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是这圆阵古神伏羲开创,是一种在野战防御战时的环形战斗阵形,为了进行环形防御的,金鼓旗帜部署在中央,没有明显的弱点。

    而女魃手下的骑兵们,却用此阵来冲锋,提高了防御性。

    本来这圆阵就很难对付了,但在组成圆阵的有熊国骑兵冲杀出来后,酆都军们更是傻眼了。

    他们很快就发现有熊国的骑兵们,在盾牌的正面和胸甲前面,也都贴着酆都大帝的画像。

    这下好了,酆都军是彻底的抓狂了。面对来势汹汹,欲将他们除之而后快的敌军,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打吧,怎么都会伤到那些酆都大帝的画像,那是大不敬。不打吧,他们就成了待宰的猪牛羊,只有等死的。

    训练有素的有熊国骑兵根本不给他们思考的时间,驭兽飞奔向前,一阵手起刀落就把酆都军的前军大阵冲了个七零八落。

    穷山城前杀伐声震耳欲聋。放眼望去,城外万兽奔腾,尘埃升腾下血肉横飞,开阔平原上早狂风迎面刮来,浊臭的血腥气四散开来。

    没有一个酆都军敢出手杀敌的;倒不是他们都是怂包,只是有熊国骑兵太损,居然把酆都大帝的画像当作护身符。且这东西可比护身符好用多了,逼得酆都军每一个敢出手的,包括他们的主将计蒙,也是心中嘀咕不停。

    见事已至此,计蒙索性把心一横,下令鸣金收兵来日再战。

    目前他要做的就是让此战没有胜负,并且保存住酆都军的实力。然后再把此事快报酆都,如果得到酆都大帝的批准,可以对他的画像开火,那计蒙才能不再手软。

    鸣金声响起,酆都军们开始井然有序的撤退。但有熊国骑兵事先得到了女魃的授意,不再将什么战场规矩,一路追杀而去。

    至始至终,双方都像一场追逐的赛跑,而不是彻头彻尾的战斗。酆都军一味的逃跑,除了防御外不敢过份的进攻,而有熊国军则杀红了眼,不顾一切地冲杀。

    一时间,穷山城前一片狼藉慌乱,四处可见散落着酆都军们的铠甲。

    站在城头眺望着自己的军队,一直把酆都军赶到边境上还不罢手的女魃,朗声下令道:“吹向收兵号。”。

    一声令下,四周号手扬起了手中兕角长号,鼓着两腮奋力一吹。悠扬的号声响起,朝着远方随风飘去。

    “公主,我们的军粮快没了。”与此同时,她的副将站到了她的身边,攒眉正色道:“存粮最多只够两日使用了。”。

    “让画师们继续赶制酆都大帝的画像。”闻言稍加思索后的女魃,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城外不远处撤回的骑兵们,缓缓说到:“今晚我们就去找计蒙借粮。”......

    女魃挂画像御敌的此举,最先知道的不是酆都大帝而是九幽王萧石竹。九幽国在凤麟洲各地潜伏着不少的玄教教徒,这个消息才在凤麟洲个柜格郡中传开,柜格郡中玄教教徒就让手下的菌人们,把这个消息传给了萧石竹。

    远在东夷洲君子港中的萧石竹,正坐在港中炮台边上钓鱼。难得的大好天气,酆都军没打来,夏州国军也没来烦他,正好让他清闲清闲。

    如今的君子港和黑松岛,比之前在夏州国管辖下时更是固若金汤。雄伟坚固的二层环山炮台随处可见,即防风又防雨,还增强了炮台的防御性。又在港口两侧的临海悬崖峭壁上,挖掘开凿而出的多数暗堡;从外面看时,除了岩石间的暗炮眼,什么也看不到。但到战时,暗堡中火炮可从炮眼向外开炮,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别人是打黑枪,萧石竹这一手可以让炮台来打黑炮。不到开炮时,胆敢来犯之敌做梦也想不到,那些坚硬的岩壁后还藏在致命的火炮。

    在炮台台台顶的临海矮墙后,一门门天雷炮和毒火神炮雄踞矮墙后,漆黑的炮口从墙上炮眼中伸出,怒视前方黄泉海,威武不屈雄姿威慑重洋。

    听着神骥声色并茂地说完此事后,萧石竹略一沉吟,夸赞道:“这女魃是个鬼才啊,如此损的办法她也想得出来。难怪这些年来有熊国大张旗鼓的扩张领土,打得凤麟洲中不少小鬼国从此消亡,原来是姬轩辕还有这么一个宝贝。”。

    带着咸味,还有血腥恶臭的黄泉海海风拂来,吹得炮台两旁的黑松木抖动起来,大片大片的黑色松针从树梢抖落,随着海风在半空中旋转几下后,飘然落地。

    萧石竹脸上,泛起了点点钦佩之色。

    “臣也认为,这个名叫女魃的人魂很是聪明。”坐在萧石竹肩头的神骥,微微颌首道:“她的这招或许我们在我们对付酆都军时,可以用一下。”。

    “她用过后就不灵了。”萧石竹淡然一笑,自信地为神骥分析说到:“以我对酆都大帝的了解,在得知此事后他就会下令,所有的酆都军如遇这种情况,可以毫不犹豫地对他的画像开火。为了确保胜利,酆都大帝是不会蠢到让手下们对着自己的画像愚忠的。”。

    神骥愣神思索也片刻,淡然一答:“也是。”。

    “嗯,这盗版别人的技术和只会,也要看看还能不能有用。”说完此后,萧石竹把手中鱼竿丢到一边,立刻摆出了烦躁的神色,有些不耐烦的嚷嚷道:“这破黄泉海里什么活物都没有,不钓了。”。

    “那臣说个好事,让主公你开心开心。”神骥见状嘿嘿一笑,手捋着他颌下那由根须组成的一缕胡子,压低了几分音量,故作神秘地道:“嵇康在暗中动手了。”。

    “什么时候的事?”萧石竹脸上的烦躁之色立刻退去,露出了欣喜之色对神骥急声问到。

    “就是前天夜里的事。”神骥脱口答到。

    “国母已经下了密令,一切按你的计划继续进行。”顿了一顿后,神骥继而说到:“而且嵇康还不知自己上当了,真是个自大的家伙。”。

    “他当然不会知道。”萧石竹凝视着跑台下层层叠叠的惊涛,从远处叫嚣着涌来,拍打在跑台下的海中礁石上,碎成了无数水花。

    “他对酆都大帝和北阴朝的忠诚,让他太想立功了;这样迫切的心情,只会让他的双眼对一些事视而不见。”萧石竹缓缓放下了卷起的双袖,口中继而淡淡道:“立功心切,他就会不管不顾其他;更何况酆都大帝犯了个大忌,那就是嵇康完全没有接受过探子的专业培训。这专业素质都不过硬,就派来偷情报,我都怀疑此举他是不是喝多了醉了,作出的决定。”。

    语毕之时,萧石竹的目光变得深邃,随着拂来海风微微翘起的嘴角上,泛起了点点诡黠。接下来他要知道嵇康怎么和酆都大帝联系,然后用一个假的嵇康,取而代之对方。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片刻后,萧石竹微微颌首之际,手杵地面站起身身来,又问到:“我老婆还好吧?”。

    “嗯,是挺好的。国师传来的消息,国母和你的孩子都很健康。”神骥说完此后,萧石竹就已转身,向着炮台下走去。

    一路走来,道路两旁尽是树干粗厚的黑松。海风下,这些苍翠挺拔的黑色轻轻摇曳,生机勃勃。

    “那就好,告诉我老婆一定要注意身体,把一些事情交给萧茯苓那小崽子去做。她自己可别太累了,我可不希望她身体在有什么因为劳累出现的磨损。”说着此话,萧石竹带着神骥走到了港中军营里,径直的朝着自己的大帐而去。

    才到帐门前,就见一个浑身上下肌肤都是青绿色,长着一个比普通人魂鬼头还大上一倍的大头鬼,侯在了门边。

    这一类人魂都长有一颗大头,且身材无一例外的是矮矮胖胖的,怎么减肥都不可能瘦下来,更别提让这类人魂能长出八块腹肌来了。但虽然他们身材不好,可那大脑袋绝非装饰品。这一类的人魂思考问题都很全面,故而在九幽国中,他们在朝担任着为萧石竹出谋划策的策士。而在军中,则做的都是参谋一类的军师。

    此时侯在帐门边的这位,就是萧石竹此时身边的军师。他名叫什么连萧石竹都记不得了,只记得自从他追随萧石竹开始,自己就亲切地成这个大头鬼叫大头。

    “大头,什么事情把你乐得屁颠屁颠的。”萧石竹目光在他脸上一扫而光,见大头笑的脸上横肉都一颤一颤的,本就细长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后,他说着:“帐内说话吧。”,从大头身边走过,直朝帐中而去。

    神骥跃下了他的肩头,行了一礼后自行离去,而那个大头鬼则是依旧嘿嘿地笑着,跟着萧石竹进入大帐中。

    “坐吧。”萧石竹在帐中火塘边毡布上盘膝坐下,接过在帐内伺候他的鬼们递来的热茶后,示意他们退下。

    “大王。”坐在他对面的大头,抬着才煮好的热茶,待到左右退下后才缓缓开口:“夏州王这蠢货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我国吞并夏州国的时机到了。”。

    “怎么说。”萧石竹面色平静的吹了吹自己杯中上腾的热气,悠悠问到。

    一直以来,萧石竹都很清楚一件事,在人间人力就是一切,在冥界鬼就是一切。争霸不是要屠杀,而是要抢夺更多的鬼魂和土地,所以他围而不攻就是等着夏州王主动称臣。这样既能减少他九幽国军士的伤亡,也能在夏州国被吞并后,不至于成为一片无鬼的荒地。

    毕竟鬼魂们在冥界生活,是千年一岁,衰老缓慢死亡推迟。这争霸天下的征战他可以打个数百年,甚至数千年都不要紧,只要九幽国实力尚存且在不断进步,他就等得起,完全没必要去操之过急。

    但他等归等,可夏州王一直以来都是割地赔款的和谈,从来不与他谈称臣归降一事,纵然海岸线被封锁,国中物资匮乏,这夏州王还在死撑。

    不过萧石竹见大头笑容中透着的激动,想必是夏州国中出了什么变故了。

    “夏州王于昨天下半夜弃城北上了。”随之,大头含笑答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