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521】调兵遣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堂中空气瞬间凝固,沉闷中带着压抑,凌厉的阴风从姑射神女身边凭空突生,向着四面八方横冲直撞而去,刮得屋中所有鬼魂脸颊生疼。

    那柄从完全展开的地图里,显现而出的匕首不过两尺一寸六分,其形式为中脊,二边有刃;而环绕在中脊附近的血色图纹形成了一个套着一个圆圈,酷似一只只圆睁的大眼。

    姑射神女忽地变得阴鸷的脸上,有浓郁的杀气随着匕首上闪烁凌厉刀光一起泛起。刺得夏州王不由得眯起眼来。

    而姑射神女已经快速地抄起了匕首,尖锐的刀尖泛起一点寒芒,直扑夏州王的喉结而去。那阴冷的刀光随着姑射神女的一抖手而晃动,带起了道道层层叠叠的刀影。

    别看这姑射神女生得体态娇艳,俨然绰约处子。看上去总是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但是她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鬼;她为夏州国统兵镇守边疆已有数千年之久,征战沙场更是家常便饭,练就了她迅捷,也练就了她的灵敏。

    醉醺醺的夏州王,感觉到携强烈杀气的劲风朝着自己疾速袭来,吓得他猛然瞪大双眼,同时把身子往后一倒。

    他的此举不但非常好运地躲过了迎面而来的急速一刺,还在他倒地时双腿本能地抬起,猛然往上一蹬。在把没穿鞋袜的脚上大拇指指甲盖踢裂之时,也把身前的案几踢翻,逼得眼疾手快的姑射神女找急忙慌地收力,快速缩回匕首之际,足尖点地一跃而起,才险些躲开了翻滚向前的案几,没被它绊倒在地。

    跃上半空的姑射神女怒气更盛,咬牙切齿的她俯视着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的夏州王,布满阴影的脸上充满了阴鸷,两只圆睁的水灵大眼中闪过一片与匕首上散发出的寒光遥相呼应的冷芒。

    只是那以手肘撑地,双腿快速地一伸一弯,向后退去的夏州王对视一眼。立马让这个惊愕得张大嘴巴,却发布了声的肥胖人魂感到强烈杀意;深渊般绝望从他眼中泛起,瞬间溢出后立即布满了他肥头胖脸上的五官之间。

    姑射神女把手中匕首再次对准了身下的夏州王喉结处。

    被惊恐完全笼罩的夏州王想要继续往后退去,但却已然退到了墙角而退无可退。情急之下求生欲迫使他智商瞬间提升,身子一偏就要往一旁滚去。

    但是他身形方才一动,堂中那些哭得双眼赤红的女鬼,已从惊愕愣神中缓过神来,都纷纷起身扑了过来,面露凶狠的她们齐力按住了挣扎的夏州王四肢。

    夏州王看着危机近在咫尺,终于喊出了那句惊恐的颤声呼救:“救驾,有刺客!”。这也是他的遗言。

    可是‘客’字方才出口,姑射神女已飘然落地,骑在了夏州王隆起的那圆鼓鼓的油肚上,寒芒疾闪间姑射神女把手中匕首往前猛递而出。手起刀落后带起了一片溅射的殷红,如忘川河畔盛开的彼岸花一般鲜艳。

    看着血沫从夏州王口鼻喷涌而出,姑射神女并未收手。她不断地拔刀落刀,落刀再拔刀,在门外卫兵闻声踢门而入的短短几息功夫里,杀红了眼的姑射神女已然往夏州王的脖子上,连捅了十数刀。

    脖颈上血涌如瀑的夏州王瞪大了双眼,很快会失去意识,也无法再发声。留在他渐渐黯淡下去的双目里的,只有绝望和恐慌。

    “嘭!”的一声,紧闭着的正堂大门被鬼兵从外面踢开。闻声回头的姑射神女举着手中滴血匕首,怒瞪着闯入的鬼兵。

    杀气腾腾的脸上溅了不少的血滴,在她脸上点缀出血腥的斑驳。深邃而充满无比冰冷的双眼变得血红,填满了强烈的萧杀之气。让那四个夺门而入的鬼兵只是与她对视一眼,就全部呆愣在了原地。

    眼中那浓郁的杀意,令他们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栗,没有一个鬼兵胆敢上前,制止姑射神女的举动。只是呆愣在原地,恐惧的目光直视着夏州王体魄,在森然阴风中渐渐地化为血色齑粉。

    “动手!”就在那些鬼兵们还没缓过神来时,姑射神女已然大喝一声。

    院中鬼影山洞,数十个鹿仙儿鬼兵跃上墙头,一个鹞子翻身跃入院中,转瞬间就已把院中所有夏州国鬼兵们统统控制住。

    “夏州王无道;先弃我国鬼民于不顾,再纵兵欺压残害鬼民。”鹿仙儿站起身来,手提匕首缓步走到大堂门前,环视着被他手下控制住了,满脸尽是诧异的夏州国鬼兵朗声问道:“无道之君如今已伏诛,你们有谁要为他报仇的?”。

    话音方才落地,城中四处杀生四起,兵器与兵器只见的撞击声也随之而来。

    潜如城中的鹿仙儿鬼兵们开始动手了,与所有城中忠诚于夏州王鬼兵展开了厮杀。嘈杂慌乱中,院中所有的夏州国鬼兵静静地聆听着越来越大的喊杀声和惨叫声,心中忐忑越来越重。

    空中乌云瞬间密布,电闪雷鸣在浓密的乌云后闪动,一声龙吟随之从云后传来,诸鬼纷纷抬头望天,就见一只张牙舞爪的黑鳞巨龙腾跃云间,朝着地上反抗的夏州国鬼兵口吐雷电。

    此龙正是姑射神女的坐骑。

    “我们降了,从此往后效忠于姑射神女您。”看着那张牙舞爪的巨龙,院中一个夏州国鬼兵终于弯曲了双膝,对着姑射神女跪下,言辞凿凿地宣誓效忠。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鬼兵弯膝跪下,短短几息之间,所有的鬼兵都已经跪下,宣誓效忠于姑射神女。

    随之城中嘈杂渐消,一个浑身带血的鹿仙儿鬼兵,手提三尺长剑,来势汹汹地大步闯入院中,站定在姑射神女身前,草草行了一礼后,大声禀告道:“将军,所有效忠于夏州王的鬼兵已被伏诛或是俘虏;大帅幽渡就地斩首,大臣米海被俘。”。

    “好,迅速控制全城所有城防建筑。打开兵器库分发军械于城中鬼民,释放被夏州王关押的鬼民,烧死一切忠实于夏州王的鬼官鬼将,一个不留。”脸上浮现淡淡满意之色的姑射神女,一字一顿地说完此话后,眼中再次迸射出阴寒的目光......

    阴日之光普照在漫江城中,在城中和城外的水渠河道上,泛起了点点粼粼波光。

    萧石竹一言不发地登上了城北的城门楼子,眺望这城下焦黑的土地愣愣出神。

    几天之前,他与此地鬼兵一起奋力杀敌,击退了声势浩大的尸魂军,也用一炮结束了奢比尸的鬼命。

    这个只想着占便宜不想着付出的尸魂,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狗监出身的人魂手上。

    一时间尸魂军乱作一团,萧石竹也很不要脸的落井下石,炮轰和空骑兵的空袭同时展开。漫江城外烈焰四起,惨叫不息。

    原本青绿的河岸化为千疮百孔的一片狼藉,清澈的溪河,被血污染成了殷红。

    如今尸魂军已然退去,但城外随处可见的焦痕和弹坑,还是那么的清晰。

    而城墙上被尸魂军的投石机打出的裂痕,还有那些床弩射出的巨大弩箭,依旧沐浴在阴日之光下,诉说着几天前的战斗惨烈。

    萧石竹默然屹立在城门楼子前,凭栏远眺着前方,不由得唉叹一声后,舒展开了皱起的眉头,对站在身边,今早才从青木郡赶来的黑无常悠悠说道:“一战死了这么多鬼,体魄都化为了血色齑粉和泥土混在了一起,这城北外的土地明年一定会变得很肥沃,种什么丰收什么的?”。

    向来都是话不多的黑无常,只是朝着萧石竹目光所及之处望去后,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他是接到了萧石竹的调令,要去君子港与共工回合的。路过漫江城,特意进来看看萧石竹。而难得聚一聚,萧石竹也索性把他留了下来,让他玩两天再走。

    “范爷,你在北阴朝中待得时间不短,最熟悉酆都军和玄帝军的作战方式,记得到了君子港后,多提点提点共工。”顿了顿声,萧石竹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身边面无表情的黑无常范无赦:“而共工海战不错,但陆战不行,所以君子港也需要你。如果如情报所说,酆都大帝在集结大军东进,登陆点不外乎君子港了。守住那儿,我国在东夷洲中才能立足。”。

    话说到此,萧石竹抬起手来重重地拍了拍范无赦的肩头,轻声道:“君子港与东夷洲的海防,就交给你和共工了。”。

    “少主放心,臣一定与共工都督齐心合力,共同御敌。”黑无常行了个礼,稍一沉吟后,又道:“但少主注意了,酆都大帝诡计多端,他很有可能会把大军一分为二,其中一部大军从遁神平原登陆,与阴天屡天的大军回合后,借道黑齿国入侵温源谷,在灭了比尸国后,陆路南下。”。

    “料到了,所以我才留在漫江城。只要阴天和屡天胆敢南下,我会亲自对付他们的。”萧石竹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抬手搂住了黑无常后,在对方耳边悄声道:“到了君子港后,他和共工一起,尽快招募黄泉海上的海盗们。”。

    萧石竹也接到了酆都传来的密报,来自于转轮王府中的情报声称,酆都大帝这次集结了大小战船三千余艘,就连贯月槎也有五十艘,如果贯月槎和战船全部扑到君子港去,共工的压力必然不小。

    就算是九幽国的火炮威力不小,但双拳难敌四手,萧石竹必须集结一切可用的力量,给酆都大帝的东征大军致命打击。

    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海盗什么的,他都要尽可能的将他们团结起来,用于对付北阴朝庞大的舰队。

    黑无常把头又是一点,应承了下来。

    “我老婆把丹水郡中狸天应的天勇军,都调集了过来。”顿了一顿,萧石竹又对范无赦道:“狸天应和他只会的天勇军,都是与北阴朝有作战经验的鬼,有他配合和放手君子港四周一带海岸线,酆都军就占不到多少便宜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