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56】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水花四溅下,一道淡淡的彩虹浮现在旗舰上空,蛟龙正从其中穿过。

    副将见状不妙,赶忙不顾自己安危,奋力把站在蛟龙巨大影子的吴回一把推开。当那蛟龙重重的砸在了甲板上时,身子正好不偏不离压在了那没来得及躲闪的副将身上,前爪不偏不离的刺入副将的胸膛之中,顷刻间那副将便已断气。

    接着那蛟龙四脚伸缩,往前一爬,又从甲板这头滑另一头。一口把吓得退到战船边缘的一个士兵活吞后,再次跃入海中。同时还搭在甲板上蛟尾左右一扫,突生一阵劲风;尾巴尖上坚硬的肉刺刺穿了围过来的军士铠甲同时,带起一阵木屑。

    因为摔出一丈多而躲开过死亡的吴回,面带愤怒之色咬牙切齿的从甲板上爬了起来后,就听到四周不少战船上的士兵惊慌失措的大喊道:“底板漏水了,快弃船跳海!”。

    随之有士兵又喊道:“弃船?可我不会游泳啊!”,颤抖的声音中夹杂着绝望。紧接着,吴回又见不少中小型的战船,终于在蛟龙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猛烈撞击下,船体断裂成两截后沉入海中。

    落水的士兵们不会游泳的不一会就被活活淹死了,会游泳的也被潜伏在海中的鲛人们,三两下给杀了个干干净净。

    就在共工大军和祝融大军陷入苦战时,他们派的先锋军才从岩柱林中惊慌失措的冲了出来。

    鲛人们打过来之前,曾先在岩柱间拉起了铁链,使得这些小型战船无法直接冲出岩柱林,要么绕路要么斩断铁索,为他们和羽民们突袭敌军主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也让岩柱上的驻军能用虎蹲炮和棱镜,再好好招待招待这些敌船。

    只见此时共工和祝融的先锋军士兵死伤不少,战船损坏十之五六。剩下的也多少有些损坏,不是桅杆断了,就是甲板上多了几个大洞;有的还在起火,水手们只得边逃边灭火。

    “快跑,快跑!”先锋军中有被萧家军吓破胆的士兵,才出岩柱林就见到主力大军伤亡惨重的狼狈样子,还以为萧家军打过来了,于是站在战船上高声大喊:“鬼母举全国之兵打过来了。”。

    恐惧是一种传染病,伴随着此言一出,很快就在联合大军中蔓延开来。比羽人的火器还恐怖,比神出鬼没的鲛人和蛟龙还要阴森。使得联合大军的将士们,多数军心动摇,再无恋战之心,一心想着的都是怎么逃走。

    “难道鬼王没按时出兵?”吴回闻言,仔细思忖半晌后,误以为自己真的被鬼王坑了,便咬咬牙愤愤道:“撤退!”。

    这也不能怪吴回,不是他统帅能力不行,也不是他判断力太弱,要怪就怪冥界太落后,连个电话都没有。否则打个电话给鬼王,好好问清楚后也不至于逃得如此慌张。

    下一刻,祝融军的所有幸存战舰,纷纷不顾盟友,趁着北风还在,不加迟疑的调转船头朝着南面徐徐而去。鲛人和蛟龙们追出一里地去,又摧毁了他七八艘小型敌舰后,才带着意犹未尽转身折回,开始收拾因船破而落水的共工军士。

    海空夹击下,共工为此次战役出动的七十艘福船只剩下十之二三。其他战船也是多数起火,不少早已人船具焚,渐渐沉入海中。

    这种惨重的伤亡对擅长海战的共工军来说,就是一种耻辱。且又见祝融军仓皇而逃,自己孤军奋战很是不利,于是气急败坏的主帅浮游,虽心有不甘和愤怒,也只得下了一道逃跑命令。不管不顾落水的士兵们,调头往南方逃窜。

    片刻后,待共工军和祝融军逃了个无影无踪时,海面上只剩下一片狼藉;碎裂的木屑木板,断裂龙骨以及破烂的船帆随处可见,正随波逐浪。

    那些落水的士兵们见自己战船逃了个不见踪影,又看了看围上来的鲛人和蛟龙,心灰意冷的他们开始丢盔卸甲,举起双手投降。

    却不曾想,此战之前萧石竹就下个一道残酷的军令,那就是不要俘虏。一无所知的共工军降兵,本以为投降能看到一线生机,却在下一秒后,从狞笑着的鲛人脸上,看到了冰冷的死亡气息......

    一个时辰后,萧石竹骑着一只豹身龙首,身壮如牛的瑞兽走出辕门,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南城卫。

    陆吾英招一见,赶忙迎了上去。

    “大哥,你去哪儿弄来的睚眦?”英招把他从睚眦上伏下来后问到。

    “鬼母给的。”说着他环视四周,见在打扫战场的军士们身上铠甲皆是沾了不少污秽,便问到:“敌人的联合军呢?我军伤亡如何?”。

    陆吾把战斗过程给萧石竹一一描述后,道:“泉先和羽荣他们还没回报,但五大营以及巫支祁三个的妖兵营,还有两个新兵营是一兵未死,一卒为伤。”。

    “那就好,那就好。”萧石竹淡淡说到。什么都不重要,赢了战争且自己的伤亡最小最重要。

    正说着,就见一个传令兵跑了过来,对他拱手道:“启禀将军,羽荣百户,钦原千户和泉先千户,已大破敌军。此时敌军已朝南方落荒而逃。”。

    “好好好!”微微一愣后,萧石竹拍着手连喊了三个好字后,对那传令兵道:“让羽荣钦原带着他们的空军先回来,泉先辛苦一下,继续在边界上警戒,以防敌军杀个回马枪。”。

    传令兵方才领命离去,萧石竹便转身对给他牵着龇牙的人魂招招手。只见那神魂生得白净,跟个奶油小生一样,身上穿着一套飞鱼服,外面罩着一件齐腰甲,手持一口三尖两刃刀。

    “南城卫指挥。”萧石竹指了指陆吾,对这白净的人魂说到:“往后,你听他指挥,直到战争结束。”。

    “是。”那人魂应了一声后,面朝陆吾拱手行礼,毕恭毕敬的说到:“南城卫指挥左凡,拜见陆吾大人。”。

    “全军集合。”不等两个魂魄客套客套,萧石竹便大步朝着校场方向而去,嘴里喊道:“校场点兵。”......

    一个时辰后,萧石竹把指挥权再次交给陆吾后,带着五千名家中无老父老母,或是有老父母但也有兄弟,或是一无所有的军士,列队出了辕门,默不作声的朝着北面而去。同时带走的,还有巫支祁和羽荣。

    “陆吾大人。”左凡走到陆吾身边,目视着渐行渐远的大军,好奇而又疑惑道:“萧将军这是要干嘛?带走了大半萧家军,也不说去干嘛。”。

    “将军不说,军士不问,这就是我们萧家军的规矩。”陆吾瞥了一眼左凡那干净的小脸蛋,缓缓说到:“你既然暂调过来,就得暂时守我们规矩。将军不说那肯定有他不说的理由,我们要做的就是服从命令,令行禁止。”。

    “是!”左凡赶忙点头说到。

    而萧石竹带着他的部队,快步走了三个时辰后,终于在黄昏时赶到了北面军港。金刚奉命带着禁军,以及五十艘战船已在哪儿等候。除此之外,还有赖月绮和她的手下,正在把火龙出水和小型的佛朗机炮,以及枪支弹药为萧石竹搬上船。

    这种佛朗机炮长不过二三尺,炮身不过十多斤,装的子铳重不过三两,且射程却可达五六里,适合单兵携带。是萧石竹即将在鬼王国境内,任意妄为的利器。

    一切就绪后,萧石竹一声令下,战士们纷纷默不作声登船。他们脸上没有疑问,也无迷茫和畏惧,有的只有执行命令的坚定。

    这就是萧家军,将在不久的将来,纵横冥界无敌手的强大部队。

    金刚也率领着手下禁军跟上,他将要负责把萧家军送抵鬼王国,并且保证他们安全登陆。

    这时,赖月绮突然拉住萧石竹,眼含担忧的轻唤一声:“恩公,万事小心。”。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萧石竹后,又道:“吾主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她说她要主持大局,不能来给你送行了,愿此信陪伴你左右,佑你平安。”。

    萧石竹点点头,接过信后揣入怀中,转身大步登上战船。心里却暗自笑道:“鬼母把自己当成菩萨了不成;一封信还能保佑我了?”。

    战船扬帆,依序驶出军港,朝着西北缓缓而去。

    站在船头的萧石竹,掏出怀中的信件展开一看,但见信上笔迹秀气,一撇一捺间充满了清秀。

    信中写到:“萧石竹,为我也好,为魏老也罢,上阵杀敌无可厚非。但更重要的是,你要平平安安的活着回来。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你的都是我的;所以你的命也是我的,我不准你死,你就不能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饶不了你。”。字字句句虽然看着口气生硬,却充满了鬼母对他的担心。

    萧石竹淡淡一笑,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幸福。他把信件认认真真的叠好,再次放入信封后,好好的揣入怀中,转身走入船舱。

    入夜后,金刚,羽荣和巫支祁,齐聚萧石竹的屋中。

    待他们入座后,萧石竹环视着羽荣和巫支祁,面带微笑的说到:“你们一定很想知道,我们要去哪儿吧?”。

    见巫支祁和羽荣点点头后,萧石竹走到地图边,指了指上面的鬼王国后,道:“我们要去这儿,鬼王国。”。

    跟着萧石竹久了,羽荣和巫支祁也在闻言后没有什么惊讶,只是赶忙起身道:“是!”。在他们看来,执行命令且令行禁止才是他们该做的。而质疑指挥官的战略,不是他们该做的。

    “嗯,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很是满意的萧石竹对他们微微颌首后,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坐下后,又继续说到:“鬼王的主力大军现在正被围困在朔月岛上,春云和夏星两位大人会亲自招呼他们,此时鬼王国国内一定是兵力空虚,能让我们更好的深入敌境。现在我们来研究一下,我们从哪儿登陆比较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