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332】暗道密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萧石竹那么一喊,顿时让所有的三苗停下了慌张,他们纷纷转头,对萧石竹投去了钦佩的目光。

    此时此刻,洞穴中的劲风忽停;在萧石竹看来,好像一瞬间什么声音都没有。

    萧茯苓张大双唇不知道在喊着什么,四大统领也面露惊愕,小思挡开墨影剑的同时,一个晃身,不顾一切的朝着萧石竹这边,飞速驭风赶来。

    力气尚未恢复的萧石竹不再挣扎,则是闭起了双眼;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后,他已然不惧生死。纵然魂飞魄散没有来世,他也无所谓了。心中只想着两件事,其一是想再见见鬼母和赖月绮,其二是如果可以,他想看着萧茯苓一天天长大。

    可是,哪有那么多的如果。

    但想想这些,萧石竹缓缓翘起了的嘴角泛起一个微笑。心中的最后一点遗憾,也荡然无存了。

    电光火石间,那元婴距离他已不过三寸。浑身上下鬼气横生,聚而不散后化为一只只黑色的利爪,朝着萧石竹抓了过来。

    就在一只鬼气利爪距离萧石竹的鼻尖不过一分时,萧石竹耳边劲风突生,一只石手快如闪电般擦着他的耳朵而过,朝着那惊愕突显的元婴而去。

    下一秒后,中了一拳的元婴再次仰头后倒,高飞起来!

    身上的鬼气也在此刻,顷刻间也随风散去。

    萧石竹顿觉耳边嘈杂了起来,但自己身上却是无痛,他睁开了饱含狐疑的双眼,就见到那元婴已倒飞出四五丈后,还未停下,继续往更远的地方而去。

    再环视四周,不知何时已然多了不少手持石制长矛和圆盾的石鬼!

    就连看台上,也站满了的石鬼。三苗们呆呆的看着这些石鬼,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过来的,更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来到此地的。

    萧石竹的双眼越睁越大;他没想到,传说里还真不是骗人的,这些沉睡了数千年的石鬼真的苏醒了。

    “神之子,您没事吧?”一只宽厚的石手,轻轻的落在了惊愕的萧石竹肩上。

    他一回头,便看到一个身着前胸、后背以及双肩,共饰有八朵花结的铠甲石鬼,正蹲在他的身后。

    方才一拳将元婴揍飞的,正是这个石鬼。

    此时此刻,石鬼们因为结束了数千年沉睡的原因,不仅仅是体内魂气变得生机勃勃,就连面部表情也更是丰富了起来。

    萧石竹细看几眼后,忽然想起眼前这个石鬼,正是他之前在藤仙苗寨外,摸过的那个。

    “没事,就是和酆都大帝的元婴,打了一架后体内玄力剧减。”萧石竹见他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并没有敌意,立马就安心了不少;他随即把头一摇,缓缓说到。

    他身上的伤口早已痊愈,就连左肩的伤口都已是在玄力的治疗下,自动缝合起来。

    “能站起来吗?”那石鬼问着,目光顺着正在下落的元婴望去,顿时咬牙愤恨的道:“该死的酆都大帝,居然炼出了元婴!”。

    “嗯,可以。”萧石竹在石鬼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身来,再次环视四周,就本还在追逐小思的墨影剑,失去了主人的控制后,“咣当”一响,摔在了地上;剑身上的鬼气,已然不见踪影。

    萧石竹信手一招,萧茯苓手中的灭月剑即刻脱手飞起,闪烁着柔和的白光,朝他呼啸着疾驰而来。

    下一秒后,萧石竹右手五指一弯,准确无误的抓住了飞至身边的灭月剑剑柄;熟悉而又暖和的阴阳之气,从颤抖着的剑上传来,渗入萧石竹体内,令其浑身乏力顿消几分。

    但他体力尚未完全恢复,暂且也没法一击必杀对手,便转头看向石鬼:“帮我个忙,把那元婴制住!”。

    石鬼默然颌首后,对身后一招手,便有十个手持石制长矛的石鬼,朝着已从半空中落下后,在地上砸出一道深一寸的深坑来的元婴,快步冲了上去。

    石鬼们沉重的脚步,瞬间令大地忽然颤抖不停。

    “小思,毁了他的墨影剑。”萧石竹毫不犹豫的下令到;这些年来他看完了所有古神遗留下来的密室藏书,也知道炼飞剑之鬼与飞剑神形相连。一旦飞剑受损,炼剑之鬼必然功力顿减不说,甚至连往日用来淬炼飞剑的丹田也会爆裂。

    想要弄死酆都大帝的元婴,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尽一切之力,削弱对方。毁去对方的飞剑,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话音方起,小思一个闪身后,站到了墨影剑前;她静静的凝视着那柄躺在地上,已经黯淡了的长剑,高举起了手中火灵剑。

    炽焰升腾,热浪滚滚,火灵剑颤抖起来,铮铮作响。

    长剑落地,准确无误的劈砍在了墨影剑剑身的一道裂纹上,“咔嚓”细响声随之接二连三的响起。

    与此同时,几个石鬼已飞奔到了元婴的身边,手中长矛毫不犹豫的刺向了那浑身已是无法动弹的元婴体魄上的各处要害。

    “哇!”那元婴又口吐鬼血,忍痛微微偏头,目光穿过石鬼两腿之间的缝隙,看向了远处那被小思斩断成两截后,从地上弹射而起的断剑。

    默默的注视着断剑在半空中,与裂纹的扩散下,渐渐的化为无数大小的碎片,眼中泛起点点绝望。

    “你是他的元婴,必然语气神识相连。”提着灭月剑,缓步走到元婴身边的萧石竹把脸一沉,瞥了一眼对方眉宇间的绝望后,伸手将剑尖指向了对方脖颈处的喉结:“告诉酆都大帝,我会去找他的;让他为自己先准备好棺材!”。

    反正酆都大帝已然对他不宣而战,且自己还动手打了对方的元婴,一切都成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格局;萧石竹索性就不躲了。

    “你以为你赢了吗?”那元婴对萧石竹撇嘴冷笑后,缓缓闭上双眼:“陛下的深谋远略,岂是你等这种低贱之鬼可理解的?”。

    萧石竹也懒得跟他废话,只是绕道元婴左侧把手中长剑举过头顶,再而对准他脖子愤然劈下,将元婴的头颅,一整颗的砍了下来。

    失去了头颅的元婴,没再醒来。但是因为他也是神魂的缘故,所以体魄并未像人魂那样,一旦死去体魄就开始化为尘埃。

    束缚住四大统领的符篆也随风而逝,四大统领浑身的僵硬顿消,如负释重。

    他们活动了一下手脚,赶忙朝着萧石竹那边,大步而去。

    “多谢九幽王。”站到萧石竹身边后,他们在麻垛的率领下,对萧石竹齐齐拱手,纷纷面露感激之色,垂头道:“还劳烦九幽王指点迷津,帮我们找到真正的大头领。”。

    语毕毫不犹豫的把双膝一弯,跪倒在地,对着萧石竹重重地叩了个响头。

    所有的三苗诸鬼,也在此时不约而同的跪下,对萧石竹叩头高呼道:“劳烦九幽王指点迷津,帮我们找到真正的大头领。”。

    山呼海啸般的喊声,在山洞中回荡不息,震耳欲聋。

    萧石竹环视着他们脸上的期许和乞求,也没多想什么就缓缓点点头,俯下身去扶起了麻垛,承诺道:“元婴的记忆之中,你们的头领只是被关押了起来,我知道在哪里,但你能先给我找些冰块吗?”。

    “冰块?”麻垛皱了皱眉,不知道此物和救大头领有何关系?但还是接着说到:“山寨里的冰窖中,应该还存有一些,我这就让手下给您去取。”。

    萧石竹点头谢过后,俯身捡起那元婴血淋淋的鬼头,对小思招招手;待她过来后,在其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什么后,把鬼头交给了小思。

    “九幽王您要这鬼头作甚?”不明其理的麻垛好奇的问到。

    “我自有用处。”萧石竹神秘的一笑后,指了指小思,道:“冰块给她就行。”。

    麻垛点点头,对朝他们而来的几个三苗,用三苗古语伊利哇啦的说了几句什么后,那几个三苗便点着头转身离去了。

    萧茯苓也在麻龙和范锦鸿的护送下,来到了场中,亲自确定了萧石竹安然无恙后,萧茯苓则才送了一口去,去围着那些石鬼们左瞧右看去了。

    萧石竹没有管她,而是转头看向石鬼头领,问到:“你们怎么来了?”。

    “是你唤醒了我们,神之子。云梦洲内三十六万石鬼,统统苏醒。就连藏在山腹里的女石鬼们,也都苏醒了。”那石鬼把右手斜斜搭在胸前,手掌按在自己的左肩上,对着萧石竹单膝跪下,低头恭敬地道:“我们追寻着你的玄力而来,愿为神之子而战。洞外的所有三苗,也都被我等控制住了。”。

    此言一出,麻垛他们顿时以惊愕的目光,看向萧石竹。

    适才他们心系大头领的下落,居然忘了石鬼们为何苏醒一事;此时听闻石鬼道明前因后果后,对萧石竹更是另眼相看了。

    “好说好说。”这好事来的太突然,可把萧石竹给乐坏了;他贱笑起来,笑容里透着几分得意:“既然你们认可我,要为我而战,那就先学会别下跪!在我的国度里,诸鬼平淡,除了你爹妈没有鬼值得你去下跪。”。

    如此一来,就算三苗不给他借兵,他也能凭借着石鬼这支生力军,消灭杜子仁。

    “诺。”长有石头心的石鬼们可都是实心眼,既然萧石竹说什么那就什么,当即也没多想,就应声站了起来。

    “下令你的手下,把三苗们放了,我和他们是朋友不是敌人。”见他们这么听话,萧石竹更是开心了,又是笑笑后,在麻垛他们焦急的目光注视下,下令道:“好好给他们解释一下,这都是误会。”。

    “诺。”那石鬼又点头应声后,对其他石鬼以洪亮的声音吼道:“都听到了吗?立刻按神之子所说去办!”。

    “劳烦祭祀统领引路,我们需要去大头领的衙府。”一切办妥后,萧石竹才转向麻垛,若有所思的道:“在元婴的记忆中,衙府后堂里的火塘下,有一条密道,直通元婴修建在衙府地下的密牢中。”。

    “是,请九幽王随老夫来。”说着,麻垛就侧身让道,并且不禁问到:“敢问九幽王,你真的是神之子吗?”。

    萧石竹招呼着萧茯苓,往前走去,同时得意洋洋的直言道:“当然,不然你以为是谁唤醒了石鬼们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