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鬼母亲自去了萧家军营地,下令他们换防到南方军港,且把军港四周团团围住,除萧家军将士以外的闲鬼免进。

    萧石竹拍羽人送来的书信里提到,虽然已经拉拢了鲛人,但大战一旦爆发,这是他们的秘密武器,仍然不可过早对外宣扬。

    于是鬼母便按萧石竹的建议,亲自调动萧家军接手南方军港,将这变成一个军事区域,做好一切保密措施。

    待一切办妥后,鬼母便站在港口,静静的等着萧石竹回来。

    到了正午时,瞭望塔上的军士突然喊道:“来了来了。”。片刻后,一艘海鹘出现在她视线里。

    待那艘海鹘在港口停下后,萧石竹带着英招巫支祁走下船来。

    “泉先呢?”有些激动的鬼母,不顾喊着:“吾主您慢点。”的辰若,急忙提着自己的裙摆朝着萧石竹跑了过去。

    “急什么啊?”萧石竹在她身前站定,端详着她,脸不红心不跳的笑问了一句:“想我了吗?”。

    “萧石竹!”鬼母顿时一阵脸红,跺脚厉声骂道:“你别太放肆了。”。其实是四周都是军士,她自己不好意思罢了。

    “你别太放肆了!”她话音刚落,海鹘边水中便传来怒声呵斥:“怎么和萧一哥说话的?”。鬼母一愣之余,赶忙遁声望去。她倒要看看是谁这么胆大,敢呵斥她?

    举目望去,但见海鹘两边海中,突然多了不少的鲛人还有被驯服的蛟。

    为首的那个鲛人头发花白,脸上布满了深入沟壑的皱纹,却是个独眼。此时正怒目圆睁的瞪着她,正是泉先;而刚才的呵斥,也是出自他的口中。

    “泉先,给我点面子。”萧石竹见鬼母也不甘示弱,顿时面露愠色怒瞪着泉先,赶忙转头对泉先道:“我们是兄弟嘛。再说我和我喜欢的鬼调调情,你别这么严肃认真嘛。”。

    泉先闻言,只得说了个“是。”后,不再多言。

    接着,鬼母拿出了诏书,宣布鲛人和龙绡岛归治鬼母国,鲛人军入萧家军听从萧石竹的调遣后,白了萧石竹一眼,同时抬脚悄无声息的踩了萧石竹的脚尖一脚后,奋然转身离去。

    萧石竹见状还没疼得叫起来便顿知不妙,赶忙交代英招陆吾他们快快好好招待泉先后,朝着鬼母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生气了?”追上鬼母后他赶忙柔声问到。接着给辰若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离开一会。

    待辰若离去,只剩下他俩后,鬼母便直视着萧石竹,沉声问到:“你怎么说服这些暴躁的妖魂的?”,随之眼底浮现了一丝不可思议之色。

    自从古神离世后,鲛人是除了自己的族长,谁的话都不听;其中包括酆都大帝。这点事实,早在冥界里口口相传,鬼尽皆知。却没想到,却对萧石竹服服帖帖的。这让鬼母诧异的同时,对萧石竹的崇拜又增加了几分。

    “什么叫本事?这就叫本事!”萧石竹得意洋洋的说着,同时从袖中摸出一个小盒子,在鬼母面前缓缓打开后,又柔声问到:“喜欢吗?”。

    鬼母定睛一看,只见盒子里装着一颗散发出蓝色柔光的圆珠,虽无钻石的璀璨光亮,也没彩宝的炫目艳丽,但色泽温润细腻,却透过柔光隐约可见珠子之中蕴藏着晕彩珠光。立刻双眼放光,紧盯着那珠子,生怕眼睛移开珠子就不翼而飞一般。

    “龙珠?”她只是看了一眼,便认出了这是什么;虽说龙珠在冥界也是稀罕物,但毕竟她在冥界待了也不是一两天了,且能不知此为何物?

    “哪来的?”片刻后,她抬头看着萧石竹问到;语气比之前温和了不少,泉先对她无礼的愤怒早已抛到了脑后,瞬间忘了个一干二净。

    “泉先送的,现在送你了。”萧石竹见她开始消气了,赶忙趁热打铁把盒子塞到她手中后,端详着她的脸颊,道:“不生气了吧?泉先他就是思想腐朽老旧了点,慢慢的就好了。”。

    “哼!”鬼母佯装依旧还在生气,怒哼一声后问到:“这东西是母龙千年方才能产出一颗,佩带魂魄身上,可以活血理气,美容养颜,你就不打算留着自己用啊?”。

    “原来这东西这么好啊?”萧石竹也佯装一愣,接着顿显略带悔意之色,砸了咂嘴后不住的摇头嚷嚷道:“亏大了亏大了,早知道我不拿出来了。”。

    “这是我的了,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可不许收回去啊。”鬼母见后悔之色爬上他的微微邹着眉梢,赶忙把盒子盖好,抱在怀里死不撒手,生怕下一秒后萧石竹就上手来抢夺一般。

    “好吧,那就不收回去了。”萧石竹故作为难幽幽一叹,接着嘴角微微上扬,从怀里又掏出一颗龙珠来,举在手中拿到鬼母面前晃了晃后,贱兮兮的坏笑着,用颇为得意的口吻说道:“其实我早给自己藏了一颗了。”。

    鬼母看得瞪大双眼,眼波流转。转眼间她也反应过来萧石竹刚才的一切表演都是在逗她,双颊顷刻飞霞。不顾矜持威仪,抬手便去拍打萧石竹的胸膛,嘴里嗔怒道:“让你耍我,让你耍我。”。

    萧石竹赶忙收起珠子,一把将她拦在怀里,任凭鬼母不停的挣扎着,连声对他轻喊道:“四周还有军士呢?”也不放手。

    自然也不顾不远处确实还有他的兵在,便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将自己的双唇轻轻的靠在了鬼母的额头上。

    所有的军士,萧家军也好,鬼母的禁军也罢,方见这一幕顿时便看得目瞪口呆,而鬼母双颊更是又红又烫;唯有他厚颜无耻的萧石竹,无视一切继续亲了一会对方的额头后,还很是享受的嗅了嗅鬼母耳鬓,才抬起头来环视着四周,那些对他投来饱含惊愕目光的军士,张嘴理所当然的大声嚷嚷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谈恋爱啊?”。

    半晌后,那些军士才从愣神中微微缓过神来,纷纷假装咳嗽着,刻意的去找事情做,眼睛却不自觉的总往萧石竹这边瞟过来。

    “咳什么嗽?”萧石竹大大方方的搂着鬼母,对军士们得意洋洋的喊道:“你们要是气不顺,有本事自己找个去啊。”。使得军士们无言以对的同时,也惹得鬼母再次抬手,连连轻拍他的胸膛;低下的头也垂得更低了。

    “呸!”片刻后,她白了萧石竹一眼,骂了一句:“得了便宜还卖乖!”后,挣脱了萧石竹。接着叫来辰若扶着她登上凤辇,带着自己的禁军扬长而去。幸福却停留在她眼中,久久不散......

    半个月后的一天清早,阴日照常从西面的海平面上升起;天刚微微亮时,军营外远方就传来了声声“轰隆”连响。这些跟人间过年放鞭炮一样的噪音,使得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萧石竹猛然惊醒。

    随即意朦胧的他一脚踢开被子,猛然坐起揉着眼睛,扯着嗓子大骂道:“谁他妈的大清早放炮?”。话音刚落,陆吾巫支祁和金刚已经快步跑入大帐中,嘴里喊着:“将军不好了,敌人打过来了!”。

    这一喊,萧石竹顿时睡意全消,他起身抓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不慌不忙的说着:“该来的躲不了,准备御敌!”后,便赤脚往帐外大步走去。

    来到帐外,便隐约闻到海风之中,夹杂着不少的火药味。但见五大千户已在有条不絮在集合士兵,准备作战。

    几个月严格的训练后,萧家军也有了很好的军事素养和战斗素质。此时敌军大兵压境,虽说军营因为调兵的缘故而显得比往日嘈杂了不少,但全神戒备的军士们却各个毫无慌张;就连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亦是处乱不惊。这一切萧石竹看在眼中,也安心了不少。

    “大哥。”陆吾提着他的鞋子追了出来,一边给他穿鞋一边道:“祝融和共工果然联手,举兵来犯。边界巡逻的羽人卫兵刚才回报,他们的两百多艘大小战船,此时已驶到了南面岩柱林外,正在炮轰示威呢!”。

    “那下一步,他们如果不见我们反抗,就该派出小型战船,载着他们的士兵登陆了。”萧石竹冷静思索片刻后,对千户们下令道:“一切战船不许出港迎敌,亏本的买卖老子不做,要给敌人营造出我们怕他们的假象。老兵带好新兵,军港滩头准备迎敌。羽人把一部分士兵和虎蹲炮,以最快的速度送抵距离岛边最近的岩柱上。所有置于岩柱上水晶棱镜调准好角度,待他们的战船一旦进入岩柱林,就用虎蹲炮和棱镜招呼他们。”。

    “英招!”语毕他赶忙喊住英招,道:“通知鲛人做好战斗准备,他们的目标不是敌人的小型战船。把敌人的小型战船放进来后,他们就去攻击敌人的大型战船,主要是祝融的战船!”。

    然后又叫住钦原和羽荣,下令道:“鲛人一旦开始攻击,你们便带上羽人军,携带震天雷燃烧瓶攻击共工的战船,给他们来个我们之前演练多次的海空协同作战。记住,羽人们要尽量避开祝融的舰队,那货有火枪!”。

    “是!”众千户齐齐应了一声后,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西面有消息吗?”萧石竹拉了拉披在身上的衣服,对身后的金刚问到。

    “有点远,消息还没传来。”金刚把头一摇,道:“应该是还没打过来。”。

    “不可能,鬼王的部队肯定在海上了!”萧石竹一口否定了他的话,这场战争过程,之前他反复在心中推演了数十变,以他对墨翟的理解,对方的策略具体实施起来,绝对不可能是像林聪说的那么简单的几句话。此时他已是笃定,西面已经爆发了战争,一场无声的战争。

    没炮声,说明对方不是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国境上的。

    “偷袭!”只见他一拍手,对金刚道:“速速派出传令兵,持着我的灭月剑前往西面所有驻军驻地,告诉他们鬼母有令,让他们放弃滩头防御,把敌人放上岛来依托有利地形御敌!切勿海上迎敌,我怕共工已经派人相助鬼王了。”。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队骑着麒麟的鬼母宫禁卫军闯入军营,朝着他这边而来。为首的百户来到他面前时,赶忙勒紧缰绳,使得麒麟听了下来。嘴里对他高喊道:“萧将军,吾主请您速速入宫议事!”。

    “知道了。”萧石竹说着,便转身回大帐去换衣服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