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342】以假乱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而龚明义说完这番话,就不再多言。

    他从酆都大帝疲惫的脸上,还有这大殿的空气里隐约嗅到了机会的味道,但吃过亏后他知道酆都大帝身上的机会,那就是话不能说全了;得等他来问你,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如果表现得太主动,反而会让酆都大帝怀恨在心。比起机会,还是活命要紧,故而龚明义说了一句等于没说的废话。

    “这么说吧。”听了个半懂的酆都大帝沉吟片刻,直言问到:“以你对萧石竹的了解,如果他有一颗与朕长得很像的鬼头,你猜他会怎么运用到这场战争中?”。

    小思砍下元婴脑袋,交给萧石竹这一幕,也被元婴的神识记录了一下;酆都大帝回想起这一幕后,心底就一直有个疑问,萧石竹拿着他元婴的鬼头倒底要做什么?

    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萧石竹葫芦里卖什么药,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趁此问问龚明义,这才是酆都大帝今天叫他来的最终目的。

    可他是不会透露自己已经炼成元婴,还被萧石竹给杀了的事情,所以问题开始就加了个如果二字。

    “不可能有这样的鬼吧?”龚明义愣了一愣,皱眉惊呼道:“这冥界怎么可能有和陛下您长得很像的鬼呢?”。

    心中却是想到:“难道冥界还有其他神魂?可以丧命后,尸身不化?”。

    “你别管有没有,朕就想考考你。”看到龚明义起了疑心,酆都大帝眯眼搓了搓手,很平静的道:“题目就是这个,答上了朕可以调你去天禄阁做做抄抄写写的工作,这要答不上来就别怪朕不客气了。”。

    话虽然是点到为止,但龚明义立刻没了疑惑,误以为酆都大帝朕是给他划下道了;反而顷刻间就这个是个考验也是一个机会,却也是生死一线之间。龚明义顿时额上热汗直流,心跳也加速了几分。

    “奴才可以回答,但要陛下恕奴才无罪。”沉思片刻后,龚明义说到。

    联想到萧石竹的做事风格,冥界的通信速度他大概知道萧石竹会做什么了。

    微风穿门入殿,吹动酆都大帝心头好奇同时,也吹散了龚明义的心头犹豫;他决定无论生死也赌一把。

    “准!”酆都大帝只是略一沉吟,便开口沉声说到:“直言吧。”。

    “萧石竹做事没有条条框框束缚,所以出招也是千奇百怪。”舔了舔干裂的双唇,龚明义跪在地上叩头道:“奴才斗胆猜测,他或许会拿着那颗鬼头在两军阵前招摇过市,宣称您被他派人潜入酆都刺杀了!”......

    玄水湾前,萧石竹注视身前这片满目疮痍的海港片刻后,转身看了看身边脸上满是血污,却毫发无伤的萧茯苓,将手中灭月剑缓缓入鞘后轻轻一笑。

    萧茯苓也望着他,咧嘴笑笑。

    他先水师一步,率三苗的百幻蝶空骑和在海上与他们回合的句芒前来支援,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时辰,所有登陆了的数千敌军全灭,战船也是全毁,留下的只有满目疮痍的地面和破碎的铠甲兵刃,以及海面上还未熄灭的火焰,依旧在海面上游荡着,吞噬着破船留下的木屑和断裂的桅杆船桨。

    英招已经带着守军一边打扫着战场,一边开始修复破烂不堪的城墙。而前来支援的三苗勇士乘着百幻蝶也落在了城里,享受着守军和百姓们给他们提供的吃食。

    玄水湾和玄水城都换来了暂时的平静。

    “主公。”句芒乘龙落在萧石竹身前,拍了拍那龙颈示意火龙安静后,跃下坐骑后对萧石竹行礼道:“这九嶷山火龙真是了得,末将平生养龙无数,这能吞吐天地火气之龙还是第一次养,没想到这么了得。比起往日我养的那些青龙要了得多了。”。

    “所以不后悔当初我把你支到九嶷山中去‘隐居’了吗?”萧石竹笑问着,萧茯苓已然山前,好奇的打量着那角似鹿、头似驼的红皮红鳞大龙片刻,身后摸了摸那火龙软软的,湿湿的鼻子。

    那火龙收起了作战时的凶恶变得温顺了许多,立刻眯眼面露惬意,把自己的大鼻子伸前,蹭了蹭萧茯苓的掌心和手背。

    “不后悔,从来没后悔过。”句芒也是哈哈一笑后,拱手道:“句芒誓死追随大王,至死不渝。”。

    “爹,我们把这东西弄回玉阙宫养吧。”正说着萧茯苓已折返,指了指那火龙欢欣雀跃地道:“我肯定天天准时喂它吃饭,按时给它洗澡。”。双眼中顿时浮现了期待之色,伸手拉着萧石竹的衣袖摇晃几下。

    “这么大的一只,养你床下还是养我床下啊?”萧石竹望着那巨龙身子盘起,也足几十平大小,光龙头就有个磨盘大小,顿时皱眉摇头,一口否决了萧茯苓的要求:“再说你不是养着大花了吗?”。

    “翁主要是喜欢,等它生龙蛋的时候,末将送你一个便是。”句芒不以为然的一笑,却换来了萧石竹的瞪眼呵斥:“别出馊主意了,她是见了什么新奇都想要的,玩个三五天就腻了。”。

    萧茯苓见父亲不允,顿时闹脾气的撅起嘴来。

    别看她杀鬼如麻,上了战场连手抖都不会,心理素质极好;但骨子里的天性还是个小鬼。

    见她又像以往一样,想要用脾气来故伎重演,萧石竹只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问到:“要龙还是要以后有机会还可以随我出宫征战?两个你只能选一个。”。

    萧茯苓一愣,细细思索权衡一番后,微微低头道:“那我不要龙了。”。

    正说着,英招和麻垛就从身后缓步走来。

    “大哥,敌军主力尚在岛外,要不我安排军士把侄女转移吧。”英招在他身边站定后,用含有担忧的双目瞥了一眼萧茯苓。

    “不必了,战争马上就会结束。”萧石竹不以为意地淡然一笑,转头对麻垛问到:“水师据此还有多远?”。

    “按大王您留在船上的菌人回报,水师据此不过三十里海路,一个时辰后就能抵达。”麻垛思索着回到。

    “那就好。”萧石竹又转头看向不明其理的英招,问道:“我们朔月岛的水师还在吧?”。

    “因为敌军锋芒太锐,水师都尚未出战,战船隐匿与岩柱上瀑布后的洞穴里,尚未有所损失。”英招面带狐疑地问到:“难道要与敌军展开水战?”。

    萧石竹微笑着把头一点,换来的却是英招的更是不解。

    外面是什么一个形势,想必萧石竹来时已经看得一目了然。敌军那是船连船宛如大山浮岛,光是巨大的福船就有一百多,还有广船三百余,更有海鹘和甲板上起楼五层的五牙战舰无数。

    波涛之下,还有水莽鬼数十万。半数的北阴水师都在岛外。

    纵然九幽国朔月岛水师的战舰和水手,是共工一族督造和训练的,船上又都假设了各类火炮,岛下海中还有十万鲛人兵,却也不及对方船多势众。

    而且因为地利问题,朔月岛水师始终只有海鹘这样的小战船,那和福船对抗无异于找死。

    实力悬殊有点太大,故而英招一直采取的是死守为主,偷袭为辅的策略;萧石竹这个天生的军事行家,不可能看不出来这实力上的悬殊。但为何突然要变被动为主动?英招着实想不明白。

    “我有一计,保证能行。”萧石竹对他们招招手后,待麻垛英招和句芒都凑了过来后,四鬼头碰头地嘀嘀咕咕半晌才停了下来。

    “兵行险着啊。”句芒微微颌首着,眉宇间泛起点点钦佩。

    麻垛则点头,啧啧称奇道:“以假乱真之计确实妙,毕竟正如主公所言,通信并不发达可钻空子。”。

    唯有英招有些担忧地反问道:“行不行啊?”。

    “放心,大队水师马上就到,你们做好你们该做的。”自信满满的萧石竹,一拍自己胸膛道:“我萧石竹什么时候让诸位失望过。”。

    “跟紧你师姐,留在城里。”萧石竹接着就对不远处正在摸龙的萧茯苓说到。

    “知道了。”萧茯苓因不给她养龙,还有些闹脾气,头也不会地以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后,继续摸着那火龙鼻子。

    萧石竹不再管其他,径直的走向不远处的小思,交代了几句什么后,接过对方手中那个蓝布包袱,顺手从一旁前来送吃喝的龙女手中篮子里,抓了个烙饼咬在嘴里。

    正欲转身离去的萧石竹又忽然停住,愣愣的看着在给士兵派发吃食的龙女几秒后,皱眉呆问到:“你怎么没撤?”。

    “大哥,这个以后再给你解释。”英招讪笑着,赶忙走过来打圆场。

    萧石竹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就对英招说了一句:“保护好龙女,她要有个三长两短,小心巫支祁晚上爬你窗户。”后,又对龙女道:“发完你的烙饼快回去小虞山城,这马上又要成战场了。”。说着就转身朝着海边大步走去。

    龙女和英招相视一笑后,英招和颜悦色道:“一会你就走,马上又要打战了。”。龙女也没多言,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他们说话间已走到海边的萧石竹,足尖点地一跃而起,凭借着玄力离地数十丈后,乘风朝北飞去。

    顺带拔剑,把包袱里那棵因为保鲜了依旧栩栩如生的鬼头取出,串到了长剑之上。

    不过片刻功夫,他已飞出了海上岩柱林,就见无数敌船横在海面上,排成船阵。其中一艘面南的福船外镀黑漆,浑身都是乌黑。在船上正中处立起的桅杆上,飘扬着一面帅旗,上绣斗大的“夜”字。

    萧石竹知道那就是敌军主舰,便毫不犹豫地朝着船头一个俯冲而下,在甲板上的敌军尚未反应过来之时,稳稳地落在了甲板上。

    他速度太快,待他落在甲板上船上敌军方才发现他的行踪。

    大惊之余,纷纷手忙脚乱的举起手中刀剑长矛,朝着这个敢只身一鬼从天而降重重敌阵中的萧石竹围了过来。

    “海上的敌军听着!”就在他们手中兵刃距离萧石竹不过两三尺时,萧石竹忽然深深呼吸,高举手中长剑,提气大吼道:“酆都大帝已被伏诛,你们是逃命去还是要继续给北阴朝当狗吗?”。

    吼声震天动地,就脚下战船也是微微一颤,于海面上泛起一阵接着一阵的涟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