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会直到临近中午时才散去。

    鬼臣们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闲聊着走出了北阴中天殿,朝着宫外缓步而去。

    地上铺满了金砖,屹立着七十二棵高大金柱的北阴中天殿上,瞬间只剩下酆都大帝和平等王,以及转轮王三鬼。之前的拥挤已然不见了踪影,剩下的只有空旷。

    酆都大帝的宠物梼杌站起身来,张嘴伸长舌头,同时把前爪向前使劲伸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后,迈步朝着殿外而去。

    “速速派鬼差去遁神平原,让屡天上报东夷洲军情。”目视着梼杌在殿门外,阴日之光下卧下,晒着太阳再次打盹起来后,酆都大帝收回目光,落在了转轮王的脸上,立刻紧皱着眉头,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一个多月没有任何一封军情回报,这本来就不正常。”。

    轮转王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狐疑,这种反常的情况之前从未发生过。北阴朝有着严格的军规,大军在外作战,正常情况下,主将主帅每十日就要一次回报军情的。战事紧张之时,三日一次或是一日三次的情况,也是常有的事。

    可这一个来月都没有任何回报,不但反常得很,还让转轮王隐约觉得,或许东夷洲中,已经出现了损失惨重的战败。

    至于在漫江城外的围城大军,不是兵败战死就是已投降了九幽国。所以这战报和军情,才未曾有送出来。

    “调集十五万玄帝军跟随鬼差前往东夷洲。”也隐约顿感不妙的酆都大帝,在顿了顿声后又道:“朕估摸着,屡天要反!”。

    此言一出,酆都大帝便是微微眯眼;随之,在他眼底泛起了一道冰冷的寒芒,饱含着凌厉的杀气。

    平等王和转轮王闻言,纷纷微微一惊。

    那屡天是六天护法之一,乃是酆都大帝用玄力和自身体魄部件,造就出的鬼魂,形同于他的分身,怎么可能会有反心?

    殊不知这六天也有自己的意识;随着他们的鬼龄增长,他们也学会了自我思考和判断。

    况且就算漫江城兵败,但九幽国并未控制遁神平原,那么屡天的军情奏报应该会如实送来才对。可是近来却一份军报都没有,就更让酆都大帝怀疑,屡天一定憋着坏水。

    多事之秋,他宁可多往坏处去想,至少这样可以未雨绸缪。

    “诺。”平等王和转轮王在短暂的惊愕后也不多问,齐声应承了下来。

    “陛下,臣觉得应该开始对东夷洲作出一个战败的损失估量。以及提早作出,东夷洲失守后的计划和准备。”随之,平等王又踏前一步,淡淡说到:“如果我们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准备,一旦东夷洲失守,会措手不及的。”。

    说着说着,平等王也皱起了双眉。而听着他此言的酆都大帝,更是神锁着眉头。

    “计划和准备的具体步骤?”酆都大帝迈步向前,朝着大殿外走去。

    “其一,让所有还在朝廷控制中的鬼国,立马进贡粮草和财物,以此榨干他们。如此一来,就算九幽国将来攻占了东夷洲,也有数万万张鬼民嘴等着吃饭。迫使对方再得到东夷洲后,不得不休养生息,以此来减缓九幽国的攻势。”跟了上来的平等王,若有所思的说到。

    紧随其后,一直沉默寡言的转轮王听到此,忽然抬眼,重新审视着眼前的平等王。

    以前他都没有发现,这个同僚尽然能如此歹毒。数万万鬼民一日都要吃掉千万石粮食,这笔开销可不是小数目。而一旦供给不足,就会激起民变。

    “除了粮食和财物,当然还有矿物和木材等各种各类物资。”跟着酆都大帝站到了殿门前,沐浴在阴日之光下的平等王顿了顿声,又道:“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九幽国不过是封锁了东夷洲的西海岸和南海岸,但是北海岸和东海岸没有封锁,物资可以通过这两处地方,立马转运到六天洲来,以此壮大朝廷。”。

    后面这招更是毒辣,无意义给了九幽国来了个釜底抽薪。

    不过平等王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九幽国存粮丰裕,且九幽国在东夷洲,已经有一块稳定的后方土地——青木郡和漫江城以南各城镇。

    而酆都大帝也没有细想到这一层,冥界落后的通讯让他也忽略了不少的细节。当下尽然是稍加思索后,就点头答应了平等王的这个提议。随之又问道:“那其二呢?”。

    阴日之光下,三鬼前方那些雕梁画栋的殿堂楼阁金碧辉煌。彤壁朱扉,重檐丹楹在阴日之光下熠熠生辉。

    “做好撤回大军的准备,告知所有在东夷洲的酆都军,若是不撤,朝廷将不在供给粮草。”平等王展开眉头,不急不缓地说到:“既能杜绝屡天的兵变,又能保证大军实力尚存,有足够的兵力应付未来,与九幽国的决战。”。

    语毕,平等王见酆都大帝沉吟不语,眉头依旧紧锁后,又补充说到:“否则就下令所有东夷洲的酆都军,就行进攻萧石竹,但不暗中再给粮草供给,只是把氐土貉的水师悄然撤回。如此便能让屡天和萧石竹,去互相消耗。毕竟屡天还没有公然反叛朝廷,对陛下的旨意,依旧不敢太明目张胆的违抗。”。

    酆都大帝听到此,嗯了一声后终于面露满意之色,微微颌首道:“后面这项可以。”。

    “传旨,鬼差和玄帝军不必前往东夷洲了。命屡天率领大军南下,大羿的扶桑军随行,与萧石竹展开激战。密诏氐土貉,率领水师悄然撤退。”酆都大帝双目一亮,激动地颤声道:“同时暗派密探前往东夷洲各鬼国,要他们上贡。”。

    “诺。”平等王淡然一笑,躬身行礼......

    凤麟洲,轩辕城以西三百里开外,一座高不过两百多丈,但却山体浑圆,而山顶平坦曲型地垒山,在溪河间拔地而起。

    山上不见树木,唯有沙石灌木遍地,不免显得荒凉。

    刺鼻的血腥,在这座山上的灌木和土石间弥漫开来。山坡上,随处可见破烂的铠甲,横七竖八的躺在了焦黑的弹坑之中。

    硝烟从中升腾而起,遮住了弹坑边缘升腾的点点业火。

    山顶上,站满了破衣烂甲,尽是满脸血污还浑身带伤的有熊国军。甚至有的士兵手足已不齐全,裹在断肢处的白色绷带,皆被鬼血染红。

    山下则是旌旗招展翻卷,酆都军和蚩尤率领的有熊国降兵,还有奇星所率的无头鬼兵,把山脚下围了个水泄不通。

    近千门的万火飞沙和幽冥鬼炮,漆黑炮口齐齐直指山坡之上。

    两军在此激战已有十六日之久。山顶上的有熊国军之前一直在轩辕城附近,与酆都军展开了游击战。就在自从十多日前,才被酆都军追赶至此。有熊国军被围困于山中后便一直在负隅顽抗,纵然从未突围出去,还死伤惨重,可他们依旧誓死不降。

    多次企图从山顶上俯冲而下,冲破重围逃出升天。奈何山下酆都军鬼多势众,又装备着火炮火铳等火器,多次短兵相接后,有熊国军只落得个血肉横飞,霎尸体如堵墙般遍布山脚至半山腰上。

    十多日下来,有熊国军已是弹尽粮绝,一支箭镞都没有不说,还缺粮少药。而山下酆都军却无退意;毋庸置疑,有熊国军即将面对全军覆没的结局。

    正午时分,山下的酆都军吃饱喝足后,又吹响了激扬的号角声。战鼓齐鸣间,酆都军的火炮再次对准了山上,开始了猛烈的炮击。

    近来酆都军都懒得冲锋了,战术皆以火炮轰击为主。酆都大帝给计蒙调来的火炮和炮弹,此时此刻全部聚于山脚之下,光是万火飞沙就有五百门之多。在密集的炮击下,有熊国军不得不冲锋下山坡时,又以火铳弓弩攒射,打得有熊国军苦不堪言。

    炮火轰鸣撼天动地,山上突生炸射,随硝烟高高抛飞。烈焰升腾,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转瞬之间,山坡上已被硝烟烈焰覆盖了个严严实实。

    火海一起,又有数千有熊国军不是当即被炸成了一堆残肢碎肉,就是被滚滚烈焰烧成了黑炭。

    凄厉的惨叫声中,立在山头上的风后,提剑举目看向上下。但见山坡上阴风列列,卷起烧焦的沙子,冒烟的石土中发出阵阵让人恶心的腥臭。

    不过几息功夫,他手下本已不多的军士又报销了不少。

    透过浓烟,可见有熊国军正在奋力冲锋下山。但也是不过才冲杀到半山腰出,就被酆都军的炮火炸了个血肉横飞。

    偶有庆幸者,才来到山脚处,就被酆都军的火铳疾射出的子铳,打了个千疮百孔。

    绝望,在灰头土脸,五官间布满血污的风后眼底泛起,一点点的益了出来。

    满目疮痍的山坡上,不断的有高举着钢刀长枪的有熊国军,被火炮炸得碎肉横飞。景象触目惊心,又极其恐怖。

    成片成片的有熊国军,在轰鸣炮声中倒下。尸山血海,遍布在山坡上的烈焰间和浓烟下。

    站在山顶上的风后,奋然举剑,横在了他细长的脖颈上。

    败局近在眼前,他和他的手下已然无法扭转败局。而他们又不愿意做俘虏或是亡国之臣,唯有一死!

    他身边已无一兵一卒;所剩不多的鬼兵都在转眼间冲下了山顶,在交织纵横的爆炸间,如潮水一般越过火光浓烟,奋勇向上下冲去。

    死亡,是他们最后的结局。

    纵然这种引着炮火而死会很是痛苦,可他们却不愿意做亡国之鬼。也没有一个有熊国鬼兵放下兵器投降,更没有一个鬼兵是实在落荒而逃的路上的。

    风后赤红的双眼,注视着在炮火中化为残肢碎肉的手下们,流下了两行清泪。

    当泪流满面之际,风后霍然闭眼,手中长剑猛然横拉。锋利的剑刃在他脖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鬼血喷溅下,风后后仰,随落地长剑倒在了山顶,随着拂过的阴风,渐渐化为血色的齑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