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53】两线作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鬼母宫中,天德殿上。

    战报传来后,百官齐聚殿上;文官们皆是一脸担心着急,武官们则是群情激奋,斗志激昂,纷纷请战,扬言要重创共工和祝融。甚至还有不靠谱的,居然嚷着空话说要活捉敌方主将。

    其中武官里,又属春云最为愤怒。共工和祝融联手攻击,直接在半盏茶的功夫里便突破了南面海上防线,五艘巡逻战船尽数损毁,折了她这个鬼母国兵部尚书的面子。

    且鬼母国虽小,但自从几百年前和鬼王那一战后,也没任何一个诸侯国打过他们的国境了。今日共工祝融突然袭击,来势汹汹,一下子冲破了国境防线,使得她闻听了这消息后便是气不打一处来。

    于是她主动请缨,愿率战船一百艘前往海上御敌。气昏了头的她单纯的认为,打这种双方实力悬殊的战靠得都是勇气,谁硬谁就赢。

    在她一番振振有词,看似合理的仔细分析后,几乎所有的武官都激动了起来,纷纷扬言,要随春云出海,灭了共工和祝融。

    鬼母听得头大;这种危急情况时,怎么能如此不冷静。谁都知道敌人战船两百有余,且共工以及他的部下都极其擅长水战。虽说鬼母国的军士们也擅长海战,但战船都太小就是他们最悲催的地方。在共工的福船面前,那些海鹘只有被碾压的份。可春云还是不理智的认为,硬拼就会赢。

    当鬼母指出她们的分析不合理后,春云却还在一时冲动而犯的糊涂中挣脱不出,居然还在叫嚣着要给对方点颜色瞧瞧,使劲请命,咬定亲率一百战船出击必能获胜。

    且一直在强调背水一战,当能激发士气以少胜多。这让鬼母内心深处,多多少少的对她有点失望。

    “我国还没大型战船,切不可海上迎敌,这种亏本的买卖做不得!”正当鬼母要开口反驳之时,萧石竹洪亮有力的声音,从大殿门口传来:“谁要再提这种硬拼的愚蠢战术,当斩!”。

    话音方起,鬼母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眉头一展赶忙举目往大殿门口望去。只见萧石竹气定神闲的迈着大步走入殿中,在百官队伍最前头中间站定,瞥了一眼满脸激动不减反增的春云,缓缓说到:“原来你也是个教科书式的二百五啊!”。

    “据我所知,共工和祝融只是临时组合,毫无默契,我们更应该扬长避短。”萧石竹对鬼母单眨了眨右眼,示意她安心后,环视着四周群臣朗声道:“请鬼母姐姐下令,南方战场以我萧家军为主力,再调集南城卫配合我军,听从陆吾英招的调动,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则贼可破。”。

    此言一出,大臣们纷纷嘘嘘,区区一个萧家军也就一万多的士兵,加上南城卫五千六的军士,数量也不过两万,如何面对共工和祝融的数十万大军?

    “萧将军,你可别逞能。”嗤之以鼻的春云轻哼一声,道:“区区两万人,就能拿下数十万大军了?”。

    “春云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萧石竹轻轻一笑,用右手食指在人中处来回一划,道:“难道你忘了我用六千多军士,以一敌十拿下巫支祁了吗?”。别看萧石竹语气平淡,眼中却泛起了对春云的鄙夷;说话间,两人身边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互不退让之感。

    “那好啊,我且信了你这次还有这么好的运气。”春云一声冷笑,冷冷说到:“可以把你的战术告诉我们一下,让大家看看是否可行吗?”。

    此话一出,不少官员虽然沉默,却也打心底里反而觉得萧石竹可信,春云太过于的咄咄逼人了。

    众所周知,之前萧石竹和巫支祁的战斗绝对不是运气。巫支祁和他的手下虽是海盗,可战斗力不弱,萧石竹是真有些本事的。

    只是他们碍于春云的面子,加上春云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便没有开口声援萧石竹,只默默地给予了他精神支持。

    “这是军事秘密,可不能说。但我以人头担保,此战按我的计划来打,不胜我自刎!”萧石竹满怀自信的说到。

    但这话别人停在耳中顿觉模棱两可,毫无说服力。可萧石竹不是不想说,是他也有难言之隐啊;按林聪所说鬼母身边还有个内奸,他又不知道是在场的谁,自然不敢轻易开口。

    “你怕是连个计划都没有吧?”春云又冷哼一声。

    不等萧石竹反驳,春云的同党便站出来对鬼母禀告,道:“吾主,我觉得此时当务之急,是应该举全国之兵,加强南方防御。同时让春云大人带兵主动出击,给对方沉重的打击方为上策。”。

    这番话又惹得百官开始偏向于春云,纷纷频频点头,看样子她们又倒向春云了。

    “当务之急应该加重西面防御,南面交给我萧家军既可。”一片嘈杂声中,萧石竹一声怒吼,厉声骂道:“你们这些喊着要力战共工祝融的,都能蠢成博物馆里的展览品了;别忘了鬼王一直虎视眈眈着我国,此次一定会来凑热闹的。且共工和祝融配合不默契,兵多又有何惧?我们可以依托有利地形,对他们进行还击,让他们在岛外举步维艰。但绝对不能出海还击,扬长避短扬长避短懂吗?”。

    被他一吼,纷纷议论的大臣们再次沉默起来。片刻后,对萧石竹指指点点的哄笑起来。

    春云站到萧石竹面前,眼中含着鄙夷的目光看向萧石竹,把对方浑身上下细细一顿打量后,冷言冷语的讥讽道:“萧将军,敌人在南面。西面哪来的敌人?”。

    话音刚落,殿外就跑进一个禁军,不管不顾众大臣,直跑到鬼母下方跪下后,高喊道:“报!西面军港出现鬼王舰队,此时已攻下军港,敌军正鱼贯登岛。”。

    这消息才说完,除了萧石竹外,几乎所有的大臣都是听得一愣,片刻后缓过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吸一口冷气。

    “别慌。”萧石竹见鬼母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和紧张后,赶忙对她很是淡定的说到:“早在来之前,我已经派人去岛屿西面联系当地的驻军,让他们放弃军港防御把鬼王军引到岛上,依托地利阻击敌人。”。

    众大臣一听,也安心了不少。

    “诸位,南方的共工和祝融,我们当以少量兵力防御为主,意在御敌不在攻击。这样我们才可以集中大部分兵力攻击鬼王军。”萧石竹趁热打铁,又扯着嗓子大声喊到:“如此一来敌我双方势均力敌,我军便能尽快解决战斗,回援南方。且鬼王,共工和祝融,是暂时的联合;毫无信任和义气可言。只要其中一方吃了败仗,另外两方定然无心恋战。”。

    虽然是吼了一嗓子,却完全没人理他,大臣们沉默片刻后又纷纷各持己见,七嘴八舌的对鬼母谏言;像极了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

    “吾主。”突然,至始至终没有开口的夏星老太太三思之后,缓步走到萧石竹身边站定,面朝鬼母微微躬身行礼后,道:“老臣赞同萧将军的言论。先弱后强,乃是兵家之道。先强后弱反而有悖常理。”。

    夏星毕竟是四大女官之一,在朝堂上比萧石竹有威望多了。虽说她声音不大,但方才开口,百官便再次沉默起来,也没再沉默片刻后继续叽叽喳喳。

    “继续说。”鬼母注视着她到。

    “是。”夏星又行一礼后,缓缓说到:“虽然老臣也猜不到萧将军要如何依托有利地势,仅凭萧家军和南城卫防御共工和祝融的进攻,但他的思路却是正确的;也是当下唯一可行的办法。”。

    随之便有不少墙头草的大臣,开始纷纷赞同夏星的话。其中居然还有之前,跟着春云嚷着要出征的武官。

    “就这么办。”鬼母自然也知道萧石竹的办法可行,便不再犹豫当机立断道:“萧石竹留下,其他大臣退下,各司其责保家卫国。”。以免这些无用的大臣继续留在大殿上,只会出馊主意。

    “诺!”众臣见鬼母都拍板了,也不在反驳,本来她们中多数就是混日子的,全无什么主见可言。而春云虽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忤逆鬼母,只得给鬼母行礼后,和众臣退了出去。

    临走时,还不忘了瞪萧石竹一眼。

    “春云做武将太久,沾惹了武将冲动好战的习气,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待众臣走光,只剩下自己和萧石竹后,鬼母缓步走下高台,站到他的身前,问到:“你有什么办法以少胜多。”。

    “其实不难,共工的战船是很恐怖,但也因为太大进不了岩柱林。且双方都有世仇,都巴不得对方多死点士兵,所以其中一方一但被攻击,另一方一定多是袖手旁观,皆是各自为战,他们联合作战的优势便不能发挥。”语毕,萧石竹把他对萧家军下的令,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鬼母。统统说完后,又道:“之前我不说,是怕林聪说的内奸就在大殿上。”。

    “我知道。所以我在等,等夏星帮你说话,让你有底气,有撑腰的,让那些墙头草的大臣偏向你后决定采用你的办法,我再拍板,然后留下你对我单独说明。”鬼母对他抿嘴一笑,之前因为战争爆发而泛起的紧张之色,此时早已烟消云散。留在她脸上的,只有对萧石竹的爱慕之色。

    “那夏奶奶要不帮我呢?”萧石竹也笑着问了一句。

    “不会的,除非你的计划漏洞百出。”鬼母把手一摆,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道:“我了解她,比起春云更有耐心,比秋霜更有远见;且老成持重,对朝中之事从无私心。”。

    “不过,我只能留下一半的萧家军在南面作战。”萧石竹微微颌首后,对鬼母说到:“我还有个计划,如果和之前的计划一起实施,我们就能拖垮鬼王国。甚至不出半年,我们就能拿下鬼王国。”。

    “什么?”鬼母赶忙问到。

    “兵者,诡道也;只要我们两线作战既可。主战场在朔月岛,副战场在鬼王国。我会带着一半的萧家军,趁着鬼王把主力大军压在朔月岛这边被你牵制时,潜入敌境。鬼王绝对想不到,我们敢派兵给他来个反客为主。”说到此,他对鬼母坏坏一笑后,又轻声道:“然后我们就在鬼王国境内,开始烧杀抢掠,一定能使得鬼王国受到重创。这支不对可以在敌境里以战养战,一个月你再派大军把他们接应回来就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