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549】空粮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连绵阴雨随着阴风,在空中旋转摇曳。点将台四周立着的九幽国旗帜,在阴雨中随着阴风摇摆。

    旗面时而卷起,时而扬起。时而又随风落下,紧贴在旗杆上。

    乌拉屏退左右的举动,让几个树精都顿感有些紧张。原因无他,而是她的那句话。

    他们不是不想用实际行动来证实自己的忠诚,只因不知道九幽国要他们做什么,从而有着丝丝莫名其妙的紧张,游遍了他们的全身。

    稍加思索后,还是为首的那个,上了些年纪的树精,率先开口道:“将军请讲!”。

    殊不知乌拉之所以屏退左右,是因为她接下来的行动,一定要做到绝对的保密。他们马上就要开始劫粮了;酆都军的军粮!

    此事重大,按九幽国军内部的规矩,此类行动是属于天字甲等行动,最高军事机密,行动前没有策划书,行动后的报告也只有一份存档,存在玉阙城中某个机密要地之中;没有萧石竹和鬼母的手批,任何鬼不能私自查阅。且除了行动的策划者和执行命令的将领外,其他参与者在行动展开之前,是都不知道他们具体要做什么的。

    他们要做的,就是不假思索地按照执行命令的将领,和策划者提出的要求去准备。

    这也就是酆都北阴朝的探子,明明很是专业,但为什么一直很少能侦查出,萧石竹和九幽国的军事部署,以及军事行动情报的原因之一。

    萧石竹在人间的那些年,电影和电视没少看,从中学了不少小聪明。这些东西被他活学活用,并且根据冥界的时机情况改进了不少,不得不说还是很有用的。

    不过乌拉的此举也是冒了险的。但是她是萧石竹的高徒和粉丝,在萧石竹的身上,她学会了什么叫险棋也是机会。

    屏退左右,道出机密任务会让树精们得知行动的冰山一角,但也能因此试探出对方的真诚。

    下一秒后,快速把脑海中,这个瞬间作出的计划前前后后思索了几遍,确认无误的乌拉,对树精们不急不缓地说到:“我们马上就要劫粮,但需要你们的帮助。”。

    树精们猛然一愣后,面面相觑。能代表他们族人来谈投诚的这几个精鬼,都不是愚蠢的灵魂。愣神间稍加思索,就知道乌拉口中说出的这个粮,是在南方作战的酆都军的军粮。

    片刻后,还是率先开口的那个树精,又问到:“是烧毁还是抢夺?”。

    “尽量抢夺。抢不走的,就统统都烧掉。九幽王的意思是,不能把这批粮食,流到在东夷洲里作战的酆都军手中。”乌拉缓缓后仰,把后背靠在了身后的简约且线条流畅的光滑靠背板上:“如果你们愿意表现,那么我们就联合行动,并且为你们提供空中掩护和打击,以及你们的兵器。”。

    她话才说完,几个树精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但在须臾过后,几个树精互相递了几个眼神后,还是那个为首的树精,开口对乌拉说到:“可以,我们赞同将军的提议。而且这是九幽王的命令,我和我的族人也愿意为他效力。”。

    乌拉点了点头,手持一根细长的竹竿站起身来,大步走到地图边站定后,手中竹竿一指地图上,凤鸣谷以南五十多里地外的一片茂林,沉声道:“把你的族人,安排在这里。我会拍给你两个菌人,让你们能随时和我们保持联系。一旦有粮车经过此地,我的士兵会在空中向地面制造混乱,吸引运粮大军的注意力,你们就趁机夺取粮草。”。

    几个树精微微颌首间举目望去,但见她所指之处,那地图上的茂林中,又一条逶迤的官道由南至北,横穿而过......

    阎罗王如期带着鬼兵,顺鸣风谷北上接粮去了。一天后的傍晚,他带着粮草再次原路返回,回到了军营之中。

    按规矩,此时已经天黑,应该明天一早再出发运粮。但是粮草才到了营寨中,已经准备好了蓐收,不顾阎罗王的反对,带着整装待发的大军们,押解着粮草即刻上路。

    这就意味着,阎罗王好不容易送出去的情报,会因此而全功尽弃。因为他的情报上声称,数十万石粮草会在明天清晨,离开凤鸣谷的。

    望着蓐收率军离去,阎罗王表面平静,心中却焦急得很,让他像是热锅上蚂蚁一样坐立不安,一心只想着怎么把这个突发情况,告知九幽国。

    而离开了鸣风谷的蓐收,心里也不踏实。说不上来为什么,他总觉得此次运粮会遇到麻烦,所以才临时决定,让运粮大军马不停蹄地出发,绝不按预定计划进行。

    蓐收万万没想到,他的这个举动,反而为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

    走出了十里地后的蓐收,忽地让运粮队停了下来。

    “把所有的粮草三车并两车,快。”挥舞着手中马鞭的蓐收,骑在自己的紫金麒麟背上,对手下们朗声下令到。

    夕阳余晖,洒在了地面上,染红了天地之间。

    蓐收这么做,看上去有点脱裤子放屁,但无非是给自己按一道双保险。虽说之前阎罗王去运过两次粮,都没有出事,但蓐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且凤鸣谷以南,直到漫江城以北,数百里之地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唯一的遮拦就是几片树林和几条河道。

    如果敌人的骑兵要绕道后方,在这样的平原上奔袭他的粮草,不仅来去之快,而且他和他的手下连个可以依托的有利地势都没有,在九幽国的枪炮下就是一群可移动的活靶子而已。

    蓐收不得不用一些空粮车,来制造一个假象和烟雾。一旦空粮车被袭击,那么后面真正装有粮草的车辆和护军,才有应付的准备,不至于措手不及。

    运粮大军面面相觑,狐疑不已。但酆都军也是军令严明的部队,这些鬼兵们只是在短暂的愣神后,就开始按蓐收的命令,把三辆粮车上的粮食,合并在其中两辆上,腾出了一辆空车来。

    但是这些酆都军都闲散惯了,行动速度很慢。本来也不算太多的活儿,居然用了一个时辰才完成。

    待到一切就绪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没有吃晚饭,就急匆匆的来运粮的酆都军们,此时更是饥肠辘辘,心中隐隐有些怨念横生而出,看向蓐收的眼中都带着淡淡的怒气。

    可还没等他们掏出随身携带的干粮啃上一口,蓐收又下令道:“空车先走,立马出发,天亮之前不许停下。”。

    一声令下后,骂骂咧咧的部分酆都军,押着那些空粮车先行上路了。这队人马才走,剩下的鬼兵们就也要点燃火把,跟上去。

    蓐收驭兽向前,拦住了他们后沉声问道:“谁让你们点火把的?”。

    这声像是呵斥的问话,让那些酆都军们立马停下了点燃火把的举动,在黑暗中皱起了眉头,眼中都泛起了狐疑。

    “传令下去,不得点火把。”顿了顿声,蓐收又下令道:“让空车车队先走五里地,然后我们再出发,慢慢地跟上去。”。

    说完此话,蓐收驭兽转身,朝着空车车队离去的方向,开始计时和计算时间。

    不得不说,蓐收确实是个优秀的鬼将。他不但能马上想到用空车,去巧布迷魂阵,还知道九幽国鬼兵擅用火器,而且是大规模使用。

    在这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前方的空车车队一旦遭到九幽国军的伏击或者突袭,那必然隔着五六地,都能看到九幽国的火器带起的火光和浓烟的。

    两刻钟后,蓐收挥鞭一打他的坐骑,在那兽魂踏蹄,发出的嘶鸣声中,蓐收一挥手,让他手下剩下的鬼兵们,再次押着真的装有粮草的粮车,向南而去。

    与此同时,率先出发的空车,已经距离蓐收他们有五六里地之遥了。一直赶着空车往前前行的车夫们,骂骂咧咧的。

    一路上他们连停歇都没有,就被蓐收赶着上路了。而随着空车一起前行的士兵们,亦是如此。

    一路走来,他们只能吃冷的喝凉的。而且蓐收还下令,让他们天亮之前不得停下,这就让他们的怨气更重了。

    好在都是空车,又有兽魂拉着,不用这些鬼兵去推去拉,也让他们心里稍微舒服了些。

    还没走出多远去,有的军士就把身上沉重的铠甲卸下,和厚重的盾牌一起,往控粮车上一放,减轻自己的负重。

    又走出了十里地后,这些押着空粮车的鬼兵们,全体身上已经没了铠甲。本是空无一物的粮车上,被他们厚重的铠甲压得一沉,就连车轮在地上轧出的车轮印子,也变得深了不少。

    到了子夜时,他们已先后面的运粮队一步,来到了凤鸣谷以南五十多里地外的那片茂林里。

    今夜的空中,阴月与星辰黯淡,天地间本就一片暗黑,而树木葱郁的茂林中,更是一片昏暗。就算押着空车的酆都军点着火把,也只能照亮身边三五尺地。

    盘根交错,高大的老树树枝,多有缠绕在一起的,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把上方的苍穹遮了个严严实实。阴湿之气在巨木中升腾,在张牙舞爪的树枝和皱纹横生的树干间弥漫开来。

    装着酆都军们的铠甲粮车车轴,在摇曳的点点火光下,发出阵阵咯吱咯吱的声响,打破了这片茂林中的宁静。

    蛰伏在树林间灌木后的九幽国军,轻轻地扒开一点灌木树枝,朝着灯火散发出的方向看去,就看到那些拉着铠甲的车子,正在林中路上沿路向南。

    虽然距离不近,但藏在茂林草木后的九幽国的斥候,还是可以看到那些车子沉重,车轮深陷在了泥土路上,在地上轧出了深深的车痕。

    蓐收的提前出动,并没有让九幽国扑空。九幽国也并不是得到了阎罗王的及时情报,而是乌拉为了保证行动的成功,临时改变了原计划,前提作出了部属。

    在蓐收停下来安排空粮车时,九幽国军与树精大军,就已进入了此地,但也没想到蓐收派了一队空车,走在了前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