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93】又是女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还因为把九幽国军压制的不敢露头而得意洋洋酆都军,在炸膛时从枪管中迸射出的火焰中,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少的火枪兵因为炸膛,双手和头部瞬间就是血肉模糊。甚至有的连十指也被炸得骨骼随散,荡然无存,只剩下一对鲜血淋漓的巴掌。

    更恐怖的不是只有一支火龙枪炸膛,而是上千支火龙枪相继炸膛。这火龙枪就是有这个弱点,连续击发火弹后,枪管会因为与火弹的快速摩擦而越来越热,且没法散热而金属强度下降。

    这个问题直到火龙枪图纸落在了赖月绮手上,才被改进解决;而泰山王为了能快速攻击琅琊关,采用了三鬼一枪的战术。即为两鬼一起给三支枪轮流装弹,而另一个鬼则不断地用天装好火弹的火龙枪射击目标。

    这就让枪管加速了发热。

    刹那之间,酆都军中火焰升腾高涨,烈焰火海里,四处都充斥着惨叫和惊呼,还有滚滚浓烟和一阵阵刺鼻的焦臭。

    青烟直冒下火光跳跃,烈火在酆都军中熊熊怒卷,不过片刻功夫就有数千酆都军横死火海之中。

    琅琊山上土石间的火焰渐弱,朱亥壮着胆慢慢直起身来,小心翼翼地向外壕沟眺望。但见那山下已乱成一团,随处可见爆炸和烈焰纵横。

    他心底一阵琢磨后,想起了一个绝密的军事机密,那就是火龙枪会炸膛,而北阴朝还不知的机密。

    从如今的情形来看,山下的酆都军八成是自食其果了。

    当下朱亥大喜,深吸一口气后提气大吼:“战士们,随我反击!”。大吼时他已然取下了背上背着的暴雨铳,拉开了枪栓后直指山下。

    四周军士见他露头都没被打,也纷纷起身把手中暴雨铳直指山下。

    下一秒后,飞弹朝着山下疾射而去。本就因为炸膛而乱成一团的酆都军,此时更是雪上加霜。

    在九幽国军的暴雨铳疾射下,大片大片的酆都军没有死在冲锋的路上,倒是倒在了慌不择路的途中。

    山上的九幽国军火炮仍然在轰击,但不再是瞄准酆都军前锋的火枪兵和步兵们,而是他们身后的那些攻城器械。

    轰地连声巨响,酆都军中尘靡与带火的木屑齐齐飞扬。紧接着烟土簌簌落地时,可见到酆都军数十个攻城器械已然化为一堆断木残板。

    与此同时,羽苔和狸天骐已飞抵酆都军头顶的贯月槎前。不等上面的士兵用连弩瞄准他们,他们就把手中早已点燃的火龙出水对准了贯月槎上的酆都军。

    拖着赤红色的光焰尾巴的火龙出水发出尖锐的呼啸,朝前疾射而去,接连不断地猛撞在了贯月槎上上,登时木炸火涨,气浪奔腾。

    炽焰炸舞时,槎上酆都军鲜血狂喷,多有在爆炸中凌空摔飞。紧随其后的紫麒麟空骑飞上前来,骑手掏枪怒射,坐下紫麒麟则对着那贯月槎喷吐雷电不息。

    雷电游走槎上,将所过之处的连弩全部击碎之际,在槎上留下了道道焦痕。

    与此同时,酆都军的空骑兵也从地上飞了起来,直扑九幽国军的飞天军和空骑而来。

    九幽国军中的空骑们见状,纷纷不约而同地掉头,朝着槎下俯冲而去,迎上了正冲天而起的酆都军空骑。

    双方的空骑兵在骑术上不相上下,但九幽国军的空骑数量却没有酆都军的那么多。好在九幽国的空骑都是两鬼一坐骑,每只坐骑身上都骑着两个骑手不说,坐骑臀部左右还各架着一门十来斤的小炮。

    就装备而言,九幽国军的空骑要略胜一筹。

    一番冲杀后,两艘贯月槎下的空中已是炮火连天,惨叫和厮杀声中,坐骑们相继嘶吼着,把自己的獠牙和利爪对准了敌人。道道血雾如雨点一般从天而降间,不断的有九幽国和酆都北阴朝的骑手,或是坐骑,挥洒着鬼血从高空中轰然落下,在地上猛然砸出一个个大大的深坑,扬起了道道土雾。

    但在阵亡的空骑中,显然是酆都军坠落的空骑较多。

    就在双方空骑鏖战正酣时,被九幽国飞天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两艘贯月槎,也已变得千疮百孔,身披烈焰的它们歪歪斜斜,摇摇欲坠。

    爆炸不断下,羽苔和狸天骐并未就此罢休,他们分别各率一营飞天军,朝着贯月槎又投去了下一批*。

    带火的木屑在爆炸和浓烟间激射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后朝着下方的酆都军中落去。

    不过一会后,两艘带着高涨火焰,破烂不堪的贯月槎也斜斜落下。身上的浓烟直冒不息,冲上九霄再次遮住了琅琊山附近的天空。

    地上已被九幽国枪炮打得溃不成军的酆都军,见到头顶有两片越来越广的黑影投射下来,抬头一看就见到那两艘身披烈焰的巨大贯月槎正从天而降,吓得他们再次四散而逃起来。

    慌不择路时,有的酆都军还一个不小心,就与惊慌失措的战友撞了个满怀,登时都向后跌倒在了地上,摔了个屁股开花。

    而空中的贯月槎虽然行进速度不快,但是下落速度却是很快。不过转眼功夫,它们就都轰然落地。

    带起巨大的轰鸣声,贯月槎碎成了一片带火的残骸,随着贯月槎重重地砸在地上后,抛飞而起的尘土碎石四散激射。

    不少酆都军不是被落下的贯月槎给砸死,就是被这些带火的残骸给打中,烈焰在他们的身上燃烧了起来。

    至于贯月槎上的酆都军们,自然也没有逃过在贯月槎落地的那一瞬,落得个骨断筋裂的下场。

    展翅高飞在空中的羽苔,看着地上的浓烟烈焰和慌不择路的酆都军,心头掠过一丝欣喜。

    正在他打算率军折返时,忽然见到不远处就是酆都军的指挥台;而泰山王此时,正站在台子正中处,用饱含惊怒的目光直视着身前乱成一团的战场,脸上怒色也越来越重。

    羽苔转念一想,这样折返也太便宜酆都军了,索性双翅一阵之时,身体前倾朝着那指挥台,如怒射利箭一般俯冲过去。

    台上的卫兵注意都在前方战场上,等他们反应过来是,羽苔已飞抵了他们的头顶上空,毫不犹豫地从腰间取下两枚石榴雷,毫不犹豫地拉开了引线。

    可他还没来得及投掷石榴雷,指挥台上的卫兵们已经举起了连弩,瞄准他之时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嗖嗖连响中,道道弩箭向天攒射。黑影一闪而逝后,血溅飞射。

    身上贯穿了十数支利箭的羽苔口咳鬼血,一个踉跄后轰然砸在了指挥台上。落地的他并未停下,而是向前骨碌碌地翻滚出了几圈,直到翅膀折断时,才在泰山王脚前停了下来。

    从惊愕中缓过神来泰山王,眯眼打量着这个年轻的羽人,眼中迸射出夹杂着杀意的怒火,沉声吼道:“力士上前,将他剁成肉酱!”。

    羽苔并无惧意,反而淡然一笑,十指一松后两枚拉开了引线的石榴雷从他手中滚落。紧接着浑身肋骨几乎尽断的他,猛然向前一扑,双手死死地保住了泰山王的右腿。

    动作行云流水,毫无半分拖泥带水;无论是泰山王的卫兵们还是泰山王,都没有反应过来,羽苔就把泰山王渐渐地固定在了原地。

    下一秒后,在口鼻冒血的羽苔露出一个满是得意的笑容,石榴雷也在此时如期爆炸开来。

    气浪和烈焰在指挥台上滚滚迸爆,火光冲天下惊呼起来的泰山王脸上眼中,布满了无限的惊恐......

    刀山岛南面的海港中,几只海鸥展翅高飞之际,好奇的打量着飞在海港上空的那五艘战船。

    这五艘会飞的战场全是身长二十余丈,宽有五丈。船身拱有五层船楼,在第五层甲板上,建有一小阁楼,用于瞭望和战斗指挥。

    而在甲板和每一层船楼的边缘处,尽是连绵的女墙,女墙上设有跺口,供枪炮射击所用。而在有*的飞龙浮雕或彩绘的两舷侧船身上伸出来的不是船桨,而是二十对大如磨盘一般的风火轮。

    这就是赖月绮把贯月槎和飞车集合起来后,制造出来的九幽国特有的贯月槎。为了与贯月槎区别开来,赖月绮给这些用能在拔地而起后,悬浮不落的影木制成的船身,在给它们装上了用青鸾钢制成的风火轮的飞船,取了仙槎这个名字。

    首次制造出五艘,试飞完成后赖月绮就把它们排给了国师盈盈,载着她和五千援军按萧石竹的要求,飞抵刀山岛。

    此时,盈盈从船上落下后,在雀鹰指引下缓步走进了萧石竹居住的大帐中。

    帐中,萧石竹正在和鬼母聊着闲话。忽地帐门被掀开,涌上海港的海风吹了进来,鬼母和萧石竹齐齐一转头后,就见到雀鹰领着盈盈走了进来,站到了他们的身前。

    “拜见主公和国母。”两鬼齐齐一行礼后,萧石竹摆摆手道:“行了,俗礼就免了吧,国师快来。”。

    顿了顿声的萧石竹一招手,待到盈盈走到鬼母身边后,他又道:“快看看我老婆要怎么安胎?”。

    本还轻松自如的萧石竹在这一刻紧张了起来,手心中不停地渗出细密的汗珠来。谁能想到,俾睨天下的九幽王居然也会有让他紧张的事。

    “主公不必多虑,国母此次倒是调养得很好,并无任何大碍。”盈盈在鬼母身边坐下来后,给对方稍稍把了把脉,随之淡然一笑。

    杀鬼不眨眼的萧石竹,一直紧皱着眉头,直到此时此刻,看到了盈盈脸上真诚的笑容,他才暗中送了一块;布满浑身的紧张感也随之顿消。

    鬼母也露出了释怀的微笑,随之她微微偏头,檀口轻轻地贴近盈盈耳边,悄声问到:“这次的是女儿还是儿子?”。

    说话间,侍女们已经奉茶而入。鬼母眼中也随之泛起了点点期待。

    待侍女们和雀鹰一起告辞,然后再缓缓退出去后,才抬起茶杯的盈盈便是扭头朝着鬼母抿嘴一笑,轻声回到:“是女儿。”。

    此言一出,鬼母微微一怔后皱眉嚷嚷了一句:“怎么又是女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