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344】石鬼对巴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灼热的高温火焰,在敌人的战船甲板上蔓延开来。

    三只火龙随即掉头瞄准了其他战船,张嘴喷吐出几道重重怒爆的火焰,无一例外的落在了敌舰上,在甲板上迅速铺开,化为一片火海。

    因为是船阵的原因,每艘战船之间挨得很近,一艘起火后,炽焰滚滚的桅杆方才断裂开来,必然倒在了四周战船身上,顺带带走几条敌军鬼命的同时,点燃船身。

    转瞬间朔月岛外的海面上,敌舰接二连三的火光冲舞,酷似一条蜿蜒赤龙游弋在海面上。四起的火光烟雾吞没着船板桅杆船帆等物,和挣扎惨叫着的敌兵;阵阵海风刮来,带起的只有腥浊焦臭之气。

    火借风势冲涌起激天火浪,气浪翻滚下赤芒摇荡,烧得海天皆是尽红。

    敌军慌乱中,匆匆忙忙的取来水桶,从海中取水救火。奈何这火龙吞吐的烈焰乃是天地火气之精,除非自然燃尽,否则仅凭区区几桶海水,岂能扑灭?

    与此同时,南面那些岩柱后,传来了悠扬的骨笛之声。

    浓烟弥合下,隐隐可见一大片压得很低的七彩云层,从那些星罗棋布的海上岩柱后冲出,朝着敌军船阵滚滚席卷而来。夜游神又是大惊之余,从甲板上爬了起来凝神细看,那哪里是什么彩云,竟是数以千计的巨大百幻蝶。

    “云梦三苗为何会加入战局?”他的心头掠过一丝惊疑之际,所有的百幻蝶已然飞抵船阵上空。

    每只百幻蝶上都载有三个三苗勇士,除了为首的那个驾驭百幻蝶的骑手外,其余两鬼纷纷拉弓,对准了身下敌舰上慌张的敌军们。

    而骑手手中握着的骨笛,则斜靠唇边,十指在笛身上的笛孔上连连而动。那些百幻蝶立刻快速抖动双翅,带着一股股劲风之时,洒下了无数的蝶粉。

    七彩粉屑随风落下,环绕在敌军身边,泛起一阵淡香之余,立马令那些身边飞舞着蝶粉的敌人瞬间浑身僵硬。

    这百幻蝶的蝶粉正是三苗鬼的杀手锏,也是他们能在云梦洲中独霸一方的秘诀。它本是无毒无害不说,还煞是好看,可一旦配合上三苗骨笛所奏的迷魂之乐,便能让神魂以外的诸鬼瞬间定身。

    漫天箭雨呼啸,密集如蝗,纷纷从敌军头顶接连落下。敌军们连惨叫都发不出,就被箭镞给透心凉了。

    水中鲛人纷纷出动,各个手持双杵四处游弋,追赶击杀着所有的水莽鬼。

    十几艘海鹘和上千艘大翼战船,也在此时从岩柱后冲了出来。而朔月岛东西以及南边三面,也先后爆炸四起,枪声混杂着喊杀声和鼓角争鸣声源源不断地传来。

    三星岛的秋霜,以及黑龙岛的夏星,和被萧石竹临时从南方战场上抽调而来的共工。率领各岛水师和九幽国的大半主力水师及时赶到。与夜游神安排在朔月岛东西和南面上的围岛舰队,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本处于数量劣势的九幽国,瞬间与敌军达成了制衡;甚至略占上风。

    占着船上有着先进的远程火炮,九幽国的所有战船也不过于靠近敌军战舰,只是相隔甚远的情况下拼命开炮。炸得敌舰木屑横飞,军士水手惨叫连连。

    南面的共工更是了得,不但开炮轰击敌舰,还率领族人以魂气控制海水,掀起汹涌巨浪,毫不停息地冲撞着敌船;令敌军在颠簸之中完全无暇顾及还击之事。

    “完了。”听闻着远处此起彼伏的炮声,再看看空中遮天蔽日的喷火火龙和百幻蝶,还有紧随其后的朔月岛空骑和飞天军,夜游神面露颓废之色,垂下了捂着左臂伤口的右手。任由手臂上的鲜血,一滴接着一滴的滴落在地。

    “你死了,才是真的完了。”话音方才落地,两道鬼影从他前方不远处船头升腾的浓烟中渐渐的显现而出,英招与萧石竹比肩而行,朝着夜游神走来,眼含凶光的他嘴里冷冷说道:“我给过你和你们活命的机会,是你们自己放弃的;那就都死吧。”。说着一跃而起,手中灭月剑直指夜游神一抖,泛起阵阵晃眼的剑影。

    英招也握紧手中两把板斧大喝一声,撒开四蹄双翅一展,朝着夜游神身边的那十五个兄弟冲杀过去......

    就在萧石竹与夜游神展开激战之时,千里之外的鬼哭滩上也是炮火轰鸣。枪声响彻天地,箭镞呼啸间,刀剑碰撞连连作响。

    宋定伯接手主帅后,就采取了强硬进攻策略,频频攻打此地。奈何正如他之前所料一样,重建后的关隘墙桓坚厚,炮塔林立;加上雷鬼和之前的关隘守军尽数投诚,玄水又率军大肆袭扰他的后方。九幽国占据了关隘后面的归墟海沟,物资也可以顺着海路源源不断的送达鬼哭关。这让宋定伯手下纵然是鬼多势众,却也愣是打了一个月也没能拿下鬼哭滩,很是焦虑。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一个月的猛攻下,关隘守军伤亡也是不小。其中多数是被巴蛇吸入腹中,被胃液融得一干二净。

    午时的阴日之光,格外耀眼。海风拂过,卷起一阵浓郁的血腥。

    巫小灰站在关隘西面,那喊杀声四起而吵吵嚷嚷的城墙上,手中鬼头刀上散发出逼人眉睫的煞气,连连舞动下劲风顿生,鲜血激射间鬼头抛飞;他连杀爬上墙头的敌人四五个后,那古朴的刀身依旧是不见血迹。

    巫小灰继续提刀上前,方才爬上城头的一个敌军,只觉得眼前一花,有寒光扑面,尚未看清什么,巫小灰手中鬼头刀已重重劈在他的胸前。

    那敌军一声惨叫,身子后仰跌下城墙。

    巫小灰的目光,顺着那下落的军士往城外看去,但见漫山遍野尽是敌军犹如海中怒潮般层叠纷涌,朝这关隘而来后,不禁皱了皱眉。

    冲在最前面的是大力山鬼,他们推着巢车和冲撞车,还有登云梯,在大批人魂组成的步兵掩护下朝山顶而来。紧随其后的是数千战象与狼骑兵,冒着关隘上疾射而出的炮弹,前赴后继而来。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蛇骨婆。

    守关的九幽国军,不但派出了飞天军与雷鬼施行空袭,还架起了毒火神炮轰击。不少敌军被毒火神炮击中,在升腾烈火的一卷之下,登时将他们浑身化成赤红色之余,身上青烟直冒。

    可即便如此,敌军依旧攻势不减。处变不惊的他们趁着九幽国炮兵填弹瞬间,迅速组成方形阵,纷纷举盾护住前后左右和头顶,有条不紊地急速进攻。战车也在方形阵的护卫下急速推进,投石机和巢车齐齐开火。不少独角山鬼躲开空袭后,直接顺手抱起脚边巨石,奋然举过头顶后,朝着关隘砸了过来。

    巨石呼啸间,巢车里弓箭手和战象上弩手们齐齐对准前方弯弓朝天,呼啸大作的箭矢密集如雨似的朝着关隘这边攒集怒射。

    但是毕竟是佯攻,对关隘里的守军杀伤不大,唯一落得的好处就是,在炮击和空袭下幸存的十余辆登云梯趁着守军躲避箭雨时快速推进,抵到城墙脚处后,急忙把车上梯子展开架上了墙头。

    “猛火油!”巫小灰一声怒吼,就有军士从城墙下抬来几十只巨大的木桶,毫不犹豫的对准云梯上的敌军砸下。

    木桶滚落,撞飞了还在顺着云梯步步高攀的敌军后,猛然砸在了地上。桶身顿时四裂,一股股乌黑的粘液如绝地洪流般洒了出来,顺着山脚下流去。

    城头的九幽国军已然用火箭瞄准了关外地上的木屑。

    “咻咻”连响下,火箭落地顿时带起无数道迅速延伸开来的炽焰,在关隘外的山坡上形成了无数道火龙。空中羽民和讙头民毫不犹豫的举枪射杀着躲避火焰的敌军,雷鬼们也在俯冲之间口吐雷电,将那些蛇骨婆和她们的毒蛇,击了个焦臭。

    关中炮楼上轰鸣不绝,毒火神炮纵横呼啸,山坡上再次烈焰冲天,遍地可见硝烟滚滚,赤火怒爆间热风四起。坡上敌军稍有不慎,不是立时被烈焰吞噬,便是被爆炸掀震而其的炙热气浪,灼伤的同时高高摔飞。

    在山下指挥的宋定伯,见山坡上火焰“呼呼”高涨间,自己手下的军士多数浑身皆焚,惨叫不断后,对身边的传令兵怒吼道:“换巴蛇军上,象军和巨狼骑兵护住两翼,展开鹤翼阵主攻关隘左右。”。

    传令兵旗语一打,即刻就有号角之声响起。还在进攻的军士纷纷拖拽着受伤的伙伴,从山坡上迅速撤下后,十几只巴蛇在山脚下一字排开,朝着山坡上爬去,在身后留下了十几条宽有半丈深达两尺的巨大沟壑,触目惊心。

    “又是巴蛇军。”灰头土脸的白蔹,站到了身上灰毛多有被鬼血染成红毛的巫小灰身边,注视着越来越近的巴蛇狠狠地骂道:“太不要要脸了。”。

    “战争本来就没有无耻和高尚之分。”巫小灰怒哼一声,望向关外的眼中迸射出愤怒的火花,转头对身边寿光侯问到:“我们的猛火油呢?”。

    “刚才就是最后的储备了。”寿光侯面露几分无奈,叹息道:“最快的补给也是傍晚才能到。”。

    “诛龙草呢?”巫小灰又急声问到。

    “每个军士身上带了一包后,就没有多余的了。”寿光侯微微垂首。

    “没什么可说的,那就肉搏吧;我带兵出关还击,绝不会让巴蛇军靠近城墙。”不惊不惧眼含镇定的白蔹接,把万仞剑斜斜垂下,剑尖直指地面,不缓不急地说到。

    语毕就要离去,巫小灰大呼着:“回来。”一把将他拉住:“要去也是我去,我现在是主帅,以身作则理所应当!”。

    话音方才落地,那些巴蛇军已距关隘不过百丈。

    一个菌人也在此时从巫小灰脚前地砖下冒出头来,昂首道:“巫将军,大王的支援到了。”。

    话才出口,就有十几道黑影从关隘的城门楼子上一跃而过,稳稳地落在了关隘前十丈开外时,巨响轰隆间尘土激昂。

    巫小灰根本没能看清那些黑影的相貌。却在片刻后,于升腾不息的尘埃中听到了此起彼伏的惨叫。

    惊愕之余,巫小灰和白蔹面面相觑。

    随之山风拂过吹散尘埃,就见十几条巴蛇无一例外的停在了关隘前十丈开外,高昂着的蛇头下,七寸之处都被一只巨大的石头手掌死死扼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