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蒙的身影,把跪在地上叩头谢恩的麻奇山笼罩其中。

    虽说远在千里之外的酆都大帝,是听不到这一声谢恩的,不过麻奇山还是得谢;谢过之后他心里不禁暗自嘀咕:“芒山郡一直是麻寿王在替北阴朝打理,怎么忽然改成我了?”。

    暗自嘀咕着的计蒙,想到了不久前麻寿王被召去酆都一事。

    也不算傻的麻奇山,稍加细想就想到了其中原因,或许麻寿王或许已死在了酆都,所以才需要他这个在芒山郡中土生土长的人魂,去治理这片土地。

    想到此,麻奇山只是一时的伤感后,反而开心了起来。

    一个他过去效忠的主公生死,不值得他麻奇山为其悲伤太多;更何况麻寿王的死,只要对麻奇山没有什么荣华富贵的损失就行。麻奇山才不会去管麻寿王死在哪里呢?

    当初他竭尽全力劝麻寿王接受招安,麻奇山就是为了保住他自己的荣华富贵,其他的都是浮云。

    “起来吧麻城隍,往后你就是北阴朝凤麟洲芒山郡的城隍了,你我也算是正是成为了同僚。”计蒙转身,再次走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坐下。

    他的身影从麻奇山身上移开,殿外的阴日之光照射了进来,沐浴其中的麻奇山满脸春风,五官间挂着淡淡的得意。

    屁股才往椅子上坐上的计蒙,便意味深长地问到:“知道做上了郡城隍后,你要做什么吗?”。

    本还欣喜不已的麻奇山不觉一怔,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有想过。

    就在他迟疑之时,计蒙已再次开口说到:“你只需要做到三件事;第一,郡内一旦有暴民造反,第一时间将其赶尽杀绝,其亲友也不放过!第二,守住芒山郡以南的海岸线,防止郡中任何鬼民逃出凤麟洲。”。

    说到此,计蒙顿了顿声,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寒芒:“第三,把郡中所有的青壮年集中起来,为北阴朝和酆都军开始种药,优先种植治疗刀枪伤的金创药,每年至少产出八万石良药。但朝廷不会给他们发钱,只供吃喝。谁要胆敢违令不从,你就的杀了他以儆效尤。”。

    凤麟洲的土地很适合鬼药生长,在此地种出的鬼药乃是是冥界中最好的,不但花肥叶厚,且功效要比其他各州种出的都要好。

    北阴朝长期征战,鬼药不可或缺。一旦紧缺,在各地前线作战的酆都军和玄帝就会提升死亡率。

    而凤麟洲中种出的鬼药,则可以在关键时候,让命悬一线的重伤军士捡回一条鬼命。

    这也是酆都大帝为何要趁着萧石竹东征东夷洲期间,加速一统凤麟洲的原因之一。

    一切行动,都是在未雨绸缪,为将来与萧石竹和九幽国的一决胜负做准备。

    “种药?”麻奇山一愣,睁大双眼注视着计蒙狐疑到:“可芒山郡内青壮年的鬼虽多,但没有这么多的药田啊。”。

    计蒙把后背往椅背上一靠,随口道:“那就把鬼民们都派到山林中去,伐木开垦无主之地。除此之外办法还有很多,抢夺鬼民们的农田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至于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了。我和陛下只要每年都看到你收上来的散成鬼药就行。”。

    语毕不等麻奇山应答,就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退下了。

    麻奇山应了一声,悻悻地转身离去。

    麻奇山走出大殿,殿外刮起的阴风扑面而来,他忽然发现,自己虽然保住了荣华富贵,却也得到了一个烫手山芋......

    东夷洲大孤城,天空中乌云密布,阴风更劲,呼呼作响着在天地间四窜,吹得城中草木和商铺幌子,一阵左摇右晃。

    浓厚的乌云挡住了明媚的阳光,正午时分的天地间已是一片昏暗。看这样子,用不了多久又有一场滂沱大雨会从天而降。

    萧石竹在府衙的后院中,支起了一把檀木的醉翁椅。仰面朝天地躺在椅上,看着头顶的苍穹中风起云涌而愣愣出神。

    早早地把今日要批复的奏本都批完的他,已经在院中躺了半个时辰了;马上就要下雨了,他还是没有进屋去的意思。依旧躺在醉翁椅

    “主公。”天地越来越暗,乌云更是低沉时,他的义子石决明大步走到他身边站定,对萧石竹作了个揖礼天揖,直起腰来:“末将已经把阎罗王送走了,安排了禁军随行,乘坐的是由舰队沿途护送的物资运输船,秘密护送回玉阙城中。”。

    “嗯。”微微阖眼着的萧石竹,对这个安排还算满意,没有多言其他;只是手持蒲扇在自己的肚皮上,有节奏地轻轻拍着:“那女魃呢?都安排好了吗?”。

    “是的,现在把她和她的随从,都安排在了府衙边上的禁军军营中。”石决明点头说完此话,便抬手挠了挠头,狐疑地问到:“主公,为何不把女魃也先送到玉阙城去,那边更是安全一些吧?”。

    说着此话,石决明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担忧,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大孤城乃是前线,随时有可能爆发战争之地,空气中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石决明每每想到此,都不由得为女魃安慰感到担心。

    “你怎么这么笨!”萧石竹听闻此言猛然睁大双眼,霍然做起身来,伸手用蒲扇往石决明的脑袋上拍去时,沉声骂道:“你在大孤城中职事,我要把女魃送回去,你还可以追到她吗?”。

    语气中大有恨铁不成钢之意。

    “主公,您说什么呢?”不好意思的石决明一阵双颊泛红,脸上的羞涩中还透着尴尬之色。

    “害羞什么?你以为我瞎啊,看到女魃就脸红,还想脚边你不喜欢她吗?”萧石竹再次躺下,侃侃而谈道:“喜欢就追啊,等你们感情稳定了,我再让她回玉阙去给茯苓做师傅。过个一两年,这边稳定了我又把你调回去,你们不就又可以再一起了。再说了,姬轩辕的女儿给我萧石竹做女婿,也没有什么丢脸的。所以赶紧努力吧,趁着我还在大孤城中,很多事情可以帮你去做,就快去追你的女魃。”。

    “嘿嘿,可以好难为情。”讪笑着的石决明脸颊更红,抬手不住地闹着脑门。

    “男欢女爱之事,且你未婚她未嫁,有什么好难为情的。”萧石竹不要以为的说着,再次坐起身来,在醉翁椅上打了个盘腿。

    随之眼角余光就看到院门外,有一个卫兵快步飞奔了进来。

    转眼就到眼前的这个卫兵,在石决明身边站定后,赶忙草草行了一礼,道:“禀主公,应召而来的各位将军已到前堂。”。

    “知道了。”萧石竹应了一声,把那个士兵打法走后,从椅子上下来穿上了鞋子。

    “走吧,跟我到前堂去开个战前会议。”说着此话,萧石竹率先迈步向前,朝着前堂方向而去。

    “又要打什么战了?”完全不知道此事的石决明,嘀咕着跟上去。没走几步,石决明也隐约猜测到,萧石竹可能要对比尸国动手了。

    才来到正堂中,石决明立马就大吃一惊。

    借着宫人们在正堂上点上的灯中灯火,可以看到正堂正中处,已经架起了个沙盘,把比尸国所在地温源谷,和在比尸国西北处的黑齿中山山水水,都在沙盘上堆了出来。

    让石决明所惊讶的是,围在沙盘四周的都是九幽国中赫赫有名的战将和大臣。曾经在北阴朝做过阴帅的黑无常,与萧石竹一起南征过南蛮各地的胡回与玄水,还有一直追随在萧石竹左右的羽荣也都在场。

    除此之外还有才投诚到九幽国中的朱亥和姑射神女,以及和石决明鬼龄相仿的英翎星也在。

    萧石竹在和诸位打个招呼后,示意侯在一旁的卫兵宫人退下,站到了沙盘前端。

    “召集各位前来,其实只有一个事情,那就是剿灭温源谷中的尸魂军,以及黑齿国的黑齿鬼兵。一举拿下比尸国和黑齿国。”拿起了手边竹竿的萧石竹,环视着诸鬼说到。

    他声音不大,语气也很是平淡,但在场的他鬼听了此话,都是脸上洋溢着兴奋和激动。

    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鬼,他们对敌人发动的战争,都会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狂热。且最近尸魂军没少和九幽国交手,新仇旧恨已经累积了不少。

    可九幽王为了后方的安定,一直都没有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让他手下的将领们,一度都有些窝火。

    如今九幽国不再小打小闹,萧石竹的命令简单明了,接下来九幽国军就是要剿灭尸魂军,把比尸国这个冥界鬼国,从冥界中抹去。

    在场的将领们都兴奋不已,跃跃欲试。

    “接下来我们来分工一下。”萧石竹把手中竹竿,往沙盘上的凤鸣谷处一指,目光随之移到了姑射神女脸上:“姑射神女继续守住凤鸣谷,防止尸魂军从凤鸣谷进军南下,袭扰我军后方。同时让吉殇率军,与树中鬼的树精们配合,抢占凤鸣谷东西两侧的比尸国城镇,完成全长三百到五百里之内的封锁。”。

    早已拟定好计划的萧石竹,流利地把作战计划娓娓道来。

    “诺。”姑射神女赶忙领命。

    “朱亥。”萧石竹顿了顿声,手持竹竿走到朱亥身边站定后,手中竹竿已经指到了位于温源谷西北处的黑齿国中:“共工的水师会全体出动,把你手下的大军运抵黑齿国西南沿海。你的目标,就是敌国的南方各个城镇。”。

    “而羽荣。”随之,萧石竹收回竹竿时,转头看向了身边的羽荣,又把竹竿玩沙盘上温源谷西面一指,道:“你率领从云梦洲才发来的十万岩火熊骑兵与三苗鬼兵,突袭温源谷以西十二城。”。

    “另外我再给你调一百五十辆飞雷车,你务必在半月之内,把这十二座城都牢牢地掌控在我国手中。”说着此话,萧石竹手中的竹竿在沙盘上,围着温源谷以西十二城画了一个圈。

    “末将领命。”羽荣行礼说道。

    萧石竹举目,看向了站在他对面的胡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