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19】勇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安静之中,萧石竹微微垂首沉思着。

    听了鬼母那句不经意间的话,他顿知刑天是个讲义气的人魂。

    至今他仍然记得,自己初涉千术之时,师傅曾经给他讲过讲义气的这类人是很忠诚的,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是可以依靠的伙伴。但他的师傅也告诫过他,这一类人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容易意气用事。

    人魂都是人变的,性格和优点缺点早已烙印在了他们的灵魂深处;而拉拢刑天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从麻寿国切入。

    萧石竹虽然已经启动了东征东夷的计划,暂时没法抽兵攻打凤麟洲,但可以将一些由精钢打造而成的冷兵器,以及一些落后的火铳低价卖给麻寿国,让麻寿国强大起来的同时,成为牵制掌控了无头鬼国的奇星的棋子。

    战争也不一定需要自己去打响,偶尔也能像酆都大帝一样,做一下‘幕后黑手’嘛。

    更何况可以让刑天看到自己的诚意,还能算便从麻寿国的手里赚几个小钱。

    不过这一切都得让刑天亲眼看到才行,毕竟他这样性格的人魂向来都讲究个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想到此萧石竹抬起头来,看着神骥说到:“传令句芒,让他马上安排刑天到螟蛾谷以东的关隘中,我要在那儿和他碰个头。”。

    顿了顿声他又把目光移到了青岚的脸上,缓缓说到:“通知军器监总局,开始赶制精钢冷兵器,箭镞和三眼铳。”......

    风和日丽的玉阙城上空是那么的天高云淡,蔚蓝色的天空中,只不过瓢着几片洁白如雪的薄薄白云,似乎在城中诸鬼抬头仰视天空之时,胸襟边都会突然宽广起来。

    一辆飞车从北方天际边朝着玉阙城这边飞来,穿云而过后飞抵玉阙城上空。围着飞车下那热闹非凡的城市盘旋了半圈之后,飞车随风落地,问问地停在了城东的城防营中校场上。

    不等车门打开,早已在此地等候多时的巫小灰就快步迎了上去,赖月绮也在侍女的拥簇下跟了上去。

    车门一开,身着素衣的龙女从车中缓步走出。

    在她眉心处纹着的那朵有着栩栩如生的花瓣的兰花,在秋天明媚的阳光下是那么的娇艳欲滴,其中还透着一股淡雅的柔美;却也完美的掩盖了竖在她眉心上的那道疤痕。

    赖月绮在朔月岛上时与龙女没什么交情,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龙人一族的最后一鬼,瞬间就被她眉心处的刺青给震惊了。

    纵然是细看之下,也难以看出那是一块丑陋的伤疤,映在赖月绮眼中的只有一朵似乎清风过之,便有其香霭然的深谷幽兰罢了。

    “娘,您这一路辛苦了。”懂事的巫小灰伸手扶住龙女胳膊,轻声叮嘱道:“您慢点。”。

    龙女应了一声,正要问问儿子最近如何时,赖月绮已快步走到她的身前,毫不迟疑的弯曲双膝跪在地上,哀求道:“请龙女帮翁主去疤。”。

    忽如其来的一跪令龙女有些不知所措,愣了愣神后赶忙伸手扶住赖月绮的双臂;此时巫小灰也赶忙在母亲耳边小声说到:“这位是主公的赖夫人。”。

    来之前接她的鬼已经告诉了她,此行目的是为萧茯苓去疤;但万万没有想到,一下车就有鬼过来对她下跪,倒是让本还因为见到儿子而欣喜的龙女,顿时都慌了神。

    “原来是赖夫人啊。”受宠若惊的龙女一声惊叹,诚惶诚恐地急声道:“民妇怎么受得起您这一拜,快起来快起来。”。

    说着就手上发力,托举着赖月绮的手臂把她从地上扶起。

    “主公对我们都有恩情,用我丈夫生前的话来说,那就是高低不错。冲着这份高低不错的交情,赖夫人尽管放心,翁主的事就是民妇的事,一定会尽力而为的。”顿了顿声,龙女又问到:“可否让民妇先看看翁主的伤疤。”。

    赖月绮大喜过望,赶忙点了点头,带着她往自己的车驾那边而去。

    在赖月绮的执意邀请下,龙女盛情难却,还是坐上了她的车驾。在銮仪卫的拥簇下,驾车的太仆扬鞭抽打拉车兽魂,随之那两匹兽魂拔腿前行,拉着车驾往玉阙宫而去。

    入得宫内,赖月绮带着龙女朝着绝香苑方向缓步而去。

    一路走来,那些玉石砌成的建筑让龙女眼花缭乱。

    有着油亮感的花青翡翠制成的石灯柱,用紫而不艳的紫罗兰翡翠铺成的道路,烟青色大千玉制成的阁楼亭台,还有那些白玉黄玉制成的殿堂,让龙女大开眼界。

    若不是要急着给萧茯苓去疤,她真想好好在这美不胜收之地游玩一番。

    走了半晌,龙女随着赖月绮来到了绝香苑中。一进到主楼里,就见到萧茯苓端坐在楼中花丛环绕的书案后,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案上展开的奏本。

    脸颊上那道已经结痂后伤疤更是丑陋,使得萧茯苓的脸上全然没有她这个鬼龄该有的天真。

    但萧茯苓似乎没有去过于的在乎脸上的伤痕,虽然那东西确实令她一度难过,迷茫,甚至精神萎靡。可现在她的注意力,则全部集中在书案上的奏本上。

    龙女在门口驻足,打量着萧茯苓的那道伤疤而心生惊愕,不禁圆睁双眼,有不可思议地目光从她眼底奔涌而出。倒不是这伤疤有多难以处理,只是萧茯苓的镇定和专注让她诧异之际不由得咋舌。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脸上的容颜是女鬼们的资本。一旦出现了毁容,比杀了她们还难受。可反观萧茯苓似乎根本不在意那伤疤似的,让龙女百思不得其解。

    惊愕之余思忖片刻,龙女只能用“或许她还小,不知道容颜对于自己的重要。”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

    与此同时,察觉到有鬼入楼的萧茯苓抬起头来,见到赖月绮后轻唤一声:“月娘。”。接着就把目光移到了巫小灰扶着的龙女脸上。

    一整快速的打量后,萧茯苓的眼底泛起了几分狐疑;还有几分警惕。

    “这位是我母亲,是来帮翁主你去疤的。”巫小灰赶忙对萧茯苓说到。

    “伯母好。”萧茯苓收起警惕站起身来。

    “见过翁主。”龙女徐徐行了个万福后没有过多的寒暄,对赖月绮和萧茯苓直言道:“其实这个疤痕没有什么,我虽然不能把它去,但凭借着我们一族的神工刺青术,还是可以把这道疤痕用刺青掩盖的,就像这样。”。

    说着,龙女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眉心处。

    好奇之下,萧茯苓定睛细看她手指之处半晌,愣是没怎么看出那就是一道伤疤,只是看到一朵兰花图罢了。

    惊愕之际萧茯苓渐渐地瞪大了双眼,又愣了一愣后脱口惊呼道:“真是漂亮。”。十多天的忧郁和沉闷,也在此时此刻烟消云散。

    萧茯苓放佛在黑暗中看到一束耀眼的光芒,而在光芒的背后则是希望。

    龙女莞尔一笑,没有搭话。而欣喜不已的赖月绮赶忙急声问到:“请问龙女,你可否马上给翁主去疤。”。

    没想到此言一出,龙女却只是淡淡地回了她三个字:“不可以。”。

    赖月绮闻言一怔,困惑方从心头涌现之时,龙女便抿嘴一笑:“赖夫人总得让我准备准备吧。”。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的赖月绮猛然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道:“那是那是。”。

    “此刺青之术讲究慢工出细活,需要三日才能完成,这段时间内,请赖夫人给我和翁主安排一个安静的房间,他鬼不得打扰。”顿了顿声,龙女把目光移向萧茯苓,又道:“翁主可否借给民妇一些纸笔。”。

    语毕,龙女径直的走到了书案旁边站定,萧茯苓赶忙把纸笔递到了她的身前。

    龙女接过笔来,在白纸上写写画画片刻后,把毛笔架到笔架上,拿起白纸吹了吹上面的墨迹后递给跟了过来的巫小灰,轻声道:“去按着这个方子抓药。”。

    “去鬼医属找张御医,让他按方子抓药。”赖月绮接着说到。

    巫小灰一扫自己手中药方,但见上面除了一些中药外,还有药碾子和碗碟之类的东西;他也没有多问,随之把头一点后转身夺门而出。

    “奉茶,上果盘。”赖月绮随之也对门外喊了一声。

    不一会后,辰若就带着两个宫女端着果盘和热茶走了进来。萧茯苓请龙女坐下后,辰若他们赶忙把热茶和果盘奉上。

    “多谢翁主和赖夫人。”接过热茶的龙女道谢一声,随之又对萧茯苓好像提醒道:“我们一族的去疤术虽是刺青之法,但在刺青之时,翁主脸上会有痛楚,不知翁主可否能忍受得住?”。

    顿了顿声,龙女又说到:“若是忍不住可用麻药暂时麻痹你的浑身,这样就察觉不到痛感了。”。

    萧茯苓默然无语地思考着,赖月绮却是一阵揪心。那刺青她虽未曾经历过,却也知道是用针在体魄的肌肤上一针一针地刺下,痛感必然是一阵紧接着一阵的。

    只是想想,赖月绮都觉得疼。

    思忖片刻后,萧茯苓轻轻一笑,鼓起勇气道:“算了,我还是不要用麻药了吧;我父王以前说过,麻药这东西伤脑子,他受了伤都不用麻药的,我也要像他学习。”。

    说着说着,就不由得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要不还是用吧?”赖月绮一阵心疼,想了想后还是柔声劝说道:“不然会很疼的。”。

    “月娘别担心,这点痛楚不算什么,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麻药。”性格像极了萧石竹的萧茯苓不以为意地一笑,叉着腰得意洋洋地说到:“要是这点痛苦我都受不了,那就不是我父王和母妃的女儿了,一定会让他们蒙羞的。”。

    眉宇间尽是无畏之色,眼中除了勇敢和坚定再无其他。

    此言一出,龙女对眼前这个小鬼又平添几分钦佩之际,暗自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凭借一双巧手,给萧茯苓刺一个精美绝伦的图案。不仅仅要盖住她此时脸上的丑陋伤痕,还要让图案成为她身上的点睛之笔,让这个可爱的小女鬼更是美丽。

    足以倾倒诸多男鬼的美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