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13】萧茯苓的危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灰雾卷席着血雾,弥漫在漫江城城北的城墙上。

    大将军幽渡龟缩在城墙的墙垛后,双手抱头趴在地上,听着那些碎石尘土落在他的虎头兜鍪上而发出咚咚咚的连响,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很庆幸的是,这个只会拍马屁的大将军身上除了落了一些尘土,以及被一些半个拳头大小的石子砸了几下身着铁甲之处外,就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运气好的不是一星半点。

    而城外的尸魂军们并没有因为敌军的死伤惨重而沾沾自喜,依然继续猛攻城头。大小不一的石子随着投石机的转动高高抛飞而起,在空中划过道道弧线后,如落地彗星一般,轰然猛砸在城头上。

    弩车上射出的铁箭,接二连三的落在了城墙上,不是把守军千疮百孔,就是刺入了那坚实的城墙上,留下一个个大小深浅不一的窟窿。

    不到一盏热茶的功夫,尸魂军们正前方的城墙上已是变得满目疮痍。破碎的墙垛与坍塌的塔楼在墙头上化为一片石木混杂的废墟,掩埋了许多奄奄一息的守城人魂。

    箭矢在城墙上留下无数窟窿之际,也留下了无数道扭扭曲曲的裂纹,有如蛛网一般在墙面上延伸开来。

    尸魂军们继续给弩车搭箭,只不过这次他们放置的不再是普通的铁箭,而是一支支矛头用精钢制成的长矛。

    这种长矛也来自于九幽国的军器监,矛头也矛柄连接处皆是篆刻着“九幽国军器监制造”的字样。且因为矛头是精钢打造而成,在配上弩车,这种长矛的穿透力被提升了不少。

    尸魂军们一半的弩车瞄准了墙头,打算给上面那些半死不活的守军们补上一击。剩下的则统统瞄准了城墙上的裂纹。

    射进墙上裂缝中的长矛们,不仅在城墙上留下了比铁箭更大更深的窟窿,还撑开了那些墙上的裂纹,使得裂纹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深。

    本还看上去算得上坚硬的城墙,此时千疮百孔,看上去已是摇摇欲坠。

    而已经再次填装了的投石机,则在弩车们齐齐命中各自的目标后,把重新填装的石头朝着城墙猛砸过去。

    轰隆连响下尘土碎石疾射,巨石砸下的力道使得布满裂纹的城墙终于不堪负重,出现了多出坍塌。

    从一开始,尸魂军打得就是这个主意。

    漫江城好歹是诸侯国的都城,就算主管城防的幽渡再怎么无所作为,但城中囤积的物资必然不少。

    而守城军士一定也是夏州国训练有素的精锐;如果一味的用传统的办法,加上攻城车让军士们轮番爬城墙去硬攻必然损失不小。

    所以尸魂军用了另一个办法,先毁去城墙再说。

    见城墙开始了坍塌,但只是部分坍塌后尸魂军们没有喜悦也没有气馁,只是继续乐此不疲的给弩车和投石机重现填弹,瞄准的依旧是前面的城墙。

    与此同时,西面的河面上忽然出现了数十艘蒙冲战船。这数十艘并没有挂着旗帜的战船逆流而上,朝着尸魂军这边而来。

    甲板的边缘环着高高的女墙,挡住了站在河岸上的尸魂军们的视线,让他们看不到甲板上的任何情况。

    忙着攻城的尸魂军虽然注意到了那十几艘战船,但是没有去把它们放在眼里。虽说这个时候出现在战区的战船一定是来支援漫江城的,但他们尸魂只要鬼头还在就能继续作战,区区几十艘战船而已不足为惧。要是上面军士不下船攻击他们,只能用弓弩,那是射不死自愈能力极强的尸魂们的。

    尸魂军中,只有右翼大军面朝西面做好了防御准备,严阵以待。其他几路大军继续做着攻城的事。

    在距离尸魂军右翼不到半里地时,那些战船上女墙间,忽有无数漆黑的炮管伸出,瞄准了尸魂军的这边。紧接着就是火光吞吐不息,阵阵巨大的炮火轰鸣声伴随着炮口升起的青烟在天地间响起,震耳欲聋;一枚枚赤红的火石弹从船上激射而出,朝着尸魂军右翼猛然怒射。

    爆炸声中,绚烂的火焰在尸魂军中骤然盛开。不少措手不及的尸魂军瞬间被炸成碎片,血肉四溅飞散,激扬的尘土间随处可见跳跃火光和弥漫血雾。

    甚至一些火石弹直接将尸魂军士兵的胸膛打了个对穿,然后在士兵身后划出一道血红色的暗痕,再撞入后面的士兵之中。

    尸魂们纵然自愈能力很强,但都被炸成了碎肉残肢,也没法在能活命。

    随着火炮轰鸣的是密集如雨的枪声,在女墙上的射击孔中伸出来一支支掣电铳。这是泰山王为此役从六天洲各大黑市上购买来的东西,铳长约六尺且采用后装子铳的形式的掣电铳,每次可连发子铳六个。

    射术极快,乃是东征的酆都军的必杀武器之一。

    一时间整个右翼大军中哀嚎响彻,血肉碎块随着爆炸带起的火光和尘土一起弹射而起,令人触目惊心。

    船头上站着的那个浑身肌肤金黄,双眼瞳孔呈现赤红的男鬼,缓缓抽出了形似剑而曲的青铜长剑,剑身在夕阳下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一律斩首!”男鬼只是把手中长剑向尸魂军方向一指,战船上早已跃跃欲试的骑兵们纷纷高举着断魂铁打造而成的兵器驭兽飞奔,从战船上直接跃上河岸,朝着尸魂军们杀了过去......

    酆都大帝派出的影子鬼,化为一道阴影藏在了玉阙宫中山壁之上,一处很少有鬼来的屋外的角落里,鸟瞰着山下那些巍峨的殿堂和精美的阁楼,心中惊愕不已。

    这已经不是他来到九幽国后的第一次惊愕了;自从化为影子,跟随着一些与九幽国有着贸易往来的小鬼国来到这片土地上后,影子鬼就见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世纪。

    在九幽国中虽然也有穷鬼,但并不会出现穷到只能乞讨为生的地步。穿城过镇时,影子鬼看到的那些穷鬼们都有自己的田地,只是说相对一些富鬼来说,他们的吃穿稍微低一些档次罢了。

    而且整个九幽国不但重农和畜牧,也重商重工重制造,所有的城市之中除了有农商之外,还都有各式各样的工艺作坊和制造商人,使得任何一个城市都能自给自足。

    虽九幽王也重用酷吏使用重典,但他手下的酷吏不会趾高气昂地欺负一切不违法之鬼。反而因为酷吏们的存在,各城市中上至鬼官下旨鬼民,都自觉地遵守着九幽律法。恩威并施下使得各个城镇做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且九幽王在各地施行广纳鬼才之策,使得有才能的寒门鬼民们也得到了重用。整个鬼国之中政局稳定,君臣一体上下齐心之际,各行各业都得到了安定的发展。

    更是从江河湖海中延伸而出的水渠遍布全国,不但解决了泄洪问题,还使得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同时可以并行八车的驰道和可并行六车的官道,在各城之间延伸开来。不仅让九幽国各地运输发达了起来,还是得调兵速度位于冥界之首。一旦战争爆发,所需的军队和物资能迅速转运畅通无阻。

    随处可见欣欣向荣,一派繁华。这是影子鬼在六天洲中所看不到的。

    若不是自己对酆都大帝还有一丝一毫的忠诚,影子鬼真想在这安定祥和的地方定居下来,好好地过上几年太平日子。

    夜幕降临后,玉阙宫中灯火灿烂了起来。宫女们手持灯烛,或是提着灯油把宫中所有路边各式各样的精美玉石灯柱逐一点燃。

    化成一片阴影的影子鬼终于动了起来,在那些灯下阴影中穿梭前进,按着绿珠和绿萝这些年来画出的玉阙宫地形图,朝着玉阙宫中的绝香苑而去。

    因为他是化为阴影前行的,宫中的暗哨明哨和巡逻队,都没有发现他的行踪。影子鬼就这样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绝香苑门前。

    他顺着宫门下的阴影悄然进入苑中,在树木花草间的阴影里慢慢前行,悄悄地靠近主楼后,融入了窗子上的阴影之中,顺着窗缝朝着楼里张望。

    打眼一瞧,就见到一个鬼龄不过十岁左右的小女鬼,正坐在楼中书案后仔仔细细的看着身前桌案上摊开的札子和奏本。

    影子鬼环视四周,见偌大的主楼之中也只有这个小女鬼而已,并没有见到萧石竹和鬼母的身影。他又顺着窗子上雕花,慢慢的爬到了窗内的窗台上去。

    按绿珠绿萝生前传回酆都的情报来看,这里是萧石竹和鬼母的寝宫才对,而坐在里面的那个应该是萧茯苓。但现在是夜里,萧茯苓没回自己的翁主宫到也正常,但却没见到萧石竹和鬼母,这就有些反常了。

    正在影子鬼在心里暗自嘀咕时,楼中忽有一道黑影从草木中闪出,朝着他这边猛扑而来,把这影子鬼吓了一跳。

    紧接着就见到一只虎头却生着一对犬耳和狮尾,相貌似虎非虎似狮非狮,而又似犬非犬的天狗扑到了窗子前,人立而站把两只前爪搭在了窗沿上,嗅了嗅那窗台后,发出几声沉闷的低吼。

    “傻狗。”影子鬼在心中暗骂一句;现在的他是一片影子,纵然被这狗闻出了气味,却也攻击不到他,只得不停的对着影子狂吠,影子鬼自然也就心安理得起来。

    “大花别乱叫,给我过来。”书案后正在专心致志的萧茯苓实在受不了大花的连连狂吠,不耐烦地怒声呵斥到。那大花闻言回头看了面露怒色,皱了皱眉的萧茯苓,眼含委屈地哼了一声后从窗沿上下来,一步三回头地朝着萧茯苓身边而去。

    大花方才离开,影子鬼化为的影子就顺着窗子下的墙壁上阴影爬去。仆一落地又顺着楼中花草和鸟笼架子下的影子,朝着萧茯苓那边慢慢爬去。

    既然暂时没见到鬼母,抓了萧茯苓也不错。

    大花顿时又警惕起来,眼睛随着影子鬼的行动轨迹而动,待到影子越来越近后,大花又忍不住狂吠起来。

    方才静下心来片刻的萧茯苓,思路又马上被打断了,愤怒之际把手中毛笔往书案上一摔,赫然起身呵斥道:“大花,你找打是吧?”。话才说完顿时呆住,愣在了原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