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47】急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虞山城外,枯木林中的黑市里。

    一切谈妥后,萧石竹交了定金,对赖月惊道:“那赖掌柜,半个月后我带人来收货,你可要给我好好做这批货。”。

    “你放心吧萧掌柜。”赖月惊嘻嘻一笑后,郑重其事的叮嘱道:“记得是晚上来提货,千万别白天来。”。

    萧石竹点点头,应了下来。毕竟这是黑市的生意,见不得光的。随之他带着巫支祁和金刚,悄然离去。

    “将军,这连个契约都没有,会不会被她给坑了?”刚出枯木林,有些担忧的金刚便急忙问到。

    萧石竹笑而不语,巫支祁却搭话道:“金刚老弟,在黑市做生意,信誉比命和钱都重要。比起小虞山城里那些合法商人,黑市商人是很少做出黑吃黑的龌龊事的。他们又不是土匪,也不是海盗。只不过是一群夹在黑白两道之间,谋生活的鬼罢了。”。几天下来,决定改过自新后的巫支祁也和他们混熟了,称兄道弟的。

    “听听,什么叫专业。”萧石竹得意的一笑,指着巫支祁对金刚道:“这才叫专业,解释的一字不差。确实如此,在黑市上混,信誉比命重要,否则你得罪了谁,都别想再干下去了。虽然有的黑市商人势力也不小,但还做不到只手遮天的地步,所以他们把信誉看得很重,你就别多心了。”。

    “嗯。”金刚见他们说得如此肯定,微微细想后也不再多疑,道:“那大人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

    “嗯,安安心心的。”萧石竹说着,大步往前走去。

    半个时辰后,他们才进的辕门,就见到羽荣和千户青木迎了上来。但见巫支祁后,羽荣的脸便沉了下来。最近谁都和巫支祁关系渐渐的好了起来,唯独羽荣和他的羽人军,对巫支祁总是心怀芥蒂。毕竟巫支祁当年对他们进行过大屠杀,这可不是一两句巫支祁也是被墨翟利用了的话,便能化干戈为玉帛的。

    “将军。”青木在萧石竹身前站定,笑逐颜开道:“你的帅旗,你的帅印都已经送来了。”。

    “这么快。”萧石竹闻言也是喜笑颜开。

    “是啊。”青木一边把他们迎了进去,一边说到:“钦差就在中军大帐里呢,正等着你去接旨。”。萧石竹闻言,加快脚步往中军大帐而去。

    来到大帐里,只见鬼母的四大女官之一夏星,正带着禁军在大帐中恭候着他。

    “你可算回来了。”夏星一见到他,便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道:“奉吾主鬼母口谕,请萧石竹接旗。”,说着,接过身边侍卫捧在手中的黑色旗帜。

    萧石竹点点头,跪在地上。跟在他身后的青木金刚,巫支祁和羽荣,也跟着跪下。

    “正式封东城卫指挥萧石竹为讨逆将军,官居三品。麾下之军从即日起,改名为萧家军,羽人军与巫支祁的猴妖军,归入其麾下为其效劳;除本王与主帅萧石竹外,国中其他官员不可调动。赐萧石竹帅旗一面,帅印一枚。”。说着便把旗帜递给了萧石竹。

    “诺。”萧石竹说着,伸手接过旗帜。能与其姓命名的军队,殊荣不小;且这是冥界有史以来第一支用主帅姓命名的军队。这不仅高兴坏了萧石竹,也让他身后的属下们自豪无比。

    夏星伸手扶起他后,面露敬佩之色,对萧石竹淡淡笑道:“萧将军年纪轻轻,就有此殊荣,令老妪佩服。”。眼中充满真诚,毫无半点虚情假意。

    “哪里哪里。”萧石竹克制着心里的激动,陪笑着对夏星道:“夏大人才是厉害,传说断案如神,做事豪不拖泥带水且心细如发,我还要和你多多学习。”。

    “萧将军客气了,口谕已传达,刑部那边还有诸多事务,那老妪这就告辞了。”拱手抱拳说完此话,夏星便转身带着自己的禁军护卫,扬长而去。

    “慢走啊,夏大人。”送走了夏星后,萧石竹看着手里的旗帜,收起笑容对金刚道:“擂鼓集合。”......

    片刻后,所有的军士都穿戴整齐,手持各自武器到校场上集合。黑底白边的长形帅旗已经挂起,正迎风招展。旗首绣着鬼母国弯月环日的图纹,旗帜正中处用显目的红色丝线,绣出一个大大的“萧”字。

    站在点将台上的萧石竹,环视着下方军士,见他们军容整齐,神采奕奕后,满意的点点头,朗声道:“都领到冬衣了吧?”。

    早在前几日,萧石竹便算着马上要入冬了,于是提早请人为军士们赶制了冬衣。

    “是!”下面的军士齐声大喊到,随即看看穿在自己身上暖和的新冬衣,不约而同的咧嘴一笑。

    “那就好,我敢拍断我胸膛骨对你们保证,国中没有一支军队,有我们萧家军有这么多的福利的。你们去问问,问问西城卫的弟兄们,或者南城卫的,他们能每年都发冬衣吗?”萧石竹在台子上缓步踱步,嘴里自豪的说到:“肯定不能!但我保证啊,我们萧家军是可以。不但可以给你们发冬衣,还有夏装。另外除了这些,每天你们都有肉吃,鸡肉牛肉猪肉咱们换着吃,这些福利别的军队是没法比的。除了老婆我不能每个给你们发一个外,吃穿你们都不用愁。”。

    说到此,下面的军士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给你们好吃好穿,不是让你们来做老爷兵的,也不是让你们来做痞子兵的。”萧石竹也是淡淡一笑,接着话锋一转,肃色道:“能入萧家军是你们的荣誉和骄傲,所以为了这份骄傲,这份荣誉,你们闲时得努力训练,战时得奋勇杀敌;萧家军没有怕死的,你要怕死趁早滚蛋。且我要你们,我的袍泽弟兄们提到萧石竹三个字,想到的就只有我的将军!我,提到你们,我的袍泽弟兄们,想到的也只是我的军队。”。

    虽然借用了一些人间电视剧里的经典语录,但话说到此,下面的军士们已是情绪高昂;因为将军短短几句话说明了他认可他们,所以军士们纷纷把身为萧家军一员的荣耀,深深烙印在各自的心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但萧石竹觉得还不够,于是又抽出自己腰间的宝剑直指苍天,环视众将士大声问道:“你们是什么?”。

    “萧家军!萧家军!”军士们不假思索,不约而同的大喊到。余音回荡在军营上空,久久不散......

    入冬后,天气一天比一天更干燥了,萧石竹的雪花膏却是越来越好卖了。不少前来鬼母国做生意的商人闻听这是神物,也会大批购买,拿去别的国家大赚一笔。

    而萧石竹则按约定,每日都把雪花膏那刨除本金后的收益,送了十之三四入宫。其他一部分拿来招兵,剩下的都存起来,等着过几日去赖月惊那儿结尾款而用。

    到了第十五天夜里,他让一营的军士们换上便装,跟着他去了枯木林黑市。到了哪儿后,已经打扮成男子模样的赖月惊早已带着手下恭候多时。

    萧石竹让军士们仔仔细细,慢条斯理的一一验货。待士兵们回报所有火器皆无瑕疵,制作精细后,便结了尾款。

    “大哥,以后要什么再来啊。”赖月惊点着银票笑笑到,眼中闪过一丝爱财之色,跟个老地主一般。

    “嗯。”萧石竹把头一点,对她道:“哪天要是不想再过这种的日子,到城东萧家军营地找我,我给你阳光下的生活。”。

    “怎么大哥,意思你还认得军中的人咯?”赖月惊虽然早已猜到萧石竹来头不小,且这段时间她也打听了下,此人魂就是“萧一哥”牌雪花膏的幕后老板,但黑市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问客人的背景的,所以她也再深入的打听。此时见萧石竹说得如此轻松,心中多少有些狐疑,认为这人魂会不会是在吹牛?

    “认识,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在军中安排个官职。如果不喜欢军营生活,我可以给鬼母谏言,让你去军器监做事。”萧石竹把玩着鬼母赏的扳指,淡淡说到:“你的工匠们,也可以带去。”。

    赖月惊一愣之余,还是半信半疑;她无非是个心灵手巧,擅长精通奇巧淫技的黑市商人罢了,要文化没文化,要人品没人品,怎么可能入仕做官呢?

    殊不知萧石竹给鬼母的谏言,便是有才之鬼不必有德,知鬼善用方才是王道。而鬼母,已经准了他的谏言,正在着手在全国开始实施这一政策。

    而她赖月惊,有着做兵器的天赋,正好可以入军器监,用来大力发展鬼母国军的火器。这也正是萧石竹,看上她的地方。

    萧石竹见她心怀余虑,便掏出自己的腰牌,递到她面前道:“放心,我是看重了你的才能,不是诱骗你去吃官司的。”。说完收起腰牌,带着军士们运送着火器,朝着小虞山那边而去。

    留下呆愣的赖月惊,站在寒风中半晌没回过神来。

    萧石竹才回到军营中军大帐里,屁股还没坐热,火急火燎的陆吾便找到了他,递给他一封书信后,道:“大哥,酆都来的加急信。”。

    “酆都?”萧石竹把疑惑的目光,从陆吾紧张的脸上,移到了方才接到手中信封上。心里不断猜测:“难道是秦广王?”。但此念方起,他马上又在心里否定了这个猜想;若是秦广王发现了他杀了自己的手下要问罪,不可能给他传书,而是直接传书鬼母才合情合理。

    想到此,萧石竹安心了许多,赶忙屏退左右后拆开信封取出信件,展开一看。

    但见上面写到:“萧大哥,你铲除了墨的密使,收复了三星岛惹急了他,他已准备动手,怂恿鬼王联合共工祝融两大诸侯,对鬼母国出兵。且在鬼母身边,还潜伏者一个外号冷子的墨者,请务必小心。”。落款处写的是从水从中。

    萧石竹看着这个落款顿时想到了林聪,因为从水从中是个冲字,而之前他都不止一次的问对方,怎么不叫林冲。而信中的墨,指的应该就是墨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