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522】求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阴风嚎叫着,拂过了城头,吹得插在墙头上的九幽国国旗招展连连,带起阵阵呼啦连响。

    黑无常范无赦把他的交代牢记于心后,在沉吟下稍加思索,缓缓说到:“少主,这些海盗可没有规矩可言,与他们合作风险可不小啊。”。

    “但是他们擅长海战;只要他们愿意听命,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能发挥出他们的价值就行。”萧石竹缓缓摇了摇头,继续举目看向城外:“而且最近九幽国的威望已远播到了东夷洲和黄泉海上,不少不愿意再背着强盗骂名的海盗们,都纷纷提出想要加入各方阵营。不过据我所知,除了我们一国外,其他鬼国不是先他们地位低微,就是仇恨他们都是打劫过自己鬼国的商船的。所以如果我们把他们都当人看,他们会很愿意为我们征战沙场的。”。

    “既然如此,就得用我们的军规好好的约束他们才行。”黑无常边听边思索着,待到萧石竹语毕时,才缓缓开口到:“否则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所以这才是我把你调过去的原因;以你这个曾经在北阴朝做过阴帅的鬼,去教他们怎么懂规矩,应该是不难的。”萧石竹随之转过头来,对黑无常会心一笑。

    而黑无常则是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这也不能怪范无赦,他天生就是面部肌肉僵硬,不会笑的那内鬼,所以笑起来就比哭还难看。

    “以后,酆都大帝一定会后悔的。”萧石竹又重重地一拍他的肩头,眺望着城外远方的丘陵江水,缓缓道:“后悔招惹我们这些他曾经看不上眼的人魂。”......

    玉阙的上空,天愈来愈黑,眨眼乌云已把前一刻还湛蓝色的晴空,遮了个严严实实。

    狂风大作,吹得城中和天坑里的奇花异草东倒西歪。虽还未曾下雨,但云端已开始电闪雷鸣,把天地间映照得忽暗忽明。

    鬼母再把萧茯苓无权决定的奏本批阅完成后,去哄了一会才睡醒的萧茯茶。只是一直心事重重的她,眉头总是微皱着。

    听闻酆都大帝抽调大军东进,直扑东夷洲而去,而目标还是她的丈夫萧石竹后,鬼母就一直七上八下的。纵然她随即暗中调兵,支援东夷洲,并且把大批新生产的火器和弹药,都用运输船分批送往的了东夷洲,但她还是担心。

    曾经是北阴朝开国元勋的她知道,酆都大帝手上的大军是何等的骁勇善战。之前朔月岛一战,九幽国军拥有冥界最先进的火器,都还是用死伤惨烈和萧石竹的诡计,才换来了最终的胜利。

    而如今,吃过九幽国火器亏的北阴朝,也开始给大军配备各类火器,从幽冥鬼炮到万火飞沙,北阴朝所拥有的火器都开始了大批量的生产,再配备给大军。

    正如萧石竹曾经所说的一样,未来的战斗只会越来越艰难。而鬼母担心的,不是过不了多久在东夷洲发生的战争,九幽国能否取得胜利。而是在即将发生的惨烈战斗里,萧石竹是否能毫发无损?

    专门为她带孩子的奶娘,墓鬼鹤儿立在一旁,注视着鬼母那微蹙眉头许久后,缓缓开口问到:“国母,您有什么担心的事吗?”。

    手持货郎鼓逗着摇篮中萧茯茶的鬼母,从愣神中缓过神来,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地道:“没有,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鹤儿应了一声,就没再深究。

    “帮我看一下茯茶,我出去走走散散步。”不一会后,鬼母站起身来,把手中货郎鼓交给了墓鬼鹤儿,自顾自地朝着楼外走去。

    才到门口,侯在门边的辰若就迎了上来,赶忙问到:“国母你要去哪儿?需要辰若陪你去吗?”。

    “不用,我去后院转转。”鬼母说着此话,径直地朝着玉阶下走去,站到了楼前后转了个身,自顾自地朝着楼后而去。

    阴风阵阵,把她脚下踩着的那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两旁的鬼草和从纸条到叶子,都是墨黑色的瞑竹,吹得东倒西歪。

    鬼母莲步生风,朝着小径尽头走去。在这石头小路的尽头,奇花异草和有着外形势态变化自然,既玲珑清秀,又峻峭雄伟的假山间,有座一座外表就像一座亭子的单层玉塔。

    与玉阙宫中所有的建筑一样,从顶部的瓦片到下方的基台,从横梁到柱子,都是用上好的玉石制成的。

    黄龙玉制成的塔基上刻满了各式各样的冥界传说,有古神创世,有神魔大战,还有古神们如何建立起通往人间的天柱等等的故事。

    每一幅图都是精雕细琢,图案活灵活现,都带着呼之欲出之感。

    翡翠制成玉瓦覆顶,顶上还加建一个小阁,里面供奉着一个人身蛇尾的古神。

    鬼母走到塔前,守卫着这里的禁军给她行了个礼后,合力将紧闭着的两扇玉石大门缓缓推开。

    随着大门的展开,门后纤尘不染的塔内摆设,也随着大门的打开而缓缓呈现在了鬼母面前。里面除了玉制地砖和翡翠墙壁外,就只剩下深处那张条案上的神龛,以及神龛前的长明灯,香炉和供果等物。

    那有着如歇山式屋顶的式样,装饰物走兽的数量以及斗拱、彩画纹样等物的神龛里,供奉着的是萧石竹父母的神像。

    都是人身蛇尾的女娲和伏羲,静立在神龛之中,伏羲手持矩,女娲手持规,在长明灯的微光下,可以看到他俩微微翘起的嘴角上,都挂着淡淡的微笑,那么的和蔼可亲。

    这是萧石竹入主玉阙城后,就召集工匠私下建起的祠堂,专门用来供奉他的父母。在没有和酆都大帝闹翻之前,这儿是九幽国的绝对机密,萧石竹并没有大张旗鼓的举行过祭祀。

    但在和酆都大帝闹翻后,他曾经在此地举行过两次大规模的祭祀,而且四时祭祀一次没落,令群臣百官和九幽国的鬼民,都知道了他的父母身世,同时也借此巩固了他的统治地位。

    鬼母一言不发地走了进去,两个禁军再次合力把大门关上。

    双层结构的莲花形长明灯中,散发出淡淡的微光。而在长明灯中间的香炉里,有着祭祀官才点上,还未燃尽的清香,暗红的香头上有着幽幽青烟袅袅飘起,散发在半空之中,在神龛中笼罩上了一层朦胧。

    塔外风声越来越大,隔着紧闭的大门,鬼母也能听到它们的呼啸。

    她独自站到了供桌前,从案上拿起了三支清香,接着长明灯中豆大的火苗把清香点燃。鬼母双手郑重其事地握着,对着神龛里的神像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然后踏上一步,将清香插在了香炉之中。

    随之鬼母向后倒退了两步,在供桌前的蒲团上跪下,透过不远处的袅袅青烟,仰视着神龛里神像。

    “公公婆婆,好久没有来看您们了,您们的二孙女出生了,她很健康。等她大一些,我一定带她来给你们上香。”沉默片刻后,鬼母朱唇轻启,对着神龛里的两尊神像自言自语道:“萧石竹如今也很好,现在的他正在东夷洲征战,不能每天来给二老上香了。还请您们见谅。”。

    鬼母说得很慢很慢,语气也是平淡而波澜不惊,像是在呢喃一般。

    说完此话,她凝视着神像沉默许久,心里的忐忑并没有因为清香的安神功效,以及神像和蔼可亲的笑容而消退,反而越来越重。

    酆都大帝的百万大军正在集结,而九幽国在东夷洲中的军队不过五十万多万,多数还是降兵,与九幽国军并没有任何的默契。而且还有两郡土地要守卫,必须分散到各地去。

    但是酆都大帝的百万大军,却是聚集在一起的,只要他们攻其任意一点,东夷洲中任何一地的九幽国守军,都要面对的是十数倍的强敌。而萧石竹,偏偏又在东夷洲中。

    正因如此,鬼母心里才会忐忑不安。

    掌心里热汗直冒的她,沉默间在地上跪了许久后,再次缓缓开口:“但是酆都老鬼此次集结了数百万大军,直扑东夷洲而去,他的目标就是您们的儿子,我的夫君。”。

    “我曾经传信给萧石竹,让他速速回来避难。但他一口回绝了。”顿了顿声,鬼母凝望着轻烟背后的神像,继而说到:“他是您们的孩子,您们应该都了解他。他就是这样,天生爱玩的心里,总是充满了敢于挑战和冒险的勇气。并且总是为此乐此不疲。”。

    说到此,鬼母望着神像谄笑一声。

    只是心中忐忑化为的紧张,依旧源源不断地涌入她的鬼血中,令她的每一个毛孔和每一条血管,都在微微颤抖着。

    “他执意要留下,而我们该做的也都做了。而且萧石竹在东夷洲中,也在积极备战。”鬼母舔了舔自己说话太久,而有点干裂的嘴角,怀着无比的真诚,凝望着两尊神像毕恭毕敬的恳求道:“公公婆婆,你们若是在天有灵,就显显灵。不求让萧石竹在此次大战中完胜,但求他平安无事,不要有任何的性命之忧。”。

    语毕,她弯腰俯身下去,对着神龛里的神像,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待到再次抬起头来时,她微微内卷的刘海下的额头,都已经有些微微发红了。

    “拜托公公婆婆,一定要保佑萧石竹平安归来。”再次凝视着神像的鬼母,口吐轻语:“若是萧石竹能平安归来,鈺儿愿意在宫时,每日为你们打扫祠堂神龛,绝不偷懒。”。

    青烟之后,伏羲和女娲神像的笑容,似乎更是清晰了些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