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16】不可外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鬼母说完此话,眼中闪过一丝狡诈。

    亲身经历过神魔大战和酆都大帝谋反的鬼母,军事之才和治国能力与萧石竹只在伯仲之间。而且她的小聪明,也不比萧石竹少。否则她也不可能在多疑的酆都大帝的残暴统治下,活到今天。

    以前无所作为是因为她在韬光养晦,所以甘愿蜗居不过约等于三十三万平方公里的小岛上,踏踏实实地做着女诸侯。

    再加上手下诸鬼也是混日子的居多,真正有能力的没几个,鬼母索性也选择了清教徒式的生产方式,与世无争。

    正因为如此才让鬼母攒足了战争的资本,在萧石竹来到冥界后有着足够的资本去东征西讨。

    此时只是一看地图,又思忖片刻,她立马想到了一条妙计;萧石竹闻言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她身边与其比肩而立,双目紧盯着地图问到:“怎么一个釜底抽薪?”。

    “我记得你下令军队改制是先外后内,所有的边境军队优先改制。”鬼母卖着关子并未直接挑明,而是先说到:“我记得云梦洲东北的湖光郡和青黛郡已经完成了改编,已经是一郡一军。你何不从中各自抽调两三个旅出来,在加上林聪在刀山岛训练的新军暂时组成一个军。”。

    “嗯,有道理。云梦洲的大军多由三苗鬼族组成,射术和山地作战在我国大军中都是拔尖儿的。”若有所思地萧石竹微微颌首,缓缓说道:“而东夷洲是平原居多,三苗的岩火熊骑也不是吃素的,确实适合在东夷洲这种地方作战。”。

    “在从南蛮和毕方郡抽调几支旅来,但必须是路骑兵和空骑兵组成的旅,与他们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军,这样兵力的问题也就解决了。”鬼母为丈夫的快速反应而感到骄傲,面露欣慰地点了点头后,悠悠说道:“而被抽调了军士的大军,再慢慢地扩军而扩满编制就行。这样一来可以既解决了无兵可调的问题,又使得我国大军不容易出现扩兵太快而导致士兵的战斗素质和单兵作战能力下降太快。”。

    “嗯。”点头后,有些急躁的萧石竹赶忙问到:“那怎么釜底抽薪呢?”。

    鬼母抿嘴一笑,抬手伸出纤细的食指一指地图上,丘陵河流占据了三分之二国土的毛民国,斩钉截铁地道:“先打毛民国既可。”。

    “这是一个中立国啊。”萧石竹听了这话猛然微愣。

    毛民国的鬼几乎都由一种浑身长满黑色长毛,而这些毛发都散发着酸臭味的臭毛鬼和一些因为生前生性鄙吝,一毛不拔,死后变得一身长毛的长毛鬼组成。

    虽然都是人魂组成,且此国一直规规矩矩的,军队战斗力在冥界中也不算太强,属于一个软柿子了;但它也是一个中立鬼国。

    九幽国是不打中立国的,为的是不让这些鬼国站到北阴朝的同一战线上去。微愣过后,转头看向鬼母的萧石竹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狐疑。

    “中立只是表面,实则自从各地反叛开始,此国就一直在暗中给夏州国提供着粮食和战备物资,还是无条件的。”鬼母撇嘴冷冷一笑,道:“我记得两年前玄教传过一封密信给你,说毛民国在给夏州国买卖粮食物资,你立刻切断了与其的贸易往来。”。

    “对。”萧石竹把头一点,缓缓说到:“确实如此,可那是密报不是众鬼皆知之事,一旦我发动战争其他不明其理的中立国就会人心惶惶,对我们以后不利。”。

    “历史由胜利者书写,过程故而重要,但有时候也不重要。”鬼母闻言再次抿嘴一笑,道:“何不让阿三们把毛民国趋炎附势,暗中支援夏州国和酆都军的事,添油加醋的宣传一下呢?什么叫舆论,你应该比我还懂。”。

    此言一出,萧石竹双目登时一亮,如醍醐灌顶一般,心中所有的顾虑也随之烟消云散。

    舆论可以澄清真像,也可以掩盖真像,甚至可以让一场战争和入侵变得合法合理,这可是他最擅长的。

    一旦攻打毛民国的战争合法了,其他中立国就不会在出现人心惶惶之事,自然不容易站到北阴朝那边去。更何况正如鬼母所言,历史如胜利者来书写,只要他在冥界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是黑是白不都由他说了算了吗?

    想到此,萧石竹把双眼一眯后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气,随之对着门外大呼一声:“传神骥!”。

    话音落地之后,门外响起了青岚的喝唱:“传神骥。”。

    “一旦拿下毛民国,我国不但在东夷洲有了立足之地,还能切断酆都军和夏州国的物资援助,这不就是釜底抽薪吗?”鬼母转头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丈夫,颇有得意地说到:“从此酆都军的物资只能来源于六天洲,那就必须漂洋过海,继而水师出动给他们来个拦路打劫,这十几万的酆都军在夏州国内必然经常缺粮,你猜他们会做什么?”。

    “要么从比尸国抢劫粮草,要么从当地百姓口中夺食。”萧石竹只是略加思索便想到了一切可能的结果;酆都军都是恶鬼和魑魅魍魉组成,而恶鬼是人魂的一种,始终保留着人性的优劣,那么他们必将会保持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本性。

    一旦在远征期间没了吃的,高高在上数千年的酆都军们在饥饿难忍下一定会理直气壮的去做一些坏事,届时必然会在夏州国引起轩然大波。

    “强攻比尸国,从中活得战备物资的几率会大一些,毕竟这次的统帅是泰山王,一个老谋深算的阎王。有他在,必然会节制手下胡来。”鬼母轻轻地摇了摇头,簪于发上缀以珠玉点缀的展翅凤凰步摇轻轻一晃,上面垂下的蓝珠坠子随之一晃,继续耐心地给丈夫分析道:“但如此一来更容易加速比尸国的灭亡或是酆都军的灭亡。不管是哪种结果,对我国都是有利的。”。

    “若是酆都军灭亡,我国则在东夷洲少了一个对手。”萧石竹接过话来,继续若有所思地说到:“若是比尸国灭亡,则酆都军也死伤惨重,我国正好可以趁火打劫,也省去了往后再设法吞并比尸国的麻烦?”。

    “嗯。”鬼母把头轻轻地一点;与此同时神舆的书房大门从外面打开,神骥大步走了进来,站到萧石竹和鬼母身后徐徐一拜:“主公国母,有何吩咐?”。

    “传令天禄阁,让他们把一封关于毛民国暗通夏州国的情报找出来,抄录数十份交予市舶司阿三,让他将其在冥界十洲中宣传开。”继续负手而立地图前的萧石竹缓缓说到......

    “你们这群废物!”赖月绮那余音绕梁的怒声呵斥,在绝香苑中回荡开来。

    怒气冲冲的赖月绮双眉倒竖着,站在了以张御医为首的数十个垂首低头,面露愧色的鬼医面前,眼中几欲喷火;她抬起微颤的右手从对面的每一个鬼医身上指过后,气愤地怒吼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翁主的脸上不能留下这么显目的伤疤。”。

    得知萧茯苓被刺客无意中毁容后,赖月绮第一个赶到了绝香苑中,看着萧茯苓脸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赖月绮一阵天旋地转。

    她向来把萧茯苓视为己出,不是母女胜似母女,她多么的希望那道丑陋狰狞的疤痕是划在自己的脸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范锦鸿还算眼疾手快,替萧茯苓挡下了那一刀,否则萧茯苓此时已是魂飞魄散,而不只是留下一道疤痕了。

    缓过神来后赖月绮第一反应就是询问鬼医们能否将伤口疤痕消除,得到的答复无一例外的是伤口可以愈合,但是疤痕会永远留在萧茯苓的脸盘上。

    毕竟萧茯苓还不能完全控制玄力就留下了疤痕,而且她也是人魂的体魄,就算是能像萧石竹一样完全控制玄力,也难免出现留疤的现象。

    闻言后赖月绮顿时怒了,所以才有了方才的怒声呵斥!

    “这......”张御医一阵为难,他已经是九幽国中医术最为高明的鬼医了,但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去疤药可以让这伤疤完全消失。

    萧茯苓也有些黯然伤神,虽然她还小却也知道容貌是自己的骄傲;她的性格向来是不求美若天仙的,但多了如此丑陋的一道伤疤,自己也知道往后少不了被他鬼在背后嘲笑。

    一时间也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的萧茯苓,坐在赖月绮身边的椅子上,听完赖月绮的怒斥和张御医的为难后,呆呆地说到:“月娘算了,您也别为难张御医了;要有办法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此言一出,赖月绮更是揪心了;终于再也忍不住地她,在眼泪婆娑的萧茯苓身前蹲下后一把抱出对方,不顾一切地嚎啕大哭起来。

    张御医见状,眼圈一红。

    “报。”与在此时,一个面带英气,身着飞鱼服的惩恶司主事丘鹬快步走了进来,在张御医身边站定后对赖月绮和萧茯苓拱手一拜:“启禀翁主,赖夫人,现已查明今日行刺之鬼,正是酆都大帝的贴身侍卫。谙熟摄魂诀的鬼差从他的记忆中提取的情报来看,此次暗杀系酆都大帝所派,目标正是翁主和国母。”。

    赖月绮立马守住泪水直起身来,转身面朝丘鹬后,攥紧双拳大喝一声:“那你还等什么,快去回报主公!”。

    “不可!”她话才出口,还仅存几分理智的萧茯苓便当机立断道:“月娘不可,此事更是不可外传,也暂时不能让我父王和母妃知道。”。

    萧茯苓太了解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了,两鬼虽然很多时候忙得都没时间管她,但她毕竟是他们的心头肉。

    一旦知道自己被酆都大帝派出的刺客行刺未果,但却毁容了,以萧石竹有仇必报的脾气必然会第一时间结束出巡匆匆回朝,然后不顾一切地和酆都大帝展开大战。

    可监国数日,萧茯苓也明白了一个事情;九幽国虽然日渐强大,却还没有强大到能一口吃掉北阴朝的地步。

    两个大鬼国一旦开战,必然都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