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589】气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再次微微阖眼起来的净空,在听到这句话时,虽说面色依旧平静,但心中却是猛然一惊。

    堂堂九幽王何等高贵?净空他虽然开口就把对方形容成一个无耻小人,但那是为了发泄,无非是带着恨意的气话,没想到对方竟然毫不犹豫地爽快承认了。

    别的冥王都巴不得把自己形容成一个道德的标尺,努力在他鬼面前装出高贵又君子的模样,但萧石竹真的很是特立独行,不但不介意别人说他是小人说他无耻,而且还面无怒色,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就连立在一旁的英翎星也是一怔,微微张唇之际,看向神情自若的萧石竹的双眼,渐渐地圆睁了起来,眼底徘徊着点点不可思议之色。

    “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初到冥界时就成为狗监吗?”一句饶有兴致的反问后,顿了顿声的萧石竹神采飞扬地说到:“那因为我初见我妻子时,就心有悸动,喜欢上了她。我留着口水地承认她很美,所以她觉得我太大不敬了,然后发配我去做了看天狗的狗监。”。

    萧石竹像一个到处秀恩爱的人一样,眼中洋溢着幸福和喜悦,还透着些许的自豪和骄傲。

    “可是狗监这什么丢脸的吗?狗监也是工作而已,既然是工作哪有高低贵贱?阴曹地府里的很多老鬼们,动不动就很鄙夷的说我狗监出身。什么南蛮杜子仁,讙头民的丹朱,酆都大帝手下的夜游神和妬妇津神,还有你,你们都嘲笑过我是狗监出身之事。”萧石竹眼中喜悦化为自豪,得意洋洋地继续说到:“可那又怎样?我能南征南蛮鬼帝杜子仁,从发兵到灭了南蛮不过半年时间。我能两次将酆都军击退,打得向来横行霸道的酆都军丢盔卸甲。我能在十余年间,就把领土从一岛之国扩展到坐拥两洲土地的大国,与北阴朝分庭抗礼。但嘲笑我是狗监的老鬼们,你们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此言一出,英翎星微微颌首间,脸上浮现了自豪的神色。而净空则不由得心生愧意,无地自容。屋外微风习习很是凉爽,但屋里的净空却是脸颊滚烫;萧石竹说的没错,他们整天嘲笑萧石竹的出身,但他们却始终是只能逞口舌之快而已,至始至终都没有萧石竹这么大的本事。

    “再说说我坑蒙拐骗的问题吧,这事情好像也只发生在战场上吧。战场向来就是不公平的,在不公平的战场上,用点坑蒙拐骗的手段来获取胜利,我做错了吗?难道在战场上我还要给我的对手来个高风亮节吗?”话说到此,萧石竹不禁冷笑一声,撇了撇的嘴,唇角上泛起了点点自豪和骄傲。

    “想必你以前的主公奢比尸,也不是什么讲究高风亮节的鬼。我可听说他为了确保胜利,用和谈来麻痹北阴朝,然后突然发动了袭击,难道这不卑鄙吗?”萧石竹继续紧盯着净空,不急不缓地反问道:“他跑到漫江城中,趾高气扬的要强抢我和我军士,一步一个血脚印打下来的土地,难道这又不无耻吗?”。

    他这几句语速平缓的话,把不久之前还理直气壮的净空,质问得老脸更是通红。

    “如果我没记错,这场战争是比尸国挑起来的,是奢比尸率军先攻打漫江城的。”顿声许久后,萧石竹继而用平缓的语气说到:“你还是好好想想,要不要效忠于我吧?我这个鬼非常欣赏有才能的鬼,你也算是诸鬼中有才能的了。都说良禽择木而栖,跟着我混,让我们一起去实现一个平等公正,诸鬼平等也没有战争,幼鬼可以平平安安长大的阴曹地府。而且以你之能,只要你愿意努力做事,我可以答应你,你能在九幽国中一鬼之下万鬼之上,总比跟着奢望那个小鬼要好。”。

    利诱的条件非常不错,但净空依旧缄口无言;或许说他也是无言以对。确实正如萧石竹所言,战场上为了确保胜利,谁又不是卑鄙无耻的呢?除非你愿意拿你自己的鬼命开玩笑,那你大可高风亮节,大谈特谈君子之风。

    一旦在战场上太讲究,肯定没法在战场上生存下来。

    而且,当萧石竹说到,要创造一个没有战争的冥界时,净空并没有觉得好笑,反而有些向往。

    这样的话在其他冥王说来会倍显幼稚,但在萧石竹说出来,却能让经历了千百年战争的老鬼们,仿佛从黑暗中看到一道光。

    九幽国的实力有目共睹,萧石竹也许真的能凭借着这强大的实力,为冥界开创出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只不过,净空胸中的满腔气节,不允许他承认萧石竹所言正确,也不允许他做出背叛比尸国之事来。

    他依旧选择沉默,闭目不语。

    净空不会因为诱人的条件,就改变他的忠心。

    “如果你不投诚,就不能留着你的鬼命,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你可想好了,如果你死了你的妻小怎么办?”等待了片刻,还是不见他作答的萧石竹又问到。

    净空虽然是保持着在人间时的和尚的打扮,但却在阴曹地府里,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花和尚’,不仅吃酒食肉,而且还娶妻生子了,这点萧石竹是清楚了解的。

    萧石竹说出这些来,只是想要让净空顾及家人,从而知难而退,然后投诚于他;多少还是有些威胁的味道。

    净空依旧沉默着;忠诚不许他做背叛奢家和比尸国的事情,可他的家人也让他牵肠挂肚。一时左右为难的净空,只得继续沉默了起来。

    萧石竹非常耐心,静静地站在床前注视着这个剃着和尚头的人魂,也是一言不发,没有催促净空回答。不过平静的表面下,他的内心中却满是期待,期待净空答应他,从此效忠于九幽国。

    所以萧石竹的目光,始终没从净空那张皱着眉头的脸上移开。

    屋中一片寂静无声,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思忖许久的净空舒展眉头,再次缓缓地睁开双眼。不过他双目中也没了纠结和担忧,与萧石竹四目相对时,眼中反而多了几分的平静。

    “如果你真的是所谓的圣君明主,岂会滥杀无辜?我家人又没拿起兵器去杀害你的鬼兵鬼民,他们也算是无辜之鬼的。”此言一出,净空再次缓缓闭上了双眼,又缓缓地道:“但我是不会投降的,还是那句话,狗马猫等畜生尚且不侍二主,更何况我呢。身为奢家的谋士,国破家亡在即,既然我没法改变这个事实,那我就随着比尸国一起灭亡吧。”。

    语毕,净空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他的已长有浅浅皱纹的脸上,多了几分从容。

    萧石竹心生一丝挫败感,这样的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但还是会因为这些鬼的骨子里透出的气节,而倍感挫败。

    不过片刻过后,萧石竹心中的挫败感便被敬佩之情取而代之。

    萧石竹打量着净空,只见对方脸上泛起的从容里,还透着淡淡坚定,便知再说什么也没用了。这个和尚打扮的人魂犹如兴致勃勃的飞蛾,毫不迟疑地扑上烈焰,铁了心的要和奢望一起赴死,为比尸国去陪葬,多说无益。就算萧石竹的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也改变不了净空的决心。

    但正是这份执着,这份宁死不屈的气节,让萧石竹对他最为钦佩。

    “我会给你树碑,以供后人瞻仰你这种忠诚和气节。也会负责供养你的家人,只要他们不反不作乱,他们会得到和九幽国鬼民一样的待遇的。”萧石竹毫不迟疑地转身过去,背上投下的阴影把净空完全笼罩其中。随之给英翎星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即刻行刑后缓缓迈步,头也不回地朝着门外走去。

    “嗯,多谢;愿九幽王真能实现一个光明的冥界。”就在萧石竹迈腿,跨过了门槛之时,身后净空再次开口。宛如一个老僧对临行旅人的祈祷,语速不急不缓的话中充满诚意和期待:“一个平等公正,诸鬼平等也没有战争,幼鬼可以平平安安长大的阴曹地府。”。

    语毕,净空脸上浮现了淡淡的和蔼微笑。

    驻足于门口的萧石竹身躯微微一颤,始终没有回头。他忽然有一丝不忍,不忍就这样杀了这个鬼才。

    但对方脸上从容里,透出的坚定又让他的不忍瞬间烟消云散。这样的鬼不能留着,留着就是九幽国的威胁。

    片刻过后,狠下心来的萧石竹,重重地把头一点:“一定会的。”。

    语毕,带着净空的期待和嘱托,朝着远方大步离去。

    待到萧石竹离去后,英翎星取下了背在背上的暴雨铳,准备对净空施行枪决。明知自己死期已至的净空,布满从容不迫的脸上依旧挂着笑意。

    他缓缓下了床来,脚上镣铐发出一阵咣当作响。

    “这位小将,敢问北方是哪个方向?”净空在地上站定后,对英翎星缓缓问到。

    英翎星一言不发,只是用枪口为他默默地指出方向后,英翎星就见净空微微颌首,算是给他道谢过后,面朝北面跪下,毕恭毕敬的叩头三下,才站起身来,挺直了腰板,继而面北昂首挺胸站在原地,淡淡道:“我的事情已了,你动手吧。”。

    他说面朝的方向,正是比尸国的都城甘源城的方向。

    悲风凭空而生,在小屋之中缓缓打转着,站在净空身前的英翎星,举起了手中的暴雨铳,把铳口毫不犹豫地瞄准了他的心脏。

    英翎星注视着净空脸上的从容不迫,对眼前这个人魂,心中油然而升一股敬佩之情;扣住扳机的右手食指微颤,但却迟迟没有扣动扳机。

    离去的萧石竹在小屋外不远处站定,抬头看着天空中的蓝天白云,没再挪步。

    “砰砰砰!”,许久过后,他身后的小屋中传来一阵暴雨铳连发的枪响声。屋中充斥着满满气节的鬼血喷溅中,胸口已千疮百孔的净空含笑倒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