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54】重创敌军(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嗯。”鬼母闻言后,稍加思忖连声说到:“妙!妙!妙!”。

    “如此一来,就算这支部队在敌境内打光了,我们也只不过损失了五千军士而已。却能趁着鬼王国中空虚,一击得手,使得他们后院失火。”鬼母微微偏头,仔细端详萧石竹的脑袋片刻后,拍手夸道:“你的脑子倒底是怎么长的,能这么快就想出这么好的一个办法了?”。

    “其实也就是是未雨绸缪;在接到林聪的密信后,我就开始在脑中推演这场战争,最后想到了这个以少胜多的办法。”萧石竹摆出得意的神情,笑嘻嘻的站到鬼母身边,微微俯身用自己的肩头轻轻一撞对方肩头后,挤眉问到:“我厉害吗?”。

    “切!”鬼母白了他一眼,面露一丝嫌弃之色,嗔怒道:“又得意忘形了是吧?”。得到的回答,却是萧石竹仰头哈哈大笑。

    “那你说的这场偷袭,谁适合做主帅?”片刻后,鬼母又问到。

    “我啊。”萧石竹一拍自己挺起的胸膛,想也不想的慷慨激昂道:“必须是我,别人也不了解萧家军啊。”。

    “不行!”鬼母也在闻言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一口给回绝了他的提议。

    “为什么?”一脸茫然的萧石竹,以询问的目光呆呆的望向她。

    “太危险了。”鬼母面带担忧,眼波流转间,朝着萧石竹投去夹杂着丝丝乞求的目光,迫切的希望对方赶快改变注意。

    “富贵险中求嘛。”萧石竹依旧笑嘻嘻的说到,脸上全无畏惧和紧张:“不危险我还不去呢!”。

    “你正经点,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不能儿戏。”立马沉下脸来的鬼母转身面朝萧石竹而立,用手戳着他的胸口,蹙眉厉声骂道:“深入敌境危险重重,四面受敌的情况下,没有后援前锋,也没有左右翼,孤军奋战一切变数都无从预料;你自己不知道你是人魂吗?你要是死了,连尸骨都留不下来!你说你往日都是鬼精鬼精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犯糊涂了;你麾下那么多千户,随便找一个代你出征不就行了。”。数落着数落着,她双眼便渐渐发红,虽是骂但脸上却没有挂着怒色,反而满是担忧和紧张之色,且越来越重。

    语毕,她又一个转身,背对着萧石竹悄然抬起衣袖,快速轻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

    “真怕我死了啊?还算有点良心,看来往日没白疼你。”厚颜无耻的萧石竹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笑嘻嘻走到鬼母背后,把双手搭在对方肩头;心中却是一暖。

    他手方才搭上去,鬼母便把身子一晃,肩头一摆,把他的手给摇了下来。

    “有的事必须我亲自去做。”萧石竹见哄也哄了,但鬼母还在为他的涉险行为置气,心中突生的那一抹感动不减反增;于是赶忙收起笑容,露出严肃认真的神色,淡淡说到:“正是因为危险,所以我才不放心别的将军去;我鬼精鬼精的是你说的吧?因此打这种战,在你国中统军的所有大臣里,只有我能应付自如,化险为夷。”。说话间自信始终挂在他眉宇之间。

    “我不是来征求你同意的,我意已决你不答应我也去定了。”见鬼母吸了吸鼻子,还是不理他,于是他又说到:“我曾经发誓,誓死帮你消除鬼王和墨家的隐患,所以此战必须我亲自出马!更何况此危难之际,我不站在你前面替你消灾挡祸,以后会没面子和底气再说爱你了。”。说完此后,他用手扶着鬼母肩头轻轻一转,使其身子慢慢转了过来,再次面朝自己。

    “我去就一定是死吗?你我都清楚战机稍纵即逝,你就别犹犹豫豫的了。”萧石竹端详着鬼母脸上淡淡的泪痕片刻后,轻轻一吻挂在鬼母眼角的泪珠,轻声道:“我答应你,一定活着回来。我还得回来娶你呢,不是吗?”。说着说着,又露出以往那副嘻嘻哈哈的模样来。

    “非去不可吗?”鬼母抬头仰视着萧石竹面带坚定的脸颊,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道:“我怕......”,话说到一半却又欲言而止。

    “嗯。”萧石竹把头一点,再次收起笑容,以认真的口气对她说到:“为了你,也为了魏老。”。蕴藏在他眼底的坚定随之蔓延出来,溢满了他的眼眶。

    鬼母闻言,双手微微一颤,之前回荡在她眼中的担忧和紧张,在这一刻统统化为感动。

    见他去意已决,且信心满满,鬼母收住泪水,在心中经历了一番艰难的思想斗争后,最终也微微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萧石竹见状,微微一笑;他方才扬起嘴角,鬼母便放下所有的矜持,猛然扑到萧石竹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腰,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口处,略带哭腔的柔声细语道:“再也没有鬼,像你这般对我好了。所以你打不赢就跑,没必要硬拼,一定要活着回来,答应我可好?”。说着此话,她眼睛又不争气的流出两行清泪来,双臂环得更紧了,好似生怕一放手萧石竹就消失了一般。

    接着她鼓起勇气,又补充说到:“只要你能活着回来,我愿意嫁给你。”。

    “好,我答应你。”闻言后有点小激动的萧石竹用左手搂住她,右手轻抚着她乌黑如瀑的秀发,眼中尽显怜爱之色......

    朔月岛南面军港,萧家军驻地。

    此时滩头上刀光剑影,军士们手持兵器,组成鸳鸯阵和已经登上滩头的敌军厮杀得不亦乐乎。

    军港两边的临海悬崖上,炮台上的守军正在给佛朗机炮不停的填装着子铳,炮轰着那些胆敢靠近军港的敌船。

    一时间,火光硝烟四起,喊杀声,惨叫声,火炮火枪的轰鸣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萧石竹方才离开片刻,便正如他所料那般,共工和祝融的联合大军见他们久久毫无抵抗,还以为他们已经被威慑住了,于是毫无忌惮的派出了所有的小型战舰,载着主力大军钻入了岩柱林,朝着军港这边袭来。

    英招陆吾和五大千户,赶忙按萧石竹交代的,先用岩柱上的棱镜和虎蹲炮,干掉了不少敌舰。

    但敌舰太多,且共工的军士们擅长潜水,虽说船毁了,但只要没被炸死的,都纷纷朝着军港这边游了过来。最终,多数敌船还是开到了军港外的海面上,敌军成功的登陆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萧石竹在滩头给他们准备的不是束手就擒,而是死亡。

    萧家军主力五大营在五大千户的指挥下,有条不絮的摆开了鸳鸯阵杀入地阵之中;果不其然,共工和祝融军队配合上毫无默契,瞬间就被萧家军给冲了个七零八落。

    而这次的鸳鸯阵,也与巫支祁大战时有所不同。回来后萧石竹便改进了它,让阵头藤牌手不再手持藤牌,而是手持迅雷铳。

    这种单兵多管火器,有着十八管枪管,管上前端那状如琵琶的外罩,正好代替了藤牌。而迅雷铳不过长六尺,重不过五斤,易于携带使用,且一旦开枪可以做到火力没有间断,大大强化了鸳鸯阵的威力。

    五大营开始厮杀后,陆吾英招便带着先招募的新兵,开始了“收割”;一切四散而逃的敌军,都成为了他们斩杀的目标。

    其中,英招的表现最为突出。只见他在滩头上四处疾驰飞奔,遇到敌军便加速冲上前去,近身后便毫不犹豫的给敌人当头一斧。

    一顿左劈右砍的冲杀后,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英招,已成功吓破了幸存敌军的胆,遇到他都纷纷退避三舍,唯恐被这个发疯的妖魂追上;他们仓皇而逃的模样就像乱撞的无头苍蝇。

    同时英招的勇猛,也激励了那些从未上过战场新兵们的斗志,使得他们也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第一波登陆的敌军就被灭了干干净净。但对方来势汹汹,第二波敌军紧接着也登陆了。好在鬼母国地形不错,巍峨的临海峭壁,环绕着岛屿。在岛屿边缘除了军港和民用码头处有缺口外,其他的都是高不可攀的陡峭悬崖。经过数千年海水散发出的水气和雨水的冲刷、打磨,这些峭壁几乎都是光滑如镜,无形中形成一道天然屏障。

    除非你有翅膀,不然你要想徒手攀登,连个落手的地方都没有。这也是数千年来,没有任何一个诸侯国能打下鬼母国的原因之一。

    而萧家军驻守的军港地形也不错,滩头狭隘宽不过百丈有余,两边都是连绵数十里的临海悬崖,使得敌军不可能全军一同蜂拥而至,至始至终只得一波接一波的冲击过来。

    在加上悬崖顶炮台上的火炮,压制着他们战船上的火炮支援,使得敌方战船始终不敢太靠近滩头,也使得敌军失去了最后的优势!

    此时,方见第二波敌人登陆,五大营就慢慢后撤。而巫支祁率着他的猴妖兵,登时从滩头左右两边冲了出来,给了敌人一个左右夹击。

    他的妖兵擅长使用铁棍,因此萧石竹给他们配备的都是改进了的三眼铳,安装在尾部柄座上的三尺木杆,统统换成了铁杆,使得三眼铳既是火铳又是铁棍。

    妖猴们先用枪口对准敌军一通乱射后,就握紧铳把手中三眼铳当成铁棍,挥舞着枪口还在冒烟的三眼铳,吱吱大叫着冲向敌军。

    猴妖们身手敏捷,反应比人魂好很多;而共工和祝融的军士们,皆是人魂。在妖兵们面前,几乎是双方兵器还没相撞,便被他们一跃而起躲开了敌人的攻击,接着在空中来了个前翻后,欺身而进。同时举起手中三眼铳,用铳头对准敌人天灵盖便是狠狠的当头一铳,给对方开了瓢。

    这只是敌军悲剧的开始,更大的悲剧还在后头。

    不一会后,稍微休息了片刻的五大营又冲了回来,鸳鸯阵缓缓摆开加入了战局。如此反反复复,敌军冲击了数十次都被堵了回来,伤亡惨重苦不堪言。

    短短半柱香的功夫,萧石竹的萧家一兵未死,一卒未伤;而敌军已经死伤无数,粗略估计他们至少损失了三万多军士。要不是在冥界人魂死后,不会留下尸体,此时滩头上一定是尸横遍野堆积如山,血染沙滩。

    可虽如此,滩头上却还是留下了不少敌军的铠甲和武器。

    见军港久攻不下,早已士气低落的敌军便开始后撤。萧家军又用岩柱上的虎蹲炮和水晶棱镜,“欢送”敌舰。

    看着灰溜溜逃窜的敌军,萧家军的士兵们纷纷举起手中兵器,一阵欢呼。欢声回荡,在军港上空经久不散。

    “下令,按将军之前的计划行事。”暂替萧石竹指挥的陆吾,在军士们的欢呼中,对传令兵朗声道:“让羽人们带上震天雷,一窝蜂和燃烧瓶还有军器监前几日送来的那一万个火龙出水出击;鲛人们带着蛟,潜游到敌方战舰下,伺机扯碎敌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