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岛的天空,在这两天内就没晴过,无时无刻都是灰蒙蒙的。充斥着凉意的冷风卷席着绵绵春雨,模糊了诸鬼的视线。

    站在玄水城中,高高昂头望向空中淅淅沥沥的春雨,感受着春雨拍打在脸上泛起的冰冷许久后,英招低下头来,对身边的副将,肯定的说到:“雨中含有淡淡的鬼气,又不是我们的共工兵所为,必然是北阴鬼兵来了;这所谓的春雨,一定是镇守在忘川河中的鳖幽灵搞的鬼。鲛人们的侦查到了什么情报?”。

    “半个时辰前鲛人回信说,北阴朝庞大的船队,距离朔月岛还有五十里海路,但是敌舰却忽都停下了不再前进。”副将拱手俯身着,回答到:“似乎今天他们都不打算前进了。”。

    高大坚硬的城墙上,来来往往的军士们,搬运着大箱大箱的战备物资,从英招身前来回穿梭而过。

    自从两天前得知北阴水师距离此地只不过几百里后,将士们就再也没闲着,他们开始了有条不絮的积极备战。

    凝视着他们脸上不断流下的那混合着汗珠的雨水许久,身经百战的英招,从空气中嗅到了浓烈的*味;他再次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中后,摇了摇头,缓缓道:“这架势不像是不打算进攻的,他们一定以为我们的火器还落后到进水就用不了的地步,所以才施术降雨的。但是今晚,敌军一定会攻过来的。”。

    “通知全军,随时随地做好战斗准备,菌人一族全部各就各位;但凡有擅离职守者一律军法从事。”英招绕开军士们,朝着城墙下而去,同时对副官交代道:“让留守的百姓,开始做饭。我们从现在开始,一定要全民皆兵,上下齐心,方能无往而不利。”。

    “通知鲛人随时观察敌舰动向,但千万不要单独行动。”顿了顿声,英招又说到:“酆都大帝的水师都配备了水莽鬼鬼兵,这些吃了有毒的水莽草而死去,因不能转生的人魂也很是擅长水下作战,还能口吐毒液极其危险。把军器监新造的那批四灵杵,优先配给鲛人们,让他们遇到水莽鬼就用此物击杀对方。”。

    浑身乌黑的四灵杵,原名魂能钨钢杵,是当年伏羲为了对抗魔神们所发明的;故而就连如今的阳间,也还遗留着有关杵和臼,都是远古时代人皇发明的只言片语传说。

    上古的钨钢杵皆长有三尺,其柱状,两端粗而中间细。采用能收取和储存魂气,并能将魂气根据使用者的意念具现化后,从杖顶激射而出的魂灵钨钢打造而成。

    往日诸鬼可将魂气输入杵中,待到使用时,只需将杵头对准目标,以意催动钨钢杵,魂气就能从杵顶发出。是一种极其方便,而又坚硬的发射类神器。

    当然,发出的魂气多少,具现化为什么模样,都由持杵者的意念决定。而近身战时,两头尖锐的长杵还可以当刀剑使用。

    而今日九幽国的四灵杵,正是赖月绮通过古神们的藏书中记载的魂能钨钢杵而仿造的;它们全是长四尺,也是两头尖,但杵身上是形似简,并且在两端之上,分别环着大小圆环五个。

    这些圆环也是用魂灵钨钢制成,大大提升了杵中的魂气储存量。并且在四面之上,各刻有四灵符文,可使得从杵中激射而出的魂气具现化为木、火、金和水四种形态。

    可以说,如今的四灵杵早已超越了古神时代的钨钢杵了,正好可以用于水下作战。

    “每个作战的鲛人都给他们各发两柄四灵杵。”英招稍加思索后,又若有所思地道:“在给他们配备一些水底龙王炮!”。

    那副将将这些默记于心后,应声之时,已经随英招走入城中;大街上虽有嘈杂,但却不乱哄哄的,英招面露几分满意。

    越是大战在即,越是要保持城中不乱,方能保证战争开始后不至于出现太多的纰漏。

    “去忙吧。”英招对那副将摆摆手后,自顾自的朝指挥所的方向而去......

    入夜后,绵绵不绝的春雨忽然停了下来;四面八方的海上泛起的薄雾,取代了春雨,继而模糊着岛上诸鬼的视线。

    灯火通明的玄水城县衙内大堂上,英招环视着站在他对面的那十几个种族不一,身高体形和鬼龄也都不一样的千户和参将们,默然起来。

    他们当中有两三个鬼的鬼龄,不过才二十二、三岁,不久前才完全退去稚气的脸上,此时已有着身经百战后才有的沉着和冷静。

    但这不是英招想要看到的;这个鬼龄的孩子,应该娶妻生子,过着安逸祥和的日子才对,可他们却不得不上战场去保家卫国。

    或许是见多了牺牲,亦或许是今日即将开始的战斗,是你死我活的殊死大战,且敌军数量众多,令英招对即将的离别忽生几丝伤感与悲凉。

    “将士们。”凝视许久后,英招双唇微启,用一种平淡而无激昂的语气,缓缓说到:“诸位都知道,敌军来势汹汹,且数量庞大;如要投降,可即出行,我英招并不阻拦,但若不走,唯有同我英招一途,战至岛破魂亡,一死方休!”。

    话音落地许久,沉默中,依旧无鬼离去。

    他看着眼前的这些“愚蠢”到居然一个都没有转身就逃的将领们的脸上,没有丝毫犹豫,只有坚定之色后,心中没有欣慰和感动,只有那早已涌起了的悲凉感不减反增。

    “既然不逃,那就按我的计划即刻出发,奔赴各自的战场,力战杀敌。”顿了顿声后,他拱手抱拳,用稍微温和了一点的口吻,结束了这次发言:“诸位珍重,望来日以富贵相见。”。

    诸将微微抬头,借着那随风摇曳起来的灯火,似乎看到英招满含悲凉的眼中,泛起点点泪花正在打颤。

    英招抱拳的双手,也始终没有放开。

    “将军珍重!”诸将不约而同的拱手一拜后,齐齐转身离去。他们中的很多鬼,也许在走出这道大门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可是什么都不必多说了,对于这些整日都在刀口上舔血度日的阴兵鬼将来说,他们非常明白当时的形势,却依然无所畏惧;只因他们为信念而战,死而不悔。

    英招略有悲切的目光,一直目送着他们除了衙门,才缓缓收回;这些将领们纷纷跨上坐骑,朝着朔月岛边境各城飞奔而去。对于他们之中的一些鬼来说,即将要迎接的是,已然看不到明天西升的阴日了的命运。

    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为了九幽国的百姓,也为了他们心甘情愿的效忠的大王的野心。

    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战士!

    望着他们离开后,英招默然垂首;片刻后才抬起头来,眼中脸上,却剩下的只有凛冽的杀气!

    他把头盔扣到头上,大步走出了衙门,于雾气之中前行,朝着那远处的北城城墙而去。

    侯在门外的亲卫队,赶忙列队跟上。

    他们整齐沉闷的步伐,在雾中安静的玄水城中渐行渐远,迈向不远处的战场。

    “将军,敌人果然动了起来。我军也已做好了迎敌准备。”他才登上城楼,北门校尉卢充便迎了上来:“根据鲛人回报,他们的大批战船在鳖幽灵的护送下趁着夜色朝岛而来,但暂时没有见到水莽鬼。”。

    黑夜下,薄雾里的城头上安静极了;九幽国军已然全部就为,枪炮早已上膛,静静的等待着敌军的到来。

    敌军选择这么一个视野模糊的时候进攻,能使得九幽国军的枪炮弓弩手,统统都成了瞎子。如此一来,敌军便是能顺利登岛。

    “岛外岩柱林立,大战船自然进不来,敌军必然用小船运兵攻岛;让鲛人们把他们的小船都放进来。”英招激动的十指都在颤抖,点头间暗忖一番,又道:“然后攻击外围的大型战船,先从粮草补给船开始。”。

    “诺。”人魂卢充把双手一拱,应声到。

    “这迷雾十有八九也是他们搞的鬼,告诉守军不可出城应战,水师暂且龟缩岩柱下洞穴中隐藏起来。”英招大步走到城楼前,凭栏远眺着瓮城里白色的雾气,道:“大开瓮城之门,把敌军放到里面,用火攻!还有把墙上火光都灭了,灯火会暴露我们战士的位置。”。

    “诺!”卢充又应了一声。

    正说着,就听闻本还安静着的左右城墙上,忽然躁动起来。

    英招左右转头一看,透过薄雾依稀可见士兵们都纷纷昂头看向前方空中,抬手指指点点间,悄声议论纷纷。

    他顺着军士们手指方向望去,就见不远处空中薄雾里,忽然出现一大片圆形的黑影,凭空浮现在雾里半空之中。

    黑影上,闪烁着点点飘忽不定的鬼火,泛起道道淡淡的绿色光晕,使薄雾朦胧而又诡异。

    那黑影虽然行动缓慢,片刻过后也不过才前行三五丈,但英招看了后,一个皱眉思忖间,心头不禁掠过一丝凉意。

    身为妖魂的他,是天生带着感知力的魂魄,他已隐约感觉到,巨大的圆形黑影上,有着数不清的魂气。

    “空骑和飞天军准备。”他沉声一吼,伸手从后背取下板斧,紧握手中之时,依旧死盯着那道黑影。

    卢充赶忙让传令兵去传令后,见英招神色随着越来越近的黑影,突生紧张后,傻傻的问到:“将军,那是何物?”。

    “贯月槎。”隐约已经猜到那是什么的英招,咬了咬牙:“没想到酆都大帝居然派出此物。”。

    他的话音方才落地,也还没等卢充细问一下所谓的贯月槎是什么东西,就见那黑影前端已至瓮城上,凌空而不落。

    紧接着,密集的呼啸声从天而降。

    一支支箭头后有四须,两旁刻有深槽的连弩专用四髯箭,接二连三的从薄雾中窜出,带起一阵阵劲风划破薄雾,也划破了夜的宁静后,朝着城头上疾射而来。

    【鳖幽灵——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却是鳖的一种人魂,生活在水塘里的奇特水鬼。】

    【卢充——出自《搜神记》卷十六卢充幽婚:卢充与崔少府的女儿(已故)结婚生子的传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