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49】雨夜攻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既然萧石竹把此事交给萧茯苓,那她就要做到尽善尽美。

    她虽是鬼龄不大,但常伴萧石竹和鬼母左右,也知道自己的父王绝不是个眼光短浅之鬼,更不会去做偏安一隅的诸侯。

    目前的九幽国虽还没有国力去征伐凤麟洲,但不能因此就放弃凤麟洲。既然北阴朝已经在凤麟洲招安,那玄教就更应该在凤麟洲内安插眼线,盯紧了北阴朝的一举一动,以备将来双方开战时,可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胡大人,凤麟洲中的玄教教徒们接下来的工作,由你全权负责,不能让他们的行踪泄露出去。”萧茯苓看向胡回,缓缓道:“他们要做的,就是把北阴朝在凤麟洲中的招安情况,以及招安后的结果等等摸清楚了后,上报给我父王。”。

    “诺。”胡回脑中快速思索一番,也没发现萧茯苓这么处理有什么不妥,于是便点头应了一声。

    “还有一事。”随之,陆吾朝她望去后微微一笑,道:“方才接到了镇星水师的回报,他们与主公安排的攻击淮山粮仓的嘎哥将军回合后,一起进攻了淮山和龟山岛,以及淮水港。并且全歼了北阴朝己未舰队。”。

    陆吾从自己袖中掏出一本奏本,上前递给了萧茯苓后,继而说到:“这是菌人传信的记录,包括了整个战斗的过程,请翁主过目。”。

    语毕之时,又退了回来与胡回再次比肩而立。

    萧茯苓展开草草看了几眼后,脸上才泛起的点点喜悦顿时化为惊愕,随即抬起头来直视着陆吾,问到:“怎么损失这么大?”。

    手中的奏本上写着:“虽全歼敌舰队,但我国舰队也有十五艘大翼战船和二十二艘海鹘,在战斗中被击沉。且有六千水手军士,于此战中战死。”。

    “从菌人的传话来看,北阴朝也开始在水师战舰上配备大量的火炮。”也同样看过奏本陆吾,对萧茯苓缓缓道:“同时学习了我军的海空配合战术,也给每艘战船都配备了空骑兵。如此一来,此战的胜利自然很是艰辛。”。

    面色平静了些许的萧茯苓,微微颌首间把奏本合上,递给了陆吾:“发给我父王吧。”。

    “诺。”陆吾应了一声后再次上前,接过了那奏本......

    东夷洲毛民国。

    在这个位于东夷洲正南的诸侯国西部,是连绵千里的茂密森林。随处可见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以及各种千姿百态的古木奇树林立在地上。

    而在这片密林深处,有一片方圆十几里的城市,坐落在遮天翳日古木参天之间。

    千树环绕中,可见到有一座首尾相连的高大的城墙拔地而起,把这座城市圈了起来。

    在那高墙之后的城中,全是呈长方形或四方形,有门无窗的板岩石屋建筑。它们皆为片石砌墙而圆木为梁柱,再以片石盖顶,很是坚固。

    这便是毛民国中,大名鼎鼎的木石城。曾经是毛民国西部的最大城市,此时此刻则是毛民王的安身之所。

    这一个多月来,毛民王一直是寝食难安的。自从林聪占领了他的南部山湾后,大批的九幽国士兵和家眷,就从九幽国各地赶来,涌进了他的国中。

    随之林聪采起了步步蚕食之策,一点点向前推进。他从来不贪,每每进攻只打一城或是一镇。且每夺一城或是一镇,林聪都要稳定了当地局势后,才会继续向前进攻。

    这让本就不是大国,也无多少精兵良将的毛民国吃亏不小。每每派出大军收复失地时,不但不能收复失地,还被当地九幽国军打得死伤惨重。

    且萧石竹对外公布了毛民国表面中立,实则暗中收了北阴朝的好处,在国中欺压普通人魂的事实,立刻就引来了其他各国对毛民王的唾弃。

    甚至一些人魂的诸侯国,虽说他们的国中也有鬼奴市场,且表面对两国的战争表不表态,但实则背地里都巴不得九幽国赶快灭了毛民国。

    再加上毛民国的鬼民中,多是普通人魂。而毛鬼在毛民国中所占人口,不过才三分之一而已。林聪每到一地,第一件事就是释放了那些被毛鬼们拿来做奴隶的人魂,故而使得九幽国军大得鬼心。

    而长毛鬼们中也有良心发现之鬼,在林聪按萧石竹的要求,打出的“人魂不奴役人魂”的口号宣传下,觉得自己以前欺负普通人魂实在是太缺德了;于是,不少的毛鬼们也渐渐的效忠了九幽国。毛民王的收复失地,就更是举步维艰了。

    五天前,毛民王深夜接到奏报,林聪的先锋军距离他的都城不过只有三十里地。

    苦思冥想一个晚上还没想到对策的毛民王,居然在凌晨之际抛弃了都城中三千万户鬼民,带着五万亲兵向西逃窜。

    好在林聪此鬼虽也是心狠手辣,但从不杀降也不屠杀敌国百姓。毛民王才逃走后一天,他率军进驻毛民国都城后,率先颁布了不得扰民杀降的军令,快速的稳定了局势后,让城中的三千万户鬼民不但避免了死亡,也再次过上了安稳的生活。

    至此,多数的长毛鬼已看清了事实,也重新认识了他们的大王是多么的自私自利,于是纷纷放下屠刀,宣誓效忠九幽国。

    九幽国在东夷洲中,有了一片立足之地。为后来九幽军横扫洲中各部敌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而失势的毛民王逃到了西部的木石城中龟缩起来后,也没闲着。他连连给邻国夏州国的夏州王发出求援书,只是都如石沉大海一般了无音讯罢了。

    这天夜晚,毛民王辗转难眠,只得出了卧房独自站到了屋顶上去,坐下后抬头仰望着苍穹上密布的乌云而愣愣出神。

    冷冷的夜风呼啸中,电芒在乌云深处闪烁,将那黑压压的天空变得忽暗忽明的。

    木石城中没有王宫,毛民王众人身份高贵,却也只能和百姓一样住在石屋中。只不过是他所住之处,是城中最好的一间石屋而已。

    满脸愤恨的毛民王望天许久后垂下头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衣服下,放着的是今日早晨时林聪发来的最后通敌。

    林聪在信中提到,希望毛民王不要负隅顽抗,尽早归降可免一死。

    这让毛民王不爽之余很是不甘;他乃是酆都大帝亲封的冥界诸侯,真正的古神封的冥王之一;这给了毛民王一种极强的优越感。而要他投降的九幽王,不过是区区狗监鬼奴出身罢了。

    要他向一个狗监出身的鬼投降,对于毛民王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故而就算收到了最后的通牒,毛民王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下定了决心,要与九幽国军死战到底。

    就在毛民王还在屋顶上吹风时,一支九幽国军已经悄然行至木石城以东树林中,站在林间透过树木间的缝隙,眺望着前方不远处的高大城墙上,点燃的灯火。

    这只是在东夷洲中的九幽国军先锋,鬼兵数量不过五万,却多是人魂;这些人魂来自于刀山岛上的囚徒,长期被酆都大帝和北阴朝鬼吏压制折磨,使得他们对北阴朝和忠诚于北阴朝的鬼国们,有着异于常鬼的恨。

    很不巧,毛民国就是一个忠诚于北阴朝的鬼国;一切不放下武器的毛鬼们,都将会成为他们倾泻仇恨和愤怒的对象。

    他们是摸黑进入林中的,一路走来所有的士兵都没开口闲聊;在加上今日乌云密布,毫无星月之光,直到他们在木石城外停下来林子边时,城中的守军都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为首的朱亥把右手伸到腰间,紧握住别在腰间的铁锤长柄后,望着前方的双眼中浮现了点点兴奋。

    在他身后的九幽国士兵们,已经在树林间架好了火炮,开始了最好的校准。

    “炮兵统领。”观察片刻后,朱亥对身后招了招手,立刻有一个身躯高大胸脯横阔,且长着满脸络腮长须的人魂快步走到他身边,悄声问了句:“先锋将军有何吩咐?”。

    “先把那城门楼子炸塌。”朱亥一指身前林子外,正对着他的那座在素土夯实的墙身,外包青砖的城墙上的三层城门楼子。

    话音方才落地,那炮兵统领方才点了点头是,空中忽地响起了声闷雷声,随之就有淅淅沥沥的雨滴从空中随风而落,很快就在在天地间铺开。

    朱亥心头一紧;他是才加入九幽国没多久的鬼,不知道九幽国的火器都也是防雨防水还防潮的,当下不由得担心这早不来晚不来的雨,会不会影响火炮的威力?

    “放心吧先锋将军。”见他皱了皱眉,眉宇间露出几分焦虑后,跟在他身边的炮兵统领不以为意地轻轻一笑,继而悄声说道:“我国的火器都是防水的,不会因为下雨就开不了枪炮。”。

    说完他转身就走,交代身后的那些炮兵们先打城门楼子去了。

    闻言后,朱亥皱起的眉头徐徐展开,脸上的担忧和焦虑也慢慢退去;继而全神戒备地盯着前方。

    天中本事洋洋洒洒的雨珠,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是密集。不一会后,九幽国的炮兵们就都校准了火炮,对准了林外的高墙。而在墙上冒雨巡逻的长毛鬼们,居然到现在依旧没发现城外林中,隐藏着一支敌军。

    “将军,六门天雷炮和十门毒火神炮瞄准了城门楼子,其他的都瞄准了城门楼子两边的城墙。”片刻过后,那个炮兵统领再次折身而返朱亥身边,悄声对他说到:“只要你一声令下,炮兵有把握在三轮炮击中,把敌人的城墙炸出五至六道缺口。”。

    “开始吧。”从树枝之间滴下的雨珠,不断地滴在朱亥那满是肃色的脸上,顺着他的脸盘缓缓滑落。

    炮兵统领得令离去,又过了一会,那狂风暴雨中,茂密的树林间忽地有数十道火光激射而出,带着阵阵撼天动地的巨响,朝着那木石城西城的城墙猛然撞去。

    道道爆炸有如花朵,在城墙上接连盛开,土石翻飞尘埃升腾下,冲起耀眼火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