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行营中,神舆边的地上已经点起了一堆篝火,火焰吞噬着柴木,发出噼啪脆响。萧石竹和鬼母不退左右,围坐在篝火边享受着短暂的独处时光。

    “来加点辣椒。”鬼母不由分说地抓起一把辣椒面,就要往萧石竹手中烤架上串着的彘腿上撒去。

    萧石竹赶忙伸手拦住她,嚷嚷道:“你坐下;佐料要一会再放。”。说着拔出自己的匕首,把匕首放到自己的袖口来回蹭了几下后,往那彘腿上划了几道口子,随之又戳了几个小孔。

    然后胡椒粉和麝香草混合拌匀的调料,均匀地洒在彘腿上。

    鬼母白了他一眼,坐下后愤愤道:“会烤肉了不起啊。”。

    “都不用你动手就瞪着吃就行,还有什么好气不愤的。”萧石竹笑笑到。

    在火焰的炙烤,彘腿的皮肉渐渐变得金黄。滋滋声响下,一滴滴热油顺着肉上饱满的纹路慢慢滑下。

    夜幕星空下,脂香在篝火边四溢开来,只是闻着这香味鬼母就忍不住地食指大动之际,吞了吞口水。

    之前对萧石竹的埋怨,也随着吞口水的动作而烟消云散。两眼之中,只剩下那夹在火上慢慢翻转着的彘腿。

    “我总觉得情报只是冰山一角。”萧石竹倒是对那肉香视而不见,抓了一点脚边摆着的罐子里的调料,轻轻的洒在彘腿上后,自顾自地若有所思道:“情报上说奇星的谋反是姬轩辕的大臣大鸿煽动的,也提到了大鸿是今年夏初才潜入无头鬼国的。短短的几个月里,就算他有三寸不烂之舌可以煽动奇星谋反,可奇星也不可能一下子能拉拢无头鬼国的各军啊。”。

    他说的这些都是玄教教徒传回的情报。

    愣了一愣的鬼母稍加思索后,若有所思地问到:“你是说大鸿的挑拨其实不是奇星谋反的*,只是凑巧了而已。”。

    “嗯。”萧石竹点了点头,见彘腿皮肉已经完全变得外酥里嫩,又抓起孜然等佐料均匀地撒到上面:“你我都知道,一个诸侯国无论大小,只要发动战争那都需要充足的准备,才能提升胜率的。我总觉得其实奇星早有准备,根本不是情报中提到的那种匆忙反叛。所以他才能打得刑天丢盔卸甲,落荒而逃。”。

    “而且我还从情报里,嗅到了一丝酆都大帝的阴谋气息。”顿了顿声,萧石竹继而悠悠道:“我记得去年我收到一份情报,酆都军在六天洲以西集结的情报。从情报来看,当时的酆都大帝是想兵出凤麟和昆仑两洲的。不过后来他的粮仓被我巧计毁去,这个计划也就流产了。但以我对酆都大帝的了解,他要做的事情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

    “你是说,酆都大帝可能给了奇星暗中支援?”趁着萧石竹再次顿声时,鬼母接过话来说到。

    萧石竹肯定地把头一点后,将已经完全烤熟的彘腿从火焰上移开,把彘腿微微前倾,让皮肉中渗出的油滴能更好的滑落下去。

    “确实很有可能。”面色也稍微严肃了些许的鬼母,稍加思索后点头说到:“他就是这么一个鬼,喜欢看着其他的鬼斗来斗去并且从中获利。”。

    “嗯,所以我们得多留意一下凤麟洲的情报。”萧石竹淡然一笑,用匕首从彘腿上切下一大片嫩滑焦酥的烤肉,用匕首插着递给了鬼母后,边给她的烤肉轻轻地撒上辣椒面,边缓缓说到:“如果我没推断错,酆都大帝还真是幕后主使的话,得知刑天已经逃走后奇星就要把矛头对准有熊国了。酆都大帝是绝不会容忍过于强大的诸侯国存在的,更何况有熊国为他平叛数年,也从北阴朝中捞了不少的好处,酆都大帝这个不做亏本生意的鬼一定会找个适当的机会,连本带利都讨回的。”。

    话才说完,眼中就浮现了几分期许和兴奋,期待着奇星和姬轩辕打起来。

    “若如真是如此,对我们反而有利。西面战乱不息,我们也好安心地攻打东夷和东瀛两洲。”鬼母说着大口地吃起肉来......

    在东夷洲正南面的毛民国南面,有一处东起毛民国的竹山激水河口,南到毛民国中盛产紫螺的檀水河口;长约十六里,入口处宽约两里的海湾。而在海湾正中处,伸出一座南北狭长,东西宽不过半里的小岛与湾畔连接,使得在空中俯视海湾可见其状如山字,所以当地的鬼们直接把此地唤做山湾。

    背依青山绿野,内有波光粼粼的山湾里点缀着几座岛屿;其中最有特点的是要属那名叫海古山的地方。

    与其说这是一座岛,不如说这是一座从海底拔地而起的孤峰山脉。高耸于海面上,海湾正中处的海古山上山崖险峻,从山林中流出的溪流水深流急。而山脚四周则有岩礁棋布海上,形成了海湾中独树一帜景观。也成为毛民国的一座海上屏障。

    毛民国的鬼们在山上林间建造了不少的石窟和箭塔炮楼,还在山中悬崖顶端修有无数的石台,上面架有许多的投石机和床弩。

    一旦有来犯之敌进入海湾,山上的军士会用投石机和床弩招呼山下的海上敌船。

    入夜后,海风一阵阵地拂过,海古山上的树林摇曳不停。在山中一处不算太深的石窟中,石壁上的壁灯已灭,只留下洞里深处那张铺着薄薄棉被的石床前,正中处地上的那堆篝火。七个男性人魂正围坐在篝火四周,各个脸上都满是肃色。

    其中一个有两道长长的刀疤横在那黝黑的方脸上的男鬼,正在环视着身边的他鬼;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眼中透出冷峻和沉着,鼻梁两边的两道浓眉紧皱着。

    海风吹入山洞,篝火中火焰随风摇曳几下,把这个男鬼的脸照得忽暗忽明。

    这个人魂名叫朱亥,是一个鬼龄已有两千余岁的人魂。他还是人的时候人间正好是战国,而做过屠夫的朱亥擅于刀术不说,也是魏国有名的侠客。同时还是信陵君的上宾。

    而窃符救赵和击杀晋鄙也是此人魂还是人的时候做出来的壮举。大诗人李白所写的‘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就是赞扬朱亥的。

    可就是这么一个有勇有谋的人魂,来了冥界也和诸多人魂的下场一样,只能做个鬼奴。只是朱亥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鬼奴生涯一做就是千年之久。

    在此期间,他在毛民国中过着的是比鸡起得早比狗睡得晚,比牛干得多比猫吃的少的生活。

    说来也怪,毛民国也是人魂组成的诸侯国,可国中的长毛鬼们都有着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对于国内的普通人魂,他们不但乐此不彼的随意买卖着,还动辄就打就骂。并且把所有的脏活累活都交给普通人魂去做,顺便给他们取了个贱民的统称。

    一旦有人魂迫于无奈而造反,他们就会将其统统格杀勿论;就像是宰羊杀猪一样,普通人魂的死伤根本不会让长毛鬼们感到不忍。

    反正要是杀光了,再从其他国中的鬼奴市场里大批采购就行。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亥的豪气侠气都被磨光了,他只想着努力活下去,等待着有一天酆都传来信函,通知他去轮回就行。

    只不过这个等待,一等就是两千多年。

    环视身边的同类许久后,朱亥压低声音地说到:“你们要反就反,我肯定是不会去举报你们的。”。

    “我们当然不担心你去举报我们。”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人魂,挺直了腰板之际攥紧了双拳,沉声说到:“朱大侠,我们是要问你是否要加入我们?”。

    “大侠,呵呵。”朱亥闻言微微一愣,随之自嘲般地笑了起来;片刻后他才收起笑声笑意,用食指轻轻地抚摸着脸上其中一道疤痕,缓缓地答非所问道:“你们这些年轻的鬼啊,知道我这道疤痕怎么来的吗?”。

    身边诸鬼齐齐一怔后,不约而同地望向他抚摸着的那道伤疤。那是一道斜在他鼻梁上,从右眼上延伸到嘴角边的凸起长疤,为朱亥那张黝黑的方脸平添了几分狰狞。

    诸鬼看了片刻,都是默然摇头表示不知道。

    “就是当年跟着他鬼造反,被平叛鬼兵故意砍的。堂堂的大侠,脸上的刀疤不是锄强扶弱是留下的,居然是在被平叛鬼兵俘虏后,他们听说我在人间是个大侠而为了羞辱我,故意用刀给我划出来的;你们觉得受此之辱的我还配称之为大侠吗?”朱亥又是轻轻一笑,只是笑容里多了几分苦涩,随之顿了顿声又道:“有了这道疤后,在冥界这地方我算是活明白了,造反就是死路一条,不如多干点活争取早日转世。你们要去我不拦着你们,但是我真的不想参加。”。

    他的语气很平淡,面色亦是如此;但却令四周他鬼倍感惊愕。

    他们看到了一个被磨去了锐气和豪气的大侠,一个不是胆小,但是却已认命了的老鬼。

    “朱大侠,你真的放弃了抵抗了吗?”沉默许久后,还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人魂率先开口,直视着朱亥双眼怒声质问道:“你真的甘愿被一群无非只是浑身长满长毛而已的人魂,天天打骂且把你叫做贱民吗?你当年击杀晋鄙的魄力和胆识呢?”。

    朱亥没有回答,他只想活下去活到有轮回机会的那天;做猪做狗都无所谓了。

    “算了,鬼各有志。”坐在激动不已的年轻人魂身边的那个中年人魂,伸手扼住年轻人魂的手腕,轻轻一捏后放开拍了拍他的手背,失望地看了一眼依旧低眉顺眼的朱亥,起身说到:“让这懦夫缩在山洞里继续做他的贱民,我们走。”。

    语毕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这个山洞。其他几个鬼也在面面相觑后相继起身,对朱亥投去了鄙夷的目光后,大步走出了山洞。

    谁也没有看到,当他们之中最后一个鬼离开山洞时,朱亥不由地攥紧了双拳,使得手背上的青筋赫然凸起。

    【彘——山海经中的一种异兽,形状像老虎却长着牛的尾巴,发出的叫声如同狗叫,能吃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