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之下,夹杂着悲凉的晨风拂过那颗高高抛起,在空中旋转着的鬼头。薄雾慢慢随风散去,天地间清晰了起来。

    这颗鬼头正是孰湖的,依旧瞪大两眼,双唇微张着的脸上神情,定格在满含惊愕的那一瞬。

    而他的无头身躯,依旧矗立在晨风之中尚未倒下,手中紧握着的旗杆已然直立在地上支撑着他那无头的身躯。破烂不堪的旗面,迎漫天血红的朝阳,在微凉且有悲切的晨风下招展不息,猎猎作响。

    战场上忽然安静了下来,双方不约而同地停手,目光接连落在了这具无头的妖魂尸身上;渐渐地,无论是九幽军还是南蛮军,眼中都或多或少的泛起了点点钦佩,也有惋惜。

    而与他背对而立的玄水,也是双眼微微发红,缓缓垂下了手中断刀。

    若是孰湖不愚忠,玄水已经做好了战后为萧石竹力荐他的准备。但此妖魂的一根筋,让他最终结束了数千年的生命。却也因此展现了他莫大的勇气,获得了在场幸存诸鬼的崇敬。

    那颗已经翻飞得很高的鬼头,在空中顿了一顿后,垂直落下摔在了地上,滚出了几个圈方才停下。

    远处的鬼虏和胡回,此地九幽军的两位最高长官,在目睹了全过程后齐齐起身;肃静中,两鬼纷纷对着那具已过片刻过后,依然屹立不倒的尸体微微颌首,以示敬意。

    主帅已是伏诛,南蛮军们顿时士气低落,一切抵抗之心都没了的他们,接二连三的丢弃了手中兵器,面含沮丧的垂下头去。

    九幽国军没在为难他们,只是一言不发地上前,收缴了他们的藤甲和武器后,把他们带到了一边,取来了鬼虏的摄妖铃为他们砸开了脖上的项圈后,开始给他们吃的和喝的。

    这一仗打下来,九幽军也不轻松,南蛮军的第二次反扑过于凶猛,使得三万多的军士丧命木梨关前,虽对百万大军来说这点牺牲不算什么,但却还是让剩下的九幽军们心生点点悲切。

    玄水也默默地收起了自己的断刀,转身再次看了一眼那具还屹立在战场上的妖魂尸体后,对身边的九幽军们丢下一句:“一定好好收敛,要厚葬!”的话,径直的走向了鬼虏那边......

    草木不生光秃秃的罗浮山上,唯有比屋连甍的屋舍林立祁山间炎热至极。山下由不昼木组成的火林不断散发出的高温和气浪,昼夜不息地向上升腾,随热风席卷着城中每一处角落,令城中闷热无比。

    居住在山中的诸鬼,整日身着薄衣依旧满头大汗。男鬼们直接整天都是袒胸露背着,这样比较凉快些。

    有钱人家去买来从蛇腹里取出的青珠,悬挂在家中。从青珠上源源不绝地散发出的寒气弥漫,让置身屋中诸鬼会凉爽一些。

    穷苦的鬼就只能忍受着高温,继续置身于热浪中不断的干活。

    说来也怪,这罗浮山下有火林环山,火气终年弥漫使得山上极其炎热,但这山顶的罗浮殿后,乱石丛中,却有碧水如玉的冰泉一眼,终年冰冷不息,泉水更是冰凉冻手。而在泉眼上,就建有一座木制结构的八角亭。

    亭高三丈红柱碧瓦的八角亭,有着重檐翘角和八吊鸱吻,上覆葫芦压顶,中空的基台正盖在冰泉上,寒气透过基座上升,环绕在亭内久久不散,可令置身亭中之鬼顿感周身清凉,阴气充沛而精神饱满。

    杜子仁每日都会来这亭中坐会,消消身上的热气。

    今日他一如既往的坐在亭中,却是眉头紧皱满脸焦急。不久前木神黄祖和宋定伯战死的消息,传到了罗浮山中;百万精锐死的死,降的降,令杜子仁心中悲切之余惶恐不安。

    更令他心生忐忑的是,前段时间他实在扛不住九幽国的多路猛攻,修书上表给北阴朝,说自己愿意退位,重归北阴朝,态度语气都极其诚恳。可等了许久才得到酆都大帝的答复,却只是寥寥十三字:“牵制九幽国大军主力,可免一死。”。也没说准不准他回归北阴朝的怀抱,就只说了做什么可以免去死罪而已。

    如此一来,杜子仁更是焦虑不安了。鬼哭滩和八树城,还有八石郡五芝郡内的连连败仗与失守,已然令他在国内无兵可调,拿什么去牵制势如破竹的九幽军呢?

    思前想后也没能想出个牵制敌方主力的良策来时,木梨关失守的消息又传来了。大将孰湖战死,数十万守关大军死伤三分之二,剩下的都投诚了九幽国。

    这消失令杜子仁顿感天旋地转,险些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在加上九幽国军每到一地,就开仓放粮救济百姓,且将所有奴隶颈上项圈除去,砸了各地奴隶买卖市场之事,以及萧石竹就是神之子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南蛮。

    国中各地几乎都是民怨四起,令他杜子仁的统治动摇。百姓们虽未暴动,但却都暗中翘首以盼着九幽军的到来。

    烦心事接踵而来,令杜子仁惶恐之余,有些措手不及。

    在这八角亭里坐了许久,脸上还挂有淡淡颓丧的杜子仁依旧没有起身离去,只是看着垒在亭子四周的那些奇形怪状的乱石愣愣出神;似乎是只有在冷凉清爽的亭子中,还能让他少几分烦躁。

    “陛下。”就在杜子仁思忖间不由得轻声一叹时,一个身披一派红鳞,却就如万万片胭脂砌就的妖魂从远处匆匆而来,步入亭中后在他身前站定。

    只见这妖魂和共工句芒父子的模样差不多,也是人身蛇尾长有双手,但他又与共工句芒父子有所不同,那就是他没有人面,脖子上长着的是一颗蛇头。身上还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淡淡腥气。

    此乃蛇鬼,是被人诛杀的大蟒所化为的妖魂。因身上鳞片就是红色,故而就叫红鳞。本是杜子仁手下的小臣,但自从宋定伯死后,他就成了杜子仁的文官之首。

    “说了多少次了,别再叫陛下了。”杜子仁双眉一挑,瞪了一眼来鬼,不耐烦地嚷嚷道:“你见过哪个陛下像我这样的?”。

    “是。”那红鳞也不敢顶嘴,只是应了一声后,吐了吐信子,嘴里发出了“嘶嘶”连响后,压低声音道:“酆都大帝发兵了,目标还是朔月岛。”。

    杜子仁闻言先是一愣,听到发兵消息时还以为是来帮他的,眼中浮现了几分喜悦。可紧接着又听到说,发兵的目标还是朔月岛后,很是沮丧的他眼含着的喜悦之色立马化为乌有,随之张口悻悻道了一个:“哦。”后,不再多言。

    “陛下。”红鳞急声一喊,话才出口就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赶忙一个掌嘴,又改口唤了杜子仁以前的官职:“太守大人。”。

    接着顿了顿声,又急声说到:“这可是件大好的喜事啊。”。

    “喜从何来?”杜子仁有些心不在焉的问到。九幽军已然占据了木梨关,虽未急着南进,但打开了木梨关就等于打开了进入罗浮郡的北大门,兵临城下就在眼前,杜子仁实在看不出来喜在哪儿?

    “酆都发兵攻打朔月岛,那萧石竹不得慌了吗?到时候我们南蛮,不就有救了吗?”面露几分焦急的红鳞,腰下长尾在地上猛然左右一扫,掸起几缕尘埃。

    杜子仁还是无动于衷,继续偏头,愣愣地望着环在亭外的乱石。片刻后,才慢慢说到:“他酆都大帝又不是没打过朔月岛,数百万大军都没打下来,再打又有什么意义?九幽国经历了五年的养精蓄锐,已然具备了两线作战,甚至是多线作战的能力和财力,再加上云梦三苗归降,简直是如虎添翼。”。语气之中满含沮丧,眉宇间依然挂着忧心忡忡之色。

    “正是因为打不下来,所以才是喜事啊。”红鳞赶忙说到,同时把两只蛇眼滴溜一转。

    “太守大人仔细想想,若是朔月岛再攻克不下,我等又吃掉九幽国的鬼虏部,那么酆都大帝必然会重新重视大人您啊。”不等杜子仁开口,红鳞苦口婆心的说到。

    “吃掉?”杜子仁猛然愣神,接着哑然失笑,用一种嘲笑的眼神打量着红鳞,轻哼一声后,眯眼看着红鳞冷言冷语低问道:“一百万的九幽军精锐,全副武装不说,装备还极其精良;石鬼雷鬼皆有,空骑路骑兵和飞天军一一俱全,每个士兵都有配备一把火铳。还有毒火神炮,天雷炮等等远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们要拿什么吃掉这么一支虎狼之师?”,语毕嘴角露出淡淡一丝冷笑。

    “当然是用诡计!”红鳞不惊不惧,也没被问得哑口无言,反而是举目迎上了杜子仁含有讥讽的目光,淡淡的回答到。

    这样的答复让杜子仁再次一愣,渐渐收起笑容的他,瞪大双眼细细端详着眼前这颗赤红如血的蛇头。

    从远处刮来的山风,发出了尖锐的呼啸,拍打着亭子外的乱石。

    片刻后,觉得反正自己干着急也不是个事的杜子仁,决定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先听听红鳞的意见再说。

    于是他赶忙收起了心中的烦躁,耐着性子的对红鳞问到:“你有什么好办法?”。

    “一旦九幽国与酆都大帝的战事再起,必然迫切的需要后方稳定,我们就是九幽国的后方。”答非所问的红鳞,故意卖着关子:“南下的只是百万大军吗?不是!除了攻占了木梨关的鬼虏部,其他被九幽国占领了的南蛮郡县中,还有大批的守军。这样一来九幽国必然兵源紧缺,对于南蛮的战争一定会采起短暂的休整后,就速战速决的措施。”。

    杜子仁耐心的听着,时不时地点头应声附和着。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个时候我等诈降,鬼虏会怎么做?”红鳞眼中闪烁着狡诈,脸上泛起了狡黠的笑容,饶有兴致的看着杜子仁。

    “他应该会很高兴,并且会迫不及待的率领大军前来,入主罗浮山吧。”稍加思索后,杜子仁缓缓说到。

    “对啊。”双眼放光的红鳞激动起来,声音也高昂了些许:“届时机会不就来了吗?”。

    闻言如梦初醒的杜子仁,脑中灵光一现,顿时心生一计,对那红鳞微微一笑:“诈降加伏击?”。

    山风呼啸中,红鳞重重地点了点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