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57】落鹰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言一出,巫支祁立刻知道当战争爆发时,萧石竹为何要让手下去传令,叫朔月岛西面驻军放弃滩头,把敌人放进来了。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鬼王军主力被困朔月岛,使得他能率领部队出其不意的出现在鬼王国境内,然后深入敌境而做铺垫。而鬼王,还没法把他的主力大军给召回国中进行本土防御。

    想到此,巫支祁对萧石竹的敬佩,又多了几分。其忠心,亦是如此。

    “将军,我曾经去过鬼王国,他们没有我国那么多的岩柱林,在岛屿边缘也没有岩壁,看起来是很好登陆的。”巫支祁再次起身,对萧石竹拱手行礼后,娓娓说道:“但它有一个名字,便是黑龙岛。因其岛上沟壑山谷居多,且多是玄武岩,酷似一条条黑龙盘踞岛上而得此名。所以任何入侵鬼王国的行动都不难在登陆,关键是他岛上的沟壑,山谷,会成为敌军的有利地形,对我们造成阻碍。”。

    “玄武岩?”如果萧石竹没有记错,他觉得书上说这类岩石属于属基性火山岩,难道说鬼王国曾经是火山遍布的岛屿?

    想着想着,他又想起了《阴曹地府志》中记载,鬼王国所处的黑龙岛面积只比朔月岛大一些,形似圆月,其岛上多有沟壑,其中不少沟壑里灌满了千年不灭的地火。难道这里说的地火,就是熔岩?

    想到此,萧石竹便对巫支祁问到:“是不是他国中,多有沟壑里灌满了熔岩。”。

    “靠近一些火山的地方,确实如此。”巫支祁把头一点,道:“那些地方只长不惧烈焰高温的扶桑神木,因为高温的缘故,也没魂魄可以接近,算是鬼王国中的不毛之地。”。

    “既然你去过鬼王国,那你来说说。”萧石竹默默地把这个记在心中后,又问到:“那你认为从哪儿登陆更好。”。

    巫支祁稍加细想后,走到地图前,端详着地图又思索半晌后,抬手指了指鬼王国北面一个叫龙崖的地方。

    “这是敌国北方驻军地,一座山势险峻的临海高山,状如巨龙嘴中獠牙一般,屹立在鬼王国北部海边,此山东西北三面,从山脚到山顶皆是壁立千仞悬崖,唯有南面是陡坡上有一条路从山顶直到山脚。因此,自古以来就有自古龙崖一条路的说法。”面色严肃的巫支祁,若有所思的道:“敌人不知道我们有羽民空军,且那点悬崖对我的妖猴兵也不是什么难事。最重要的是敌国认为此地易守难攻,因此在上面只安排了三千军士,我们的数量比敌人多。”。

    从分析上来看,巫支祁的战略确实是无懈可击,但那只是针对大部队登陆来说是无可挑剔罢了。

    “你说的没错,但是有点瑕疵。”萧石竹耐心的听完他的分析后,把头一点,道:“首先我们兵力不多,且如今敌国也是兵力不足,一定会加强临海的军队驻地外和军港外的海上巡逻,而一开始我们应该要尽量避开这些地方。加上驻地不远处一定有其他的驻地,且险要地势太多,对我方有利对敌方也能有利。以其攻击一个军事区域,不如打一个全是手无寸铁之魂居住的村子或是城镇。最好就是渔村什么的,这样能悄无声息的解决战斗。登陆后也不至于马上被发现,以便我们快速的深入敌腹。”。

    “平民集中地吗?”羽荣看着他问到,眼中泛起一丝不可思议的目光,随之又一闪而逝。

    “是的。”萧石竹点头到。

    “那不是土匪行为吗?”接着羽荣又急声说到。

    “天真。”萧石竹轻轻一笑,打量着他眼底泛起的不忍,淡淡地道:“收起你这种天真的想法,敌人的平民也是敌人。想想现在,那些正在朔月岛西面与鬼王国主力军交战,那些正在流血牺牲只为了保护你爹娘妻儿弟妹兄嫂的战士们,你还会觉得屠杀敌国平民是残忍的事情吗?这是他们的君主逼我们这么做的,是他们先发动的侵略!”。

    萧石竹总能抓住人心鼓动他们,这是他异于其他魂魄的地方。果不其然,羽荣微微垂首回味着他的那番话半晌后,微微点头到:“不觉得了。”。心中的不忍也化为了愤怒,对鬼王国的愤怒。

    “那就这儿吧。”已沉默思忖半晌的巫支祁,在羽荣语毕之时,抬手指了指地图上鬼王国东北面,一个名叫黑牡,很不起眼的地方。

    萧石竹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但见此地被两股在此入海江河环抱其中,四周便无太多的高山,似乎算是平原后,便对巫支祁问到:“这是个村子?”。

    “我记得是个渔村,离它最近的驻军应该在这儿。我去过鬼王国很多次,最近的一次是三年前,因此绝对不会记错了。”说着,巫支祁又指了指黑牡西南面,一个四面环山,名叫丹曦的城市。

    萧石竹目测地图上距离后,在心中按比例默默计算一番后,开口问到:“距离有二十里?”。

    语毕,就见巫支祁随之点了点头,很肯定的说到:“当年墨者给我说过很多鬼王国的防线和驻军地。当时他们还没完全拿下鬼王国的控制权,墨翟有个设想,就是让我带兵出征,削弱鬼王的军力。”。

    “好,就这儿了。”闻言后,底气更足萧石竹点头同意了巫支祁的提议。既然他知道敌国的布防的情况,那就更容易在敌境内肆意妄为了。

    接着他又瞟了一眼地图,见黑牡南面最近的城镇距它也有三十多里,而北面更远,北面距离它最近的城镇至少有五十多里后,稍加思索,道:“但是我们得等,等一个大雾天。”。说着,他把目光再次落在了黑牡南北两边的那两条江河上......

    两天后早晨,黑牡村外的海面上泛起了海雾。灰白色的雾从海中冉冉的向上升腾起来,朝着四面八方弥漫而去;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海就被隐没了,陆地上亦是如此,连路也看不清了,四周一片昏黑。

    细细朦朦的湿气夹在雾中,席卷着天地间的一切。方才起雾,萧石竹的战船便借着雾气的掩护,悄悄的朝着黑牡村靠近。

    早在昨晚,他为了此次行动的保密,便让军士们灭了船上一切灯火,停靠在了距此不远的海面上。很庆幸的是,正如他所料,此时鬼王国国中兵力不足,巡逻舰队只能负责军港一带,因此萧石竹的战船在海上停了一夜也没遇到什么麻烦。此时大雾方起,他便看到了机会,当机立断让舰队朝着海滩边靠了过去;他的扬长避短战术再次成功。

    战船方才停稳,巫支祁便带着妖猴兵轻手轻脚的跳到岸上,在能见度极低的雾气中摸黑前进,入村后找到村子里的每一个小院房子,悄悄摸了进去,用手中短刀把那些还在熟睡的村民们抹了脖子。

    妖猴兵们身手敏捷,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整个村子的百姓便被他们都抹了脖子。然后他们又检查了一遍,见此渔村的百姓确实都被无一遗漏的屠杀后,又悄无声息的朝着滩头那边而去。

    萧石竹带着剩下的军士全部留在滩头,趁着巫支祁行动时,负责把船上的物质武器,静悄悄的搬了下来后,各自把自己的装备背上。

    看着静悄悄的四周,萧石竹感觉这地方太过于安逸了。这并没有让他紧张,反而正中他的下怀,给了他肆意破坏的大好机会。

    毕竟这恰恰说明了此时敌国领地内兵力不足,不搞点杀光抢光的政策还真对不起自己精心策划的这次突袭。

    待军士们一切就绪后,萧石竹从自己怀中掏出一幅羊皮地图,递给金刚后,在他耳边悄声嘀咕了几句,便让他带着船队,再次借着大雾的掩护悄然离去。

    金刚方才离去一会,巫支祁就带着队伍摸了回来。

    按萧石竹以战养战的要求,他带去的每个士兵都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去贯彻落实着这道军令,不但要杀光,还要抢夺物资;于是在他们回来时,腰间还挂着一些鸡鸭鹅等活物。萧石竹随即迎了上去,对巫支祁轻声问到:“都搞定了吗?”。

    巫支祁把头一点,有点喜悦的萧石竹又问到:“那让你留下的字呢?”。巫支祁又点点头,示意都搞定了。于是萧石竹赶忙下令,让他和他的手下快去把他们的物资和武器背上。

    待巫支祁的手下都准备好时,迷雾已经开始慢慢散开,可见度提高了一点。萧石竹不再迟疑,急忙对全军下令道:“渡江,进入北方山中先藏起来。”。一声令下,命令随即口口相传在军中散播开来。

    紧接着,部队便从容不迫的列队,有条不絮的穿过村子,往北边而去。

    路过村中时,萧石竹见到不少房墙院壁上,都被妖猴兵们用木炭写下了:“这就是入侵鬼母国的下场。”和“得罪鬼母国就让你们国破家亡。”等挑衅的字语后,露出得意的笑容。也看得他随之有了留言的冲动。

    于是他跟军士要来一块木炭,在村子的一面空白的墙壁上,奋笔疾书写下了一行:“鬼母国第一铲屎官,讨逆将军,萧家军主帅萧石竹率百万大军到此一游,不服来战!”的字后,轻轻一笑;同时把木炭随手一抛后,随着部队悄然离去。

    待他们钻入北边大山里的茫茫森林中后,羽荣便对萧石竹问到:“将军,我们下一步怎么走?”。萧石竹闻言环视四周,见此地少有灌木,几乎全是遮天蔽日的千年古树。树木枝梢交错,枝叶繁盛犹如碧云一般,把树下的一切遮了个严严实实;正是个绝佳的藏身之所。于是便先传令队伍在山林里先原地休息休息后,随后掏出自己怀中的鬼王国地图,展开一看。

    “我们可以捡一个容易拿下的驻军地,搞点破坏了。”语毕对正在安排警戒人员的巫支祁招招手后,又道:“巫支祁,你来看看哪儿有容易拿下的据点。”。

    巫支祁走了过来,细细看了看地图后,在心中暗自思忖许久,才缓缓开口道:“落鹰渡!”。说着,用手指了指地图上,黑牡村西北面不远处的一个地方。

    “此地有一条江,从东南至西北的流向;因为水流湍急,当地百姓称此江飞鹰难过,因此名叫落鹰江。”巫支祁又指了指那地方,道:“在加上由于两岸群山陡立,地势险要,也是鬼王国东北面的通道枢纽地,因此鬼王在这江上造了个铁索桥,南面有一个关隘,依山壁而建。以前是安排了五千士兵在此驻守,进可攻退可守,是敌国东北部的第一要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