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596】召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阴日之光下,黑玉制成的城门在光芒照耀下更是细腻水润。

    在把阎罗王交给禁军之后,那小将就告辞离去了。至始至终,他都不知道阎罗王的真实身份,只知道是一个萧石竹和鬼母视为上宾的客人。

    随之两个禁军大步走了过来,对阎罗王说到:“请跟我们走吧。”,语毕侧身一让。

    他们也是不知道阎罗王身份的,只是接到通知说会有一个客人,需要他们引领入宫,带到绝香苑中去,因此对阎罗王还是比较客气的,并没有过多的设防。

    阎罗王把头一点后,跟着这两个禁军朝着宫中缓步而去。一进宫门,就能看到明朗开阔的庭院中,巍峨壮观的殿堂林立在奇花异草间,华美非常的亭台临水而建,纡回曲折,周旋于苑中的流水旁宫阁掩映;正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但也全是相对排列且秩序井然。

    而这些建筑却都无一例外地是用各类玉石雕砌而从。从砖瓦到梁柱,无不是各种玉石所制。

    殿堂楼阁中笔直的玉柱,构图巧妙的花窗,运笔生春的壁画,还有雕刻在梁上精妙绝伦的图画,和各式各样的雕功精致,栩栩如生的雕塑,每一件都能堪称精品。让阎罗王这个不知道出入过多少宏伟壮观的六天神鬼宫之鬼,也是看得眼花缭乱。

    走了半晌,阎罗王渐渐地发现玉阙宫虽然与六天神鬼宫一样,都是出自古神之手,但玉阙宫却少了几分震慑天下的威严,反而多了几分清幽景色和如梦如幻。

    在这些精美的建筑物间走了半晌,禁军把阎罗王带到了绝香苑前。

    一座用一整块高有两丈的汉白玉石雕刻成的实榻门,横在了阎罗王身前不远处。门下左右,有两只用紫玉精雕细琢而成的石像。皆高半丈,作昂首挺胸长嘴状。貌似金蟾,甲形如麒麟,正是一对威风凛凛的玉石貔貅。

    只是与其他的石头貔貅不一样的是,这对貔貅的背上,还各有一个人生蛇尾的雕塑,长长的蛇尾正盘在貔貅背上,男左女右,其中一手各持玉规和玉矩。

    另外的一只手上,男的那个人身蛇尾雕塑手握金乌太阳,女的那个人身蛇尾雕塑手捧着玉蟾圆月。

    带阎罗王来的禁军上前,对守门的卫兵说明缘由后,退了回来,和阎罗王一起静静地站在门外。

    那个看门的卫兵随之转身进入苑中,又过了片刻,那个卫兵带着生得清秀的青岚,从中走了出来。

    身着衣胸背花盘领窄袖衫,手持拂尘的青岚大步走到阎罗王身前,把对方上下一阵打量后,道:“请随我来。”。说罢就转身过去,引着阎罗王往苑中而去。

    而把他带到此地的禁军也在此刻转身,按原路折返。

    穿门而过,阎罗王眼前豁然开朗,一座种满奇花异草的园囿宽敞,浮现在了阎罗王眼前。

    不等他细看,青岚就带着他往郁郁葱葱高大挺拔的苍松翠柏间的龙威亭而去。

    穿过奇花异草间,来到亭里,就见亭中深处安置有并列宝座两把,宝座周围设白玉鼎炉五座,翡翠鹿、鹤各一对。身着红色大衫和深青为质,金绣云霞凤文的霞帔的鬼母,坐在右边那把宝座上,腰间的青线大带上佩玉花采结绶。

    在她身下站着两个,一个是个人魂,另一个是个有着虎身虎爪,生有虎尾却人立而站的妖魂。

    两鬼身上皆是穿着用盘领右衽,袖宽三尺的素白白袍,腰间环着一条麻绳。按阴曹地府的制度来看,这两鬼在九幽国朝廷中的官品绝对不低。

    其中那个人魂,对于阎罗王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这个有着豹眼狮鼻模样的人魂,正是过去的秦广王蒋子文。这让早已知道蒋子文尚且活着的阎罗王,也再次不禁大吃一惊。

    而另一个妖魂阎罗王也不眼生,正是以前一直在酆都游荡的陆吾。

    “见过鬼母。”定了定神的蒋子文,赶忙一整衣袍后对前方的鬼母作揖行礼。

    “阎罗王不必多礼。”鬼母轻轻一拂衣袖,让阎罗王免礼后,对青岚说到:“阎罗王一路辛苦了,不必站着说话,看座上茶。”。

    “诺。”青岚应了一声后缓缓退了出去。

    不一会后,青岚带着宫人抬着椅子进来,请阎罗王坐下后,奉上才泡好的热茶。

    “你的工作早有安排,我国宫中有一个掌管宫内奇珍异兽的部门,你可以先到那儿去做事;平日里就带着宫人们,喂养一下宫中饲养的各类兽魂既可。”待到宫人们退下,鬼母也不废话,对阎罗王直言说道:“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你的‘假意投诚’看上去很是真实,也是对你的保护。”。

    说到此,鬼母转头对蒋子文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来说。

    “诺。”会意的蒋子文微微颌首后,转头看向了阎罗王,娓娓说到:“其实酆都大帝已经开始行动了,在你被俘的消息传到酆都时,他就派出了一个探子,前往我国暗中打探你的消息,其目的就是要试探你的忠诚。当然还有一个另一个任务,就是在你有不忠行为时,把你暗杀。”。

    阎罗王吹了吹茶水热气,轻轻地喝了一口茶后,细细地聆听着。而蒋子文在顿了顿声后,又道:“所以一开始绝不能把你就安排到举足轻重的职位上去,否则消息传回酆都后,暗杀令就会马上下达。虽说我们已经把探子严密监控了起来,你的生命安全是完全可以保障的,但是如此一来酆都大帝就不会再信任你了,往后假情报迷惑北阴朝的计划也就没法展开。”。

    说罢,蒋子文不再言语。而沉默了片刻的鬼母接过话来,又说到:“为了保证计划的成功,我们把你安排在这么一个无权无势的部门里职事。同时,一个北阴朝的探子就在这个部门里,所以你的一言一行都要表现得自然,做事情只是交差了事,表现得投诚只是为了活着,等待‘反水’的机会。这样这个探子就会把这些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出宫中,交给酆都大帝暗中派来的那个探子,这样消息也能顺利回到酆都,使得你能继续得到北阴朝的信任。”。

    听到此,阎罗王微微颌首间,对鬼母肃色答道:“我知道,这些事情我肯定会做的很是自然,绝不会露出马脚的。”。

    身为人魂的阎罗王早已对北阴朝失去了信心。恶鬼横行妖魂霸道,人魂活的还不如狗,甚至还能被当作竹马牛羊一样随意买卖不说,只要鬼官们不开心,就是一顿毒打或是把他们投入轮回,变成猪狗牛羊。

    这样的朝廷,不值得刚正不阿的阎罗王去效忠。

    只是他想不通,既然蒋子文也在九幽国中,也投诚了九幽国,但为什么不让蒋子文去完成这个计划呢?

    稍加细想后,阎罗王还是道出了自己心中的这个疑问。

    鬼母闻言嫣然一笑,又给蒋子文递了个眼色,示意蒋子文不必过多隐瞒,继续对阎罗王解释。

    “酆都大帝知道我在九幽国中,已经做到了主管征发徒役,兼管田地耕作与其他劳役的地官司徒一职,在我这里拿的都是九幽国收入的情报,他不会问我军事行动的情报的。而你领兵征战,随后会把你安排到主管军政与军赋的夏宫中去,到时候如果酆都大帝还信任你,你就可以用真真假假的军事情报去迷惑北阴朝了。”蒋子文的声音,在龙威亭中轻轻地回荡开来......

    深秋的酆都已经开始发冷,城中诸鬼也开始慢慢的加厚衣服。

    龚明义带着护卫沿着城外黄土满地的黄泉路,大步走到了城前,对看守卫兵亮出了酆都大帝召见圣旨后,朝着城中而去。

    几年没有回酆都的龚明义,已是今非昔比。当年他离开时,是一个没了鸟的宫奴,千里迢迢赶往南方抱犊关担任监军。而今时今日,回到了城中的他虽然依旧是个没鸟的男鬼,但却已经是抱犊关的守将,手中率领着数十万的关隘守军,成为了为酆都大帝和北阴朝镇守边隘的封疆大吏。

    再用各种手段阴谋,一步步把挡着他升官夺权的同僚干掉后,龚明义终于成了个在北阴朝中大权在握的鬼。在他自己看来,如今的他已经是很人模狗样了,走起路来也是昂首挺胸,飘飘然的。

    在他的眼神之中,经常可以看到对他鬼的鄙夷和轻视。而他的脸上,也经常挂着得意和张狂。

    只不过这一切只能在酆都城外时才能看到;有了之前过于张杨被阉割,险些被酆都大帝玩死的经验,一进酆都城的龚明义,就马上收起了轻视和得意,还有鄙夷和张狂,脸上眼中除了谦逊和毕恭毕敬外,再无其他神色。

    就连走路也开始脚踏实地,不再是飘飘然的。

    在城中屋舍间穿行了半晌的龚明义,终于来到罗酆山下,把卫兵留下来后,骑上了上下守军给他提供的可以腾云驾雾的兽魂,朝着山顶上的六天神鬼宫而去。

    无论何时,这座建在高耸入云的罗酆山山顶上,金碧辉煌蔚为壮观的六天神鬼宫,都是他龚明义的伤心和屈辱之地,就是在那些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酆都大帝斩钉截铁地要他鬼,把他一个男鬼给阉割了的。只是为了复仇,他只能强忍着心中的屈辱,露出了自然的微笑,笑容之中还透着能得到酆都大帝的召见,不禁产生的自豪骄傲。

    至于那份屈辱,他当然会在以后加倍奉还的,在借助着北阴朝消灭了萧石竹这个仇人后,龚明义一定会调转枪口,对北阴朝和酆都大帝展开疯狂的报复,以此来获得复仇的快感来冲淡他心里的屈辱。

    想着这些,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山顶的宫门前。龚明义驾驭着兽魂落下,停在宫门前后翻身下了兽魂,对拱卫宫门的禁军再次亮出了酆都大帝的召见圣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