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356】玉阙大地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透过绿珠双眼看到安然无恙的鬼母后,千里之外的酆都大帝知道又被耍了,更是气恼。

    “哈哈哈!”萧石竹仰天长笑,爽朗的笑声带着丝丝狂妄,回荡在密牢之中久久不散。

    他笑酆都大帝此时此刻,还不知道实情,傻乎乎的使出了常用的挑拨离间。

    片刻后,他收住笑声,但却面含笑意,以饶有兴致的目光看着绿珠:“你老人家不会姓愚吧?你有可能杀你亲爹我老婆也不可能杀我爸妈。不知道其中的细节就别乱讲冷笑话。”。

    说完这话之时,眼中毫无征兆的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气,周遭火盆中的火焰“忽”的一声腾起,萧石竹袖袍对准绿珠胸口猛然一挥,一道金光势如闪电一般疾射而出,化为细针状向绿珠心窝风驰电掣而去。

    “老不死的,我们战场见。”他已然没了和酆都大帝继续隔空磨叽的耐心的萧石竹,说完这话偏头狠狠啐了一口吐沫。

    与此同时,绿珠在酆都大帝的控制下,双手握拳之时,顿时肌肉虬髯,散发着道道黑色鬼气的双臂猛然发力一振,将拷在肩上的铁枷锁瞬间震了个碎裂。

    刚才的废话,也是为了控制着绿珠聚集体内所剩无几的魂气,游走于双臂经脉之中做准备。

    双方都是‘老中医’,好准了对方的脉象心知若无其事的闲聊无非是是要让彼此分心好忽然发难,于是都心照不宣的出手想要抢占先机,速度上难分上下。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轰然作响下,铁削胡乱飞舞。那坚实的站笼居然被绿珠这个柔弱女鬼手上迸发出的强劲力道,给生生震碎成了无数碎片。

    鬼母和萧石竹齐齐运气,将自身魂气顺体魄经脉快速游走不息的同时,顺着毛孔喷薄而出,在肌肤之上形成一道无形的气甲,挡住了一切朝着他们疾射而来铁削,使其无法伤及他们半分半毫。

    铁削与气甲术相撞,在火花泛起而被弹飞时,萧石竹袖中掌心处弹射而出的针状玄力,距离绿珠心窝不过半分距离。但见那绿珠身子往后一仰的同时,足尖点地倒飞出去,转瞬间与近在咫尺的玄力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双手快速横在胸前的她,十指交叉连动几下,以一种快得晃眼的速度,结出三个手诀后赫然落地,右脚微微抬起,在下一息后猛踏大地。

    尘埃从她足底升腾而起,玄力终于追了上来,刺进了她的心窝;鲜血溅射下,隐约听到她心窝里有一声“咔嚓”细响。那是植入她体内的续魂符篆碎裂的声音。

    “地动术!”紧盯着她手诀的鬼母,瞪大的双眼中立刻浮现几丝恐惧之余,脱口惊呼到。

    “什么是地动术?”不明其理的萧石竹随口问着,就见失去了酆都大帝控制的绿珠体魄,正在一点点的化为尘埃齑粉,而四周依旧安然无恙;别说地动,就连密牢顶部垂挂着的钟乳石都没晃动一下,让他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恶神们针对人魂所创的灭世之术,可在瞬间引发方圆数十里内的大地动。”鬼母颤声解释着,手指也不禁微抖。

    “扯吧,这也没地震啊。”萧石竹是越听越糊涂,伸手猛挠几下自己的脑袋。

    “宫中有符篆加持,自然相安无事。”鬼母上前与萧石竹比肩而立,抬头望向那些刻在洞顶,闪烁着柔光的符篆,脸上眼中恐惧更甚几分:“宫外城中民居,就不一定了。”。

    经她这么一说,萧石竹也猛然想起那些宫里的保护符,不由得抬头顺着鬼母的目光望向刻在洞顶的符篆时,心头一紧暗叫不妙,赶忙一个转身,对守在门后的辰若和青岚急声下令道:“速速启动甲级天灾预警方案,素天居和鬼医属全员,也要一起投入到救援中去。”。

    萧石竹在过去的五年里,为未来会发生的一切未知天灾,按人间的办法先制定了各类方案。平时无事时,还把军民和官员们集合起来按方案演习演习,为的就是遇到天灾时能应对自如。

    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而其中甲级又是所有分类等级中最高的,这样的指令发出,全城的大小官员和全体军卒,都要立刻进入战斗状态,放下手中一切任务优先救援。

    萧石竹并未为自己的未雨绸缪而得意,反而胸中怒火连连升腾不熄;今日发生的种种,让他得知了一个道理:酆都大帝也不光光是个只懂得狡诈和残酷的暴君,在控制绿珠杀他未遂之时,立马想到了用地动术让玉阙城造成极大的损失,可见其心思缜密已到可瞬间制造步步杀机的地步。

    正因如此,才令他愤怒不已。

    就在萧石竹牙根发痒中,目送着青岚领命后,对辰若说着:“你留下我去就行。”的话后,就风风火火的转身离去时,他身后幸存的绿萝忽地双唇一动,默念出一段术咒。

    紧接着绿萝身形一晃,轻而易举的穿过了关押着她的站笼,一个闪现化为一道鬼影,在一息之后对萧石竹欺身而进。

    密牢中所有鬼都以为绿萝尚且活着而大意了,却不曾注意到酆都大帝控制者绿珠挣脱牢笼时,曾不经意间手中弹出一缕魂气化为针状,随着四处激射的铁削刺入了绿萝的心脏,使其顷刻间悄然丧命。

    接下来大家又被绿珠的地动术吸引了注意力,谁都没发现安静的绿萝体内魂气正在逐渐消散。

    这也才有了此时酆都大帝成功的控制了绿萝,让其使出了穿墙术脱离了站笼束缚的这一幕。

    “小心!”阴风突生下,鬼母一声惊呼,一个闪身横在萧石竹身前,毅然决然的将双手平伸开来摆出一个“大”字形,拦在了绿萝和萧石竹之间。

    萧石竹闻言转身时,但见鲜血四溅,直落在绿萝苍白的脸上,慢慢绽放开来。她那指甲忽然滋生,本要捅向萧石竹腰眼的右手,不偏不离的刺在了鬼母腹部;五指指尖早已撕破鬼母的衣服,直刺入皮下肉中三分。

    顿时慌了神的萧石竹面露惊恐,而被控制的绿萝面无表情,鬼母却在微笑;笑中带着点点欣慰,只因萧石竹的安然无恙。

    她清楚的知道萧石竹身上穿着玄蚕蚕丝织成的袍子,冥界之中除了玄力恐怕再无他物可以刺穿,但她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愤怒很快取代了萧石竹心中的惊恐,他立马使出鬼魅神功闪身到鬼母身前,毫不犹豫的抬手给了绿萝一掌。

    一股霸气的劲道携玄力从他掌心喷薄而出,划破了凝结的空气和四周弥漫着血腥的阴风,重重的贯穿了绿萝的胸膛。

    绿萝倒飞出去之时,脑袋上半段已然化为了齑粉随风而散。仅剩的下半段上,双唇一张口吐男音道:“我们战场见。”。

    语毕依旧继续倒飞出去的体魄,顿时千疮百孔开来,身子也迅速化为粉末。

    萧石竹根本忙不得管她,颤抖不停的双手一手扶住摇摇欲坠的鬼母,一手死死的按住鬼母腹部的伤口,红着眼含着泪对还呆愣在牢门后,捂着嘴巴惊恐不已的辰若大喊一声:“快去找国师!”。

    接着低下头去,看着脸上除了欣慰再无其他的鬼母颤声连连道:“没事的没事的,国师会救活你,一定会的。”,说话间,连身子也抖动了起来。

    “夫君,你应该,应该去,去救百姓。让,让城中诸鬼,鬼看到,看到你的身影。”鬼母淡然一笑,粗喘着抬起沾满鬼血的右手,轻抚着萧石竹那有流水划过,满是惊慌失措的脸颊,断断续续地道:“而,而,而不是在臣妾,臣妾这儿,流,流泪。”。说着拇指移到了萧石竹的眼角,帮他拭去了涌出的泪水。

    “你别说话,你别说话了。”额上冷汗直冒的萧石竹,巍巍颤颤的扶着鬼母缓缓躺下后,强行忍住唇后两排牙齿的不停打颤,又道:“调整内息,运气至伤口附近止血。”。

    鬼母很是听话的没在说话,只是深深望着萧石竹的双眸,微微扬起了嘴角。这令萧石竹更是慌张,手上发力几分,继而紧按住她的腹部那扒开破了的皮肉,都可清楚看到她肚子里肠子的伤口。

    片刻后,盈盈带着素素匆匆而来,她早已在地动的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城外的情况,以为是萧石竹还不知道实情的她,急乎乎的驭风飞出了素天居。

    虽然与在地上飞奔而去报信的青岚失之交臂,却很庆幸的在鬼母受伤后不就赶到了密牢之中。

    站到牢中,只是短暂的惊疑后,盈盈快步走到鬼母身边蹲下,一边感知着对方气息一边对萧石竹道:“用力按好伤口。”。

    说着她就从袖中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青花瓷药瓶,拔了瓶塞后,摸索着把萧石竹手移开,左手在鬼母身上熟练地点穴两下,一来是给她止血,二来是为其缓解一些疼痛。再将瓶口小心翼翼的抵到伤口上,把瓶中白色药粉轻抖出,均匀地散在了伤口处。

    素天居在萧石竹掌权后,就一直还担任着对百姓救死扶伤的责任,各个弟子身上都会随身携带者绷带药瓶等物,以备不时之需;倒是在今日派上了大用场。

    药入伤口与血混合时,鬼母又疼得十指使劲攥紧,大吸一口冷气,额上立马渗出了一层细汗。却还是咬紧牙关,没有痛呼一声,令萧石竹更是揪心。

    药粉是素天居的金创秘药,其中有鹿活草,还魂草和不死木、反魂树的嫩叶等十几味冥界草药,专治各类寻常创伤。

    因此鬼母伤口虽创面不小,但药粉方才敷上,立刻就给止血了。

    盈盈把一整瓶药粉都撒完后,接过素素递来的疡医针线,在上面泼洒了烈酒再穿针引线后,仔仔细细的给鬼母缝合起伤口来。

    “你别管了。”盈盈手上针缕连动着,嘴里对萧石竹道:“玉阙城发生了大地动,快去组织救援,这儿交给我了。”。语毕时在缝合好的伤口上将线头熟练的打结。

    有气无力的鬼母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