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42】萧石竹的决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待他语毕,鬼母沉吟片刻后,若有所思的说到:“那这么说,其实这些年来我们都是在和墨家作战?”。

    “可不是吗?”萧石竹把头一点,道:“巫支祁还给我坦白,他本来是在六天洲东部的淮山里住的。可千年前的一个夜里墨翟突然找到了他,用金钱利益,又用他妻儿威逼,三番五次后成功的招募了他和他的族人。后来没多久,墨翟便给他下令,强占羽民们的三星岛。从此,他成了一个杀千刀的海盗。在瞑海上,以抢劫商船货物,为墨家筹集资金。”。

    “巫支祁虽然作恶多端,但是不可否认是个顾家的妖魂。”萧石竹沉吟片刻后,又道:“这次我也算是弄巧成拙,无意中抓住他这个弱点,逼他就范的。从这点来看,他没有说谎。而且他也不是一味的听从墨家,自己私藏了十多万的财宝就可以证明他对墨家也没那么忠心。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魂亦如此;为了家人的安全选择就范也是逼不得已,所以我想你给他个改过的机会。”。

    “对了,还有一个事情。”萧石竹突然猛然一拍自己脑门后,盯着鬼母质问道:“根据巫支祁交代,之前他能和你们抗衡,其原因一半是他擅长水战,又占据地利,另一半则是一个叫阿福的墨者,给他递情报。你们什么时候出征,统帅何人战船多少他都能通过阿福,提前知道得一清二楚。虽然他说他也没见过阿福,但是他嘴里的这个阿福,想必就是前些日子我们抓到的那个内奸。而且他还交代,墨家已经暗中控制了鬼王国。据他说,鬼王国如今的要臣们,几乎都已经是成了墨者了。”。

    “啊?”鬼母闻言一愣,如五雷轰顶一般,脑中嗡嗡作响。倒不是担心鬼王安危,而是鬼王好歹也是北阴酆都大帝官方认可的一方诸侯,而他的国家居然让一个黑社会组织暗中给控制了政权,这消息太不可思议了。

    墨家的势力大得有点夸张,因此她心中也突生一丝莫名的担忧。

    她呆望着萧石竹张了张唇,却总觉口干舌燥而不能发声。半晌后,她眼中的惊愕不断的不减反增,嘴里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墨翟这个人魂,还是有点阴险的。”萧石竹轻哼一声,道:“早在酆都之时,我就和他见过面,那时候他的野心便已昭然若揭。”。语毕,萧石竹又把自己和墨翟见面的情景,稍加回忆后对鬼母描述而出。

    一切说完后,萧石竹很是自豪的抬头说到:“还好老子当初没上当,这货居然要拉我造反?这种事情能做吗?”。

    “我甚至都怀疑,五百年前你和鬼王的战争不是鬼王自己决定发动的,而是那些墨者挑唆着他这么做的。”语毕,萧石竹看着鬼母依旧惊愕不已的神情,又柔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一千年了,该来的总要来的。”鬼母闻言赶忙定了定神,垂头稍加思忖后,抬起头来看着萧石竹缓缓说到:“你知道一千年前,围剿墨家的战争吗?”。事已至此,且看在萧石竹近来的表现还算忠心的,鬼母索性打算告诉他一些过往之事。

    “不知道啊,我都才来冥界几天啊。”萧石竹一愣,接着微微摇摇头,同时好奇在他眼中闪烁,赶忙问到:“什么叫该来的总要来的?他敢对你使手段,是不是你坑蒙拐骗墨翟了?还是你用普通金属冒充精钢坑骗过对方?”。

    “不是,我是鬼母王,又不是奸商!”鬼母大声辩解后起身,缓缓走到身后的水池边站定,看着池中时而浮上水面吐出几个泡泡的七彩锦鲤,幽幽说道:“其实墨家在冥界存在了数千年了,一开始是北阴酆都大帝的手下。他们以拉拢对酆都大帝不满的人魂为由,大肆招募门徒,其实是更好的找出对酆都大帝不满的魂魄,然后秘密解决了这些人魂。直到千年前,酆都大帝觉得他们没用了,便开始着手卸磨杀驴。”。

    “除掉墨家吗?”萧石竹也走到她身边站定,瞥了鬼母一眼后,问到:“为什么?难道已经没有人魂要反他了吗?”。

    “不,反叛和对他的仇恨一直存在;是因为他找到一个杜绝人魂造反办法。那便是留下白丁的人魂既可,这样可以更好的控制人魂。而有能耐的人魂来到冥界后,都统统马上轮回。”说到此,鬼母也转过头来看着萧石竹,两鬼正好四目相对,鬼母凝视着他那双如星辰一般的明眸,稍加沉吟后直截了当的说道:“像春云秋霜他们,那以前都是白丁,后来是跟着我学的神识,不然也是无知的人魂。倒是你,鬼精鬼精的,满脑子的鬼主意,你倒底是怎么没入轮回的,我至今没有想得明白。按理说,你这样人魂也算有些能耐,应该不得在冥界停留太久才对?”。

    “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在人间学历不高,也算是白丁的原因吧。”萧石竹挠挠头,讪笑一声。按他在人间的学历,大学都没念过的人,其实和白丁也没什么区别了。再加上自己贿赂了鬼差,只怕这也是原因之一。

    “嗯,这个我们且先不论。”鬼母微微颌首,收起疑惑后又道:“酆都大帝对墨家动手前,给各个诸侯国下令,愿意出兵帮他的可以出兵,不愿意的也不得收留墨家弟子,但凡被他发现私藏罪犯的,都别想着有好下场。我虽然对他这种狡兔死走狗烹的做法心怀反感而没有出兵相助,但为了鬼母国的数百万子民,也没敢收留落荒而逃的墨家弟子。酆都大帝的手段我是见过的,心狠手辣都不能形容他的歹毒。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派春云和夏星,组织军队每日对全国各地进行排查,生怕有漏网之鱼。”。

    “鬼王出兵了,是吗?”听到此,萧石竹不假思索的问到。

    “是的,诸多诸侯国中就是他出兵了。”鬼母唉叹一声,声音中夹杂着点点悲情,接着又道:“不仅出兵了,他还命手下把抓到的墨者,悬挂于墙头上活活晒死,以此来彰显他对酆都大帝的忠心。他的努力表现,只为了得到酆都大帝的赏识,可他不知道,酆都大帝本就是个自私的神魂,怎么可能他表现表现就赏识他呢?”。鬼母似乎有些激动,声音都变得有点尖锐。

    “结果自然可以预见,墨家在酆都大帝面前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他们被酆都大帝的大军围追堵截,四处逃亡。就在墨家败局已定之时,他们在一夜之间突然都销声匿迹了。有的说他们被剿灭了,有的说他们藏起来了;还有得更离谱,说都被强行轮回了。可现在看来,当初他们选择了化整为零,躲了起来。”鬼母语毕,又是轻叹一声。

    “哦。”萧石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所以墨翟要复仇?”。接着他稍加细想后,又问到:“那这么说,要偷伞的不是鬼王,有可能是墨家?”。

    “或许吧。”鬼母淡淡的说着,又折身而返,走回书案后坐下。

    “你在伞中倒底藏了点什么玩意儿?”萧石竹也追了上来,急声说到:“一开始我还怀疑一把破伞也要偷,鬼王是不是穷疯了?直到后来英招他们告诉我,那是神器。当时看着这理由确实合情合理,但是我现在想想觉得根本不合理,如果是墨家要那伞,恐怕就不是神器这么简单了。它不仅仅是可以杀死酆都大帝的利器,而是藏着什么秘密。如果只是夺命利器,自私酆都大帝早威逼利诱你上缴了。他没这么做,说明他知道这破伞伤害不了他。这样的常识对于墨翟这种千年不轮回的老鬼来说,会不知道吗?所以我断定,他盗伞一定另有目的!”。

    鬼母闻言没有吱声,只是藏在袖袍里的右手食指,微微一抖。萧石竹猜对了,那伞中确实藏着一个连北阴酆都大帝都不知道的冥界的惊天秘密,正是因为如此,她才突然紧张起来。也因此而不知墨翟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心中的担忧再次泛起。

    “告诉我,我才能帮你。”见她久久不言,萧石竹便在她身边蹲下,猛然拉起她的手紧握在自己手中,诚心说道:“我是真不想看着你被别的鬼坑了。如果伞中藏着什么秘密,那我知道了可以帮你想出对策。”。

    这个举动把本就有些紧张的鬼母吓了一跳,她想抽回手,却被萧石竹抓得更紧了,只得急声呵斥道:“你干什么?”。

    “我不干什么啊?”萧石竹也不惧,她话音方落便说到:“我就想知道那伞倒底有什么秘密?”。

    “没什么,真的就是把神器而已。”鬼母前思后想半晌后,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接着她看着萧石竹满脸的真诚,淡然一笑。只是这个笑容,那么僵硬而不自然,明显是在说谎,萧石竹且能不知。

    但鬼母不愿意说,他也没有强迫,只得放开鬼母的手站起身来。

    “我呢,平日可能是有点又懒又谗,还不正经,但是这不代表我好欺负,谁要敢欺负我和我喜欢的人,那我就给他见识见识我的手段。”萧石竹深吸一口气后,对鬼母露出了严肃认真的神色后,将双手环抱于胸前,用坚定的口吻缓缓说到:“伞的事情你不说我也不逼你了。但是我会做好对付墨家的准备,从现在总总迹象来看,他们已经对你图谋不轨了。而我喜欢你,比冥界任何一个鬼都喜欢你,所以我做好了会为了你和他们会有一战的准备;到时候你可不准阻拦我。还有,虽然我不愿意做暴民,但你是我的一切,你是我的月亮、星星、太阳、你是我的花朵,在我眼里悄悄的绽开;谁也别想在我眼皮子低下伤害你。别说是他墨家,就是北阴酆都大帝老子也不怵!如果有一天他酆都大帝敢动你,我绝对是第一个挡在你身前的鬼。”。字字句句,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而之前他一味想着在鬼母国好好的混百年后,再设*回的想法,也在这一刻抛到了脑后。

    鬼母愣愣的望着他;阴日的阳光正好从萧石竹身后不远处的窗子透了进来,让萧石竹好似头顶圣光一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