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轻摇,苍穹上淡淡白云飘渺,血红的阴日高悬云端;罗酆山上地面,热得像着了火一样。唯有这八角亭中,却是阴冷冰凉。

    杜子仁忽地觉得神清气爽得多了,眉宇间的颓丧和心中的焦虑,慢慢化为乌有。他缓缓站起身来,微微低头俯视着前方微笑着的红鳞,若有所思地问到:“依你看这降书要怎么写?”。

    “降书不难写。”红鳞只是略加思索,便脱口而出道:“以力求保命的口吻去写,则会更是真实。”。

    杜子仁闻言,在亭中踱步一圈,思忖片刻后,点头问道:“那伏兵该调那支大军?又应该置于何地?”。

    “无需调兵遣将,那样反而会惊了九幽军。”面含自信的红鳞,底气十足的说到:“只需以城外驯服的火光兽为伏兵既可,埋伏也只需埋伏在城外的不昼木火林之中就行;待毫无防备的敌军一到......”。

    “火光兽猛然冲出。”杜子仁双眼一亮,眼底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不等红鳞说完,便抢过话来,激动得颤声道:“冲入敌军之中,横冲直撞下,以覆于身上烈焰,灼烧敌人。”。

    语毕,就间红鳞重重的点了点头。

    火光兽有名火鼠,重有百斤;南蛮的另一大特色火浣布就是用它身上那长有三尺而细如丝的赤色长毛编制而成的。

    这种畜生居住在不昼木组成的火林之中,且以火为食的它们,身上皮毛也不惧烈焰灼烧,还经常身披烈焰在火林中打滚嬉戏。故而就算九幽军见到火林里有许多的火光兽,也未必会起疑。

    如果用南蛮的驭兽秘术,驱使上万只身披烈焰的火光兽,从火林中冷不丁的窜出,再猛然冲入敌阵中,九幽军必然惊慌失措下大乱方寸。届时城中守军在以火林为屏障,据山而守,以被杜子仁卸磨杀驴了的墨者们遗留下的籍车和连弩车射击九幽军,必然对其可造成不小的伤亡。

    想到此,杜子仁更是难以抑制内心翻腾不息的激动,抚掌连声叫好道:“妙计!妙计!”。

    片刻后他对红鳞说着:“若是此计一成,我必定许诺你高官厚禄。”,迈开腿朝着亭外拂袖离去......

    空中乌云密布,闪电惊雷交加,咆哮着从天而降,滂沱的大雨化为道道水帘,围着暮熙城肆虐不停。骤雨抽打着城外的瞑海海面,狂风大作间海上连连掀起了如万兽奔腾数丈高巨浪,翻滚不止下雨飞水溅,形成迷潆一片。

    所有的船只都已进入港口里躲避风浪,唯有数十艘形状酷似海螺一般的沦波舟,在这暴风雨中,顶着汹涌波涛出港北上。

    这数十艘沦波舟,正是由五年前林聪带回来的那艘墨翟旗舰为原型,仿造而成并加以改进了的沦波舟。在墨家的沦波舟被秘密运往暮熙城外,一处被九幽国团团围住的港口后,军匠们立刻在舟船四周搭起了木棚,九幽国的军器监也立刻秘派出了通晓舟船制造的小队,悄然来到暮熙城外秘密研究此船。

    此事只有萧石竹鬼母和九幽国朝中少数鬼知晓。

    赖月绮管理下的军器监,不乏对机关和机械制造与破解极为擅长的人魂妖魂,研究开始没多久后,他们就已经知道了怎么制造沦波舟。

    但在酆都大帝统治下的冥界,建造沦波舟所需的不沉木等这类可制军事武器的原材料,被极其严苛的管控着。且任何国家的不沉木,都得优先上缴北阴朝,否则按《大冥律》将会被视为谋反;剩下的已然所剩不多,最多可以造几艘海鹘罢了。

    市舶司阿三他们这些做过掮客的鬼,费了好大的劲力,才从十洲各地黑市上,前前后后收集来了百万石不沉木,以及数十粒不沉木种子。

    种子种到了丹水郡中九嶷山里,目前已是成形;而弄来的不沉木多数用于制造九幽水师的福船去了,剩下的就都用来制造沦波舟。历时五年光阴,九幽国水师也有了数十艘沦波舟。

    但与古神和墨翟所用的沦波舟不一样的是,九幽国的沦波舟更长更大,且前方镶着两根长半丈的粗大四灵杵,舟身左右各有五根。就战斗力而言,以前的沦波舟自然不及九幽国的强。

    只是还未实战过而已。

    当萧石竹得知酆都老鬼派出了海骑兵南下时,他就已然想到了那沦波舟船队克敌制胜的办法。

    丹虾那种庞然大物只有玄冥州附近的海域有,且海洋兽魂也没鬼倒卖,他是没法弄来了。弄来了也不可能立马组建起一支战斗经验丰富的海骑兵来。但沦波舟和鲛人蛟龙的配合攻击,未必不能克敌。

    纵然酆都大帝的海骑兵数量庞大,但萧石竹还是想要搏一搏。于是,再到暮熙城前他就让菌人传令这支沦波舟舰队做好战斗准备。

    待他方到暮熙城,就马不停蹄得登船,带领着这支舰队迅速出海北上。

    船中水手和驾驶沦波舟的舵手都是身经百战,且经验丰富的九幽国水手,纵然风浪再大,他们也无惊无惧,镇定自若的各司其责着。

    数十艘沦波舟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浪中剧烈摇摆着,继续北上的舰队直到驶出了十里海路后,密封着的沦波舟才纷纷缓缓下沉,降至海面下数丈之处,继续潜行北上。

    海上波涛汹涌,海中却是一片风平浪静,穿梭海中沦波舟很快稳住船身后,便立刻加速;尖锐的船头破开湛蓝的海水,带着螺形船身往北疾驰。

    站在最前面那艘沦波舟里的萧石竹,并未对海底的景色好奇;早在几年前他穿着鲛人泪织成的绡衣到了龙绡岛下时,就已经把瞑海海底最美的景色尽收眼底了,故而这次他倒是平静得很。

    他在下层船舱指挥室里站定,全神贯注地盯着挂在墙上的冥界地图。

    他眼中迸射出的犀利目光,至始至终围着瞑海一带徘徊,眉宇间还挂着淡淡的若有所思,似乎又憋着什么“坏水”,想要在这瞑海上大闹一番。

    白无常端着一杯香茗走到他身边站定,说着:“少主你用茶。”,把手中茶杯递给了萧石竹,目光却顺着萧石竹的目光所及之处望了过去。

    但见接过茶杯道了一声谢谢的萧石竹,目光再次落在了地图上,直看向瞑海与东面黄泉海的交界处,距离龙绡岛数百里开外,云梦洲东北处一个注明名叫刀山的小岛。

    “刀山地狱,此岛与朔月岛大小差不多,但岛中所有的山脉都是由大小不一的尖锐刀子组成的。一切在人间亵渎神灵和杀戮了生灵的人魂,都被关押在此。”白无常也盯着地图,缓缓说到:“囚犯中多有只是杀了猪牛羊等的屠夫。”。

    “我知道,我曾经熟读过《大冥律》,也知道这条狗屁法律是酆都大帝为了打压人魂想出来的。”萧石竹缓缓吹了吹杯中升起热气,再抿了一口香茗后,眼中顿显几分怒气,冷哼后沉声骂到:“人类要吃要喝要有营养来维持着肉身运转,哪能不杀猪狗牛羊来摄取?”。

    “是啊,地府存在着很多酆都大帝故意制造的弊端。”白无常微微垂首轻叹到。

    接着顿声思索片刻,隐约猜到了萧石竹所想的他又问到:“那你看这刀山做什么?难道你要攻击刀山?”。

    “对,十八个地狱大多在罗酆山下,但还有半数在六海之上。”萧石竹点头间,直言不讳地道:“酆都老鬼妄想着再打我的朔月岛,我就抢他的地狱;太远的我手伸不过去,但瞑海上的,还是可以攻占一下的。”。

    “以牙还牙?”白无常若有所思的问到,语毕之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倒不是萧石竹的想法令他顿感匪夷所思,只是此鬼机灵且胆大倒让他大吃一惊。

    “正是。”面含自信的萧石竹又是点了点头,缓缓道:“且关押在岛上的那些牛羊屠夫,一定对酆都大帝恨之入骨,正好可以为我国补充兵源。至于在人间有过杀人行为的人魂就看他们的表现了。”。

    击退海骑兵拿下刀山岛,再攻克了南蛮国,整个瞑海上,云梦与玄炎两洲将是他萧石竹一鬼统治。比起那些对酆都大帝敢怒不敢言之鬼,和要么敢怒也敢反酆都大帝,却只会傻乎乎地与北阴朝硬拼的冥界诸侯们,萧石竹步步蚕食的策略更是棋高一着,却又不缚手缚脚。

    他将要死死地抓住了刀山上关押着的诸鬼里,多数是被稀里糊涂关起来的这点,以及这些人魂都对北阴朝的极盛怨恨,给予酆都大帝一计可以造成百万点伤害的重击。

    “计策是好的,毕竟忽然攻击下,守岛的酆都军未必能反应过来,说不定还能给酆都老鬼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说着说着就想起了以往酆都大帝气呼呼的神情,白无常不禁嘿嘿一笑。

    “可眼下也无兵可调啊?”片刻后,白无常猛然想起,一旦朔月岛战事再起,九幽国已然在两线作战了,便收起笑容赶忙问到。

    “朔月岛上有我国水师主力,再加上五万舟幽灵,足以攻克这小岛了。”但见萧石竹闻言并未露出担忧之色,反而不以为意地淡淡一笑后,悠悠道:“我师父曾经说过,以牙还牙就是讲究的一个字——快。若是等他们有防备了,以牙还牙的策略还不落空了吗?上船前我已让菌人神骥传令共工,命他率领驻扎在朔月岛一带的所有水师以及全部百幻蝶空骑起航了,他们会在龙绡岛与从归墟海沟北上的舟幽灵,以及从丹水风暮两郡调集而来的物资会合的。”。

    “啊?”白无常又是一惊,瞪大双眼直视着镇定自若的萧石竹,心中不得不感叹他的少主虽然平日爱玩,玩起来后一旦玩开心了却也是没个正形;可重要之事萧石竹向来雷厉风行,行动力快得异于常人,办事效率也是极高;难怪短短六七年时间,九幽国就能变得国富民强,各项物资储备充盈,军队武器装备堪称冥界第一,且士兵战斗素质足以和北阴朝的精锐大军媲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