖魂的尸身,便是不由得双眉倒竖,脸上怒气横生。

    怒气中,还透着不甘。

    沉默下,泰逢觉得自己受到了屈辱,内心倍感煎熬,阵阵抽搐不停难以控制。此次出征,北阴朝牺牲了这么多的酆都军军士,加上他好友计蒙的鬼命,还是未能将有熊国军余孽全 歼,原定的计划完全被大乱。战争打到天明时分也未分胜负,双方皆为强弩之末时,应龙和颛顼率领着幸存的有熊国军突围出去,在泰逢和酆都军们的眼皮下从容不迫地撤离了此地,这对泰逢和活着的酆都军士卒来说,本就是一种侮辱。

    曾经纵横阴曹地府十洲六海的他们,着实是咽不下这口气。

    那强劲的北风如刀,吹得泰逢脸颊生疼,却难以吹散他脸上泛起的怒气,眼中徘徊的不甘。

    他沉默许久后迈步徐行,迎着扑面风雪朝着计蒙尸身那边走了过去,来到了计蒙尸身边站定后蹲下身子去,缓缓伸出手去,盖住了计蒙的双眼,遮住了定格在计蒙眼中的惊愕。而泰逢脸上的横生怒气,不减反增。

    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替计蒙报仇,为自己洗刷今日之辱。

    想到此他的手轻轻一抹,把计蒙双眼闭上,转头看向了飞霜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