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50】龙绡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萧石竹尚且不知,英招他们并没有诓骗他;包括鬼母,也早在他进宫之时,便隐约感觉到了他体内神力的存在。

    一开始鬼母还怀疑他会不会是酆都大帝派来的,再加上他总是那么的猥琐,便为了安全起见,给他小脚鞋穿。而鬼母至今也没把此事说破。

    而他的神力在人间无用,是因为有肉身的原因。肉眼凡胎压制着神力,使其无法显现。

    待他死后成了人魂,黑白无常又及时出现,以锁神枷铐住了他。正是这种古神创造出来,专门对付堕落神魂的东西,压制住了他的神力。

    意在使得他在妖魂和神魂之外的魂魄面前,看起来是个普通的人魂,从而不被秦广王这个人魂看出端倪,把他立即轮回;无非就是一种对他的保护而已,这才使得萧石竹能留在冥界。

    而墨翟也正是为酆都大帝卖过命,得到了一些神术,方能隐约感知到他体内的神力,才一直想要暗中拉拢他的。只是这些,萧石竹至今依然一无所知罢了,所以才会心存疑惑和茫然。

    陆吾见他半信半疑的,便走了过来问到:“大哥你有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经他这么一说,萧石竹才发现自己确实好像看什么东西,只要用心皆能如此。雪花膏的配方,就是一个很好的列子。

    “好像是的。”他愣愣的点点头,稍加回忆后面带无知之色的辩解道:“不是,这好像少数的人魂也可以啊,只要努力锻炼记忆力既可啊。”。

    “其实不是的,很少有人魂能这样,几乎可以说不可能真正的做到,看一遍就一字不漏的记下来。”陆吾面色严肃,很肯定的对他说:“除非这个人魂,带着神魂的血脉,天生拥有神识之能,方能过目不忘;能使得宇宙万物古往今来,在他心中了然于胸。”。以对方神色来看,确实不像是在开玩笑。

    “整了半天我就是记忆好呗?”萧石竹愣了片刻后,有点失落的幽幽一叹后,愤愤道:“这有个鸟用?”。

    “不是的大哥。”英招见他一急,赶忙笑笑对他耐心的解释道:“三弟说的只是其中之一,是任何一个神魂都必备的能力;这足以证明你是货真价实的神之子啊。至于你体内的神力倒底有什么用,那只有解封了才知道。”。

    “那怎么解封?”萧石竹搓搓手,又问到。

    陆吾英招闻言面面相觑后,颇有茫然的摇摇头。这解封是需要“钥匙”的,而如今“钥匙”不在他们手上,他们是没法解封的。

    萧石竹见状,又是一阵失落从心头泛起,嘀咕道:“那等于白说。”。

    “不白说。”巫支祁笑笑,道:“妖魂靠近你,都能感觉到你体内的神力,这样不是对鲛人更有说服力了吗?”。

    此言一出,萧石竹便是双眼一亮,环视陆吾英招后,问到:“真的?”。他虽然比较在意这神力的事情,但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当务之急就尽快的拉拢鲛人。一旦真如林聪所说战争降临,那也能好更好的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这当然,你和我打战时,在沙滩上你一靠近我,我就感觉到了。那力量强大的令我畏惧,仿佛天地与你同体一般。”巫支祁边回忆着边把头一点,郑重其事的道:“我以我七大姑八大姨的性命起誓,确实是真的。我们妖魂的五感,比绝对多数的人魂都要强。”。

    “你七大姑八大姨在哪呢?”看到转机的萧石竹,皱起的眉头缓缓展开,于是笑道:“好!陆吾留下来看守军营,中午我带英招和巫支祁,前往龙绡岛。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中午时,一艘没有挂着鬼母国旗帜的海鹘,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朔月岛的军港,朝着龙绡岛方向而去。船上载着一营的士兵,还有萧石竹和英招、巫支祁。

    今日天冷,海上还刮着点北风。萧石竹没像出征巫支祁时一样,站在船头眺望远方。而是缩在船舱里,和巫支祁英招两个妖魂,讨论着他神力的解封的问题。

    讨论了半天,三个魂魄也没想到什么不用“钥匙”,也能可行的办法,也只好作罢了。

    到了夜里,军士来报龙绡岛已经到了。萧石竹便出了船舱,站到甲板上。借着天上星辰的光芒,预约可以看到船头外不远处有一个岛屿的轮廓。隐约还有如潺潺流水般婉转动人的歌声,从前方岛屿处传来。一派夜夜笙歌之象,伴随着歌声在远处的岛屿上彰显而出。

    按《阴曹地府志》一书中记载,鲛人身披黑鳞,两颊有腮,擅歌,能在水中言语。看来前面确实是龙绡岛无疑。

    萧石竹赶忙让军士们抛锚停船,不再前行;打算派英招先行上岛通报鲛人。话才交代完,便觉得船身猛烈一颤。这一颤过于猛烈,使得本还四平八稳的船体突然左摇右摆不定;萧石竹险些站立不稳,差点一个跄踉摔在甲板上。

    军士们纷纷一慌,接着不约而同的爬到女墙上,举着火把探头往下眺望,嘴里说着:“不会是触礁了吧?”。却张望半晌,除了湛蓝的海水,什么都看不到。

    “别慌!”萧石竹对众军士们一声呵斥后,对英招道:“可能是鲛人,去跟他们喊话。”。刚才的颤动明显不是触礁,就好似一双无形巨手从侧面推了一把海鹘一般。而此时他们已经进入了鲛人的势力范围,说不定就是鲛人警告他们不可以再前进一步。

    英招应了一声,赶忙走到女墙边,对着海中朗声喊道:“鲛人朋友们,我乃古神护卫英招,请你们族长泉先出来说话。”。

    就这样喊了四五遍,依旧没人回答,除了波涛声和海风声应了他,再无其他声音。只是他们的船,没在颤动了,静静的平稳了下来。

    “怎么办大哥?”英招回头问到。

    “别动了,就把船停在这儿。”萧石竹稍加细想后,觉得这鲛人虽然脾气暴躁,但不是嗜杀,也不至于是船靠近他们的世居地便弄沉它。现在只能等,等天亮了再派英招带人上岛通报。

    就这样静静的等了半晌,站在船头警戒的军士突然找急忙慌的大喊道:“将军快看,那是什么?”。

    萧石竹闻言,赶忙带着英招和巫支祁赶到船头,借着士兵手中的火把往前张望。只见海中不知何时多了几道黑影,正由远而近朝着他们这边疾驰而来。

    其中一个黑影与龙非常相似,身长一丈有余,头顶有短角一对,套着项圈的颈子有着白色花纹,背上则是蓝色花纹,摇曳着的尾巴尖上有着坚硬的肉刺,四肢像锦锻一样有五彩的色泽,正在不停的划水,使得它在水中朝前。

    一见这黑影,萧石竹脑中便浮现了个“蛟”字,此黑影的模样和古籍里记载的蛟完全一模一样。同时心中不由的吐槽道:“百科全书上不是说蛟就是鳄鱼吗?还真有这样的生物啊?”。

    而在蛟的身边的那几道黑影,皆是人首鱼尾,身上布满了黑色鳞片;或是蓝发,或是绿发,手中各持一柄鱼叉。不是鲛人,又是何物?

    “别慌。”萧石竹对已经举起火枪,瞄准这些黑影的军士们下令到。

    这儿海水不浅,夜幕下鲛人们如果有心要是偷袭他们,完全可以潜入到他们看不到的深度,悄悄的游过来。

    提早暴露自己的行踪,说明他们全无恶意;至少是暂时没有恶意的。

    只见那些鲛人游近后,便停了下来,纷纷把头从水里探了出来,仰视着站在船上的萧石竹等魂魄。

    其中几个鲛人手握与蛟脖颈上相连的铁链,紧紧地拉住那蛟,使得那蛟也停在了船头开外几丈外的海面上。

    为首的鲛人头发已是花白,脸上布满了深入沟壑的皱纹,却是个独眼;他左眼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空洞的眼眶。在配合上他胸膛上那些横七竖八的大小伤疤,大晚上的看到还真有点渗人。

    在这个鲛人身边,环着四个身强力壮的鲛人,各个都是高大健硕,浑身肌肉虬结。但也是身上手上,尽是伤疤。似乎都是身经百战的威猛之士。

    “老朋友。”英招一见那头发花白的鲛人,顿时激动得仰头大笑起来,接着收住笑声,嘴里喊着:“还记得我吗?我英招啊。”,便不由自主的跃入海中,三两下游到那已经对他张开双臂的老鲛人面前,给对方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看这情形,这老鲛人就是泉先咯。

    “你不是赋闲在酆都吗?怎么来瞑海了?”那老鲛人顿时热泪盈眶,双手使劲拍着英招的背,抽泣着道:“你,你,你这么多年,你也不来看看老弟!”。因为激动兴奋,他的声音都是抖着的。

    神奇的一幕在萧石竹眼前发生了,泪水顺着泉先的独眼流出,划过脸盘后顿时变成了一粒粒珠圆玉润的珍珠,散发出点点柔和的珠光,落入海中。

    转眼间,已有数十粒珍珠沉入海底,看得萧石竹在心里直呼:“可惜了,可惜了。”。

    两个久别重逢的妖魂激动了半晌,待心情稍微平复一些后,泉先才抬起头来,朝着萧石竹望了过来,张嘴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咦?”的一声。

    他端详了萧石竹半晌后,突然皱了皱眉,开口问到:“喂小鬼,令尊令慈贵姓?”。

    “当然姓萧了。”萧石竹淡然一笑。

    “这小鬼什么来头?”接着不等他萧石竹来个自我介绍什么,泉先便不由分说地转头对英招问到,眉宇间的疑惑越来越重,完全无视了萧石竹的存在。

    “他现在是我大哥,是神之子。”英招搂着他的肩头,很是自豪的说到:“想必你也感觉到他体内的神力了吧,我现在就是在帮他做事。”。

    “嗯。”泉先把头一点,又问到:“不会是酆都大帝的儿子吧?”。紧张,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那老东西没后代的。”英招一拍自己胸膛,对泉先保证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多疑的毛病,从来不敢要后代。反正他也与天地共存了,有个后代他反而会整日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儿子和他争江山。”。

    “且我大哥是在人间出生的,这次可是第一次来冥界。”英招又补充说到。

    “嗯。”泉先低头思忖一番后,信了英招的话;毕竟千年的弟兄应该不会骗他,且当年英招还是古神护卫,巡查四海时,没少照顾他和他的族人,因此不再多疑。

    “去取绡衣来。”眉梢间的狐疑渐渐的褪去的泉先突然对萧石竹恭敬了几分,嘴里说到:“海上风寒,还请神之子随我去龙绡宫一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