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嗓子不小,不但惊动了主舰四周敌船上的水手和敌兵,就连海中潜游的水莽鬼们也纷纷上浮,鬼头伸出水面遁声张望,却因为战船太高大,什么也没看到。

    “嚷嚷什么呢?”紧接着一个相貌是约有三四十岁,不过四尺左右身高,上宽下尖且额骨高凸的小脸颊上有着尖鼻子三角眼,一头绿发披散着,浑身肌肤赤红如火之鬼,带着十五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鬼,拨开了甲板上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鬼群走到前面,站到萧石竹身前两尺开外。

    正是敌军主帅夜游神。

    他本在船中和他的十五个兄弟们,研究着今夜怎么夜袭玄水城的事,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魂气靠近便出来看看。萧石竹喊什么,他也因为迟迟才到,只听了个七七八八。

    “哟,这不是九幽王吗?”夜游神把萧石竹上下一打量,得意洋洋地调笑道:“是否是朔月岛守军扛不住了,不得已自己亲自来投降啊?”。

    一言既出,立刻引得四周军士哄堂大笑;可语毕之时,夜游神的眼睛忽然看到萧石竹剑上插着的鬼头,脸上笑容顿时僵硬住了。

    他夜游神虽然只是冥界里的小神仆,却是酆都大帝的近臣,与酆都大帝打过的照面不少,一眼就认出那颗插在剑上,长着一张有着薄唇细眉的清秀方脸,头上那长若流水的红色发丝散披在脑后,两缕细髯耳边垂的鬼头,正是酆都大帝的头颅。

    也正因为夜游神能认出这个鬼头的原因,且本着擒贼先擒王的原则,萧石竹才首先落在了他的主舰上的。

    海风拂过,夜游神不禁浑身一颤,心头一凉之余,紧盯着那颗鬼头的两只眼睛就瞪得更大了。双唇连连微颤半晌,才从牙缝之中挤出“陛下?”两字。

    他这一颤声说出的两字声音并不大,却充满了恐惧;顿时惊得围观敌兵全部愣住,接着纷纷顺着夜游神目光所及之处望去,细细打量那鬼头。虽然他们可没几个见过酆都大帝这大冥神的,但见夜游神都惊呆了,面面相觑下都是有几分慌神。

    “还笑得出来吗?”他们不笑,萧石竹却笑了,也是笑得得意洋洋:“我再说一遍,你们放下武器逃走,还是留下来,继续给一个没了主子的朝廷当狗?”。

    他的话音一如既往的洪亮,响彻天地;四周诸鬼几乎都听了个真切。离得远的没怎么听清,却也在纷纷打听后,硬是惊得愣在了原地。

    消息有如雨后春笋一般快速蔓延开来;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在敌军中弄得几乎鬼尽皆知。

    不少军士你看我,我看你,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惶恐和迷茫。这些敌军里,大多数都是为了不投胎成猪狗牛羊,才被迫参军的。他们没有信仰和信念,面对这种措手不及的事情,剩下的不可能是愤怒而只有惊惧以及不知所措的迷茫。

    却还是都犹豫许久,依然迟迟没有放下手中武器,都等着大伙之中谁先带个头。

    萧石竹知道他们在想的是什么,当下于右手中指指尖聚集了一点豆大的玄力,趁其不备之时一曲一扣一弹,将那玄力朝着不远处一个士兵的手腕而去,嘴里继续喊道:“供奉一个已死的神,你们觉得还有意义吗?好死不如赖活着,放下武器回家吧,去好好过日子。否则你们战死了,连投胎的机会都没了!”。吸引着敌军们的注意力。

    话音方落,敌军众鬼默然垂首。萧石竹说得没错,他们已经是没了肉身的鬼了,再死一次就成灰了。

    在一片沉默中,萧石竹的玄力如期而至,不偏不离的击中了那士兵的手腕。与酆都大帝的元婴一战后,他对玄力的控制又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仅是玄力的大小强弱,就连形态速度他都能勉强控制了。

    那士兵顿时觉得手腕有些发麻,五指一松手中兵刃“咣当”落地。在宁静下,显得格外刺耳!

    所有敌军一惊,纷纷顿声望去,却未见萧石竹的玄力,只见得那被玄力击中手腕的士兵丢下武器的那一幕,顿时纷纷哗然间,军心更是动摇。

    一瞬间的功夫,十之二三的士兵,都不约而同地扔下了手中兵刃。

    “大家不要听信谗言。”从呆愣在缓过神来的夜游神,怒视着嘴角微扬的萧石竹,对他手下的士兵大喊道:“就算陛下死了,我们也要为陛下复仇,绝不能放走这个弑君之鬼!”。

    此言一出,多数军士都没听他的话,依旧无动于衷。

    正如萧石竹所料,他们之中多数是没有信念和信仰,别更想着他们会为酆都大帝的死而愤怒了。

    夜游神看着他们无动于衷之余,心中怒火腾升,转念一想又改口道:“就算我们不为北阴朝而战,也要抢下这朔月岛做快活的海盗,方能安身立命。”。

    这回,换成了挂在萧石竹脸上的淡笑瞬间僵硬了。

    夜游神的这番话,是他万万没想到的。而且在话音落地后,那些为了避免投胎猪狗而参军的人魂们,又是斗志重燃。

    确实,为酆都大帝复仇不是他们的梦想,可是烧杀抢掠,他们还是愿意并且乐此不疲的。

    更何况就算不与北阴朝和酆都大帝为伍,他们也需要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以其舍近求远,不如就拿下眼前的朔月岛吧。

    还没放下武器的敌军们,各个面露凶煞的看着萧石竹,就连夜游神也是如此。

    “我告诉过你的,别涉足朔月岛,否则我把你的脑袋,扭下来当球踢,不长耳朵还是不长记性?”立刻也镇定下来的萧石竹,对夜游神冷冷呵斥道:“马上带着你的鬼兵们滚出瞑海;否则你会后悔的。”。

    “我就来了,也不滚。而且是两次,上次你给我下跪了,这次可不是下跪能了事的,你能把我怎样?”无惊无惧的夜游神得意洋洋的说着。

    “你是要逼我给你倒数吗?好,我数十个数,你们再不走都得死!”说得好像虚张声势一样的萧石竹,看着一脸不以为意的夜游神点点头,一字一顿地道:“十,九,八,七。”。数到七见他们依旧不动,于是萧石竹在口吐一个“六”字时,瞬间使出了鬼魅神功,闪身扑到了夜游神面前。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他的数数上,加上他出手太快又是忽然发难,谁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动手;等大家都反应过来时,他手中长剑已然举起,朝着夜游神当头劈下。

    酆都大帝元婴的鬼头,已脱剑高飞而起,在萧石竹头顶上空旋转上升。

    谁也没想到萧石竹敢在万军从中逼近敌军主帅,这份胆识令敌军纷纷胆颤之余,多少对他有点钦佩。

    猝不及防下,夜游神瞬间被剑影笼罩,避无可避的他只好把身子硬生生地往一旁移出几分,使得萧石竹的灭月剑,只是贴着他的脸颊落下。

    冰冷感在脸颊上传来,夜游神毫不犹豫地使出了乾坤气甲术,使得他浑身立马坚如磐石。与此同时,萧石竹的灭月剑正好落在他左肩之上。“咣当”声响下,火花四溅。

    萧石竹手中长剑架在了他的肩头,不能再往下半分半毫。但夜游神的左耳,却也从头上掉了下来,瞬间便是血流如注。

    他先感觉头侧面暖流阵阵,没多会便吃疼得吸嘴呲牙。酆都大帝的元婴鬼头,也在此时落了地,骨碌碌滚出几个圈后,不偏不离的压在了夜游神的那只掉在地上,满是血渍的左耳上。

    “不听话的鬼不配有耳朵。”萧石竹说着右手五指攥紧剑柄,玄力从手掌喷薄而出,源源不断地注入剑身,灭月剑顿时光芒大作,极其灿烂,耀眼而又夺目。

    “破!”萧石竹一声大喝,剑往下奋力一压,同时也使出了乾坤气甲术,使得朝着他刺来的刀枪,全部无一例外地停在了他身上泛起的金光前。

    纵然夜游神身为神仆,修行千载鬼气浑厚,也无法与万物之祖的玄力抗衡。萧石竹剑下随即传来一声“咔嚓”细响,剑落血溅下,夜游神的整条左臂被截了下来。

    血雾弥漫间,萧石竹见夜游神的十五个兄弟一起身随掌起朝他扑来。又见那掌中鬼气森然,四周空气倏然间寒冷透骨。当下也不敢托大,身子后倾足尖点地,倒滑出了两三丈,避开了那十多记势如破竹,掌风凌厉的掌击。

    同时从腰间摸出三根赖月绮制作的新型*,一口咬住所有的引线将其一起拉开后,把*都往身前抛去。

    “轰隆”震耳欲聋的巨响下,夜游神的旗舰船头立刻火焰熊熊升腾不息,卷席着浓烟不断膨胀,也带起了阵阵热风,吹得爆炸中溅射而起的带火碎肉和木屑四散飘落。

    萧石竹双手交叉胸前,挡住了朝他袭来的一团烈焰热风,同时借力继续往后又飘出了三五丈,方才落下。

    玄力聚集与足底,使得他平稳的站在了波浪翻滚的海面上,随波逐浪摇摆着。

    再看他的双手,手腕以下倒是有那件鬼母所织的玄蚕蚕丝衣服护着,毫发无损。可露在袖口外的手背却被热浪烈焰烧了个焦糊。

    “这按毒火神炮仿造的*威力就是不小啊。”萧石竹望着手背上升腾而起的青烟,在看看被浓烟和烈焰包围着的敌舰船头,面露满意的同时,从腰间取出一根响箭,高举而起指向天空。

    与爆炸中被气浪掀翻后滚出几丈的夜游神和他的兄弟们,双耳耳鸣不止。要不是他们瞬间使出了气甲术,此时必然落得和船头上的那些士兵一样,沐浴烈焰之中,痛苦地边*哀嚎着,边抓挠着自己的脸部和胸口。

    就在他们还脑子一片空白,愣愣望着船头经久不息的烈焰时,不远处便有一直响箭呼啸升空,转眼后在高空中绽放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紧接着空中白云遮住了阴日,云朵之中响起一阵响彻天地的龙吟声。夜游神猛然抬头,就看到云朵后伸出三个巨龙脑袋,各个足有磨盘大小。

    那些巨龙毫不犹豫地张开血盆大口,舌头蠕动几下,嘴中源源不断的喷出熊熊烈火,从天而降。

    期间四周三艘战船齐齐被烈焰击中,转瞬间便被耀眼的熊熊火光重重包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