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412】攻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明一暗,再加上出巡路线没有提前的计划,所到之处都是随心随意,更是使得各地官员想要提前准备准备的机会都没有。

    萧石竹与鬼母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忽地,负责通信联络的菌人神骥从不远处跑了过来,站到了距离火苗较远的地方,对萧石竹和鬼母一一行礼后,道:“主公国母,今日翁主临朝监国之事的消息已经传来。”。

    在萧石竹的通知下,菌人们这种低级的精怪也活得有了尊严。神骥他们一族的鬼也不再浑身*,都开始学着穿衣了。

    今日的神骥就穿着一身特小号的白色深衣,衣衽和袖口上均为黑色,腰间还束着一条深蓝色的丝绦,看上去虽然小巧玲珑,却也人模人样的。

    顿了顿声后,神骥若有所思间把玉阙城那边传来的消息,给萧石竹和鬼母详细说了一遍。包括今日萧茯苓在朝堂上处理的每一件政务,都无一遗漏地说给了萧石竹和鬼母听。

    “厉害了我的女儿。”待到神骥语毕后,萧石竹爽朗地一笑,面有自豪地猛拍自己大腿一下,道:“看来让她监国是对了的。”。

    坐在一旁的鬼母虽是笑而不语,但眉心处和眼中,都泛起了淡淡的自豪。

    “还有什么事吗?”末了,萧石竹又看着便未离去神骥问到。

    “还有两个情报,一个来自于六天洲的,另一个来自于凤麟洲。”神骥点了点头,捋了捋自己颌下长处的密集须根,缓缓道:“六天洲的探子们传信说,酆都大帝已经派出了泰山王前往东夷洲平叛,随行的督军是阎罗王,而副将是也不怎么有名的北阴朝大将蓐收。”。

    “蓐收可不是没有名气,他只是不喜欢争斗而已,此鬼当年也是神仆。”末了鬼母便皱了皱眉,提醒萧石竹道:“他很擅长骑兵战术;在东夷洲这样的平原地带,使用他为副将看来泰山王也是做足了准备,势必拿下东夷洲啊。”。

    “情报来源是一个叫包翁的鬼呢,还是幕友?”萧石竹轻轻地点头间随口问到,同时把鬼母说的话牢记于心。

    而他说的这些都是九幽国探子的外号,是玄教在酆都中发展的探子;在酆都的诸多九幽国探子里,这个名叫幕友的探子非常厉害,专业过硬的他就是转轮王的师爷。在吾丘寿多年前去往酆都,为萧石竹在北阴朝中活动时就已经将其暗中发展为九幽国的探子。

    当年酆都大帝打算收拾萧石竹的情报,兵力配备和统帅等等消息都来自于此鬼。这些很有价值的情报,使得九幽国提前做好了防御准备和应对策略,并且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时间发兵南蛮,使得北阴朝以为萧石竹还蒙在鼓里,仓促发兵南征,虽然声势浩大却在朔月岛吃了大亏。

    而包翁更是厉害;有着这个外号的探子正是阎罗王。秘密逮捕楚江王,以及酆都粮仓里的巡哨布置就是来自于包翁,这才让老李他们成功的潜入楚江王府邸中,顺利地进行了栽赃陷害之余,顺带带走了楚江王收敛来的钱财。

    也使得萧石竹在知道酆都大帝已经蓄谋攻打他之前,暗中废了酆都里的南北两大粮仓,使得酆都大帝要西征的计划至今还是泡影。

    也间接地促成了两大鬼国即将争夺有着冥界粮仓之称东夷洲和东瀛洲的局面。

    当然,神骥虽然负责通信却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想了想后,以肯定的语气回到:“消息来自于包翁。”。

    萧石竹若有所思点微微颌首后,电光火石间又心生一计,于是对神骥眯眼道:“告知跟随着包翁的菌人,以后再有什么北阴朝对东夷洲军事行动的消息情报,统统一式两份,一份传给我,而另一份密告给林聪。”。

    萧石竹既然已经定下来要由林聪负责袭占东夷洲之事,自然要把这些情报也告知林聪。更何况刚才菌人还提到,阎罗王也跟随着大军出征,那就能在开战后更有利于九幽国军作战。

    “而凤麟洲那边是无头鬼国出事了,据说刑天的义子奇星反了。”把萧石竹的交代默记于心后,神骥继而缓缓道:“好像这奇星还把刑天打了个鸡飞狗跳,据说现在刑天正在流亡。”。

    “此话当真?”愣了愣神的萧石竹瞪大双眼地问到。

    “战神刑天被义子追着打,你怕是听错了吧?”鬼母也愣神半晌后,眼露不可思议之色。

    战神被追着打就已经很是新奇了,还是被自己的儿子追着打那就更奇怪了。

    愣了半晌才缓过神来的萧石竹,赶忙对神骥说到:“让探子们密切注意这场战争,有新的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汇报;另外先把对无头鬼国贸易准备停一停。”。

    他想和刑天做生意,也愿意和这直爽的鬼做生意,但不愿意和一个连自己义父都说打就打的奇星做生意。

    而且这种鬼不知道知恩图报,萧石竹担心与这样的鬼合作,只怕总有一天对方羽翼丰满也会反过来咬自己,他可不想找麻烦。

    但很快他又想到,既然刑天曾经对自己投过橄榄枝,那此次被义子追得鸡飞狗跳,一旦走投无路是否回来投靠自己?

    想到此,萧石竹又不假思索地说到:“通知各地知府和太守,一经发现刑天流亡到本国就不要将其拒之门外,还得给我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东夷洲的夏州国北方边境上,比尸国的三十万尸魂军于昨日兵临此地,驻扎在这座位于边境边缘,城外四处可见密布湖荡的城市的北面。

    这座城内外皆是河道纵横,水路陆路贯穿其中的城市,正是夏州国的国都漫江城。

    数年以来,夏州国一直扮演着为北阴朝平叛的角色,只不过他们平叛并不积极,导致了比尸国的实力是越打越强。而兵强马壮的比尸国,对待曾经打过自己的敌国就从不手软了。

    大军几路并发,一路过关斩将杀得夏州国大军丢盔卸甲。其中一路大军,就是如今兵临夏州国都城漫江城下的这支。

    这座本是千帆横流的繁华城市,因为比尸国大军的到来而人心惶惶。不管是水路还是陆路的城门都已紧闭,城中之鬼不进不出。所有军士手持弓弩登上城头,枕戈待旦随时准备着防御敌人的进攻。

    但那些兵临城下,来势汹汹的比尸国尸魂军似乎没有进攻的意图,他们只是在城北外势力处扎营下来,隔着城外的大江盯着这夏州国都城的高大城墙。

    他们越是显得轻松,城中大军就越是摸不透他们倒底要干嘛?反而更是紧张。

    这日傍晚,一个面如满月的男性人魂徐徐登上了北面城门楼子,凭栏远眺着城外大军。

    这个男鬼是夏州国的大将军,名叫幽渡。说他是将军那是太抬举他了;只因为他的官衔是靠拍马屁得来的。

    无论是军事理论还是实战经验,这个所为的大将军都是不入流的水平。他把夏州国的边防搞的外松内紧,才使得敌军可以长驱直入。方到立足不稳,他既没有采取袭扰措施,也没有做足充分的后勤保障措施。一味的想着借助高大城墙防御敌军,才使得漫江城出现了今日这样的局面。

    “大将军。”幽渡方才站定,就有一个小将迎了过来,立在他身边行了一礼后,愤愤道:“您说他们什么意思,打又不打撤又不撤。”。

    “要不我送你下去问问他们?”幽渡这种废柴将军哪里回答的上来啊;于是只得打诨着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那小将立马闭嘴。

    正说着城外的尸魂军就懂了起来,连绵数里的营寨里一片嘈杂。不到片刻功夫,尸魂军们已经列队整齐,化为无数个小型的方阵朝着漫江城而来。

    每个小方阵中共有十列,每列十个鬼兵。并且每个方阵之中都跟随着弩车和投石机,还有那板屋离地九尺的巢车。

    大军行进至漫江城北面一里外的河边北岸停下后,有条不絮地把弩车巢车和投石机等攻城器械在河岸边一字排开。

    这样的情形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尸魂军是要攻城了;唯有一鬼没能看出来,那就是幽渡。他既没有立刻下令守军趁着敌军假设攻城器械之时还击,也没有让军士们做好防御准备,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城外的敌军,井然有序地架好攻城武器之后,再不急不慢的将这些武器统统校准。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尸魂军的投石机已经开始了攻击。

    “轰轰!”作响下,那些巨大的石头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呼啸着撕开了空气,接二连三地落在了漫江城北的城墙上。

    巨响轰鸣中,城头上顿起激扬尘埃。碎石迸射间,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阵阵传来。无所的城垛在第一批巨石轰然而落时,就已瞬间变得破败。

    就连那巍峨壮观的城门楼子,也在巨石的攻击下破顶断梁,半壁坍塌。

    城头上的守军被打了个死伤惨重之际,城外巢车上的敌军也没歇着。他们纷纷搭箭开弓,把一支支铁箭从那外面蒙有坚硬青兕皮的板屋射出。

    铁箭怒射,呼啸着疾飞向了城头,穿破那升腾而起的尘埃后,把才躲过疾射乱石的夏州国守军插成了刺猬,格毙当场。

    而在巢车下的尸魂军们已经给弩车做好了最后的校准。

    比尸国的弩车来自于和九幽国的私下交易,虽然九幽国从不对外买卖国中一切火器,但是暗中还是大量出口了诸多的冷兵器给这些反了北阴朝的诸侯国的。

    比尸国的弩车,就出自于九幽国的军器监;论军工,如今九幽国在冥界之中那是数一数二的。他们卖给比尸国的弩车,每辆上都驾十二石可活动的大弩,每弩一发七矢,中矢为主矢略大,两边各三矢略小,皆是可射七百步。

    上百辆弩车当下齐发,铺天盖地的数百只大小箭矢朝着城头齐齐怒射而去。

    阵阵嗖嗖连响过后,那些箭镞散落在了城头之上,又带走了不少夏州国军士鬼命之余,把那高大的漫江城北城城墙刺了千疮百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