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588】宁死不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从啖蛇城上空向下望去,只见得城中各地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城中守军四散逃离,很少有军士敢站出来,与势如破竹的九幽军正面交手的。

    九幽国空骑兵投下的炮弹,在城内街巷中狂怒暴吼,发出裂耳震响。遍地火芒刺目,如漩涡巨浪似热风气浪,在土石炸射,颤抖震动的大地上翻腾。

    一路杀进城中的朱亥带着十几骑骑兵一往无前,在城中横冲直撞,尽情地屠杀着胆敢负隅顽抗的敌人。

    凄厉的惨叫声,撕心裂肺的痛呼声,残忍地刺痛城中居民的耳膜,吓得他们躲在门窗紧锁家中瑟瑟发抖。

    好在九幽国军虽很凶悍,但不杀放弃抵抗者,故而城中鬼民只要不与他们做对,他们也不会对鬼民们挥动屠刀。

    血与火的飞溅下,朱亥没用多久就已经杀到了城中深处的黑齿王宫外。

    说是王宫,倒不如说那是一座巨型的寨堡更是贴切。

    整座寨堡外形成长方形,四壁皆是由石灰及青砖砌成高墙。墙体虽经千年沧桑,但至今未依旧异常坚固。堡外四周环着河宽足有五丈的护城河,只有南面那座唯一的大门前,有一座吊起可以通过护城河。

    此时此刻,城中四散逃窜的黑齿鬼兵多数已经涌入了堡中。随之吊桥升起,使得还有不少尚未逃入堡中的黑齿鬼兵只得站在护城河边,绝望地望着近在咫尺高墙。

    朱亥带着骑兵逼了过来,嘴里高喊着:“放下武器者可免一死,负隅顽抗者概不饶恕!”。

    他洪亮有力的喊声,在嘈杂声中回荡开来。

    挤在寨堡护城河边的黑齿鬼兵微微一愣,随之纷纷回头一望,只见得凶神恶煞的九幽国骑兵,确实停在了他们身外七八丈开外,没有再就行推进后,他们面面相觑,脸上渐渐浮现了狐疑和迷茫。

    放下武器真的能活命吗?

    趁着他们考虑之时,朱亥举目眺望远处寨堡,细致地观察起来。

    只见得那寨堡内设计环环紧扣,以一个正中处的主楼,和主楼四方上的四个炮楼为主轴,东西两面城墙中间各有个瞭望台,其间用围墙相连。

    朱亥确信,那些炮楼上正有床弩和火石炮在瞄准着他这边。只是被九幽国军吓破了胆,所以驻守其中的黑齿鬼兵始终不敢开火,更别提与兵锋正锐的九幽军拼死一搏了。

    而除了南门外,四面环着高墙的寨堡没有任何进出口,看上去确实是易守难攻之处。

    但对于九幽军来说,这种寨堡的高厚城墙根本挡不住九幽国猛烈的炮火。朱亥倒是不不担心。

    在寨堡外,已经思忖许久的黑齿鬼兵们渐渐地放下了手中兵器,开始卸甲。

    起初只有一两个黑齿鬼兵如此,渐渐地又有十几个士兵放下了武器。不到片刻功夫,所有的军士都放下了手中兵器,开始卸甲。

    “很好,卸甲投降者可免一死,寨堡中驻军由于负隅顽抗,统统杀光,一个不留。”朱亥一声冷笑,手中铁锤向前猛挥,直指那坚实的寨堡......

    甘源城外,有着呈菱形湖岸的甘源湖上轻烟拂渚,微风欲来。

    风平浪静的甘源湖中水波清澈,宛如一面锃亮的平镜。习习微风拂过湖面,在阴日之光普照下湖面上,顿时水光潋滟。

    甘源湖那碧波拍岸,细柳依依的南岸边上,那一座靠湖而建,城中街巷曲径通幽,石墙高垣错落有致的晚秀城中,已经插满了九幽国的彼岸花旗帜。

    湖风吹拂下,彼岸花旗帜在摇曳中呼啦作响,绣在旗面上的彼岸花图案随风摇摆,活灵活现。

    一天之前,来势汹汹的九幽国军,趁夜派出飞天军和空骑,从上空冲入了城中,迅速解决了所有城墙上,负责警戒的卫兵后,大摇大罢的打开了城门把九幽国军,放进了城中。

    子夜时分刚过,城中守军就有大半不是被俘就是被斩。到了天光大亮时,城头上已经插满了九幽国的彼岸花旗帜,城中城墙上和街巷里,和城外的码头上,也站满了九幽国军。

    甘源城中的尸魂军都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晚秀城就已沦陷。甘源城的门户大开,呈现在了九幽军的眼前。

    风度闲雅的萧石竹,大步登上了北城门的门楼,凭栏远眺着眼前的甘源湖。

    湖风迎面而来,吹动他身上玄袍,思绪也如随风而来的拍岸碧波一般涌起。萧石竹不禁想起了很多年前,他还是一国小冥王时,在石竹城外时,他也经常如今日这般,在岸边眺望湖中之城。

    只是今非昔比,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是手握重兵的冥界大诸侯,治下土地广袤,手中兵马强壮,完全可以与统治冥界万年之久的北阴朝分庭抗礼。

    一路走来,他在背叛反叛中,攻城略地时经历了多少次九死一生都数不清了;靠着不少忠诚之士才艰难地走到今天。但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任由他鬼宰割,欺压的小鬼!东夷洲中的诸位冥王不可,其他洲内的冥王也不可,就连酆都大帝也不能!

    “我能主导我自己的命运,原来是这么爽的感觉!”萧石竹这般想着,胸中顿生满怀豪情。

    “主公。”随着萧石竹攻打此城的鬼将英翎星大步走了过来,在他身边站定后行了一礼,又道:“好消息,羽荣将军全面稳定了温源谷以西十城,朱亥将军攻克黑齿国都城啖蛇城,将黑齿王斩首于城中。”。

    萧石竹闻言,至始至终目视前方的双眼中,只是有一丝兴奋一闪而逝后,便又再次恢复了平静。

    黑齿国不足为惧,萧石竹从来没把那些还拿着青铜锻造的刀枪和弓弩作战的黑齿鬼兵放在眼里。要是他的兵马充盈,黑齿国早在几个月前就灭了。

    难对付的是眼前远处,那座位于湖心岛上的甘源城。

    城中架有不少酆都大帝为其提供的幽冥鬼炮,还有着数十万的尸魂军,以及数千艘战船。

    萧石竹想要空袭,再次利用飞雷车和仙槎从空中进行打击。但他手上的蹑空草已为数不多,正在转运,这也是他迟迟没有进兵的原因。

    “胡回大人也发兵东西,攻占甘源城左右的穷桑城和五色城。玄水将军的骑兵稍作休整后,就会继续东进,前往凤鸣谷北口。”顿了顿声的英翎星又说到。

    “嗯。”沉默许久的萧石竹终于开口,缓缓问到:“那和尚呢?”。

    “还是老样子,缄口不言,始终不愿意吐露出甘源城中的军械库所在。”英翎星说着此话,脸上浮现了淡淡的怒色。

    “我去看看。”说着此话,萧石竹收回目光后,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走在城中,只见得城中一片安详。家家户户都能正常生活,城中商铺也是照常营业。只是那些生为尸魂的鬼民,见到萧石竹还是会有几分惧怕。

    虽有惧,但因为九幽国军没有滥杀任何一个无辜,他们也对其没有什么恨意。只是总觉得对萧石竹,和随他而行的卫兵们稍有畏惧而已。

    走了半晌,来到城中的府衙中后,萧石竹径直地朝着后堂后去。又过了片刻,他来到了后院中,唯一一间有卫兵把守着紧闭大门的房屋前,在门外站定。

    “主公。”看门军士赶忙垂首下去,对他行礼。

    “开门。”萧石竹淡淡说到。

    其中一个军士应了一声,不问缘由地取下腰间钥匙,打开了门上铜锁后,推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阴日之光照入窗户紧闭的屋中,屋内登时明亮了起来。萧石竹并未迈步向前,只是朝着屋中张望。

    只见一个年老的人魂,正带着手铐脚镣,盘膝而坐屋子深处的床上正中。双目微阖着的这个人魂,头顶光秃秃的没有丝毫头发,只剩下几点显目的结巴烙在头顶上。

    此鬼正是净空。

    得知九幽军入侵后,奢望就调他来守卫晚秀城。只是奢望和净空都没想到,本还距晚秀城数十里,一直没有任何进兵迹象的萧石竹,怎么会在几个时辰内就空降晚秀城中。

    等净空反应过来,对方用得是与空袭大小孤城一样的战术时,他自己已经成了九幽国的战俘。

    萧石竹惜才爱才,得知眼前这和尚就是过去奢比尸的首席谋士,如今又是奢望的左膀右臂,许多战略和计策,包括借助骸兽和尸魂的优势,用骸兽骑兵撞击漫江城城墙一事,都是这个秃驴策划的后,顿时双眼放光,决定留下此鬼鬼命。

    只不过,此鬼自从做了他的俘虏就摆出了一副宁死不屈的态度,不吃不喝也不言不语。

    “净空师傅。”驻足片刻的萧石竹,带着英翎星缓步走入屋中,站到了床前,凝视着这个闭目养神的老鬼,缓缓开口道:“萧某平生最敬佩聪明人,你是聪明人,你的骸兽阵差点让我陨命东夷洲中,我佩服你的谋略和智慧,不如加入我九幽国,来做我的左膀右臂,如何?”。

    语气温和,语速也是不急不缓。

    闭目养神的净空,缓缓阵眼,对萧石竹投来了轻蔑的一瞥后,终于开口淡淡答道:“马狗猫等畜生尚且不侍二主,何况人乎?再说九幽王狗监出身,靠着坑蒙拐骗,和与鬼母成亲发家,效忠你这等靠裤裆里的玩意儿谋权,靠着爬上女鬼之床谋势之鬼,净空宁死。”。

    这是他被俘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只是没想到,他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是对萧石竹一通明朝暗讽,让立一旁的英翎星听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右手不由地往腰间挂着的长刀刀柄按去时,怒喝道:“你这秃驴好不识时务,我看你是找死!”。

    萧石竹闻言却无惊怒,反而立马抬手制止了英翎星拔刀之举后,朗声大笑了起来。

    “净空师傅宁死不屈更让我佩服了。不过啊,你说了这么多,却只说对了两件事。”许久后萧石竹守住笑声,面含笑意的他,直言道:“我确实是狗监出身,而且我也擅长坑蒙拐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