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48】一亲芳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会不会是陷阱?故意引导我们草木皆兵?”在一旁也看了信中内容的陆吾,若有所思地道:“他也是墨者,怎么可能会给我们通风报信呢?”。

    萧石竹也有点拿捏不准,低头沉思着。

    陆吾说得不无道理,林聪确实是个墨者。按常理来说,不可能给他们传书才对。但从如今墨家种种行动来看,在他三番五次的破坏对方的宏图大业后,对方现在确实已经把他视如眼中钉肉中刺。

    而林聪又是个墨者,他的话也不能全信。

    思索了半晌,也没想明白个子丑寅卯的萧石竹依然难辨真假,只得说到:“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得早做准备了。”。

    陆吾细想片刻后觉得可行,也是点点头道:“也好,早有准备万一是真的,我们也不至于事发时手足无措。”。

    “嗯,就算是假的对我们也没什么坏处。”萧石竹把头一点,道:“只是此事先别声张,你们抓紧士兵的训练,尤其是羽人和猴妖,还有新招募的那两千新军。之前的赏罚训练制度,要延续使用。另外我会和鬼母把李好李猜和杨巅峰也要来,让他们统领那两千新军。作为密使,战斗技巧他们也不弱。”。

    “好的。”陆吾点头应了一声。

    正在此时,一个士兵喊着“报!”跑了进来,在萧石竹身前跪下后,道:“将军,辕门外有个姓赖的女子,说是有要事相求。”。

    “正好。”萧石竹闻言面露喜悦,一扫之前看完信件后的狐疑,微微一笑后站起身来,大步往帐外而去,嘴里说到:“我这就去见她。”。

    带着金刚来到辕门外,就见卫兵拦下了已经换上女装和女妆的赖月惊。

    “别紧张,这位是我的贵客。”萧石竹示意卫兵们稍安勿躁后,走到赖月惊身前站定,兴致勃勃的问道:“想通了?”。

    赖月惊微微额首,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真本事的。”。其实有办法活下去,谁也不愿意做黑市商人或是海盗。比如巫支祁,比如现在的赖月惊。

    如果萧石竹能给她一份正大光明的工作,鬼才愿意在黑市上整日提心吊胆的瞎混呢?

    “那好,我现在就带你去见鬼母。”说着此话,萧石竹便大步朝前而去。赖月惊见那些卫兵纷纷对他行礼,也打消了心底最后一丝疑虑,赶忙追了上去。

    到了鬼母宫中后,萧石竹和赖月惊在内庭的宫门前站定。说明来意后,静静的站在原地等着去回报的卫兵回来。

    半晌后,那个报信的卫兵折返,对萧石竹行礼道:“萧将军,吾主请你入内庭说话。”。

    “辛苦了。”萧石竹说着,掏出一两碎银子塞到那个卫兵手中后,让金刚在去天狗苑找李好他们玩会,自己带着赖月惊往内庭而去。

    来到万象宫中,赖月惊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满心好奇和欣喜,一脸兴奋的她左瞧右看,且张大嘴巴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待她看够这些富丽堂皇的装饰后,才见到高坐其上的鬼母,顿觉之前自己的表现有些失态,赶忙跪下磕头,诚惶诚恐地道:“民女赖月绮,拜见吾主鬼母。”。

    “赖月绮?你不是叫赖月惊吗?”笔直站在她身边的萧石竹,用惊愕的目光看着她,片刻后恍然大悟道:“哦,你名字都告诉我假的,不厚道。”。

    “起来吧。”鬼母看着赖月绮嫣然一笑,拂袖到。语气平淡,显得她更亲和一些,打消了赖月绮心头不少的紧张。

    待赖月绮站起身来后,萧石竹把她的情况给鬼母细细详说后,道:“鬼母姐姐,这可是个宝啊。比起你军器监里的那些废柴做的废品,她做的东西就是精品。”。说着从自己怀里摸出一柄连珠铳来,走上前去,双手捧着递给鬼母。

    鬼母接过来细细打量一番后,确实如萧石竹所述制作精致,每个部件都堪称完美后,望向还有点忐忑不安,垂手低着头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的赖月绮,缓缓问到:“抬起头来赖月绮,这真是你做的吗?”。

    “是的。”赖月绮轻声一答,微微抬起头来却始终不敢直视鬼母的眼睛。

    “好,英雄不问出身,只要你以后别做违法之事,我可以看在萧将军的面子上,给你一个职位——军器监主事。”鬼母把连珠铳还给萧石竹后,起身走到赖月绮身边,细细打量着对方的面容,道:“还有你手下的工匠们,皆可入军器监做事,吃俸禄。但只有一点,以后你们和黑市再无关系,你可愿意?”。

    赖月绮闻言在抬起一点头来,看向鬼母眨眼问到:“真的?”。眼中尽是渴望和不可思议之色,交织在一起。

    “你没听过君无戏言吗?”鬼母淡然一笑,道:“身为国主,本王岂会诓骗你。”。话音方落,赖月绮便再次跪下,对她磕头连声说道:“多谢吾主,多谢吾主。”。

    “辰若。”鬼母转头看向辰若,道:“你带赖月绮去吃点东西,然后安排她今晚在宫中好好休息,明早带她去吏部报道。”。

    待辰若应了一声后,鬼母又道:“去吧,我和萧将军有话单聊。”。辰若闻言,对鬼母悄悄的挤眉弄眼一番后,露出一个“我懂的”的微笑。

    然后走下台子,扶起还跪在地上的赖月绮,带着她走出殿外。

    偌大的大殿上,只剩下鬼母和萧石竹后,鬼母又坐回了自己的宝座上。

    “所以说人才也好,鬼才也罢,从不缺乏。缺乏的,只是发现的他们的人或是鬼。”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萧石竹感叹一句后,转头看着正斜靠宝座上,托腮看着他而看得入神的鬼母微微一愣后,伸手一抹自己脸颊,问到:“我的帅脸上,难道残留着饭粒?”。

    “啊?”鬼母也是一愣,接着缓过神来后白了他一眼,又快速微微垂下首去,道:“还帅脸呢?这么不要脸的自夸,也只有你能毫不犹豫的说出来了。”。说完嗤嗤一笑。

    “那不是帅脸是什么?”萧石竹笑着答了一句话后,从自己袖中掏出林聪给他的信,递给鬼母道:“哦对了,刚才我收到了这个。”。

    鬼母赶忙收了收心,接过信件展开一看后,面露疑惑之色的问到:“这个从水从中是谁?”。

    萧石竹给她解说了一番,并且把林聪的事情也告诉了鬼母。但却始终没敢把自己要土缕,吃掉一个鬼差的事情说出来。

    “嗯,确实拿不准他所言是否属实。”鬼母沉思片刻后,把信件递给他后,问到:“你有什么打算?”。

    “其实也没什么,我打算先信以为真,准备好防御的事。”萧石竹也收起笑容,面露认真之色微微垂首道:“万一要是真的,我们也好有个准备,不至于被对方打个措手不及。”。

    “但是我觉得,这事情还是先不要声张。”萧石竹稍加思索后,又道:“毕竟信里还提到,你身边还有一个内奸。所以你得暗中调动部队,加强国土防御了。另外调兵的事除了你我,谁也不许知道。也不要通过任何一个大臣的手,你亲自调动既可。”。

    “另外,以练兵强国为由,加速各军的日常训练以及火器配备。巫支祁贡献的财务,正好可以用在这儿。”接着,萧石竹又补充一句。

    “两手准备吗?”鬼母微微颌首问到,眉宇间浮现了丝丝满意之色。

    “是的。”萧石竹把头一点,严肃的说道:“还有一个事情,边防部队近期要完成换防,让敌人按在我们身边的内奸,也无法把布防情报送出去。而我发明的那些水晶棱镜,可以让工匠们暗中开始大规模生产了。用来置于朔月岛四周的岩柱上,作为防御设施所用。一旦敌人来袭,它们反而可以让我们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那些岩柱最矮的也有数十丈,且很密集。我算过,冥界暂时还没有大炮,能置身岩柱林中后还能打到任何一棵岩柱顶端的。如果我们在岩柱上放置水晶棱镜,白天敌舰就别想打进来。只要不放置到太外围的地方,敌人都奈何不了我们。”待他语毕,又见鬼母再次托腮端详着他,眼中尽是敬佩之色。

    “哈哈,别羡慕哥。”萧石竹见状大笑一声,道:“哥只是比你们多受了个九年义务教育而已。”。

    “什么教育?”鬼母对他好奇的眨眼问到。

    “就是上学。”萧石竹淡淡一答后,挠头道:“对了,赖月绮去了军器监,以后我的萧家军要什么武器就和你买。这样雪花膏的收入,几乎都可以流入你的国库。”。

    “嗯。”鬼母把头一点,调笑道:“我可要按原价出售,到时候你可别心疼钱啊?”。

    “不心疼。”萧石竹毫不犹豫的把手一摆,道:“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说得鬼母顿时一脸娇羞,再次微微垂下头去。

    由于紧张她不敢去看萧石竹一眼,却又总想着抬头看看对方,内心很是矛盾纠结,虽想努力去保持平静,心中却不断的反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瞬间褪去了往日的威严和高傲,倒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手足无措起来。

    她甚是可爱的飞霞双颊,以及那尽显风情万种的娇羞模样,使得风姿绰约的气质在这一刻从她身上淋漓尽致的体现而出;萧石竹看得已怦然心动。于是他一咽口水,壮了壮胆后俯下身去,趁其不备用手捧住对方的脸颊。一脸惊慌的鬼母抬起头来,正好迎上了萧石竹炙热的目光,四目相对下,只见萧石竹凝视着她那双顾盼生辉的大眼睛一秒后,毫不迟疑的把自己的双唇往她嘴上亲了下去。

    鬼母还没反应过来,也没来得及挣扎或是质问他要干嘛,自己已经被吻住。半推半就的稍微挣扎了一下,也把双臂挽在了萧石竹的脖颈上。

    这一刻,瞬间万年,四周的一切包括时间,在鬼母看来都仿佛禁止了。待半晌后,萧石竹的双唇离开她的樱桃小嘴,时间才再次动了起来。只是鬼母却迟迟没有缓过神来,愣愣的看着用衣袖一擦自己嘴巴的萧石竹,双颊发红发烫。

    “爱死你了。我很晚遇见你,但余生只爱你!”萧石竹在她还没缓过神来时,抛下这么一句话后便转身离去。此话如余音绕梁一般在鬼母耳边久久回荡,使得她脸上的羞涩也是越来越重,心跳也不断加速,久久不能平静,让她感觉有些缺氧,却又那么的甜蜜。

    待萧石竹都离去半晌,她才边回味着萧石竹留下的那句话,边捂脸摇头嗤嗤偷笑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