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53】南北夹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宋帝王惊愕半晌过后,垂首沉吟着思忖起来。转轮王虽未催促他,但在这严冬天,且阴冷而充斥着鬼气的大王殿上,也急得满头热汗。

    东征物资乃是他负责的差事,连连出事自己必然脱不了干系。这也就罢了,关键是平等王的凤麟洲招安搞的有声有色的,不但麻寿国宣布了接受招安,就连无头鬼国也随之表示,愿意接受招安。

    双方对比下,难免显得他轮转王无能。

    若是往日,与他转轮王关系很好的阎罗王在酆都,尚可找对方商议。可现在阎罗王也在东夷洲,他只能来找宋帝王,这个跟他关系也还不错的阎王了。

    暗忖许久后,宋帝王还是决定帮转轮王一把,于是又翻看了一番那两本奏本,才抬起头来,再次看向那一脸焦急与无奈的转轮王。

    宋帝王眉头舒展轻轻一笑,缓缓说道:“转轮王你只需把淮山粮仓的恶战夸大;并且将泰山王的鸣风谷失利,归咎于是他的指挥不当,好大喜功急于求成就行。”。

    向来聪明的转轮王闻言忽地一愣;前面的话他能理解,而且己末舰队已无幸存军士和战船。这乃是事实,可见那一战打得何等惨烈。

    如果再将这种惨烈夸大,反而能博得一些同情。更何况他转轮王也没在前线指挥,六天洲东南沿海一带的部属,均为酆都大帝亲自部属。那酆都大帝再怎么喜怒无常,也不会再拿他转轮王出气的。

    但是后面的话,转轮王不是很能理解。毕竟战报上所写的是,弹药不足导致泰山王所率大军被围困而战败。这又要如何归咎于泰山王好大喜功呢?

    困惑方在转轮王的眉宇间浮现,宋帝王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困惑。当下又是轻轻一笑,漫不经心地缓缓道:“转轮王乃是聪明的人魂,为何只看到战败是弹药未能及时运抵,从而担心自己前途;却看不到泰山为身为主帅,并未将此不利因素,在开战前就考虑进作战计划里去呢?不但没有考虑,他还在一月时间内,将战线向前推进数百里,大军补给线太长,补给自然困难,岂有不败之理呢?”。

    此言一出真是一语点醒梦中,转轮王顿时有如醍醐灌顶,双目也亮了起来。

    是啊,黑的白的不都任由他说吗?只要不改变奏本上的内容,他就不算是谎报。

    且大军补给确实是他负责,也被九幽国偷袭了。但可以将战败说成,泰山王明知补给被劫掠,却还在贪功冒进,才导致了东征大军在鸣风谷被围困而惨败。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转轮王立即向宋帝王投去了感激的目光之际,从袖中掏出十万两的银票,塞给了宋帝王:“一点小小敬意,冥界各大柜坊都可以兑换,请老哥一定要收下。”。

    宋帝王也没跟他瞎客气,连推让都没有一下,就把那银票往袖中揣了去。

    “转轮王客气了,分内事而已。”收好银票后,宋帝王才微微一笑,大言不惭地说到:“同朝为官本就该互相扶持,方能使得朝廷繁荣富强,十洲安定而鬼民安居乐业嘛。”。似乎却是忘了,前一秒他还制定转轮王怎么坑泰山王,以此来把自己的失职撇个一干二净呢。

    转轮王点头称是,道:“那我这就进宫面圣,就此告辞。改日一定请老哥到府上做客。”。

    语毕行了一礼后,收起奏本转身离去。

    目送着他离去的宋帝王笑而不语,心中则暗自盘算着袖中那十万冥银该怎么花......

    东夷洲,木石城外。

    大片的参天大树被九幽国军砍到后,制成了简易的塔楼。在塔楼间的空地上,可见林立九幽国的彼岸花军旗正在迎风招展;军旗下,军帐连绵数里。

    当夜的攻城,最终胜利的还无疑问是九幽国军。强大的火器和健壮的士兵,都让长毛鬼兵们望而生畏。城墙倒下后没多久,他们就统统放弃了抵抗,放下武器投降了九幽国。

    唯一的遗憾,那就是毛民王还是趁乱逃走了。

    据说他带着数十个随从一路向西,马不停蹄鬼不驻足,一直逃往到了夏州国才停下。

    而在战争结束后,九幽国军士并未去追杀他,也未在城中久住;他们选择了在城外安营扎寨,好让城中快速恢复秩序。

    这一举动不但为九幽国军赢得了城中鬼民的民心,也让那些投降的毛鬼俘虏,对九幽国军心生钦佩。

    消息传开后,毛民国国中各城各县相继派出使臣,前往九幽国军中献出所辖土地。并按九幽国军的要求,关闭了国内所有的鬼奴市场,并将奴隶的人魂释放后,给予了这些人魂土地屋舍,以及平等的待遇。

    萧石竹随之下令,把毛民国的土地并为一郡,因其树木林冠稠密,将其取名为青木郡。并且把顺便把林聪再升了升职,让他做郡太守。

    自此,九幽国对毛民国的征战结束,毛民国的土地全部纳入九幽国的版图,而九幽国在东夷洲中,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木石城夜战结束后没几日,林聪也带着部分主力部队来到木石城外,与他任命的先锋朱亥汇合后,商议着怎么战后重建,以及萧石竹交代的,让他们在此地扩军等等事宜。

    毕竟朱亥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千年,最熟悉这儿的民风民情,林聪找他商议是对的。

    可随着军士数量的增加,九幽国军不得不把城外的一些参天古木砍倒,腾出空地来安置军帐。

    北风呼啸,吹得林聪的大帐呼呼作响。

    带着乌纱帽、身着胸口缝着小鬼与云雁图纹团领衫的林聪,端坐在大帐深处的帅案后,注视着站在帅案前的那个尸魂。这种尸身在人间发生了尸变后,魂魄到了冥界成为了自愈能力很强的尸魂的鬼,一进大帐后,顿时有淡淡的尸臭弥漫开来。

    林聪并未因为这股尸臭而皱眉或是捂鼻,反而是面色如常,目光冷静。他把身前这个须发皆白的尸魂上下打量几番后,缓缓开口问道:“你自称来之比尸国,可有凭证?”。

    这个尸魂是几日前从夏州国方向来的,据他交代他可不是夏州国之鬼,而是比尸国的鬼使。千辛万苦穿越敌国,只是为了来见林聪。

    为他见林聪有何事?他也不说。士兵们没法,只得在征求得林聪的同意后,把他带到了木石城外的军营中。

    那尸魂点了点头,从自己怀上掏出一本文牒,递给了后在一旁的朱亥,由他交给了林聪。

    林聪接过来后展开细看几眼,见上面的大印确实是尸魂王奢比尸的大印;此印还是来自于北阴朝,在北阴朝中做过鬼差的林聪,一眼就能看出来绝非伪造。

    他抬起眼来,对那尸魂微微一笑后,把文牒交给了朱亥,让他归还给尸魂后,缓缓问到:“贵使前来我国,是有何事?”。

    “与九幽国做笔交易。”那来使也是呵呵一笑后,用沙哑的声音说到:“不知道贵国有没有兴趣,与我国一起瓜分了夏州国?”。

    林聪和朱亥闻言,都是微微一愣后面面相觑,随之两鬼又齐齐转头再次看向身前,那个面含淡笑的尸魂。

    “此话怎讲?”片刻后,林聪再次开口问到。

    “我国正在夏州国内,与酆都军作战此事,想必大人也有所耳闻;而半月之前,我国鬼兵还在鸣风谷大败酆都军,大人应该也是知道的。”顿了一顿间,见林聪微微颌首后,那尸魂又不紧不慢地说到:“吾主尸魂王如今正在率军继续南进,而贵国又是北阴朝的死对头,这在冥界已是鬼尽皆知之事,何不趁此出兵,与我国南北夹击夏州国内的酆都军残兵败将,将其全歼之后,我们在来瓜分依附着北阴朝夏州国的土地呢?”。

    “那你打算怎么分呢?”林聪可不是不谙世事的小鬼,当下虽有心动却并没有急于表态,而是稍加思索后继续保持着平静,先问问条件。

    “夏州国以国都漫江城分为东西,战胜之后东面归于九幽国,而西面归我比尸国。”来使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

    林聪闻言,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此条件确实不错,九幽国即可以又增国土,还能和比尸国一起夹击酆都军,给东征的酆都大军一计重击。

    可奈何他到东夷洲不满半年,毛民国的战争平息也不过半月时间,当地需要重建,边境防线上也需要巩固防御。贸然进攻夏州国的话,赢了还好说,但是若是输了必然是丢了西瓜还捡不到芝麻。

    一时间,林聪也很是苦恼,只好先对来使说道:“请来使先到营中休息,吃些热食,我这就上报给主公,请他定夺后再给你回复。”。

    那来使也没反对,随之点头称是后应了一声,跟着被林聪传唤来的士兵转身走出了大帐。

    “朱亥先锋将军,你在人间打战的时候我们都没出生呢,论战略经验你绝对不在我之下,对于这所谓的南北夹击你怎么看?”待来使离去后,林聪立刻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双眉紧锁,面色略有警惕的朱亥。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同意此事,让奢比尸和酆都军,以及夏州国军去互相消耗。”只是稍加思索后,朱亥便对林聪缓缓说到:“大人要知道,奢比尸揭竿而起可不全是为了反叛北阴朝的暴政,很久以前他就嫌自己的封地温源谷封地太小,而酆都大帝又不许他自行扩张领土才反的。”。

    在朱亥的话语声中,林聪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认真地细听着朱亥的分析:“奢比尸太自私,私欲太重就导致了他贪念太强。现在说的是平分夏州国东西,但是到时候他未必会这么做。你没看到他虽然派来了特使,但连封简单的结盟书都没有吗?这就是为了不留下白纸黑字,方便以后好赖账。”。

    “南北夹击不过是要利用我军。”说到此,朱亥不禁怒哼一声后,凝视着被寒风吹得飞扬的帐门,眼神都变得深邃了许多:“他尸魂王奢比尸,不过是看重了我军的强大火器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