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涌入殿内,吹动萧石竹身上的玄袍。在他衣袍袖口上,以银线绣出的火焰图纹纷纷摇曳了起来,好似真的有两团烈焰环绕在他的手腕处一样。

    萧石竹转过身来,踏前一步离开了墙下的阴影之中,站到了令鬼魂倍感舒服温暖的阴日之光下,看了一眼还有些费解的朱亥,说出了另一句令朱亥更是费解的话:“对外一定要宣称我还在昏迷,所有鬼医们都束手无策。城中也是要表现出乱成一片来,甚至已经做好了为我送葬的准备。”。

    “大量置办挽幛魂幡,让每一个守城军士都开始批麻,每一个守城骑兵的兽魂坐骑,亦是如此。”顿了一顿,萧石竹又若有所思地说到。

    朱亥微微一愣,随之看着萧石竹嘴角上带起的一抹坏笑,恍然大悟。

    如果城中安定,尸魂军就会取消原定的攻城计划,也很可能在攻城时更谨慎更小心翼翼。这样一来,九幽军们的战斗就会更艰难。而且萧石竹分兵城外东西两地,在城中有战事时在靠拢的策略就没用了。

    换言之,这些装出为萧石竹准备后事的举动,也是要把近在咫尺的敌人注意力,吸引到城中而来,从而忽略了大批军队已经出城而去的情况。

    当即朱亥把头重重一点后,转头看向了大头。大头在于他四目相对时,开口道:“挽幛和魂幡我来准备,然后又朱亥将军分发下去就是。”。

    “嗯,准备丧事之事,一定要办的轰轰烈烈的。东夷洲问题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而要彻底解决,必须先灭了尸魂们的比尸国,这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萧石竹随之对他们又下令道:“传令下去,各军暗中做好准备,击败了骸兽大军后,我们就要直扑横在遁神平原南面的比尸国和黑齿国去。优先解决尸魂大军;只要比尸国灭国,黑齿王就会倒戈。”。

    萧石竹说着此话之时,神骥已经从殿外疾行而入。

    他站定在萧石竹身前时,还未开口,对方已先他一步说到:“传信回玉阙城,告知国母,让她立刻挑选有守土之能的鬼官鬼吏,和部分已经登记在册,可以随时移民的鬼民前来东夷洲。接下来,这边会有很多的城镇需要治理,也有很多的土地需要鬼民耕作的。”。

    “诺。”神骥应了一声,取下了背在背后的竹筒,双手捧着举过了头顶:“这是玄教总坛传来的密报,请主公亲自过目。”。

    萧石竹蹲下身子去,接过了那尚未开封的竹筒。随之在他起身之际,又摆了摆手,示意他鬼退下。

    其他几鬼随着神骥对他行了一礼后,缓缓地退了出去。偌大的大殿之上,再次变得有些冷清。

    萧石竹缓步走到烟霏露结的玉榻边,做到了床沿上后,从才启封的竹筒里抖出一卷卷起的黄纸来。

    把装密信的竹筒扔到一边,徐徐展开那纸条定睛一看后,萧石竹这个向来镇定自若的人魂,也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那上面写的不是其他,正是前几日酆都大帝暗中派出的探子名单,以及他们的入境九幽国后的身份等等。

    倒不是人数吓到了萧石竹,而是名单上至少有十个人魂探子,是以学徒的身份,考入学宫之中的。

    酆都大帝这一招极其歹毒阴险,这无形中等于在萧石竹的九幽国官场中,安插了北阴朝的眼线。而且连未来的九幽军中,也会有暗中效忠于北阴朝的鬼将。

    那几个人魂的名字,看得萧石竹不由得心头一颤,后脊有凉气乱窜。好在名单被他的探子率先截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慢慢冷静下来的萧石竹转念一想,觉得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酆都大帝会给他来这么一手,那他也可以让作为探子的玄教教徒们,应征一下北阴朝的公务员。

    想到此,把手中黄纸揉成一团紧攥手中的萧石竹,站起身来对着大殿外喊道:“神骥,你进来一下。”......

    夏末的阴日,也是像个大火球一样。尤其是西晒的阳光,也狠毒辣。

    凤鸣谷中所有的草木,都勾着头,一副萎靡状。呈黄绿的头上,长有酷似苍老老人脸孔花纹的鬼蝉,躲在了树叶下的阴影里,发出了婴儿啼哭般,却很是沙哑的连声鸣叫;嘈杂随之而来。

    一队全有着十个长的像三岁的小孩子,脸上嵌着一对宝石般红眼睛,还有着一对搭肩长耳的魍魉鬼组成的鬼差,迈着阔步,趾高气昂地走入了谷口酆都军的军营中。

    这种鬼魂是人魂中永远长不大的一种鬼,说白了他们就是得了冥界的不老症,一辈子到死,也只是三岁孩子的模样。但他们的眼睛很独特,可以在相距一丈到五丈之间,与他鬼对视两三息,便将对方定身。

    直到目光移开,定身方能解开。

    而走在魍魉鬼他们前面的,正是土伯。

    酆都大帝盛怒之下,用快船快马把他和他手下的一队魍魉鬼鬼差,仅用了二十日就送到了东夷洲中,为的就是尽快解决蓐收。

    酆都大帝不但对蓐收没了信任,而且还没了耐心,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早点见到蓐收的鬼头,呈送到六天神鬼宫中去。

    一路走来,土伯都无视身边围观的鬼兵,只顾直视着前面大步前行。

    他身上散发出的凌厉寒气,在所过之处留下了一道道久久不散的阴寒。把不少热的卸甲的鬼兵吸引了过来,沉浸在阴寒之中解暑。

    但始终无鬼敢于那十个魍魉鬼对视一下;对魍魉鬼的双目,他们心中总有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

    “土伯将军大驾光临,真是令我营寨蓬荜生辉啊。”当他走到中军大帐前,早已等候在烈阳下的阎罗王,手抹额上不断渗出的大汗,笑呵呵地迎了上来。

    “好了阎罗王,你我都是老相识了,就不必这么客气了。”站定在阎罗王身前的土伯,勉强挤出一个淡淡笑容后,直言问到:“蓐收在哪里?”。

    “他应该在自己的帐中喝闷酒吧!”还不知道土伯此行目的的阎罗王,不假思索地问到:“怎么?是不是陛下要调他回六天啊?”。

    “阎罗王,这不是你该知道的,告诉我他的大帐在哪里?”傲慢之色顿起的土伯,冷冷一哼后沉声问到。

    阎罗王心中顿感大事不妙,但还是面色平静的抬起手来,二话不说地一指不远处的一顶圆顶帐篷。

    土伯二话不说,转身朝着那帐篷大步走去。跟在他身后的那些魍魉鬼们,也赶快跟了上去。

    才来到大帐门口,土伯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酒臭,正从帐中飘出。他皱紧了眉头,一把掀开了帐门门帘后,就是一个箭步冲入了帐内。

    但见酒臭更重,还有有些昏暗的大帐中地上,随处可见几个空了的酒壶和酒罐,横七竖八地躺在尘土之上。从帐外涌入的热风,把靠近门口的几个空罐吹得滴溜溜一转,滚了出去。

    空罐发出的咕噜咕噜声响中,坐在大帐深处的案几后,略有微醺的蓐收提起了手中那把酒壶,正把壶嘴往嘴里一塞。壶嘴入口就昂首起来,咕嘟咕嘟地豪饮着。

    土伯在他身前不远处才站定。停下了豪饮的蓐收,便用赤红的双眼,紧盯着瞪着他的土伯,打了个又臭又长的酒嗝。脸上除了醉意,尽然无惊无惧。

    “蓐收,你还有心情喝酒啊?”土伯这次有了点耐心,也没有急于动手杀了蓐收,而是用迸射着冷芒的双目,打量着蓐收,缓缓问到:“酒好喝吗?”。

    说话间,紧跟其后的那十个魍魉鬼已迈步入帐,站到了土伯身后一字排开。

    才见魍魉鬼进来,蓐收顿时酒醒了几分。长期在北阴朝为将的他知道,这些小鬼只会在一个部门任职,那就是查过司中。

    有他们出现的地方,被侦缉审讯的鬼吏和鬼将,不是被当即斩首,就是被打入地狱之中,永世受尽了折磨。

    结合自己不久前刚刚让大批粮草被敌军劫夺,被烧毁的事来看,看来酆都大帝是要他死了。

    但偷偷瞄了一眼土伯脸上的得意后,蓐收认定,土伯不可能会这么快就动手,他还有时间想个对策。

    于是,他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句话:“还可以。”后,又把嘴壶送到了嘴里,昂首喝酒起来。

    一直注视着他有节奏上下移动的喉结的土伯,在他喉结连动三下后,对身后的魍魉鬼们,打了个手势。

    下一息后,一个酒壶朝着土伯迎面飞来,酒壶后的蓐收身形一晃,凭空消失在了土伯面前。

    紧接着他身后惨叫四起,鬼血四溅。低头躲过了酒壶的土伯足尖点地一个转身,腰后挂着的鬼头大刀霍然出鞘。

    寒芒一闪下,大片鬼血溅到了他的脸上,模糊了他的双眼。让他根本看不清身前倒底是什么。

    同时已经闪身到了魍魉鬼们身后,出刀之快,三下五除二把所有魍魉鬼斩首的蓐收,在那十个魍魉鬼鬼头抛飞而去,于半空中旋转翻滚时飞掠向前,手中柄长身短的钢刀已对准了向后连退出两三步的土伯肩胛。

    兔起鹘落间,耀眼寒芒暴涨四射,又有点点鬼血飞溅而起,在半空中绽开一片片殷红。蓐收手中钢刀的一尺刀身,不偏不离地刺中了土伯的肩胛处。

    破皮而入后,轻而易举地戳穿对方肩胛骨,从土伯后背中横生出了刀尖。

    惊愕不已的土伯在此刻,瞪大了被鬼血模糊了的双眼,愣愣地看着杀气满脸,倍显狰狞的蓐收,又将目光绕开对方,看着从半空中落下的十颗鬼头,张了张有些干裂的双唇,脱口惊呼道:“蓐收,你尽敢攻击陛下手下的鬼差,你不想活了吗?”。

    “你们不就是来让我死的吗?”撇嘴冷笑的蓐收,将手中钢刀猛然拔出,又是一片鬼血喷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