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597】密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守在宫门前的禁军,上下打量着龚明义一番后,伸手接过了圣旨展开细看几遍,随之把圣旨快速卷起,交还给了龚明义后,目光下移落在了龚明义腰间挂着的那柄剑身甚长,看上去略有沉重的服剑上:“交出佩剑,宫奴会带你进宫的。”。

    那个禁军说着此话时,已经有军士转身入宫通报去了。

    龚明义把手中圣旨收入袖里,一言不发地取下腰间服剑后,双手捧着递给了那个禁军。

    禁军接过服剑,顿觉入手一沉。他一手紧握剑柄,另一手握住剑鞘中段后,缓缓抽出服剑。

    寒光一闪后,长剑出鞘两寸左右,露出了中间印有宽凹槽,在阴日之光照耀下寒芒闪烁的剑身。

    随之那禁军把长剑再次入鞘后,交给了身边的军士:“我们会为你好好保管,出宫后再交还于你。”。

    龚明义默不作声地把头一点,继而站在宫门前,静静地等候着。

    半晌后,一个身着两肩处绣有鬼雾图纹的葵花胸背团领衫的宫奴,跟着离去许久后的禁军折返,站到了龚明义的对面。

    “跟我来。”这个宫奴认出了来鬼正是龚明义后,带着他往宫中缓步走去。

    又来到了熟悉的六天神鬼宫中,看着高大的宫墙,粗壮的金柱和那些巍峨壮观的殿堂,精美的楼阁亭台,龚明义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深邃、紧凑的殿堂和精美绝伦的阁楼,威武雄壮的石雕与高大厚重的宫墙,汉白玉石的高台与地上的金砖,都在默默地诉说着龚明义过去在此地承受的屈辱。

    正是在这深宫之中,在这些金碧辉煌之下,他被迫失去了自己的男根,体魄不但从此变得残疾,就连男鬼能做的事他也有不少做不了了,只剩下悲苦耻辱和心灵上的扭曲。

    再次步入宫中,心里除了屈辱感外再无其他。

    只是龚明义至始至终都把屈辱感使劲地压制在了心底,脸上一直洋溢着自然的微笑。

    “总有一天,天下和这些金碧辉煌的宫殿都会是我的。”暗中说了此话后,龚明义继续保持着微笑,随着那个宫奴朝着六天神鬼宫东面而去。

    走了半晌,他们来到东面一处人工挖掘的湖边。但见宽有数百丈的湖有着粼粼的湖水和蜿蜒的堤式,湖光山色交相辉映。一块块形状各异的怪石置于湖中,伸出湖面的上端尽数遍布着大小石洞无数。

    阴风滚滚而来,拂过湖面时那些怪石,便会有阵阵号泣之声在湖上响起,不绝于耳。如惨死鬼的哭哭啼啼,凄凄惨惨。

    正中处不到百丈的湖心岛上,建有一座直径三十三丈的圆形台基,为上下两层,汉白玉石凭栏围绕四周。正中处耸立着一座四出轩式的三层楼阁,重檐上的琉璃瓦,在阴日之光下熠熠生辉。

    彩画各类团的斗拱和雕刻着鬼车鸟的飞檐上,垂下道道白底幢幡,在湖风中摇曳了起来。

    龚明义跟着宫奴在岸边乘上了小船,朝着湖中而去。登上了湖心岛后,宫奴又把他引到了楼阁之中。

    在楼阁的一层深处,扇形的石台后方和左右,环着九面石雕围屏风,每一面屏风之上都雕刻着各类小鬼和鬼雾阴风。

    酆都大帝正坐在屏风环绕下,石台正中处的宝座之上,跟他形影不离的梼杌,正趴在一旁的地上打盹。

    龚明义进来后,也只是睁开一只眼瞥了一眼龚明义,又继续打盹起来。

    “奴才龚明义,叩见陛下。”在酆都大帝面前一丈开外站定的龚明义,毫不犹豫地曲膝跪下,叩头行礼后也不愿意抬头起来,一直把额头紧贴在身前冰冷的地板砖上。

    龚明义虽已经成了手握数十万鬼兵的封疆大吏,但依旧还自称奴才,让酆都大帝顿时心情愉悦,优越感倍增。

    他摆摆手示意宫奴们退下;待到宫奴们退去,楼阁中只剩下他和龚明义后,酆都大帝尽然破天荒地对这个小鬼说到:“起来说话吧。”。

    龚明义猛然一怔,心头掠过一丝惊愕。电光火石间,他的脑海中已闪过了千百念头,把酆都大帝这莫名其妙的突然之举,推测出了起身与不起身的数十种后果。结论便是,他现在按要求起身也没事,这让龚明义暗中松了一口气。

    但鉴于酆都大帝喜怒无常的性格,龚明义还是不敢大意,须臾之间便已缓缓开口,装出略有惧怕地颤声回答:“奴才不敢。”。

    “起来吧,不起来就是抗旨。”酆都大帝把身子微微向前一倾,戏谑的颜色在龚明义身上上下一扫后,忽然又冷冷问到:“抗旨就是一死,你难道想死吗?”。

    浑身一颤的龚明义,赶忙急声答道:“奴才不想。”。语毕缓缓站起身来,很是小心翼翼的模样,让酆都大帝对他的这种恭谦姿态又平添了几分好感。

    记吃不记打的酆都大帝,却忘了许久之前的萧石竹亦是如此的卑躬屈膝,每每上奏问安,字里行间都充斥着真诚的谦卑与卑贱的恭维,让酆都大帝对萧石竹都没怎么设防。等到他发现对方是个危险之时,四处开拓疆域,暗中招兵买马的萧石竹已经成了北阴朝的头号死敌,九幽国有着与酆都大帝叫板的雄厚实力。

    “抱犊关如今有抵御九幽国的入侵能力了吗?”待到龚明义起身,依旧垂首低头地站在下方后,酆都大帝开门见山地问到:“一旦九幽国水师再来犯边,抱犊关能固若金汤吗?”。

    “在大规模地配备万火飞沙和幽冥鬼炮后,抱犊关已经是固若金汤。”这次,龚明义没有再多想,毫不犹豫地把头一点,信心满满地说到:“除非九幽国军举全国之兵来犯,否则不可能再轻而易举的就攻下抱犊关的。”。

    龚明义方才说罢,酆都大帝脸上已浮现了满意之色。

    “既然你都这么信誓旦旦地说了,那就再给你一个任务,继续扩建。”酆都大帝把右手弯起,往扶手上一杵,虚握着的拳头全面贴在脸颊上,托住了他微微偏着的头。饶有兴致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站在他身前不远处,依旧是低头垂手着的龚明义身上:“一年之内,抱犊关守军扩建到百万以上,空骑路骑兵和水师都要建立起来,你能做得到吗?”。

    酆都大帝要在抱犊关,建立一支兵种齐全的大军,为的就是以后和九幽国开战做准备。

    这支大军,将会成为北阴朝与九幽军决战时的中坚力量。而且酆都大帝希望用和萧石竹有着深仇大恨的龚明义,来统帅和训练这支大军。

    仇恨也是一种动力,它会驱使着龚明义在训练军士上尽心尽力。

    “当然没问题的,只要钱到位了,建立这么一支大军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稍加思索后,垂头着的龚明义,缓缓答到......

    东夷洲南部,竹山中流出的激水,以及盛产紫螺的檀水奔流而来,注入了清澈的山湾之中。

    晴空万里下,平稳的海风拂过山湾,带起潮汐一遍遍地冲刷着山湾中的白沙海滩。海天下海鸥飞翔,海港之中的点点白帆,与天上白云遥相呼应。

    一艘正中桅杆上挂着九幽国彼岸花旗帜,装备着八门毒火神炮的海沧船,缓缓驶入了沉鳞竞跃的山湾之中。

    这艘战船按山湾中士兵们的指挥,在来往船只间穿梭前进,驶进了港口里靠岸停下,缓缓放下了舢板。

    甲板上没有下来一兵一卒,只有在岸上等候已久的林聪,才见舢板放了下来,即刻独自一鬼登上了这艘战船。

    来到甲板上,就有船上的一个甲长走了过来,带着他朝着船舱中大步走去。(九幽国水师战舰上,每十二甲士兵编为一哨,每名甲长管着水师鬼兵十二名,每甲鬼兵都各司其职。)

    林聪一言不发地跟着甲长,来到了船舱深处一间船舱前。甲长随之离去,守在门口的卫兵推开了舱门,请林聪进去。

    林聪抬脚迈入舱中,就见萧石竹正坐在深处那案面平整,且案足宽大的奏案后。

    立在奏案两边的青铜灯柱,随着微微摇晃的船体,缓缓地左右微微晃动了几下。

    舱门缓缓关上时,林聪已迈步走到了奏案前,一整身上衣袍后,对萧石竹作揖行了一礼。

    “好久不见了林聪。”萧石竹让林聪在他下方坐定后寒暄起来,同时把林聪上下一阵打量后,又缓缓道:“待在青木郡有没有觉得烦了?”。

    “倒是没有,青木郡挺好的,雨量充沛阴气充裕,住着还是挺舒服的。”林聪笑笑回答到:。

    “那就好,你可能还得在青木郡中多待一顿时间,而且我有个密令给你。”萧石竹点头间说着此话,缓缓站起身来,绕过了书案走到了一旁,站到了挂在舱壁上的冥界十洲地舆全图前。

    “我记得有数百的玄教教徒,都还蛰伏在大羿的扶桑国中是吗?”萧石竹对身后的林聪招了招手,目光始终盯着地图上,唯一东夷洲以东地区的扶桑国。

    林聪走了过来,站到了他的身边后,朝着他目光所及之处望了过去。

    “是的,我记得当初也是主公批的密令,让这数百玄教教徒潜入扶桑国,只蛰伏不启用。”林聪目光在地图上一阵打转后,点头说到:“他们都是过世的吾丘大人,和如今的胡回大人亲手训练出来的,极其忠诚也很专业。”。

    顿了顿声,林聪转头看向了萧石竹,狐疑地问到:“难道主公要启用他们?”。

    “对。”萧石竹没有迟疑地把头重重一点,收回目光之时转身过去,再次缓步走到了奏案后坐下后,继而道:“是时候启用他们了。”。

    “给你的密令,就是暗中指挥这些玄教成员,暗中挑起扶桑鬼民与屡天的仇恨。让大羿和扶桑鬼民们相继反水,反了屡天和酆都军。”话说到此,注视着林聪的萧石竹微微翘起了嘴角,狡黠一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