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348】续魂(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她所说的续魂医阵,与酆都大帝植入夜游神体内的续魂符篆可谓是大相径庭。酆都大帝的符篆只能是短时间内控制住一具不灭的体魄,按自己的意志去行动。但小思即将施展的太古神术,却能逆天而为,以自己的鬼命为代价,救活萧石竹。

    “去吧,为师姐找工具来。”许久之后,小思扶起坐着的萧茯苓。

    “不要哭了。”见萧茯苓久久没有挪步,只是站在原地默默地流泪后,小思帮她轻轻的拭去泪水:“我们都终有一死,以其死得碌碌无为,不如死得其所。”。

    萧茯苓见小思心意已决,劝说不动后只得在点头间,重重地“嗯”了一声后,转身出了绝香苑。

    “我曾经想要杀你,现在却想要救你。”小思转头看向昏睡着的萧石竹轻轻一笑,那笑容好像是在自嘲一样。

    “因为你让我们都活得有尊严。”面含淡笑的她坐到之前萧茯苓所坐的地方,拉起萧石竹的手轻抚着对方的手背,以感激的目光注视着萧石竹苍白的脸颊,柔声道:“醒了以后,去让更多的鬼活得更有尊严吧。”。

    话音落地片刻,萧茯苓再次折返,手中多了一小盆腥臭的兽魂鲜血,和一只干净的龙豪毛笔。还有一把闪烁着冰冷寒光的匕首。

    小思起身,从容不迫地接过血盆后将其放到床前,再右手一震,袖中随之滑落五把长剑。她手捧长剑递到萧茯苓面前后,换过了对方手中的匕首和毛笔,道:“去屋外等着,并保证不让他鬼入屋。”。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萧茯苓眼中的犹豫更盛几分。

    小思把头肯定的一点,轻抚几下她额前的刘海,道:“去吧。”。

    萧茯苓手捧五剑默然转身,她鬼龄不大却也知道这一别,就是永别。故而迟迟没有迈步,只是背对小思而立沉吟片刻后,哽咽道:“师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过去,现在,以后都是。”。

    小思一愣,心头一暖,微微颤声道:“是的,你也是我小思最好的朋友。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一直都是。”。

    “嗯。”萧茯苓含泪重重点头后,怀着沉重的心情迈步缓缓离去。

    目送着她离开后,小思定了定神,赶忙从床头柜里取来几根蜜蜡制成的蜡烛,点燃后置于床前,排列成七星状,在以匕首割破自己的右手手掌。

    吃疼下,咧嘴的小思赶忙解开萧石竹的衣服,将自己血流不止的右手按在了对方膻中穴上,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手印后,血手紧握毛笔,转身后将笔尖探入地上的血盆中轻轻一搅。

    手上鬼血顺着笔杆缓缓流入那血盆之中,与盆中兽血融合在了一起,难分彼此。

    直到许久之后,小思掌心刀疤自然结痂时才提笔站起,却因失血不少顿感头晕。她未乱动,闭目呆立一会,调息之后立马持笔再次蹲下,在床前在那七只蜡烛四周,开始笔手不停的连连画符。

    新血随着笔尖而动,在地板上化为一连串的符篆,连起来后东面的形成了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之形,其状如龙。南面的形成了井、鬼、柳、星、张、翼、轸七宿之形,其状如鹑鸟。西面的则组成了奎、娄、胃、昴、毕、觜、参七宿,其形如虎。而北方则是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其形如龟蛇。

    落笔之时,那一小盆的鲜血已是见底。诸多符篆在地上形成一幅巨大的星图,同时也组成了一个威力绝伦的太古医阵。

    也已脸色苍白的小思又持毛笔,在代表指极星的蜡烛旁画出四弼星,并在每个圈中各撰一个符咒后,才席地而坐到了床榻对面,符阵边缘上。望着自己亲手部下医阵,长吁一口气。

    她放下手中毛笔挺直腰背,双膝盘起时双手手掌一正一反相合相贴着,双唇微启轻声颂道:“以吾之血,疗汝之伤,以吾之命,续汝之魂。”。话音方落,她双手手掌上,便泛起了道道蓝芒。

    紧接着屋中凭空而起阵阵冰冷阴风,七支蜡烛顶部的豆大火苗齐齐化为青色,虽在风中摇曳不止,却反而更是明亮了起来。

    地上那些以血为墨而撰出的符篆,也在此刻闪烁起血红色的幽芒。

    小思衣袍猎猎而舞,手中光芒更盛,是那么的耀眼......

    无尽的黑暗好似一波接着一波的潮浪朝萧石竹涌来,笼罩他的周遭。唯有脚下的一抹白光,为他照亮足下一尺来地。

    身处之地没有声音也没有时间,放佛一切都是静止着的。

    呆站在黑暗中的他无惊无惧,从容不迫地环视四周片刻后,撇了撇嘴,依旧是那吊儿郎当的样子。

    他记得自己又挨了断魂箭所刺后昏死了过去,具体是谁给了他背后一箭,他也不知;然后待他有了意识后,就见自己呆立在这片宁静的黑暗中了。

    稍加回忆后就发现,此时身边的环境和他之前与鬼虏单挑时中了摄魂诀后,身处的自我意识很像,于是想到他这次会不会又来到了自己的意识之中?

    可如此黑暗的意识,或许说明他快要死了;想到此他却依旧没有惶恐,似乎死亡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反正机会难得,萧石竹也不再多想。而是毅然决然的迈开双腿,在黑暗的信步而行,想着好好看看自己的意识里都有什么?

    但走了半晌,却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到。萧石竹多少有些泄气,嘀咕了一句:“黑漆漆的真不好玩。”后,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他盘膝而坐黑暗之中愣愣发呆,偏头自问道:“意识好像是我的思想结合体,这般空荡荡的只剩下无限的黑暗,难道我是个无趣的鬼?”,语毕沉思起来。

    在没有时间,除了自己一切都是静止的地方,萧石竹也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待了多久,就见前方有一点青绿色的微光浮现与黑暗中,就像是黑夜里孤星一样。

    格外显眼,又有几分诡异。

    萧石竹注视着远处那点豆大的亮光,在好奇的驱使下缓缓站起身来,下意识的迈开腿,朝着那点亮光而去。

    而与此同时,光亮也朝着他这边缓缓而来。

    越来越近后,萧石竹终于看清了那点光亮,来自于一个身着白衣白裙的苗条女鬼的手掌之中。

    “谁啊?”暗暗狐疑着的萧石竹,加快了脚步。

    “小思?”片刻后,萧石竹站到了光亮前,看清楚了那点绿油油的光亮后,居然是被豆大的光亮照得脸颊发青的小思,愣了一愣,问到:“你怎么在这?”。

    这可是他的意识,冥界之中千千万万的鬼里,或许也只有酆都大帝这个至今唯一的神魂可以费些劲后,进入他的意识;而从容镇定的小思却忽然出现了,还真让他大吃一惊之余,心中却暗暗想到:“不会是我意识里的幻象吧?”。

    “我来救你。”小思淡淡说到;见到了萧石竹后,她总算松了一口气后。

    萧石竹忽然有点懵了,沉吟片刻捋了捋思绪后问到:“救我?”。他是有玄力的,且上次也被断魂箭刺了,最后也没死。所以他一直坚信自己这次也绝对不可能死,故而之前他一直不惊不惧。

    此时更不知道小思倒底再说什么?

    “是啊。”小思肯定的点点头,把他为什么中箭,然后怎么了的情况细细说了一遍,道:“夜游神一箭刺穿了您的膻中穴,截断了您体魄里玄力和魂气的游走。故而纵然您有玄力,却无济于事。”。唯有自己施展了续魂医阵一事,绝口未提。

    “不愧是酆都大帝。”萧石竹若有所思半晌,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后,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夸赞道:“这手段真高。”。

    “酆都大帝知道夜游神未必能斩杀您,就只能这么做了。”小思稍加思忖,抬手指了指萧石竹的胸口后,缓缓道:“但他没能料到我在,而也不知我能以医阵修复了您的膻中穴上的伤口,现在只需唤醒因为您的昏死,而在意识里沉睡的三魂既可。”。

    “嗯。”素天居的剑术和医阵高明萧石竹是亲眼见识过的,当下不再狐疑什么,只是随口问到:“可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因为冥界需要您。”小思微微一笑,不假思索地道:“我在冥界出生,因为体魄特殊,在遇到师父前都是在暗无天日的鬼奴市场里被当牲口一样饲养着的;而您却废除了奴隶制,关闭了所有的鬼奴市场,让我们都活得有尊严。您是好鬼,必须活着。”。

    “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没必要说得这么详细。”还不知道小思是舍命来救他的萧石竹,闻言后将竖起的小拇指伸进鼻孔中左右一旋,环视着四周的黑暗不以为然的道:“你就告诉我,我的三魂要怎么醒过来?我们要怎么离开这地方?”。

    “九幽王请您答应我,醒了后去努力让冥界所有的鬼都活的有尊严吧。”沉默许久后,小思忽然伸开双臂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萧石竹,柔声细语的答非所问道:“小思很庆幸,这一生虽未经历过轮回,却遇到了您和我师父两个好鬼,此生无憾了。”。

    说着把手捧着的青光,轻轻的烙在了萧石竹的后背正中。

    萧石竹听她语气充满释怀,猛然觉得不对,低头看着把头埋在胸前的小思,眼中露出几分困惑:“说什么呢?整得跟讲遗言一样,弄得我都想哭了。”。

    话音方落,他便发现自己的身子被一道柔和的白光所笼罩。

    “谢谢。”小思缓缓抬起头来,凝视着满脸困惑的萧石竹,诚恳地道:“谢谢。”。

    萧石竹身上的白光越来越盛,那么的耀眼而又灿烂。

    光芒外小思的身子正在慢慢的散成了点点蓝色幽光;先从手脚开始,再到身躯,一点点地在黑暗中散开。

    萧石竹忽然慌了,一丝不安掠过心头,令他浑身一颤。

    “再见,萧一哥。”转瞬间就只剩下一个鬼头的小思,紧盯着被白光包裹着的萧石竹甜甜一笑,嘴边泛起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去为冥界和平而战吧。”。

    话才说完,最后剩下的鬼头也在“啪”的一声碎裂轻响下,化为无数酷似萤火虫一般的小光点,转眼在黑暗中飘散,黯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