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55】重创敌军(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朔月岛南方海面上,岩柱林边缘外停泊着不少大小战船。一些战船上挂着蓝色旗帜,上绣波涛图纹,寓意漫天大水。其他的战船上则高挂着红色旗帜,每面旗帜正中处都绣着口吐火珠的黑色火龙,寓意光明天火。

    这正是共工和祝融的联合大军。

    就在萧家军奋勇杀敌时,祝融国水师的旗舰船舱中,正端坐一个人魂。他色如重枣的脸上那对粗浊而有威仪狮子眉下,生着一对铜铃般的大眼睛。

    这个人魂正是火王祝融的弟弟吴回,他便是此次入侵鬼母国的祝融军主帅。

    吴回本对于这次战争是极力反对的;他清楚的知道,曾经身为神仆的鬼母,是现今为数不多的身怀神术和神识之魂,可不是好惹的。且还要和曾经的世敌共工合作,组成联合军,打一开始吴回便觉得此事很不靠谱,双方根本毫无默契可言,更何况战后的精钢配方,又不是只给祝融国的,因此他心里对这次战争非常抵触。

    别看有着七尺五六身躯的吴回浑身上下肌肉扎实,是个地地道道的精壮汉子。但思维也好,做事也罢却皆是粗中有细,比起他那冲动暴躁,喜欢头脑一热便蛮力做事的哥哥祝融,他要机灵得多。

    可奈何哥哥才是祝融国至高无上的火王。当兄长看着鬼王使者带来的金银珠宝一声令下发兵时,国中百官也无异议,虽心有无奈但吴回也不敢不从,只得率领大军出发了。

    浩浩荡荡的舰队在海上航行了五六天后,终于抵达了鬼母国南面,和共工军顺利会师。紧接着片刻后,他们便以压倒性的打击,轻而易举的击溃了对方第一道防线——五艘边界巡逻船。

    见到鬼母国毫无抵抗后,在共工军那好大喜功的主帅浮游的劝说下,吴回又碍于此时组成了联合军不好驳对方面子,迫不得已派出大军与共工军一同朝着鬼母国军港袭去。

    可一炷香的功夫后,还不见回报,吴回始终心有丝丝不安。按理说,两国一起派出的战船合计一百多艘,军士约有十万。一个小小的军港,早应该被拿下了才对。可现在还不见回报,吴回的一颗心总是悬着;虽说联合军势大,但从战争打响到现在,都不见鬼母国有什么反抗的迹象,一切都顺利得有点离谱,这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又等了片刻,还不见回报,吴回终于按耐不住心中泛起的急躁,赫然起身,捋着自己脸颊上的扇圈胡须,在船舱中来回踱步不停。

    终于,他心底的最后一丝耐心也在漫长的等待中消耗殆尽,一无所剩。于是吴回便提起自己的武器堰月铜,大步走出船舱,站到了甲板之上。

    冬天的海风也格外的清凉,带着一丝丝萧杀朝战船这边拂来,吹动吴回身上的披风,猎猎作响。空中时而传来几声海鸟的鸣叫,响彻海天之间,带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悲凉。

    甲板上,水手军士们虽各司其责,一切事物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但他们的脸上却毫无大战的紧张感,反而多了一丝惬意和轻松;好像料定了此战他们必胜一般。

    “将军,你怎么出来了?”吴回的副将跑了过来,在他身边站定,劝说道:“海风大,你快回船舱休息吧。甲板上有我们盯着呢。”。

    “现在是什么风?”吴回无视他的话,转头看了看身后桅杆顶的风向标,直接问到。

    “南风啊。”那副将话音刚落,就见风向标一转,南风变成了北风。接着他面带疑惑,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嘀咕了一句:“怎么成了北风了?”。

    就在他嘀咕时,本还安静的甲板上突然嘈杂了起来。不少军士纷纷仰着头,朝着北面空中举目望去,嘴里七嘴八舌的说着:“哎,那是什么?”。

    “是鸟吧。好像就是鸟了。”。

    接着几个眼力好的士兵,便眯眼说到:“怎么还抬着竹筒?”。

    随之所有的军士们们都放下了手中的活,好奇的看着那些鸟儿,嘴里议论不休。

    吴回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只见北方空中出现不少长着羽翅的生物,飞翔在离海面两三里高的空中,成群结队的朝着他们这边而来。接着他眯眼细细一看,就见那些生物好像真的长着手,还抱着类似竹筒之物。

    但他们看到的根本不是鸟,而是萧家军里的羽人队部。在羽人手中的,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的竹筒,而是一种名叫“火龙出水”的水陆两用的火箭。

    这东西在各式导弹横飞的人间,那是淘汰的武器了;但是在落后的冥界,却是先进的产物。谁又能料到,小小的鬼母国中藏龙卧虎;偌大的冥界之中,只有一个人魂能造出此物,正好是萧石竹举荐给鬼母的黑市商人赖月绮。

    擅长奇巧淫技的她,把五尺茅竹去节,并用铁刀刮薄后,又在竹筒前后各装上一个木制的龙头、龙尾。

    且在作为龙腹的竹筒内装上了神机火箭数枝,把火箭的药线总连在一起,由口部向上,微微昂起的龙头下部一个孔中引出。龙身下前后共装四个火箭筒,前后两组火箭引线各将其引线扭结在一起,又将前面火箭药筒底部和龙头引出的纽结线相连。

    当萧石竹接到林聪的信后,考虑到共工舰船强大,便向军器监订购了不少这种武器。而这种始祖级的二级火箭,从此成了萧家军的王牌武器。

    只见羽人们飞到了共工船队上方后,接二连三的把手中的火龙出水对准他们的甲板后,点燃了火龙龙身下部的四个火药筒,同时握住武器的双手五指一松。

    惊愕的共工军和祝融军还没来得及张大嘴巴,被四个火药筒子便推动着的火龙从羽民手中弹射而出,朝着共工军头顶疾射而去,在空中留下道道一闪而逝的残影,也随即响起了“嗖嗖嗖”的破空连响声。

    当漫天的火龙出水来势汹汹的疾飞至共工军头顶两三丈地方时,起飞火箭的火药线也在这一刻燃尽。

    对火器不是很了解的共工军不约而同的一愣后,一致愚蠢的认为会不会是哑炮?但他们还没来得抬手擦一擦刚才额上吓出的冷汗时,竹筒内的神机火箭即被引燃,从龙口激射而出,朝着他们袭来。

    一时间,火箭如带火的狂风骤雨一般,密集的砸向共工的战船,放佛天降火焰大雨。

    当火箭落在甲板上,火焰便随风四处蔓延,肆无忌惮地吞噬着甲板上的一切。还有不少愣住没回过神来的士兵,当场便被火箭给活活射死。

    只是眨眼的功夫,不少战船便是四处起火。

    一阵慌乱的共工军,想要从海中取水给船灭火;却不曾想羽人们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趁着敌人的注意力都在不断落下的火箭以及甲板上那不断乱窜的熊熊烈火上时,羽民们三三五五的结伴而行,来了一阵俯冲,把手中点燃的震天雷抛到了甲板上。或是把手中的燃烧瓶,直接砸到慌乱的敌军将士身上,然后愉快的欢呼着,昂头展翅,冲上九霄。

    紧接着,共工的舰队中爆炸连响不绝于耳。火借风势无情地燃烧着,带起了的阵阵热浪和滚滚硝烟里,木屑不断横飞,惨叫声连绵不绝。而从不配备火器的共工军也在这一刻明白了什么叫做叫苦不迭,同时体验了一次真正的绝望。

    碎裂的甲板,断裂的桅杆,起火的船帆,以及爆炸,烈焰和横飞的木屑,再配合上敌军那撕心裂肺的连连惨叫,在才从云朵里探出头来的阴日,朝着海上洒下的红色光芒普照下,构成了一幅修罗场的场景。

    羽人们井然有序的往返于舰队和岩柱林间,不断的从藏在岩柱上洞窟里的武器库中,带来震天雷,一窝蜂和火龙出海,毫不留情的用来招呼共工军。为共工军的这次侵略,渐渐画上饱含死亡气息的句号。

    而共工军那些强大的福船,在爆炸和火焰的吞噬覆盖下,完全失去了往日引以为傲的优势。火烈风猛,一盏茶的功夫后,舰队中半数战船已是起火,其中还包括了十余艘福船,也被火焰团团包裹了起来;烧死共工士兵不计其数。

    浓烟烈火,遮天蔽日。

    远处的吴回也被这种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怪战术给吓了一跳。好在他也是个身经百战的人魂,片刻后便从惊愕中缓过神来。

    只要在冥界呆久了的魂魄,都知道移民到鬼母国中的羽人们性情温和,从不尚武,也不喜争斗,除了种得一手好茶外也无其他长处了。

    却不知鬼母倒底用了什么办法,把世代都类似绵羊温顺的一样的羽民,训练成了呲牙咧嘴的恶狼?

    镇定了下来吴回,很快就发现了羽民们只攻击共工的战船,自己暂时安然无恙。

    可他认真思索片刻后,认为既然是联合攻击,那他和共工军之间就存在唇亡齿寒一说,要是共工军输了自己也未必能占到便宜,于是咬牙收起私心,对部下大声下令道:“向共工的舰队靠拢,用火枪支援他们,把那些该死的羽民给我打下来。”。

    话音刚落,他的旗舰便是猛然一颤,左右大幅度的摇摆起来。有些站立不稳的吴回,还没来得及询问手下怎么了,就见到自己的船队里有不少小型战船的船体中部,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不少深浅不一,长短不同的的裂痕,如蛛网状一般,正在朝着四面八方不停的扩散。

    接着吴回又看到了惊人的一幕,他船队四周海水突然翻腾了起来。无数的蛟龙不知何时从何处出现的,此时正乘风破浪朝着他们的战船蜂拥而来,用它们那坚如磐石般的头,猛烈撞击着战船的侧板。

    一时间,祝融军没法再朝共工舰队靠拢;纷纷忙着自保,抬起手中火铳对准海中蛟龙,一通乱射。

    又急又气的吴回也不顾得脚下的船身依旧摇摆猛烈,一把夺过身边卫兵手里的火铳,快步走到船边站定,毫不犹豫的举起火铳瞄准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只蛟龙。

    随着铳口吞吐的火舌,疾射而出弹丸准确无误打在那只蛟龙身上。但那蛟龙却托了它身上厚重鳞片的福,毫发未损。

    那蛟龙猛然转过头来,蛟头竖起从水中探出,瞪圆双目怒视着吴回,毫不犹豫的张嘴发出一声怒吼,撼天动地!

    伴随着它的吼叫声从嘴里喷吐而出的,还有一股股恶臭的腥风。

    吴回正要填弹,再给这畜生一枪,就见那蛟龙朝着他的旗舰快速的游了过来。靠近战船时,张牙舞爪的蛟龙如离弦之箭从海中奋力跃起,在半空中时猛然顿住身形,然后来了一个俯冲,呲牙咧嘴的朝着吴回旗舰的甲板猛扑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