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苍翠欲滴,花的种类繁多,各式各样的灵鸟正在欢快的鸣啼。而蹲在梧桐木架上的两只凤凰,则不约而同的齐齐偏头,好奇地看着不远处的萧石竹和鬼母,同时眨了眨眼睛。

    “是吗?”萧石竹听了也是两眼放光,心中更是兴奋不已,一通挤眉后,他对鬼母激动地说到:“卖了,全部统统地卖了。都换成白花花的冥币,拿来扩充国库。”。

    “好嘞。”两鬼一拍即合,鬼母脱口说到:“我也是这么想的。”。

    语毕两鬼相视一笑。

    “还有鬼虏和胡回,在杜子仁的罗浮山中搜出了很的宝藏。除了冥币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珠宝和名贵木材,草药以及金属。”鬼母想了想后,又说到:“正在分批运回国都,长琴和陆吾正在忙着登记分类和入库。”。

    “这是我这几天听到的,比较好的两个消息。”萧石竹说着转身,朝着玉床那边缓步而去。

    不一会后,萧石竹坐到了床榻上,想了想后,道:“来而不往非礼也,等我回函的时候也派人给刑天送些东西去。”。

    “这个可以。”走了过来坐到他身边鬼母点头说到,然后又看了看萧石竹那黑眼圈,问到:“你真不睡会?”。

    “马上。”说着萧石竹身子往后一倒,躺倒了床上后,立马就睡着了......

    凤麟洲,无头国国都常羊城中。

    黑夜下的常羊城更是黑暗。

    街上的那些街灯到了下半夜后,由于经过了一夜,灯油消耗了不少,灯芯上散发出的光亮和火苗都变得微弱而又无力。

    一队队身着坚韧皮甲,训练有素的无头大军,趁着夜的黑暗,在城中房屋投射下的阴影里悄无声息的穿梭来往,逐一轻车熟路地进入了城中大臣们的府邸。

    进去时都是两手空空,但出来时他们的肩上都扛着一个个扎进袋口,正在挣扎扭动的麻袋;其中还有“呜呜”的哽咽声,从口袋里传来出来。

    与此同时,在城市正中处的无头王王宫中灯火通明。

    高大的石砌宫门后,那片方圆一里大小的青石广场上,聚集了国都里的大小官员。而在广场四周,围着的一队队要挂着黑石刀的无头鬼士兵。

    阵阵阴风之中,被围在广场中的那些官员们嘀嘀咕咕的议论着什么。

    他们都是半个时辰去,被宫中敲响的警钟聚集到此地而来的。

    警钟一般不会夜响,但是一旦夜响就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于是大臣们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却还是纷纷从暖和的被窝里钻了出来,再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宫中去,却不曾想一道此地,就立马被一队队腰胯黑石刀的城防巡逻军围住;全是奇星可调动的城防军。原本驻扎在宫里的三千禁军,却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这反而让被围住的大小官员们纷纷狐疑不已,心中的怒气,以及脸上的怨色则是越来越重。

    就在他们议论纷纷半晌,也没闹明白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且那警钟又是为何夜响之时?从广场北面,无头王王宫深处,忽然有一队军士,簇拥着一个有着四尺五六身躯,肚破如重枣,而肚脐化为的那张嘴上双唇有如涂朱一般的无头鬼,朝着广场边缘大步走来。

    此鬼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得意,正是无头国的大将军,刑天的好义子奇星。

    而簇拥着他的军士们,除了全副武装步伐整齐外,还牵着四五只威风凛凛,高大健硕凤麟洲黑虎。

    “诸位诸位!”站到广场边的奇星,先是对面有怨色的大臣们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朗声道:“把各位叔叔伯伯们吵醒,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他此话才说完,那些眼中闪烁着嗜血凶光,正在转圈踱步,多少显得有些急躁的凤麟洲黑虎中的一只,忽然面朝那些大臣们站定,张嘴发出一声低沉的低吼。

    “你小子别废话。”不少文官被这一声呼啸吓得一愣,但其中的一些武将却是不怵,纷纷怒声质问奇星,道:“大半夜的不睡觉,把我们都召集起来,你有病吧?”。

    大臣们顿时喧嚣起来,纷纷情绪激动,一个比另一个更大声地质问者奇星。

    而奇星则默然无语,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

    待他们吵吵闹闹了一会后,他才再次开口朗声道:“叫你们来,就是要告诉你们,从现在开始,无头国就要易主了。”。

    声音洪亮响彻夜空,字字句句掷地有声,令那些方才还在吵吵嚷嚷的大臣,顿时安静了下来后,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着奇星。

    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大将军奇星,而是一个智障儿童一样。惊奇,而又夹杂着淡淡的关怀。

    “你说易主就易主啊,你当在亲征的主公是死了吗?”沉默片刻之后,之前第一个质问奇星的大臣再次嚷嚷起来:“你也不看看你算老几?”。

    这个化为嘴的肚脐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疤的无头鬼名叫奇木,是刑天的丞相。向来脾气火爆易怒,但也刚正不阿,在无头鬼内是出了名的。故而在奇星说出要易主之时,他第一个大声嚷嚷了起来。

    “以前算老几我不知道,但他妈 的今晚老子算老大。”沉声一喝后,奇星冷笑着抬起手来,给自己那些手下军士打了个手势。

    夜风拂过,吹得奇星肩上披着的披风猎猎作响。

    紧接着不一会后,又有一队队军士们押解着不少无头鬼进到宫中后,将那些被捆绑着的无头鬼们押到了奇星面前。

    那些被押解而来的无头鬼们男女老少皆有,都无一例外的被五花大绑了起来,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呜”连响声的嘴里,却也全部被用麻布紧塞住。

    众大臣定睛一看,立马都从被押解到宫中的诸鬼里认出了自己的家人,顿时纷纷面露惊愕和慌乱。

    就连之前还吵吵嚷嚷的奇木,也是登时眼露紧张,且张大双唇却不能发声。

    但见诸位大臣不约而同的神情紧张起来,奇星扬眉之余更是得意了。

    “奇星,你有什么事情冲着老夫来,你把我的家人绑来,倒底要干什么?”许久之后,缓过神来的奇木双眉倒数着怒声喝到。

    四周军士手中的火把上,火苗随着夜风猛烈摇曳了几下,在那奇星的脸上带起了一片接着一片的阴影。

    “能把你的家人绑来,难道还不算是本事吗?”奇星双眼迸射出比夜风还要冰冷几分的寒芒,他微微偏头着与奇木四目相对后,一字不漏地说出了大鸿之前教他所说的话。

    语毕之时,奇星毫不犹豫地把手一挥,顿时有两个军士出列,快步走到奇木左右,猛然伸手奋力按着他的双肩,迫使奇木面朝奇星跪下后,又将他胳膊向后上方拉起,并将他的头向前推出,摁下脖子,就像实在迫使奇木对奇星叩头谢罪一般。

    其他大臣还没来得及骇然,就又有几个身上*,腰别板斧的强壮军士快走到了那些被押解的鬼群中,稍加寻找后从中拖出了十几个男女老少皆有之鬼来。

    “奇星!”一见自己家人被军士扼住无头脖颈从鬼群里强行拉了出来后,更是惊慌的奇木奋力挣扎着大声骂到:“你敢动我的家人试试?”。

    “吵什么?”奇星淡然问着,抽出腰间长刀缓步走到奇木的家人面前站定,目光横扫着那十几个鬼后,把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个鬼龄不过三无岁的小鬼身上。

    “奇星!”更觉不妙的奇木挣扎更烈,奈何按住他的军士更是力大,使得他的挣扎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力,只能是微微地抬起一点头来,用发红的双眼迸发出愤怒的目光,死死地瞪着不远处的奇星。

    “吵什么?”面色冷漠的奇星毫不犹豫地将手中长刀刀尖,对准了那个小鬼的左眼,再奋然往前一递。鲜血四溅下,锋利的长刀破开了小鬼的眼球,刺入他的体内贯穿了他眼后的心脏。

    而那小鬼脸上惊恐慌张的神情,也在此时此刻定格。

    无头鬼就是这么特殊,虽然被砍脖颈也不会死,但左眼后的心脏一旦被刺穿,他们也就必死无疑。

    偌大的广场上,在血腥腾升下忽然变得一片死寂。

    诸鬼惶恐地注视下,那个小鬼于夜风之中慢慢的化为了齑粉。

    慢慢嘶吼起来的奇木,眼含悲切和诧异的两眼之中,泪水直流不息。

    被奇星毫不犹豫地一刀捅死的小鬼,正是他奇木最疼爱的小孙子。

    默然流泪的奇木愣愣一窒,瞬间不能呼吸使得他差点晕死过去。紧接着又是阵阵揪心,令奇木胸膛下巨痛无比。

    “太吵了,你就是这样才让我很像弄死你。”兴奋不已的奇星,背对着奇木的奇星得意洋洋地抬起了手,对手下们打了个手势后,只见他的手下们不约而同地放开了奇木的家人,再在诸位大臣的惊恐注视下,镇定自若地拔出了腰间的黑石刀,逐一捅进了奇木家人的左眼中去。

    不过霎那之间,奇木一大家子鬼只活着他这个生不如死的老头。

    但奇星的手下还没罢手,把瘫软的他生拖硬拽拉到了奇星的身边,放凤麟洲黑虎上前,围住了愤怒得浑身发抖的奇木。

    “死?还是帮我将无头鬼国易主?”面色更是平静了不少的奇星,对那奇木淡淡问到。

    “易主?”本还沉浸在悲痛中的奇木忽然抬起头来,以赤红的双眼直视着奇星那面色平静的双颊,狠狠地啐了一口吐沫到对方面上,大笑道:“做梦!”。

    凌厉的阴风拂来,四周空气更是冰冷了些许,还多了几分压抑,使得那些默默围观着,有怒有恨却不敢言的大臣们纷纷心头一紧。

    “不知死活的老顽固。”奇星面色无惊无惧,只是把双眉微微一皱,那些牵着凤麟洲黑虎的士兵们立刻一声令下,几只已经露出森森尖牙的凤麟洲黑虎顿时猛扑上前,将拴住它们的铁链摇得哗啦啦下一阵叮铛作响之余,用利爪和尖牙,将那奇木活生生地撕成了无数的碎片。

    “今天,不!此时此刻,无头鬼国就要易主。”赫然转身的奇星,双目迸射出道道冷芒往身前一扫,抬手反指自己后厉声道:“我就是新的无头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