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48】停止通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什么?”瞪大双眼,惊疑从瞳孔正中处溢出,快速布满整个眼眶的长馥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足足瞪着黯然伤神的麻寿王愣神几息;直到看到国相麻启天也同样满脸惊愕,这才接受了自己真的没有听错的事实。

    麻寿王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耳朵根软,这个赞同招安的决定,是他深思熟虑了的结果;为了自己,招安此事麻寿王完全不能忍。但如果是为了百姓,他愿意去忍。

    如果他愿意被招安,确实可以让有熊国对麻寿国的入侵变得不合法,甚至有可能因为有北阴朝给自己撑腰,可以顺利的要回失去的土地和百姓。虽然就算要回来了也都不再是他麻寿王的了,但至少如此一来,被俘虏的百姓就不用再在有熊国做奴隶了。

    在冥界中,千百年来会善待俘虏的只有九幽国,但是九幽王萧石竹,也因此被其他的多数诸侯王视为天真,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其他的诸侯王对待战争俘虏,向来不是就地坑杀就是带回国中,将其全部当作奴隶;不是被买卖就是被拿去做苦力。

    当年救活了萧石竹的小思的父母,就是被敌军,从战败国的土地上抓来的战俘。最后也没能逃过被卖到了奴隶买卖的鬼奴市场中的结局,还在里面生下了小思;这就是冥界黑暗的一面。

    麻寿王虽然没有萧石竹那本事,可以大刀阔斧地根除自己国内那些,暗地里买卖人魂的鬼奴市场,但也不希望自己的百姓,最终沦为任由他鬼贱卖的奴隶。

    所以他决定接受招安。

    “别说了,孤意已决。”面有淡淡苦涩的麻寿王,抬手打断了从愣神中缓过神来,正欲开口相劝的长馥和麻启天,转头望向因为自己采纳了对方的意见,而略有得意的麻奇山,轻叹一声后颇有无奈地问道:“我们该怎么做?”。

    长馥和麻启天两鬼都快到嘴边的话,随着他抬起的手和眼中一闪而过的坚决,而硬生生地缩了回去。

    “立马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北阴朝来使,大王也立刻修书给酆都大帝,表示愿意被招安。”麻奇山那一双目光深邃的圆眼,在对麻寿王打揖之际滴溜一转,缓缓道:“据臣所知,酆都大帝的招安圣谕不止发给了我国,凤麟洲中的他国全有;但只要大王的上表比其他诸侯国快,那只会利大于弊。酆都大帝收到上表而喜悦之际,必然会把我国和大王塑造成拥护皇权的表率,用来大肆宣传而加速其他诸侯国的决心。届时大王和我国民众,可就都是北阴朝的大功臣,待遇绝对比随后才表示愿意被招安的诸侯王和诸侯国好。”。

    麻奇山不是出尔反尔的小人,也不是被酆都鬼使而收买,对麻寿国不忠心耿耿了,只是他是一个信奉识时务者为俊杰,且有些自私的人魂罢了。原则一事在他看来并不重要,只要能带来最大的利益,原则就是个屁。

    这也没什么错,而且他的那番分析非常有理,计策也确实可以为麻寿国的百姓带来很大的利益的同时,将百姓们从战火中拯救出来;但是他失算了一点,酆都大帝这个老鬼,可是有名的擅长出尔反尔而的。

    且谙熟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

    当年与他一道,齐心协力的灭了古神们的神仆和鬼兵,哪一个不是为他如今的皇权而战功赫赫的呢?可是现在这些功臣都在哪儿呢?几乎是全部都被他诱骗到了黄泉中的世界去自身自灭了!

    可麻寿王又是个有情有义,为了百姓他怎么都会退步的人魂;于是当下只是稍加思索后,便连连点头几下:“招待鬼使一事就交由你去办吧;至于奏表待会孤就去写。”。

    萧石竹当初打算利用麻寿国抗击有熊国一事,让凤麟洲继续动乱而让北阴朝左右无法相顾的计划,也就此流产。

    “大王,我们可还正在与九幽国谈着通商事宜的。”麻寿王话音方才落地,再也忍不住的长馥怒目圆睁着,大声嚷嚷起来:“你想要为百姓负责无可否否,但九幽王也在无头王刑天的尽力说服下,准备为我国提供各种武器;你却突然要接受招安了,对九幽王有情有义吗?”。

    麻寿王被他问得猛然一愣后身躯微微一颤,但是随之又因此张口结舌,语塞而无法反驳他。

    亭外的冷风依旧呼啸不断,一股脑地涌入亭中,吹得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的麻寿王衣袂飘飘。

    见犹豫在麻寿王眼中泛起,麻奇山心中不断地涌现自私,为了让自己的建议不被就此否决,而从此失去了成为拥护皇权的功臣机会,明明听了长馥的话也觉得有理的麻奇山,立刻在心中把这个念头快速地压制住后,冷冷地道:“九幽国乃区区小国,不过是近年来运气甚好扩张了几片土地而已,但与北阴朝也是胳膊和大腿,那胳膊岂有拧得过大腿的道理?又岂有放着大腿不抱,偏要抱着胳膊的道理?”。

    说到此顿了顿声,麻奇山看到麻寿王的眼神中再无犹豫后还不罢休,继而趁热打铁,激动的直瞪着麻寿王急声反问:“如果仅仅是为了和九幽国的通商而放弃了招安的机会,我国百姓还要在战火中挣扎多久?受难多久?”。

    此言一出,彻底的打消了麻寿王心中的犹豫;他点点头认同了麻奇山的话后,却还是终有不忍地轻声询问道:“那九幽国的通商使臣怎么答复?”。

    “不必答复。”麻奇山的脸色立刻阴沉起来,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冰冷的杀机,右手五指并起,横在自己脖颈上口轻轻一抹,口中冷冷地吐出一字:“杀!”。

    亭顶,阴日之光照在上面的黄色琉璃瓦上,泛起一片灿烂;但是形状如伞的屋顶下的亭内,却是在冷风呼啸中气温骤降。

    “这样不太好吧?我国与九幽国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更何况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呢。”诸鬼惊愕的语塞之时,面有为难之色的麻寿王有点吞吞吐吐地说到。

    “话虽如此,但杀了他们正好可以为北阴朝送上一份大礼,以表诚意。”麻奇山斩钉截铁地到;眼中浮现的杀机,又比之前更盛了几分。

    长馥和麻启天正欲开口反驳,无奈爬满眉宇间,脸上还带着越来越盛的为难的麻寿王轻叹着摇摇头,摆摆手道:“退下吧,此时就交给长馥去办。”。

    “诺。”麻奇山得意地应了一声,而长馥和麻启天则颇有些无奈,却只得也跟着应了一声。

    在他们转身正欲离开亭子时,麻寿王又忽然叫住长馥:“长将军等一下。”。

    长馥立刻驻足,而麻奇山和麻启天愣了一下,各自揣度着猜测悻悻离去。

    目送着他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麻寿王从宝座上缓缓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长馥身边语气比肩而立,微微偏头在对方耳边悄声说到:“快去通知九幽国来使,并且护送他们逃出国去。”。

    语毕之时,麻寿王立刻又摆出了若无其事地缓步走出了亭子,转了个弯后带着侯在亭外的卫队,朝着自己的寝宫走去......

    夜幕有如黑暗的幕布,在天地间缓缓拉开。玉阙宫中灯火通明,将那些玉石砌的建筑照得熠熠生辉。

    绝香苑中的主楼前,在御道两边的十二座下部为犀座的圆形玉石座,上面是圆球形的石灯五个,是用整块青石雕刻而成的石灯台已被点亮,在夜幕中照亮了种在四周的那些其叶白日聚合,夜间舒展的守宫槐,和在寒风中盛开了血色花朵的朱梅。

    而主楼中,书案两边的两支主灯柱似茂盛的大树的树干,从下至上共分出十五枝,各枝头各顶一盏沿插饰叶形火焰灯盘的灯台也已经被点亮。

    随风摇曳几下的火光下,萧茯苓正趴在书案上呼呼大睡,时而还发出几声低声的梦呓。

    她本来只是晚饭后的饭饱伤神,想着眯一会就行,没想到居然睡熟了;而压在她枕着头的双臂下的,正是一叠叠还未展开的奏本。

    “启禀翁主。”忽地,门外传来了辰若的声音,把睡得昏昏沉沉的萧茯苓猛然惊醒:“胡回大人和陆吾大人求见。”。

    “大晚上的出什么事了吗?”定了定神的萧茯苓,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后伸手把嘴角流出的口水哼唧擦干净后,道:“宣!”。

    话音落地片刻,陆吾和胡回就从楼外急匆匆地大步而入,当方才站定在书案前,就见到萧茯苓还一脸睡意,也登时愣住。

    “启禀翁主。”赶忙定了定神的胡回率先对萧茯苓打揖,急声快语道:“玄教安排在凤麟洲中潜伏下来的教徒回报,酆都北阴朝在凤麟洲中开始了招安,率先答应的正是主公欲与其通商的麻寿国。”。

    “启禀翁主。”萧茯苓方才惊得睡意全无之际,人立而站的虎身陆吾又打揖道:“方才臣按主公所交代的,派去的使臣也传回来了消息,麻寿国不但接受招安,其大臣麻奇山还要诛杀他们作为献给北阴朝的贺礼。现在麻寿国将军长馥,正在麻寿王的暗中授意下,护送他们逃走。”。

    “岂有此理!”听到此,赫然其实的萧茯苓猛拍桌案,双眉一挑而怒目圆睁地骂道:“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麻寿国居然敢杀我国使臣。”。

    “此事已报给主公,但主公回信让翁主您来定夺。”胡回又补充到。

    怒气冲冲的萧茯苓只是稍加思索后,便沉声道:“立刻停止一切通商的准备,让黑龙郡太守句芒派出舰队接应使臣。”。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监国,萧茯苓对于各种突发事件的处理已很是老练,很快就能相处最合理有效的处理办法。

    语毕之后,愠色不减反增的萧茯苓又在胡回和陆吾的沉默等待中,细细思忖一番后,道:“告知我国潜伏在凤麟洲中的所有玄教弟子,立刻化整为零继续蛰伏下来,一切工作由地上转为地下;但如遇风险,同样可以优先选择逃回国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