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了。”鬼母站在玉阙宫正南面的宫门后,按耐着内心升起的激动,面带微笑的注视着风尘仆仆的沐显儿和盈盈,快步走到她对面。。

    沐显儿和盈盈闻言,不约而同的点头后,对鬼母微微行礼。

    在沐显儿和盈盈的身后,也随着她们停下前进脚步的随行众军士,围着一辆浑身全是某种乌青金属制成的车子。外形与轒辒车大至一样,也是四轮上架着一个长方形车厢。只是这车子的左右两侧,却比轒辒车多了一对铁制的翅膀,像极了蝙蝠的双翼。

    他们率领的小队在发现飞车后,立刻北上。历时一个多月的跋山涉水,终于把飞车从战区运回国中,再护送着这辆来之不易的飞车,昼伏夜行前往都城。

    所有守卫宫门边的禁军,表面依旧是在目不斜视,兢兢业业的站岗着,却还是忍不住在不经意间偷瞄几眼这辆造型奇怪的车子。

    “嗯,这就是飞车。”鬼母接着守卫宫门禁军身边火盆里的火焰赤芒,只是偏头瞄了一眼那辆奇怪的车子,立刻认出了真伪后,有点得意的炫耀道:“数千年前,我就与这东西打过很多次交道。魔族也靠着它,险些扭转战局,制霸了整个冥界。”。

    “那我们这就给赖夫人送去,让她可以立马组织研究和仿造。”盈盈从自己袖中掏出一卷画卷,双手递给鬼母:“物归原主。”。

    那画卷正是画中魂如玉。

    “嗯。”鬼母接过如玉后,侧身一让对她们又道:“大家都幸苦了,飞车送抵军器监后就去休息吧;具体经过可改日再报。”。

    “诺。”在盈盈和沐显儿的带领下,这支秘密任务在身的小队齐齐对鬼母俯身一拜后,拉着飞车缓缓走入灯火通明的宫中。

    脚步声声中,目送着他们入宫后,鬼母轻轻一笑。

    飞车的发现,让九幽国的军力和军事科技都又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对于鬼母来说,就是今天最为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就在沐显儿小队消失在她的视线中时,一个菌人忽然从不远处的花草丛中窜出,跌跌撞撞的朝着鬼母这边撒腿飞奔而来。

    见他一脸着急,鬼母脸上的淡笑也随着他的接近而慢慢僵硬。

    菌人在九幽国中担任着传达紧接事务的责任,一般都是军情军令等要事。菌人如此着急,满脸尽是慌张,想必前来通报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国母,请借一步说话。”那菌人方才站定便粗喘着到。

    鬼母微微一怔,很快又缓过神来后,点头后留下了辰若等随行女官,随着那菌人走到了宫门内不远处鼓楼墙角下站定。

    “主公出事了,英招将军不敢隐瞒,让我们快把消息传给您。”那菌人确定四下并无他鬼后,对鬼母昂头悄声道:“他在朔月岛中了断魂箭,至今昏迷不醒危在旦夕。”。

    阴影下的鬼母顿是如被电击,瞪目结舌耳鸣不止之余浑身猛然一颤,面色瞬间煞白得像纸一样,浑身僵硬得如灌了铅一般;转眼就在心里千百次地祈祷着,自己听错了,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这是个玩笑?”半晌后,缓过一点神来的鬼母凄然一笑,小心翼翼地颤声问到。

    换来的却是菌人默然摇头。

    随着菌人脑袋的摇晃,鬼母顿觉头昏眼花之余天旋地转不止,顷刻间便浑身无力的身子左右轻晃几下跌坐在地,双眼一阵阵的发黑。

    “退下。”片刻后定了定神,鬼母对见到她跌倒,赶忙冲过来查看的辰若们一摆手,有气无力的道:“我没事。”。

    而杵着地板,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躯的双手,颤抖得更是厉害了。

    辰若虽有费解狐疑,却还是在迟疑几秒后,一步三回头地退到了远处,背对着鬼母。菌人也赶忙转身,离开了鬼母。

    待身边再无他鬼后,鬼母从自己袖中巍巍颤颤的掏出一卷泛黄的厚厚书卷,用颤抖的手将其快速翻开。

    直到翻到写着萧石竹一切的那一页,见萧石竹的名字尚在,并且笔迹清晰不模糊后,她一颗急速狂跳的心才缓慢了几分。

    又定睛细看几眼,确定萧石竹的名字确实尚在书页上后,合上书本长吁一口气,两行热泪不住夺目淌下;鬼母抬手捂住自己嘴巴,含糊不清的不住念叨着:“太好了,太好了!他还活着,还活着。”......

    朔月岛,绝香苑。

    入夜后这苑中更是安静了不少,地上所有的符篆也不再泛光,那代表北斗七支蜡烛已然燃尽,只在地上留下七堆在地上绽放开来的干枯黄蜡。

    小思一脸安详地盘坐在床榻对面地上,腰背挺直的她,双目紧紧地闭着。整个鬼都沉浸在黑暗中,与屋中的宁静融为了一体。肌肤看去比几个时辰之前苍白了不少,且并无丝毫的生气,可安详的面容依旧栩栩如生。

    躺在床上的萧石竹,忽然手指一动,猛然睁开双眼,从眼中爆射出两道熠熠生辉的金光漫满屋子的每个角落,照得屋中一亮后。金光从镂雕的窗花溢出,让屋外等候已久的他鬼一阵晃眼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英招一愣后,顾不得揉眼大步上前,毅然决然的奋力推开了紧闭着的大门。

    借着身后空中,徐徐洒下的幽蓝阴月之光,看到了从坐在地上的小思对面床榻上坐起的萧石竹。

    英招再次愣住,双唇微张却是欲言又止。紧随其后的句芒和萧茯苓探头一望,都看到了沐浴在月光下,还有些没能缓过神来,呆愣着的萧石竹。

    “你瞅啥?”片刻后,萧石竹开口说了一句人间的东北话后,把右脚弯曲踩在床沿,左脚伸出床沿,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微微歪头对他们轻轻一笑,问到:“不认识我了?”。

    “大哥,您终于醒了。”英招抬手胡乱一揉自己已经泛红的双眼,快步上前走入屋中,点燃灯台后立在床边望着萧石竹傻笑。

    “师姐就是厉害啊。”见父亲安然无恙而安心下来的萧茯苓也走了进来,心存几分期许的她眼含几分淡淡的骄傲,在小思身边缓缓蹲下,轻轻抱着对方僵硬冰冷的体魄,浅笑着道:“几个时辰就救活了我父王,可比英招叔叔招来的那些鬼医厉害多了。”。

    毕竟身为人魂的小思体魄尚在,激动之余萧茯苓居然连感知术都没用就主观得认为小思只是太累了坐着睡着了而已。绝非真的用自己的鬼命,换了萧石竹一命。

    此言一出,除了她和小思外,其他三鬼都默默地低下头去。尤其是萧石竹,眉宇间顿时浮现了愧疚之色。

    他们纵然都没有亲眼看到小思施术,却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小思体魄内的魂气已空,充斥着的只剩下死气沉沉。与她白皙而又精致秀美的脸颊上浮现的安详截然相反。

    “父王,一会师姐醒了您可得好好请她吃大餐。”萧茯苓端详着小思片刻后,转头注视着萧石竹嚷嚷道:“而且要大补的食物,她可是为了您才这么累的。”。

    但这一番话方才落地,就让正要开口的萧石竹,把到嘴边的话又全咽了下去。

    他口口声声说着要为冥界众鬼和平安定而战,却让一个年轻的小鬼为了他而付出了鬼命失去了未来,这份自责已然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底深处。

    “茯苓侄女,你师姐她是人魂里的药鬼。”片刻后英招微微垂首,吞吞吐吐的小声道:“药鬼,药鬼稀有得很,他们,他们的体魄比较特殊。”。

    “很厉害吗?”不明其理的萧茯苓闻言顿生好奇,转头眨眼问到。英招和句芒默然间扭头,一言不发地躲开她天真水灵的大眼中露出的询问目光。

    “药鬼死后体魄不散。”最终还是面显痛楚的萧石竹悄然间微微哽咽一声,才缓缓开口,对她断断续续的解说道:“你,你师姐,为了救我,奉献了,奉献了她的鬼命。”。

    小思完全可以见死不救,没鬼会责备她,但她还是选择了去救萧石竹。这令萧石竹说这番话时语气一直略有空洞凄凉而又毫无底气,他就像顿失了勇气一样,没了往日的呼风唤雨;且在胸中愧疚翻腾下,让他每每口吐一字都是一种严厉的惩罚。

    语毕在萧茯苓渐渐瞪大的双目注视下,萧石竹再次垂下头去。

    现实给了萧茯苓迎头一击,虽然她早知施展续魂医阵需要生命为代价,本以为自己面对师姐已死的事实会很有心理准备,却还是在默然间眼圈一红,立刻眨眼几下就开始不住流泪。

    没有哀嚎,没有大哭,屋中依旧安静。

    “你师姐是个好鬼。”萧石竹嘴角轻轻颤抖了一下,想要安慰女儿,千言万语却最终只化为这么一句。

    “是。”哭得满脸泪痕的萧茯苓,哽咽着重重点头间,将小思抱得更紧了几分。

    屋中再次被寂静所笼罩,静得可怕。

    萧石竹看着女儿默默流泪间,眼中弥漫着从未有过的悲伤后更是揪心。他以手撑着床沿,想要站起。但昏死时间太长,体魄尚且有些僵硬的他,方才双脚落地站起身来,就是一个踉跄。

    幸好身边的英招眼疾手快,赶忙伸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将他身形顿住,才使得他没能一个前倾倒在地上。

    萧石竹对英招投去感激的目光后,转头注视着一脸安详的小思,在英招的搀扶下缓步向前,站到了她的身前。

    夜风拂来,吹得萧石竹身上衣袍一鼓。

    耳旁回荡着在意识里时,小思对他说的话:“九幽王请您答应我,醒了后去努力让冥界所有的鬼都活的有尊严吧。”。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帮小思实现这个遗愿。

    “小思忠肝义胆,义薄云天。她的牺牲是当之无愧的死得其所,让我们一起为她默哀。”轻声说完此话,神情严肃起来的萧石竹毫不犹豫地弯腰垂首,对小思的遗体深深鞠躬。

    英招句芒亦是如此。哀思之余,心中对这个满是勇气的小女鬼突声钦佩。

    就连一直隐藏在萧茯苓影子里的范锦鸿,也现身而出,对着小思深深鞠躬。

    沉默中,夜风涌入屋中轻轻一旋,带着萧石竹他们的哀思又吹出屋外,卷起地上落叶旋转着飘向远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