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89】巡视刀山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地上的爆炸瞬间湮没了酆都军的炮阵;泰山王带来的五十门幽冥鬼炮,有三十门都安置在西面。但在飞天军的空投带起的爆炸和烈焰中,抛飞的土石下化为一堆破铜烂铁。

    随着爆炸而炸开的业火弹中,疾射出的业火随风蔓延溅射,炮阵四周的酆都军避无可避下,瞬间自食其果。

    他们连惨叫和惊呼都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口,就被业火和爆炸烈焰淹没。

    一时间酆都军中阵脚大乱,对九幽国军的畏惧更重几分。他们慌乱地举起手中弓弩和火龙枪,对着头顶空中一通乱射。

    但却是无济于事!

    鉴于之前的经验,幸存下来的九幽国飞天军已迅速飞到了他们枪箭射击不到的高度,居高临下的投下*,在轰隆声中,要烟火高扬下扬长而去!留在了酆都军中军里的,只有一片满是焦痕的土地,升腾的浓烟和熊熊的烈焰,还有一堆酆都军带火的残肢碎肉。

    看似是九幽国军暂时占了上风,实则不然。

    琅琊山南北两面的进攻还在持续,而西面的炮楼坞堡,有半数以上早在酆都军的业火弹的轰击下,成了一片焦黑的残垣断壁。

    至于其中的九幽国军,自然也被鬼魂克星之一的业火烧死了无数。

    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酆都军的步兵方阵却偏偏在此时杀到了西面山脚下。酆都军们毫不犹豫地架起了云梯,朝着山坡上爬去。

    九幽国在关隘西面的守将朱亥见状,赶忙带着两百鬼兵杀了过去,但却还是晚了一步,千余名酆都鬼兵已经顺着云梯爬上了临近山脚处的悬崖,朝着半山腰处冲杀了过来。

    而之前玄水安排在这几处临近山脚处的悬崖上的守军,早在之前横死在了酆都军的火龙枪和幽冥鬼炮下。

    朱亥赶了过来,手中两柄铜锤挥舞得虎啸生风,直把身前三个敌军打得头破血流,相继*迸裂后一命呜呼。

    又把另外两个逼退了半丈,不偏不离地正好撞在了身后来鬼手提的钢刀上。

    鬼血喷溅中,朱亥双锤抡起又打,勇猛无比,杀得势头正盛的酆都军哀嚎四起。紧随而来的二百九幽国军也立刻杀到了朱亥身边,以暴雨铳前头的精钢刺刀与敌人厮杀了起来。

    时而敌不过酆都军时,九幽国军便是不管不顾地扣动扳机,一通扫射,直把身前的敌军尽数来了个透心凉。搞的酆都军一阵慌乱之际,不禁暗自埋怨道:“说好的拼刀拼枪呢?”。

    还有的九幽国军,在无耻方面似乎是得了萧石竹的真传,为了杀敌他们无所不用其极。他们也不露面,就猫在悬崖后那些被酆都军炮击成残垣断壁的坞堡内,把带来的石榴雷拉开引线后,猛然站起身来将其往悬崖下投去后蹲下,同时给手中暴雨铳的枪栓拉开,接着有从断壁后起身,瞄准了身前的不远的敌军眉心。

    一时间,在崖下扶着登云梯,听着悬崖上战友惨叫连连,正在庆幸自己是因为扶着登云梯免于一死的酆都军们,就在随之而来的爆炸和烈焰中成了一堆残肢断臂。

    连带着他们架起来的登云梯,在烈焰中熊熊燃烧。

    关隘西面打得正热闹时,南北两面也不甘示弱。阵阵激昂的冲锋号声中,战鼓轰鸣有如雷动。

    安置在南北两面酆都军中,那剩下的二十门幽冥鬼炮齐齐轰鸣,把一枚紧接着一枚的业火弹直打到了山坡上。驻扎在悬崖峭壁间的九幽国军,随着爆炸横死大片。

    气浪飞卷,掀起漫山业火,就连在林中炮塔上的九幽国火炮,也未能幸免。剧烈的爆炸下,木屑激扬抛飞,焦臭随着硝烟四溢开来。

    浓烟滚滚直上九霄,完全遮蔽住了琅琊关上空苍穹,数十里开外都能看得真切。

    趁着九幽国军死伤惨重,南北两面的酆都军也像西面的酆都军一样,步兵已然组成方阵,护卫着大批登云梯朝着这边而来。

    同时在方阵的后方,尽数都是手持连弩的弓弩手。这些弓弩手们一边行进,一边微抬弓弩对着山上怒射弩箭。

    漫天箭雨扑面而来。几个在炮击下幸存下来的九幽国军,正要给火炮填装炮弹,就被发出尖锐呼啸从天而降弩箭,瞬间射程了刺猬。

    其他的九幽国军赶忙点燃火炮,朝着山下怒轰。火铳兵们也给暴雨铳再次填弹,在山上木石之后举起了暴雨铳,瞄准了山下的酆都军。

    爆炸和子铳随之而来,如暴雨似狂风一般,在酆都军中奏响了死亡的轰鸣。

    但酆都军并未退缩,他们畏惧九幽国强大的火器,却还是在用前赴后继的举动,穿梭在烈焰与浓烟间,告诉着山上的九幽国军他们在冥界地府,依旧是那么的不可一世。

    而山上的九幽国军也都杀红了眼,他们也害怕山下酆都军的火龙枪和业火弹,但他们还是奋然起身,在业火与烈焰间,发起一波一波的猛烈反击。用他们的血肉之躯,在对山下的酆都军咆哮道:“你们只能杀死我们体魄和灵魂,却杀不死我们的勇气!”。

    才飞回到山中的九幽国飞天军和空骑,见到南北两面还有幽冥鬼炮,赶忙把火器补充完毕后再次起飞,分成两拨朝着南北两面疾飞而去。

    大风鼓舞下,无数的石榴雷和燃烧罐,还有火龙出水再次冲入酆都军的炮阵中。在带走了上万九幽国军的性命后,泰山王带来的五十门幽冥鬼炮终于尽数毁灭。

    但酆都军攻势依旧不减,枪炮轰击下,他们用手中连弩和火龙枪,掩护着步兵战友们,朝着山脚下如潮水一般杀去。

    硝烟弥漫的山上,九幽军也死伤惨重。多数士兵已然浑身是血,却是只要没有断手断脚,只是用布条胡乱包扎一下伤口,便立刻投入了战斗中。

    强攻了几次也没能攻上去的酆都军,都开始有些泄气了;九幽国军的数量远不及他们,但却死守着这座小山毫不退让,反而越战越勇。

    杀声震天动地,摄人心魄。

    九幽国军中,有不少还是鬼龄不过十七八岁的青年,甚至有的鬼兵是第一次上战场,却也在残酷的战争中,在昔日的好友倒在血泊里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冒着火龙枪疾射出的火弹,将一拨又一拨爬上山来的酆都,不厌其烦地一次次赶下山去。

    他们强大的意志力和勇气,已然超出了酆都军的想象,也是向来趾高气扬的酆都军们所不会懂得。正是这种意志和勇气,支撑着他们奋勇杀敌一往无前。

    纵然血染铠甲,纵然千疮百孔又怎样;他们为了不再被奴役,不再没有尊严,不再没有自由和平等,也为了保护他们珍视的一切,用火铳和刀剑,嘶吼着咆哮着,在酆都军身上留下了致命的血窟窿!

    就在此时,在外围把守琅琊山四面各处要道的夏州国军,见迟迟没有九幽军前来救援,也抽调了不少兵力赶了过来,加入了战局。

    山上的九幽国军,压力也越来越大了......

    刀山岛南面的港口上,九幽国军列阵与港口后的海滩上,静静地看着一支庞大的水师从南面而来。

    在林聪从此地率军东征后,刀山岛的管理交给了一个名叫雀鹰的女鬼,她是与画眉同时期从九幽国学宫毕业的学徒。

    与画眉不一样的是,这个女鬼是一个惨死的厉鬼。她那苍白的脸盘上总是带着几分寒意,两个深深的眼窝里总是挂着几分忿恨和怨气。别的鬼流泪,而她的眼眶只会流血,嘴里发出的声音而总是那么的凄厉;故而总是带着几分恐怖。

    这也让她来冥界数百年了,一直很难就业,经常受到诸鬼的歧视,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要不是她在路边快饿死遇到了打进共工国来的萧石竹,也就没有她的今日了。

    但或许是厉鬼的缘故,她做事也是雷厉风行,惩戒九幽国的叛徒决不手软。萧石竹本想让她留在朝中做个酷吏,也好威慑那些心存反心之鬼。

    可是九幽国国土扩张迅速,鬼才明显不够用,此决定也因此搁置,只好把她调来管理刀山岛。

    而着也是把她放对了地方;刀山岛是九幽国的边境,也是酆都大帝的痛楚之一。自从被九幽国占据后,北阴朝水师常来袭扰,试图夺回此地。

    而在雀鹰上任后,她立马给手下军士下了一道军令:但凡入侵者,杀无赦!

    从此以后,酆都军的袭扰战船就成了打狗的肉包子,但凡靠近刀山岛后只有有来无回这一个下场。

    此时她也穿戴整齐,站在港口上眺望着远方那支庞大的舰队。她知道,旗舰上载着从不歧视她,并且对她有着知遇之恩的鬼母和萧石竹。

    目送着舰队越来越近,雀鹰心中的激动也越来越盛。

    旗舰率先进入港口,待船停稳放下宽大的舢板后,萧石竹就搀扶着鬼母,小心翼翼地从船上走了下来。

    岸上军士随着雀鹰,对这二鬼欠身垂首,同时齐声高喊道:“恭迎九幽王和国母,莅临刀山岛巡视。”。

    才站到岸上,环视着四周的萧石竹,嘴里蹦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里的山丘还真全是刀剑组成啊!”。

    鬼母赶忙咳嗽一声之际,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同时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当地官员和士兵都还没有直起腰来呢。

    萧石竹这才赶忙收起好奇,一如既往地笑嘻嘻地对诸鬼朗声说到:“诸位不必多礼,我就是来瞧个稀奇,同时慰问诸位;你们守岛辛苦了!”。

    “保卫家园,在所不辞。”那些阴兵鬼官们又齐声一喊后,这才缓缓地直起腰来。

    “雀鹰,你好像长胖了啊。”萧石竹接着把目光在对面的雀鹰腰间一扫而过,笑着道:“是不是当地的海鲜给你吃胖的?”。

    他明明记得,以前此鬼是有着楚腰的,怎么一年多不见,这腰肢却是壮了不少?

    此言一出,雀鹰到没什么,只是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同时她嘴里那两排尖锐的牙齿也露了出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