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49】神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人逢喜事精神爽,鬼亦如此。

    自从那夜从鬼母宫回来后的几天,虽依旧天寒地冻的,但萧石竹却是整天都是神采奕奕,精神十足。每次他带着天魁星去巡营他不哼着小曲,蹦达几下就不舒服。完全没有一点快要开战的紧张感。

    军士们看在眼中都一脸茫然,也不知道自己的将军这是怎么了?要是他们知道自己的将军,壮着胆亲了鬼母后,想必就不仅仅是茫然了。

    这天一早,才吃过早饭后,萧石竹便把军中所有的千户们都召集到了中军大帐中,给他们下达了训练任务后,单独留下了巫支祁,英招和陆吾这三个妖魂。

    待大帐中只剩下他们四个鬼后,萧石竹便开口问到:“你们谁和共工还有祝融战斗过?”。虽然在人间时,他知道共工又叫水神,祝融叫火神;但是这神的头衔那无非就是被神话了而已,说白了这两人就是两个氏族部落的首领。

    而现在他也不知道这个两人魂详细情况,所以想着多问问,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万一真像林聪说的,共工和祝融冰释前嫌,携手共进一起打过来了,自己也好有个应对的策略。

    三个妖魂闻言,英招和陆吾都是摇摇头,只有巫支祁道:“我和共工打过,不过海上我不敌他。”。

    “哦?”萧石竹摆摆手,示意他们别站着先坐下后,看着巫支祁问到:“快给我讲讲这个共工;难道他海战战术比你高明?”。

    “也不是,他虽然擅长海战,但是这不是他致胜的主要原因。”巫支祁稍加细想后,缓缓说到:“究其原因第一是他的族人水性极好,离开了战船也能在水中潜水作战。第二是他有一种战船,名曰福船。这种战船高大如楼,底尖上阔,首尾高昂,两侧有护板。全船一共分四层,下层装土石压舱,二层住兵士,三层是主要操作场所,上层是作战场所,居高临下,往往弓箭向下发,便能克敌制胜。”。

    “在海战中,面对它我们的海鹘都不用打了。这种船首部高昂,且带有坚强的冲击装置,乘风下压便能犁沉敌船,海鹘在它面前只有被撞沉的份。”巫支祁说到此,不再多说。

    也没必要多说什么了,光是这种操纵性又好,且能在浅海和深海都能进退自如的大战船,说它在海上就占尽了优势一点也不为过;那还打个屁。但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做到完全的无懈可击,从人间到冥界此乃永和不变的定律。海战他共工有优势那陆战便未必,且这样的战船太大,鬼母国外的海上岩柱林屏障可以使得它进不来,于是看到一丝希望的萧石竹又问到:“那他们陆战呢?”。

    “这就不知道了。”巫支祁把头轻轻的一摇,道:“我和他也打了一次海战,最后是靠着凿船战术勉强逃走的;后来就不敢去招惹他了。”。说话间,脸上浮现一丝尴尬之色。能让曾经的瞑海一霸尴尬,看来这共工的海战能力和他的战船威力确实名不虚传。

    萧石竹闻言稍加沉思后,又问到:“那祝融呢?”。

    “他步战不错,在玄炎洲那是远近闻名的步战高手,且国中军队也擅长使用火器。”巫支祁呵呵一笑,接着面露鄙夷之色的道:“但海战就是个渣渣,要不是他们两国的国境线相连,他怎么可能和共工打个平手呢?如果是两国隔着海,那他只有被共工弄死的份。”。

    他话音方落,萧石竹便皱纹问到:“你刚才说福船时候,说‘上层是作战场所,居高临下,往往弓箭向下发,便能克敌制胜’。你只提到了弓箭,难道共工没有在船上装火炮?”。语毕又习惯性的啃着自己的指甲,沉思起来。

    巫支祁稍加细想后,点头肯定说到:“好像是的,据说他的族人对这些会爆炸和着火的武器都有些忌惮;一般很少用的。但是我和他打的时候,他的福船是乘风碾压我的战船,也没怎么使用船上武器,所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火炮。但是没有火枪是肯定的。共工好像一直对这些武器,也没太大的兴趣。毕竟他的船队除了惧怕酆都大帝的宝船舰队外,在冥界海上已是无敌手了。”。

    “哈哈。”听到此,萧石竹便笑了。无敌手这三个字在他看来,就是个笑话。如果真的有着这种类似于战列舰的大型战船,而他共工居然不配备火炮,那就真是个蠢货。

    “好像巫支祁还提到了凿船战术取胜?”想到此,他赶忙收起笑容,随即又对巫支祁问到:“那一战,你是凿了他的船然后跑的?”。

    “是啊。”回忆方起,巫支祁眉宇间便浮现了淡淡的挫败感。嘴里缓缓说到:“我派手下去凿沉了他的两艘船,为我们争取了逃跑时间。但我派去的手下,也没活着回来。”。语毕,巫支祁低下头去,脸上挂着丝丝悲情,好似在给死去的弟兄们默哀一般。

    此言一出,别说是萧石竹,就连英招陆吾也是一惊。巫支祁的水猴子们水性极好,在前不久的那战中,大家都深有体会。

    两里的海路,他巫支祁的手下可以一口气都不换直接游过来,要不是有水底龙王炮,萧石竹他们早喂鱼去了。

    但巫支祁的手下,去凿了共工的船后就有去无回,而共工又不愿意用火器,说明双方的军士在水下进行过比试。由此可见共工的族人水性,比巫支祁的手下更胜一筹。且在水中搏斗,想必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萧石竹再次陷入了沉思;这样彪悍的敌人,看来只能动用羽人的空军了。但如今这支奇兵,却又数量太少。

    只是面对共工不足为惧,连火枪都没有的,光靠弓箭伤不了展翅高飞着的羽人们;怕就怕他和祝融真的联手了,而对方却是有火器的,羽人军一旦损失太大,一时间也没法补充兵源。

    更何况西面,还有个鬼王要对付呢。国中任何一方面的损失太大,都可能导致鬼母国在此战中一败涂地;萧石竹如今可输不起。

    想着想着,萧石竹突然想起了什么,眼前一亮后对巫支祁问到:“冥界有什么氏族,人魂也好妖魂也罢,水性是可以和共工族人媲美的吗?”。

    “有啊。”巫支祁微微把头一点,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道:“龙绡宫的鲛人。”。他话音方起,萧石竹已经起身走到了地图边,仔细寻找起龙绡宫来。

    “在这。”巫支祁随之也走了过来,一指地图上,三星岛南方偏西之地的一处小岛。萧石竹细细打量着那个小岛,只见在地图上这个小岛也就三星岛的一半大小,但旁边的注解却让他看得好奇,恨不得现在就去看看这小岛模样。

    注解是这么写的:龙绡岛上小下大,下如岩柱,其上多有洞窟纵横交错,深不可知,常有海鱼穿梭其中,鲛人世居于此。

    “鲛人?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吗?”萧石竹转头看着巫支祁问到。

    “是的,我与他们头领泉先有些交情。”英招也走上前来,不等巫支祁开口便说到:“他们是妖魂之中,性情比较暴躁的一个氏族。一直以来,他们都世居海底,古神在时他们听命于古神,古神们尽数死去后,他们便不再与任何一方势力为伍。”。

    “他们皆是人首鱼尾之状,能织水成绡,坠泪成珠。眼睛在黑暗的深海里也能看的一清二楚,且擅长潜水,在海中极其灵活。”巫支祁接过话来,道:“我还在三星岛做海盗时,每年都要给他们一些好处,才能使得我在瞑海上一帆风顺。”。巫支祁和英招的一席话,使得萧石竹立刻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在战争发动之前,把鲛人拉拢过来。

    从他们的叙述来看,这些鲛人就等于冥界的潜水艇,若能得到鲛人的鼎力相助,对付共工的战船岂不是又多了一层胜算。

    加上不管墨翟用什么方式把共工和祝融联合起来,那也只暂时的,长久不了。双方没有隔阂就不错了,绝对是毫无默契可言。一旦其中一番退缩,这个暂时的组合攻击便会变得一触即溃。

    想到此萧石竹不再犹豫,急忙坐到书案前快笔疾书写下一份清单,交代陆吾今日务必将其送去军器监,让赖月绮赶快把清单上的物品赶制出来。

    而他,打算带着英招和巫支祁,中午便出发前往龙绡宫。

    按地图上来看,这龙绡岛距离朔月岛也就六七十里的海路,速度快的话,今晚他便能抵达岛上。

    “只怕他们不愿意。”待他说完自己的想法后,巫支祁便有些为难的说到:“自从古神们纷纷去世后,鲛人们便不再听命于任何魂魄,包括酆都大帝。”。鲛人的脾气,他巫支祁在清楚不过了。除了神魂,谁他们都敢跟着叫板。这种妖魂在海中称霸,已经不是一两年了。

    “怕什么,我大哥是神之子。”英招闻言一笑,一把搂着萧石竹的肩头很是自豪的道:“身怀神力的神之子,他鲛人也不敢不服。”。

    此言一出,巫支祁便是眉头舒展,刚才一着急他也把这事儿给忘了;在三星岛上,他便看出了萧石竹是身怀神力的人魂,千年未见。而只有神魂在人间产下的后代而不是他们造出的人,才会如萧石竹一般,即是人魂魂魄却能承载强大的神力。更重要的是,这能增加他们对鲛人说服力。

    萧石竹则是相反,皱皱眉面带疑惑的看着英招,呆呆问到:“我说我是神之子,我可从未说过我有神力啊。”。心中不断想到:“难道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之前我是开玩笑的吗?”。

    “什么?”英招也呆呆的看着他,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后,轻笑道:“大哥你别谦虚了,我至今依然能感觉到你体内的神力的。”。接着他收起笑容,用食指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用颇有疑惑的口吻说道:“只是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

    萧石竹又是一愣,随即还有点小兴奋的他在心中呐喊欢呼道:“不会是真的吧?难道我也有传说中的超能力?上天还是遁地?那在人间的时候我怎么没有发现我的这些本事?”。想到此,脸上又浮现了淡淡的半信半疑之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