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43】设法招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时的萧石竹眼中脸上,没了往日嘻嘻哈哈的不正经,也没了平时厚颜无耻的圆滑神色,有的只是认真和严肃。这一切鬼母看在眼中,胸口却莫名其妙的小鹿乱撞起来,红云也渐渐爬上双颊。

    待萧石竹语毕半晌后,依旧沉默着的她心里还在不断的反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同时萧石竹在她眼中,也顿显高大伟岸,不再那么的猥琐矮小。

    作为神仆被古神们创造出来的她,一直被灌输了存天理灭万欲的思想。古神们还在时,她整日都被呼来喝去,毫无尊严可言。其后北阴酆都大帝利用她消灭其他古神后,不对她论功行赏也就罢了,还对她总是心存芥蒂,有所防备。在彻底看透了那个自私且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的酆都大帝后,心寒的她自愿前往朔月岛做个小小诸侯王,远离的权利的纷争。

    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会永远如此平淡的过去,却不曾想五百年前来了个鬼王。曾经的小伙伴对她三番五次吐露爱慕后,她决定让“存天理灭万欲”这套理论见鬼去吧,于是把心都给了这个负心汉;却得到的只是一场还没开始,便因为欺诈而结束的感情。

    从那一刻起,她深知从未有鬼愿意为她无私的奉献,便也彻底死心了。甚至觉得人魂所说的爱,确实如恶神们所说一般,是一种恐怖的疾病,任何魂魄都不该染上这种不治之症。

    直到萧石竹来了之后,直到这个年轻的人魂主动为她排除隐患,直到今日他又对她郑重其事的说出这番看上去就不像在说谎的,且充满真心诚意的肺腑之言,鬼母那颗早已坚如磐石的心,再次开始软了几分。

    “喂?”看着她不知道想什么想得愣愣出神,也不吱声搭话,嘴角还微微上翘,萧石竹便俯身过去,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后,有点不耐烦的问道:“想什么呢?发春呢?”。

    “哦。”鬼母这才反应过来,得知自己失态后赶忙定了定神,小声问到道:“你那话对多少女孩子说过?”。同时用手把玩着从耳边垂下的头发,娇羞在她脸上一闪而过。

    “什么话?”萧石竹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哎呀,就是那个。”鬼母急得一跺脚后,微微垂下头去,用手卷着衣袖边角,面露难为情之色,有点口吃的轻声道:“那个,那个,我是你星星月亮什么的?”。说完此话,她的脸更红了,从脖颈到耳根都滚烫滚烫的。

    “怎么可能对其他女孩子说过,我当然只对你说过,而已以后我也只对你说。”并没有觉得难为情的萧石竹一本正经的说完此话后,还哈哈大笑一声。

    其实他怎么可能没对别的女孩说过,他能说的这么溜,全凭他在人间就对女孩子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这无非是他骗鬼母而已。正是因为知道自己也说谎了,才用哈哈大笑来掩饰。

    只不过以前他说这些话很违心,无非是为了滚床单;而这次却是真心诚意的罢了。

    可是这种开口就来,且很不要脸的情话,哪里是久居深宫,高傲而自豪的鬼母承受的了的。

    “难听死了,还星星月亮呢?”只见她闻言后便抬起双颊飞霞的脸来,用她那水汪汪的美目看了萧石竹一眼后,又赶忙略微低下头去,不顾矜持风情万种的道:“以后不许再说了,你可得记住了。”。

    “好啊,那我们谈谈封赏的事情。”萧石竹微笑着的到,笑容在鬼母看来是那么暖,如开春的太阳。

    身怀千术的萧石竹谙熟人性和人心,且来到冥界后他发现这千术对鬼也有用,自然也深知这泡鬼得像泡人一样放着风筝,张弛有度收放自如才是王道。虽然鬼母那话的用意无非是让他把情话再说几遍,但对女人也好女鬼也罢,得点到为止才能保持她们对你的新鲜感。

    果不其然,失落在鬼母脸上一闪而逝,但萧石竹的身影却从这一刻起,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心里,从此没再消散过。

    片刻后她赶忙收了收心,又恢复了以往高傲的神态,抬起头来缓缓说到:“我要收回你的铲屎官,让你去做东城卫指挥,你可愿意?”。

    “可以,但你要给我扩编名额,我要把军队扩充到一万二。”萧石竹见她心情大好,之前的担忧和紧张已被自己哄得烟消云散,便趁热打铁厚颜无耻的大开条件:“军饷嘛自然还得你出,武器装备我来搞定,而且这支军队必须名叫萧家军,直属我指挥;除了我和你,谁都不许擅自调动。”。

    这次鬼母没再觉得他的狮子大开口是借机中饱私囊,反而是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道:“我这就给兵部拟诏。”。

    “还有英招陆吾和钦原,封为我麾下的千户,且赦免巫支祁的死罪,而且他从现在开始归我管,让他在我麾下戴罪立功。”萧石竹想也不想的,又脱口而出道:“他的妖兵我也要了,别看他那些妖兵无组织无纪律,却也是海战和步战的好手,要好生安置他和他属下的家人。另外这次战争中的奇兵羽人军,也归入我麾下,不然我就不做这指挥。”。从他说得这么顺的这点来看,想必是他事先就已经想好了的,就等着鬼母开口问他了。

    “都依你。”鬼母嫣然一笑,道:“但金刚继续做你的贴身侍卫。”。虽然动情,但鬼母还是比较冷静,立刻把自己的密使安插了过去。

    “可以,金刚确实是不错的侍卫。对了,我的封赏就不要了,都给秋霜吧;这次打战她虽然没帮上什么实质性的忙,却也尽力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萧石竹说着转身,背对鬼母打了个拜拜的手势后,缓步往屋外而去,嘴里继续说着:“其他军士的,伤者养,死者葬,一份也不能少,不然我跟你急!”。语毕仰天长笑一声;依然嘻嘻哈哈,我行我素,狂妄自大的没边。

    望着他的背影,鬼母面如桃花,没如之前那般心生反感,反而再次对这个人魂怦然心动。

    出了屋子的萧石竹在园中找到若辰后,带着巫小灰出了内庭;才到宫门前,便见巫支祁一脸焦急,手足无措的来回踱步不停。对方见到他和小灰平安无事的出来后,一颗悬着的心也落了地,才停下了踱步。

    萧石竹故意装出为难之色,走到他面前站定后,以略带痛惜的口吻说到:“巫支祁,我尽力了,但鬼母她......”。话未说完他便突然顿声,接着唉叹一声,伸手拉起巫支祁毛茸茸的双手,紧握住后不足的摇摇头。

    看他这神态听他这语气,就像巫支祁被判了死缓一样。

    “啊?”巫支祁顿时又是心头一紧,头上瞬间急出一层汗珠,巍巍颤颤的问到:“将军,是不是鬼母她不肯饶了我?”。

    “其实吧。”萧石竹说到此突然一笑,又道:“她根本没追究你,还让你在我麾下效力戴罪立功。”,语毕看着巫支祁那还没缓过神来的呆愣神情,捧腹大笑起来。

    片刻后,巫支祁才从愣神中反应过来,怒声道:“将军你骗我!”。说着在本能驱使下,推了一下萧石竹。只是轻轻一掌便把萧石竹推的身子往后一仰,摔在了地上。

    这可把巫支祁给吓坏了,愤怒瞬间变成了担心和紧张,赶忙陪着不是去把他扶了起来。萧石竹则不以为然,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后,连声道:“不碍事不碍事。”。接着他看着巫支祁那还有些害怕的神情,又大笑起来。

    巫支祁也傻傻一笑,抬手挠挠自己的脑袋。萧石竹对他来说,又多了几分亲切感。

    几个魂魄嘻嘻哈哈的闹了一会后,便出宫往槐树酒吧而去。路上,萧石竹给他们详解了鬼母的决定,以及自己对抗墨家的决心。

    到了槐树酒吧,叫开门后,影儿便从里面跑了出来。一见英招便不顾四周还有外人,一把搂住英招,声泪俱下的道:“你可回来了,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说着就放开英招,用手去捶打对方的胸膛。

    英招只好抱着她,让她不能打自己的同时,心情更好的平复下来。

    “不要脸,当街秀恩爱。”萧石竹白了他们一眼后,朝店里而去,嘴里继续对英招夫妇道:“小心秀恩爱,分得快!”。他说的这些人间网络词语虽然英招夫妇也听不太懂,但恩爱二字影儿还是知道是什么意思的。闻言顿时一阵脸红,赶忙从英招怀里挣脱出来。

    不一会后,影儿便做了不少好吃的,用来招待他们。

    “从今天开始,我要努力把鬼母国做大做强的同时,让我自己做到冥界一哥,万万鬼之上。看他墨翟或是其他诸侯国,还敢小看我们鬼母国否?”几口酒下肚,萧石竹便红着脸嚷嚷道:“以后不许再叫我大哥,要叫我一哥。”。

    “好的大哥。”英招和陆吾齐声应到。

    “叫一哥!”萧石竹撇撇嘴,有点无奈的到。

    “好的一哥。”英招和陆吾相视一笑后,英招也是借着酒劲,又看着萧石竹露出一个坏笑,毫不避讳的道:“那你要是追到鬼母,成了这国主姑爷,就不是一哥了。”。

    “为什么?”酒一盖脸,萧石竹也有点糊涂了。

    “到了晚上,那你就得听嫂子的了。”英招不顾影儿的拍打,对他挤眉弄眼的笑道:“不然鬼母非得把你踢下床来不可。”。方才语毕,其他妖魂也哈哈大笑起来。陆吾还随之附和道:“就不知道大哥,不,一哥他是不是惧内的主了?”。

    “我像吗?”萧石竹也大笑一声,站起身来拍拍胸脯,对他们举起自己的酒碗,大声道:“不听话只有我把她踢下床的份!”。

    几个妖魂闻言,又是一阵大笑。就这样嘻嘻哈哈的闹了一会后,陆吾突然收起笑容,道:“一哥,我们现在拿什么招兵?你还要有钱吗?”。

    萧石竹闻言摇摇头,道:“没多少了,我粗率的算了算,至少得有二十万两才勉强够用。”。

    “那你怎么也不跟嫂子要点招兵钱?”陆吾又大叫一声,道:“这次巫支祁贡献了这么多财宝,二十万两白银不就是九牛一毛吗?”。

    “这国家以后要钱的地方多着呢,这点小钱就别为难她一个女鬼了;钱的事情我们自己想办法。”萧石竹一拍桌子,环视着众妖魂很好爽地道:“我不管你们是坑蒙拐骗,还是卖屁股,给我一个月内弄五万两白银来,只要不触犯《大冥律》和《鬼母国律》就行。剩下的十五万,我来想办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