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550】打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茂林中枝丫纵横的树木,在呼啸的夜风下张牙舞爪了起来。火光摇曳下,这些树枝投下了扭曲的黑影,随风而动。

    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不管是蓐收还是都乌拉,虽然都是冥界优秀的鬼将。但他们两鬼谁都没有料到,押解着空车的酆都军们,会把铠甲卸下,连带着厚重的盾牌一起往车上放去。

    如此一来,在树林中灌木后,那些披着野草和头带枝条,隐藏得很好的的九幽国斥候,远远地乍一看去,还真以为那些车上装着粮草。

    “通知将军。”斥候的总旗在观察许久后,对他肩头的菌人,用只有对方听得清楚的声音,悄声说到:“敌人......”。

    他这并不大的声音,完全被粮车的车轴发出的连连声响,和拉车兽魂呼哧呼哧的喘息给盖住。但话未说完,这个九幽国军斥候的总旗,忽然住口,同时小心翼翼地竖起一根手指,示意菌人先别着急。

    方才酆都军的一辆粮车,在经过他身前时,车上出现的一闪而逝的闪光;这点耀眼的光芒引起了他的注意和警觉。

    粮车上应该只有麻袋和麻袋里的粮食,怎么可能会有能发出金属光芒的东西呢?

    狐疑之下,这个总旗继续观望。很快,他就又发现了后面的几辆粮车上,在酆都军的火把光芒照耀下,都闪烁着金光。

    “原来如此。”稍加思索后,这个总旗就知道眼前这些车队拉着的不是粮草。

    这不仅仅是那些车上的闪烁光芒,还因为运粮队的鬼兵们,多数身上都没有披挂着铠甲。

    很显然,车上的发光物肯定就是他们的铠甲了。

    这个斥候当机立断后,对菌人说到:“告诉将军,让她派出空骑或者有夜眼的妖魂飞天军,从高空向北侦查,后面应该还有一支敌军,那才是真正的运粮队。”。

    菌人立马把这个消息,传给了一直在空中待命的都乌拉,同时也告知了参天巨木间的树精,让他们原地不动,等待命令。

    不过片刻之后,跟着飞天军的菌人传回来情报,确实在北面十里外,确实还有一支庞大的酆都军,正在摸黑向南,朝着这边而来......

    萧石竹立在仙槎槎头,凝视着眼前飞速而过的云海,愣愣出神。

    凌空不落的仙槎悬浮在空中,藏在了云端之上。而在仙槎的下方,就是那片常有九幽国斥候的茂林。

    战斗打到今日,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期。首先超出预期的就是军粮之事;他本以为酆都军的东征,会随着粮草被毁而内乱,没想到酆都军的粮草供给,居然能够细水长流。

    阴天也是个强硬的对手,她居然在断粮之前,一边对遁神平原上的屡天,和温源谷中的奢望求粮,一边要求漫江城以北一些尚未投诚的夏州国遗臣,从自己治下的城市中横征暴敛粮草。

    虽然这么做让鬼民怨声载道,可也让对漫江城围城的北阴朝联合大军,得到了一口吃的。

    但萧石竹也没有因此感到沮丧;在他和泰山府君的元婴,就是他的师傅在人间学习时,就知道战场多变,任何计划都只能视为准备,一条轨迹。但上了战场后的一切对策,却都要视情况而定。时而以万变应万万变,时而又要以不变应万万变。

    有意外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法扭转局势。

    所以为了扭转局势,萧石竹调来了三艘仙槎,从漫江城中趁夜躲开了地上的酆都军,朝着都乌拉设下的伏击圈而来。

    既然他在东夷洲,那他就要亲手扭转这个局面,酆都军在东夷洲逍遥的太久了,他一定要他们再吃点苦头。

    “主公,这种事情您何必亲力亲为呢?”走到了他身边的都乌拉,抿嘴一笑:“酆都军这次运粮军不过四五万,我和树精大军就能解决的。”。

    “你主公我闲不住啊,得找点事情打发下时间。”萧石竹淡然一笑后,缓缓道:“再说了,打劫军粮这么刺激的事情,少了我还有意思吗?”。

    “主公您真有意思,居然把接粮说的好像无比光荣一样。这让我想起了一年前,我奉命去学宫学习时,您给我上的第一堂课,叫做战场上要比敌人无耻。当时您在讲席上眉飞色舞时,也是觉得在战场上无耻很光荣的。”趁着酆都军真正的粮草车队还没来,都乌拉和平易近人的萧石竹闲聊了起来:“当时我们好多同学都说,您不像是个主公,也不像是个老师;您,您像是个地痞流氓。”。

    话才出口,都乌拉就知道自己口无遮拦了,吓得她登时心头一跳,后背汗毛登时倒立起来,凉气突生嗖嗖乱窜。

    “我就是个街头的地痞出生。”没想到萧石竹不但没有计较,反而哈哈大笑几声后,直言道:“在人间时,我就是街头讨生活的地痞流氓和骗子。”。

    “啊?”一声惊呼下,瞪大双眼的都乌拉注视着萧石竹,眼露惊疑。

    她见过冥界中,不少的头人之类的高官,可是这些有身份和地位的鬼,谁都希望给自己披上一层圣人的光环。唯独萧石竹,不但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过去的一切都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这是让她都万万没想到的。

    阴风拂面而来,吹得负手而立的萧石竹身上玄袍向后一扬,腰间灭月剑剑柄上挂着的剑穗,也随风摇曳了起来。

    “我出生不好,这不是说我父母如何,只是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他们。所以在人间时,一没背景二没后台三无庇护,我只能靠我自己活下去。那我肯定要无耻,肯定要无所不用其极,否则说不清哪天我就饿死街头。”萧石竹凝视着身前随风飘行的流云,淡淡说到:“战场也一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战场下可以对忠诚的鬼民们大谈仁慈,并且努力去给予他们仁慈。但在战场上,对敌人不无耻那你就得死。不管是敌人,还是他们的刀剑,都不会因为你的道德高尚而手下留情,当然也不会因此放你一条生路的。所以给你们上的第一堂课,也是唯一的一堂课,虽然是叫无耻,但我是希望你们不要对敌人,滥用你们的同情心。否则在战场上最先牺牲的,就会使你们。”。

    这越说越是意味深长的一番话说完后,萧石竹并不再多言。

    而都乌拉,却又上了一课。

    “主公。”就在此时,随行的菌人神骥飞奔过来,站到了他的脚边后急声道:“正在的粮草来了。”。

    萧石竹闻言,凭栏弯腰下去,探头到槎外一看,但什么都看不到后,撇了撇嘴冷冷一笑,随之骂了一句:“看来我们地上的对手,都没有点着火把啊。”。

    “通知埋伏在树林里的菌人和树精,放半个粮车队进入树林中,抢劫他们押解的粮草,突袭运粮大军。”顿了顿声,萧石竹又叮嘱道:“如果蓐收在其中,就把他独自一鬼放走,不得追杀。”。

    “诺。”在神骥点头应声时,目光移到了乌拉脸上的萧石竹,又若有所思地道:“你的手下与仙槎一起,把没有进入树林中的酆都军堵住。任务是,烧毁所有粮草,杀尽所有不缴械投降的敌军。”。

    “诺。”都乌拉拱手应了一声后,转身离去。随之仙槎也开始徐徐下降,埋伏在地上的树精已接到了命令,随时可以攻击,只待半个运粮队进入树林之中。

    萧石竹走到甲板正中处,放上跃上了他的坐骑越影。林中的战斗,他得去亲自指挥,同时也是对树精们的忠诚,做出最后一次观察。

    当他翻上越影的背上后,身下越影打了个重重的响鼻。

    接着越影踏足三五下后,前蹄高抬人立而站,朝着仙槎上方风起云涌,纵深无限的高空而去。在腾飞上升十余丈后,越影掉了个头,朝着仙槎后腾飞而去。

    紧随而来的数百飞天军,跟在萧石竹身后迎风展翅。诸鬼远离仙槎数丈后,从空中来了个猛扎,朝着下方地面如离弦之箭一般而去。

    穿风过云,很快萧石竹就在黑暗中,看到了身下那片树林的依稀轮廓。刀剑撞击发出的叮咣作响,在树林中随着厮杀声传来。

    萧石竹毫不犹豫地拔出了灭月剑,驭兽从天而降,在接连撞断撞碎了数十根大小不一的树枝后,轰然落地。

    只见得四周火把零星,昏暗中杀声一片。在摇曳的火光下,阴影摇曳狂舞。酆都军与树精们混在一起,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高大的树精双臂挥舞下,手臂上横生而出的藤条和气根,携劲风怒舞,朝着敌人如快鞭一般抽打而去。

    酆都军也在奋力反击,虽说忽然的袭击确实在开战时让他们措手不及,但片刻后他们也在蓐收的指挥下,立马稳住了阵脚。手中刀枪火铳,还有弓弩对准了树精。

    刀光剑影下利箭子铳怒射向狂暴愤怒的树精们,尖锐的箭头和弹头,轻而易举的就刺破了他们那如树皮一般,甚至还站着厚厚苔藓的皮肤。

    不过这不但没能重创树精,反而让他们更是愤怒。树精之中精鬼没水或是着火,才会断命。否则就算身上被砍得偏体鳞伤,也不过是疼痛不已罢了,不至于丧命。如今这林子中,随处可见身上插满了长箭和弩箭的树林,愤然挥舞中手中刀剑,劈砍向酆都军之际,身上藤蔓飞扬卷席向四周,勒住酆都军们的脖颈,把他们活活勒死在了黑夜中的树林里。

    还有的树精趁乱之际,用身上伸出的粗壮藤蔓拉住了粮车,往自己身边拖拽而来。酆都军们忙着御敌,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不过片刻功夫的时间里,就有上百辆粮车被拖走了。

    萧石竹此时也带着数百飞天军,加入了战局之中。一路冲杀向前的他,在混乱的鬼群找到蓐收后,立马驭兽上前,朝着蓐收杀去。

    他的计划是放走蓐收,借着粮草被打劫的此事,让蓐收成为酆都大帝的怀疑对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