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沟地上安静了不少,唯有那大风还在荒地上横冲直撞,发出阵阵呼啸。

    邢天军的士兵们已经打扫好了战场,死去的黑虎也被他们屠宰了过半;不少士兵已席地而坐,边休息着,边吃喝着从死去同伴身上抢来的口粮和清水。

    提前吃饱喝足了的士兵们散落在大军四周八方上,主动为大军担任起了警戒的工作。

    “我们不西进了,也不去麻寿国了。”想想国中军士和官员们,几乎都尽数投靠了奇星后,刑天想到自己这两万残兵败将绝对打不赢奇星;他必须搬来一支救兵,强大的救兵方能那奇星灭了。

    但麻寿国和有熊国正打得热火朝天,光是防御有熊国铁军南进,麻寿国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根本就无暇顾及借兵给他。

    且根据总总迹象表明,这一切很可能都是姬轩辕策划的!如果真是如此,一旦他向麻寿王借了兵,那么必然导致麻寿国中兵源紧缺;而这个结果必然是姬轩辕所愿意看到的。届时有熊国的大军兵临麻寿国,自然会导致麻寿国陷入不敌的不利局面。

    如此一来反而坑了自己的好朋友麻寿王,刑天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于是乎,他想到了投奔九幽国。

    如今冥界无鬼不知无鬼不晓,九幽国是日渐强大起来,不仅兵强马壮,国土足有两洲之广。甚至连酆都大帝的两次南征,都被九幽国打了回去。

    虽然九幽国战死的军士也不少,但还是把立足冥界万年不倒的北阴朝给打了个落花流水。

    如果投靠这么强大的靠山,再借来一支强大的军队,必然能平息了奇星的叛乱。

    “我带你们去投靠九幽国。”在夏耕困惑的目光注视下,刑天继续注视着南方越来越暗的天际,缓缓说到:“我前些日子不是给九幽王送去了结盟书函吗?我想去碰碰运气。”。

    南方天际的云彩已随着东落的阴日悄然离去,露出了几点闪烁星辰。

    “这能行吗?”愣神片刻后,夏耕攒了攒眉头,道:“末将可听说这个九幽王鬼品有问题,向来都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我们要跟他借兵,只怕没这么简单。据说上次祝融国太子跟他借兵,然后祝融国就没了。”。

    言外之意,就是告知刑天他这要去了九幽国,恐怕连无头王的王位都没了。

    刑天闻言,略加思索也听出了夏耕话里的言外之意;接着面露几分苦涩,呵呵一笑。

    就他现在这个样子,不也是等于挂着一个无头王的虚名吗?要是此时评选一个冥界最落魄的诸侯,带着两万吃不饱喝不足,还整天担惊受怕有追兵围剿,各个都已经疲惫不堪的残兵败将的刑天肯定是能入选,并且获得最落魄的诸侯王这个称号的。

    一瞬间,刑天把这些虚名都给看的很淡很淡。

    “我就是气不愤,气不愤居然被自己的义子摆了一道!”片刻过后,双拳猛然攥紧的刑天,怒哼一声后沉声道:“不管是什么代价,也不管他九幽王要什么,只要他愿意替我灭了奇星,那我什么都答应他。”。

    说着,眉宇间就浮现了坚定之色。

    奇星是他从街上捡来的小花子,从小养到大,对于没有后代的刑天来说,没有造反前的奇星就是他的儿子。对其的关心和栽培,那都是尽心尽力的。

    可现在儿子打了老子,这说破大天也是儿子不孝,这口气刑天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夜风连连拂来,吹动地上的尘埃,却久久吹不散刑天眉宇间的决绝和脸上的怒气。

    夏耕默然间思忖许久,他虽不同意刑天去委曲求全,但忠诚驱使着他还是点了点头,铿锵有力地道:“行,到时候末将一定陪着大王求他九幽王。”......

    凤麟洲因为洲中多有野生凤凰和麒麟而得名,但地理环境有些独特;在八方之上边缘之地,草木不生的荒地居多。

    石山沟壑也多,再加上四周有鸿毛不浮的弱水绕之,使得此洲易守难攻。

    但越往深处去,越是土地肥沃,多有山清水秀的山泽,起地中灵气充沛,使得洲内土地种出的药材花肥叶厚,果实饱满而药性充足。故而凤麟洲这一洲之地,也被冥界诸鬼们戏称为鬼药洲。

    而在麻寿国和无头国的北面,有一片近八千万顷大小,共有十三郡两百多座城池的诸侯国。境内多山地高原和盆地,但盆地倒是面积小得多。且盆地内丘陵纵横,而国中北地上的高原上,则矗立着巍峨壮观的诸多冰川、雪山。形成了跌宕起伏地势,气候复杂多变的环境。

    这就是冥界的有熊国,也称之为轩辕国。

    在人间神话里飞升了的黄帝其实没有成仙,死后来到冥界时,正是酆都大帝在冥界开创北阴朝的初期。正值用人之际,酆都大帝就把他和他的一干人间的大臣,还有一些族人都给发配到了这块土地上,做了一个有熊王。

    而姬轩辕也并不像人间演绎出的神话历史那么仁义;实际上当年在人间能把蚩尤剁了分给大臣吃,不吃的都是反贼,都要跟着蚩尤的他,是一个很识时务的人魂。

    千年以来他一直和酆都大帝,以及对方的北阴朝搞好关系。使得自己的国土是越来越大,最终成为了凤麟洲中最大的诸侯国。

    而在有熊国正中处,有一座蔚为壮观的轩辕城,这儿就是有熊国的国都。

    四方形的砖石城墙连绵三百里,将这座热闹的鬼城,和鬼城里那些书院街道,民居店铺等建筑围在了中间。在城池北面有一座方圆百里的大湖,名曰帝鸿湖。湖边柳绿珠映间随处鸟飞莺鸣,倒影浮沉下湖面粼波闪耀,煞是好看。

    而在北岸有三座依山傍水,鼎足而立的宫殿。近前左右有两座,后有一座。左边的四周环水,位于湖中天赋岛之上,被百年古松古柏所笼罩。

    右边的坐落在地载岛上,但却不像是宫阙。殿堂楼阁极少,但塔楼军营不少。堡坞和军械库林立其中。而姬轩辕的八大禁军中,除了驻扎在天覆岛上天覆营外,其他的地载营风扬营、云垂营龙飞营、虎翼营和鸟翔营,还有那蛇蟠营都驻扎在此岛之上。

    而正中处的是,则是姬轩辕的正宫。

    状如八卦阵的宫殿里,有着诸多的亭台楼阁和殿堂,皆是按八卦方位排列。从空中俯瞰下去,偌大的正宫就是一座巨大的八阵图。而在正宫后面,是一座名叫轩辕丘的青山。林木葱郁茂盛的南麓下是弯月状的一泓清水,立在石头缝里长满的松柏青葱密布的悬崖下。

    双臂细长却长得浓眉大眼,身着齐肩圆领,胸前用金线绣出威猛蟒纹朱袍的姬轩辕,此时负手而立这清水潭南岸,默然间举目眺望着北面悬崖上的尖石岩间,有如喷银吐玉般带状瀑布。

    伺候在左右的宫奴和侍女,都退到了距离他很远的地方,静静地等候着他们的主公传唤。

    姬轩辕正看着那瀑布愣愣出神时,一个长有长脸细眼八字眉的中年人魂男子,手持玉笏从南面快步而来。

    男鬼身边至始至终围绕着一道清风,将他身上的衣袍吹得鼓舞不息猎猎作响。

    这个自带清风的男鬼,就是传说中的风后。自从人间到冥界,他都是姬轩辕的太宰,专门给姬轩辕出谋划策的。

    风后快步站到了姬轩辕身后,一整衣袍后躬身行礼,轻声道:“大王,前线战报力牧已屠尽了麻寿国边防军,连克麻寿国北境三关七城。”。

    姬轩辕闻言,眼中泛起一丝兴奋,随之一闪而逝后,嘴里不急不慢地道:“意料之中的事;只要没有无头国的插手,麻寿国那些只有步兵的大军就是一群废物,绝不是我国骑兵的对手。”。

    “是。”风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后,眯眼一笑奉承道:“整个凤麟洲中,属大王的王师最为强悍,战力最高。”。

    顿了顿声,风后收起笑意,毕恭毕敬地请示道:“力牧上书请示,是否可对麻寿国大军乘胜追击?”。

    清爽的山风拂过,在姬轩辕身前的水潭上泛起了阵阵涟漪。水潭边的香蒲左右摇曳几下后,几只羽毛鲜艳的翠鸟从中冲出,贴着水面朝着潭中飞去。

    姬轩辕随之微微阖起的双眼,看着那几只翠鸟从水潭中抓住几条小鱼高飞而起,稍加思索一番后,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可有无头鬼国的战报和情况?”。

    “有,有的。”微微回忆后,风后连连点头道:“大鸿传来的消息,他已经成功挑起了奇星的反意。并且无头鬼国此时已乱成了一团;奇星忙着追杀刑天,而刑天则忙着逃亡。最新的消息,据说刑天往西遁逃,好像是要去投奔麻寿国。”。

    闻言的姬轩辕轻轻一哼,面露几分轻蔑之色后,悠然问道:“刑天在无头鬼国做了数千年的大王,难道一点群众基础吗?怎么还逃亡了呢?”。

    他的本意是让刑天和奇星打起来,无暇顾及支援麻寿国,然后他好先全心全意地进攻麻寿国。随之等有熊国将麻寿国吞并后,奇星与刑天打得两败俱伤之时,他再兵临无头鬼国,把刑天和他的无头鬼国都给灭了。

    这就是他原本的连环计;但现在看来,似乎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他的连环计虽好,但没把人性因素考虑进去。

    奇星在无头国中对各大臣的家人又是绑架又是撕票的,搞得无头鬼国的文臣武将们草木皆兵紧张兮兮,对刑天也是唯恐避之不及;谁还敢声援或是收留落魄的刑天呢?

    “好像不是群众基础的问题,是奇星的威慑力太强,无头鬼们多数都不敢收留正在逃亡的刑天。”说到此顿了顿声,风后又把大鸿怎么蛊惑奇星绑架权臣家人,用这些权臣的家人威逼利诱其效忠奇星的手段,给姬轩辕简单的说了一遍。

    可他话才说完,姬轩辕皱眉间,脸上浮现了淡淡的愠色。

    如果奇星不和刑天打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那么他的连环计就不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