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92】炸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帐外四下漆黑,肃穆的大地野上除了风声雨声再无其他。大帐四周零星的灌木,在暴雨劲风中左右摇摆不停。

    阴风拂过天地间,带起一阵紧接着一阵的凉意。

    暖和的帐中,紧蹙着眉头的鬼母看着满脸坚定萧石竹,忽地浑身紧张得就像拉满了弓的弦一样。

    虽在说偌大的冥界,除了酆都大帝能杀死萧石竹外,其他鬼都不行;但鬼母担心的是他们使诈,像夜游神那一样,给萧石竹膻中穴来上一箭,那绝不会有第二个小思给他续魂了。

    当下,她不由得把手伸出被子,把萧石竹的双手攥紧。生怕五指一松,萧石竹就会消失了一样。

    “放心吧。”似乎看出了她担心什么的萧石竹,一如既往地淡然一笑,柔声宽慰着鬼母:“我给你保证,这次我一定会多加注意的,绝不做冒险的事。”。

    他越是说得这么肯定,反而越是让鬼母双眉又皱得更紧了;她了解自己的丈夫,玩开心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而且有险不去冒那就不是萧石竹了,他的骨子里天生就带着。

    鬼母在心中暗叹一声,却还是没有反对萧石竹;她知道东夷洲对九幽国的重要性,所以纵然有千般不愿,可还是轻声叮嘱道:“那你一定要小心啊。”。

    顿了顿声,鬼母抽出一只手来,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又道:“你又要做父亲了。”。

    “放心吧。”萧石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天也不早了,你也快睡吧。”。

    帐外刮起了更大的阴风,如狼嚎似虎啸一般,暴雨在风中更急了。帐中正中处的火塘里,火焰也随着从帐门外吹来的阴风高涨起来。

    一言不发的萧石竹深深地看着鬼母,就这样继续轻轻地,有节奏地拍着鬼母手背;鬼母顿觉有阵阵困意,渐渐地闭上了双目,聆听着帐外的风雨声睡了过去。

    待她熟睡后,萧石竹又蹑手蹑脚地把她的手放回了被子里,悄然起身缓步走到了地图前站定,再次看着上面的点线山水思索起来......

    琅琊山下,酆都军围困此地已有三天之久。但没了幽冥鬼炮和火龙枪的支援后,酆都军每次攻山的伤亡更大。

    尤其是在玄水放弃了山脚到半山腰处的阵地,收缩防御到半山腰至山顶之后,火炮全部集中了起来,打得酆都军每一次进攻,都是在轰鸣声和升腾的火焰中丢盔卸甲的结局。

    偶尔攻到山脚出,冲上了上坡时却有被陷阱和万人敌杀伤无数,不得已退了下来。

    在数十次进攻后,看着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还死伤惨重的酆都军,头疼欲裂的泰山王不得不采取围而不攻。可山上粮草充足又有山中泉水,而且每到夜里,羽苔和狸天骐就会带着飞天军和空骑们,借着黑夜的掩护飞到青木郡中,运来了大批弹药。

    可他围他的,玄水又不在乎,更没有下山突围的意思。如此一来,泰山王围困琅琊关的威慑形同虚设。而玄水每日就在山上静静地看着山下越来越沮丧的酆都军,得意洋洋地笑着。

    而之前提议他求援的将士们,也在一次又一次击退敌人的进攻后,信心越来越强,士气也越来越高涨。

    山上的九幽军中都洋溢着得意洋洋;每日只是期待着一件事,那就是山下的酆都军快来攻山,好让他们杀个痛快。

    越是这样,酆都军越是士气低落。就连能征善战,久经沙场的宿将泰山王,心头也晕绕着一丝烦闷。

    这日,郁闷两字都清晰地写在自己皱起的眉头间的泰山王,正在自己的大帐中来回踱步。

    就在泰山王越来越烦时,忽地有个鬼将并未禀告,就大步如风地闯了进来。

    “启禀泰山王,陛下给我们运来的火弹已到。”那个鬼将在停下了踱步的泰山王面前站定后,才抱拳道:“还有两艘贯月槎和五万援军。”。

    “火弹有多少发?”泰山王闻言,眉头舒展了开来。

    “二百万发。”那个鬼将藏在青铜面具后的脸,也是喜笑开颜。不过随之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失落,又道:“不过鬼炮和业火弹在海上时,就被共工击沉了。”。

    “没事,有了火龙枪的火弹和贯月槎,我们就可继续发动进攻了。”泰山王大喜之下也没多想,右手一挥朗声道:“快把火弹全部集中起来,配发给中军的火枪兵们。让他们在山下列阵后对着琅琊山上射击。”。

    虽然说火龙枪的射程不如九幽国军的暴雨铳,但是琅琊山并不高,而且泰山王已经想到了另一个更好的办法,来弥补火龙枪的射程太短的缺点。

    “把我们带来但一直没有过的巢车都集中起来,交给中军。”不等那个鬼将应声,泰山王又斩钉截铁地道:“让火枪兵登上巢车,让步兵把巢车护送到山脚下。另外投石机和床弩也集中起来,做好掩护巢车和火枪兵的准备。我们主攻琅琊山西面,争取在日落前破其一点!”。

    只要能让火枪兵们站在巢车的望楼上,就能缩短枪兵们与目标的距离,并且还能杜绝仰攻的尴尬。

    “诺!”那鬼将应了一声后,大步离开了大帐。

    不一会的功夫后,琅琊山以西的酆都军中军军营里鼓声震天,号角连响;所有的中军士兵们在鼓号声中忙碌了起来。

    穿戴好铠甲的泰山王,昂首挺胸地大步走出中军大帐,在侍卫和副将们的拥簇下,走到了营外的指挥台上站定后,接过了旗手递来的令旗。

    又过了片刻,中军的酆都军们都已经准备就绪。泰山王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前方不远处的琅琊山,把手中令旗向前猛然一挥,直指琅琊山那边。

    号角再次响起,在指挥台上四周的旗手奋力摇动手中旗杆,杆头挂着的旌旗对着他们的舞动而飞舞起来,发出阵阵呼呼作响。

    酆都军们立刻摆出了百鸟阵,朝着琅琊山浩浩荡荡的而去。此阵以二十五鬼为一小队,再把部队分为一百几十队,好似天空散布繁星那样,让敌人不知该打那个小队才好,特别适合在琅琊山下这样的平川旷野上作战。

    转眼间,琅琊山西面的平原上挤满了鬼兵。飞砂走石间冰冷的杀气升腾漫空,呼啸的阴风凭空四起。

    在这些酆都鬼兵们身后紧随着的,是大量的投石机和床弩,还有巢车等攻城器械。当然,泰山王也没忘了把他的火石炮派上去。

    虽然火石炮的射程不过二三百步,但是这些或是若能抵达山脚,依旧可以打到琅琊山上的半山腰处。

    反观琅琊山上,玄水手下的九幽国军并未任何动静。

    静观其变的九幽军,并不是被酆都军这么大的阵势而吓住,反而是在静静地等待着他们进入自己的射击范围。

    而且敌人此时有些分散,这样的情况下,一炮打去不过只能炸死十余名鬼兵,九幽国军不划算在此时开炮。

    朱亥和吉殇直接来到了半山腰处的前沿阵地上的环山壕沟里,朱亥手杵在边缘上的沙包上,想着山下眺望。

    放眼望去,山下杀声震天,鬼气如冲天黑烟一般升腾而起,遮天蔽日。

    朱亥倒是没被山下的敌军所震撼,但不远处空中飞来的两个巨大圆盘。那两个东西上正中处还有几间阁楼,边缘架着不少的连弩和火石炮,正是被称之为贯月槎的冥界飞船。

    地上的敌军朱亥不怵,可是这高高在上的贯月槎倒是让朱亥不由得皱眉。

    “通知飞天军和空骑,让他们准备迎敌!”朱亥怒吼一声,跟在他身边的传令兵立刻转身而去。

    与此同时,酆都军的先锋已经杀到了山脚下,山上九幽国军不约而同地校准了火炮,对着山下一阵轰击。

    数十道如流星雨似轰然落地的火光从上山疾射而出,在山脚下带起来了阵阵滚滚气浪和迸爆火焰。爆炸轰鸣中,烈焰朝着酆都军们扑面而去。

    酆都军们赶忙惊慌避散,稍有不及,立即就会被毒火神炮炸开的火海淹没,落得个皮肉俱焚的下场。

    阵阵鹰唳随之传来,羽苔和狸天骐带着九幽国的飞天军振翅高飞,朝着远处云端上的贯月槎疾飞而去。

    紧随其后的是坐骑全由能口吐烈焰,浑身赤红的火麒麟和一身紫黑,可以喷吐雷电的紫麒麟空骑。

    自从朔月岛一战后,九幽国军已拿到了贯月槎的所有数据,包括这种飞船的长宽和厚度,还有飞行速度以及薄弱点等等数据。

    赖月绮亲自把这份数据写成了图文并茂的小册子;很快,这本小册子就在九幽国军中流传来开,让九幽军们都知道怎么对方贯月槎。

    见空骑和飞天军已然出动,朱亥便安心了不少,当即又对手下们下令道:“炮不停枪不息,继续打击山下敌人。”。

    话音方才落地,吉殇就带着前沿阵地中的士兵们,给手中暴雨铳填装好了子铳,匍在壕沟边上的沙袋上,举枪瞄准了山下的敌军。

    正在此时,山下的酆都军火枪兵们也顶着炮火列阵完毕,他们将手中火龙枪直指山坡上后,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枪声大作下,道道火弹朝着九幽国军疾射而去。吉殇和朱亥迫不得已,只好带着士兵们猫腰缩进了战壕。

    呼啸着的火弹疾飞了过来,如骤雨一般落在了琅琊山的西面山坡上。顿时烈焰爆舞,冲天光浪连连翻滚,整个山坡上尽是姹紫嫣红,如云兴霞蔚。

    本还凉爽的空气,在不过片刻功夫里就炎热了起来。前沿阵地上九幽国军均是不敢冒头,只得猫在战壕里看着烈焰在四周升腾,热浪在头顶翻滚。

    山下的酆都军看他们被压制住,忽地得意了起来。枪弹填装越来越快,不停息地对着山坡上一阵怒射。

    轰然连震,火光四射,熊熊烈焰在山坡上如汹涌波涛一般咆哮蔓延。

    前沿阵地战壕里的朱亥怒骂了一句粗话,紧握的右拳狠狠地捶了一拳地面。

    就在九幽国军被压制得连还击都没法做到时,山下的酆都军中忽然响起了一阵爆炸和惨叫。

    千钧一发之际,不少的火龙枪相继发生了炸膛;连发火弹后而发红发烫的枪管直接炸开了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